黑人巨大白妞出浆_女尊玩弄男侍玉茎 - 信宜金融网 黑人巨大白妞出浆_女尊玩弄男侍玉茎 - 信宜金融网

黑人巨大白妞出浆_女尊玩弄男侍玉茎

【摘要】简直让她害羞又刺激。当老周的手触及到那里时,指间的美妙手感顿时让他整个人都激动万分!随着他轻轻撑开的动作,仿佛是一个人脱掉了外衣,将里面的所有美妙全部映入他的眼帘。老周的心中再次暗喜,看来...

简直让她害羞又刺激。当老周的手触及到那里时,指间的美妙手感顿时让他整个人都激动万分!随着他轻轻撑开的动作,仿佛是一个人脱掉了外衣,将里面的所有美妙全部映入他的眼帘。老周的心中再次暗喜,看来和自己猜的一样,这小蹄子果然还没被开发过!他激动难抑,顿时灵机一动,再次对孙晓兰说道:“晓兰呀,里面的感染有点严重,恐怕得上点药啊...”听到要往那里面上药,孙晓兰芳心顿时一紧:“啊?上什么药?”老周趁热打铁:“我这里有秘制膏药,只要几次就可以彻底痊愈了!”说着,他的目光一扫孙晓兰的那里,不由得生出一个大胆刺激的想法:“不过要上药的话,就必须将周边全部给剃干净,否则很容易造成二次感染!”孙晓兰本来就羞涩至极,此时听到老周竟然要将周围剃光,更是变得滚烫无比。但既然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况且,她之前也看过相应的科普,很多时候的确要这么做...想到这,孙晓兰就红着脸,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一副任人采劼的模样:“周叔,那...就麻烦您帮我剃一下吧!”老周看着孙晓兰这般娇柔模样,恨不得现在就把她给办了。再联想到自己就要用剃须刀,把那周边全部剃掉,老周就激动浑身颤抖。这般想着,老周的动作也没有停下,在给剃须刀消毒后,顿时就蹲了下来。眼前的风景,让他看的不能自已,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晓兰,那叔就要动手了?”孙晓兰脸色红的要滴血一样,根本不敢睁开眼看老周,细若蚊吟的‘嗯’了一声。既然得到了允许,老周当然也不会墨迹。突然遭到老周的触碰,孙晓兰脸色更加红晕。她只感觉老周的大手仿佛有着魔力一般,触碰到自己的时候,整个人的身体竟有一种异样的舒爽……孙晓兰更加害羞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抗拒周叔的触碰,反而有些隐隐的渴望...老周并不知道孙晓兰的想法,感受那里的柔软弹性,他心中再次闪过一道邪念。这看上去那么美好...要是能尝一尝就好了!这般想着,他也在慢慢清除着周围,让那里变得越来越白皙。孙晓兰轻咬银牙,感受着剃须刀头在自己那里刮动的清凉感觉,虽然说这是治病的必需步骤,但是也让她羞的不能自已。很快,手上的工作就已经完成。一瞬间,老周眼睛都看直了,差点就忍不住扑上去了。但老周知道不能表现得太过分,否则像上次一样就得不偿失了。清了清嗓子,他再次开口:“晓兰,现在你翻过去趴着吧,叔这就给你上药。”孙晓兰听到这话以后,身体里的异样感觉更加强烈了,她有种预感,要是再让周叔这么给自己弄下去,自己说不定会控制不住轻吟出来。更何况,那样翻身的姿势也实在太让人羞耻了...想了想,她咬着嘴唇说:“周叔,要不我自己上药吧!”老周一听这话,心里立马着急了起来,但表面上还是装作一副为她着想的样子说道:“这可不行,你看不见患处,容易抹错地方,到时不仅没效果,还会让你的病更加严重!”孙晓兰的眉间很是忧愁,又羞又怕,但还是没办法:“周叔...那...那你小心点...我怕疼...”第6章见孙晓兰这么担心害怕,老周赶紧安慰道:“晓兰你别怕,你还不信叔的医术吗?不会弄疼你的。”孙晓兰这才松了口气,轻轻嗯了一声,强忍着内心的羞臊,就像是小猫一样乖乖的翻身趴在了床上,眼前的一切变得更具冲击。