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给受用毛笔上春药|乳沟里夹茎小说 - 信宜金融网 攻给受用毛笔上春药|乳沟里夹茎小说 - 信宜金融网

攻给受用毛笔上春药|乳沟里夹茎小说

【摘要】顾南生在监狱门口足足等了三个小时也没看到余红豆出来。他从未留意过她的监狱里的任何情况,却不知怎的将她出狱的日子刻进了脑海里。他很有耐性的等着,直到助理按捺不住。“顾总,下午的会不能再推,我...

顾南生在监狱门口足足等了三个小时也没看到余红豆出来。他从未留意过她的监狱里的任何情况,却不知怎的将她出狱的日子刻进了脑海里。他很有耐性的等着,直到助理按捺不住。“顾总,下午的会不能再推,我去问一下到底什么情况。”不等顾南生回答,他已经拿着伞冲进雨幕中。不过几分钟就折了回来,“顾总,余小姐获得减刑,三个月前已经出狱了。”漫长的三个小时变得如此可笑,顾南生的脸霎时间阴云密布,车内的温度仿佛结了冰。“减刑?”“是的。”“查!”冰冷的一个字,带着不容置喙的肃杀之气。她口口声声说爱他,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谁给她的胆子?能做顾南生的特助,助理的本事也是通天。可他查来查去都查不到任何余红豆的消息,仿佛从跨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群废物。”环球集团的总裁办公室,一无所获的顾南生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随时随地游走在吃人的边缘。他拿起车钥匙,转身将车子开到城郊。他的网络科技公司在这里,公司里有最厉害的黑客。“侵入交通摄像头,启动人脸识别,找到她。”他将手机放在桌上,打开的相册里全是她的照片。不到一个小时,电脑就比对出结果。“没有具体的落脚地,只能看到她最后一次出现,是跟这个男人在一起。”最后一帧画面,已经是三个月前。她坐在车里,手上拿着一个小孩子的玩具,对着开车的男人,笑得沁甜。“周延宗,我的女人你也敢碰!”狠狠一拳砸在桌上,顾南生猩红的眸子里泛着嗜血的冷意。周一到周五,周氏集团的股票连续五个跌停板,市值缩水近十亿。周延宗怒气冲冲的冲进顾南生办公室,“你到底想怎么样?”他试图救市,但砸进去的钱犹如泥牛入海,连一丝波澜都没有变消失不见。而顾南生手下的人,更像虫子一般无孔不入,连周氏旗下那些子公司上下几百万的小单子都照抢不误。若不是四面楚歌,他绝不会出现在这里。这个结果,早在预料之中。顾南生慵懒的靠在老板椅上,冰冷的眼眸中带着君临天下的笃定,“交出余红豆,我放你一条生路。”只要他不喊停,三个月之内周氏一定会破产。“顾南生,你好卑鄙。”显然,这个结果周延宗心里也很清楚,“红豆不是器物,更不是你的私人财产。她是人,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你已经伤过她一次,还要伤她第二次吗?”如石子落入幽潭,顾南生的眼眸中划过一丝波澜,旋即就恢复如常。他没有想过伤她,只是那么恰巧她是他复仇的跳板而已。“看来周氏集团,你是不想要了。”俊美的眉眼笼罩着厚重的戾气,顾南生的拿起桌上的电话,淡定的按下一串数字,“希望你父母也跟你一样坚定。”他的电话还未拨通,周延宗的电话先响了起来。电话那头,生活助理惊慌失措的声音尖利的响起,“少爷,大事不好了,余小姐和孩子不见了……”顾南生的手僵在半空,周延宗更是恍如晴天霹雳。四目相对,皆是一愣。第6章 挟持“你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这个时候,周延宗已经顾不上公司的事,他扭头就往外跑,心里不住的祈祷着:红豆,你千万不能有事啊!“孩子在月子中心被人抱走,余小姐连鞋都没穿就追了出去。我看着他们上了一辆红色的私家车。可我没用,只跟了两个红绿灯路口就不见了。”生活助理的声音带着哭腔,却无法浇灭周延宗心里的怒火,“蠢货,还不快去找。”他不敢想象红豆拖着产后虚弱的身体,在车流中穿梭的模样;他不敢想象孱弱的孩子,在离开无菌病房后的模样;他不敢想象若是找不到他们,自己会怎么样……