老周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还真是傻白甜,那么好骗,立刻激动的一把将她裙子掀了起来。这一刹那,老周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顿时心中的想法更加强烈。强忍住自己心中的悸动,老周将涂抹了药膏的中指,按了上去...接触的一瞬间,老周只感觉非常的滑嫩,让人流连忘返。而那来回滑动的感觉,让孙晓兰同样是一阵颤抖。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只能捂住脸,忍受着如同涨潮一般逐渐袭来的畅快。老周将孙晓兰的表现尽收眼底,他心里也更加激动。这个纯洁小姑娘,简直是个让人致命的尤物,要是能搞上手,这辈子也值了!虽然心里渴望着这幅身子,但老周手里的动作也没有丝毫停顿,不仅使坏的来回游走,而且时不时的撩拨一下,使得孙晓兰连连微颤。她哪里受得住老周这样老道手法的撩拨,感受着身体里的怪异感觉,孙晓兰捂住脸的双手也不由得散开了,整个人有些意乱神迷,如果不是一直咬着牙的话,她早就叫出声了。但很快,老周便不满足这点,将孙晓兰的状态看在眼里,看势头已经差不多了,他便直接用手指伸了进去。感受到异样,孙晓兰更是浑身一震,如梦初醒,她那双纤细双腿瞬间夹紧了起来,将老周的手臂都夹的死死的,丝毫无法更进一步。老周被这一夹,立马心里一慌,这时候,孙晓兰一边夹紧双腿,一边紧张的说道:“周叔,你...你不能这样...”老周听到这话,却义正言辞说:“晓兰,你傻呀,我这是把药送到里面,要是耽误了,你的病情加重怎么办?”孙晓兰却紧咬着嘴唇,慌慌张张的说:“周...周叔,里面真的不可以,我还是个...”老周立即懂了意思,随即继续劝说道:“你放心,我有特殊的手法,上药的过程中不会破坏你的身子!”孙晓兰一心想把隐疾治好,但怕就怕这种治疗方法会让他的第一次都没了。不过一听老周这么说,她想了想,就羞涩无比的问:“周叔,你说的是真的么?”老周急忙点头,假意有些气愤道:“当然是真的,叔在这一带的名气你还信不过吗?”思虑片刻,孙晓兰这才咬了咬朱唇,鼓起勇气说:“那...那就麻烦周叔了!”听到这句话,老周更是变得迫不及待:“晓兰,那我就继续了,你忍着点。”“嗯...”孙晓兰轻轻嘤咛一声,低声道,早已羞的不敢再看。这一句话听在老周的耳朵里,简直如同仙音一般美妙,更是让他浑身几乎爆炸。孙晓兰并不知道,老周给他抹的药膏,有很强的润滑作用,她只觉得那里热热的,整个人都有些发软,但是又感觉很舒服。感觉到老周手指的活动,孙晓兰浑身如同过电一般舒爽,她闭着眼睛,微不可闻的轻吟了一声。她本以为这样治病会很痛苦,但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愉悦的感觉,老周的手仿佛有魔力一样,让自己忍不住沉迷其中,无法自拔。老周也感觉浑身都被点燃了,于是他偷偷地将下面解放了出来。因为他知道,是时候了!心中再难忍受,老周趁孙晓兰不注意,顿时就挖下一块药膏,往下一抹,然后便深吸一口气,对准着那里,猛地就冲了上去...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与一个刚成年的娇嫩美少女合二为一,老周就激动得心跳都漏了两拍!此刻,他已完全将什么医德、操守都统统抛在了脑后。强烈的欲望彻底吞噬了他的理智,他眼下只想摁着眼前这具充满了致命诱惑的娇躯,从后面狠狠地冲刺!但就在老大哥即将冲刺到门口时。咚咚咚...外面的诊所大门突然被拍的一阵重响,并伴随着婴儿的啼哭与女人焦急的声音。“周医生、周医生,你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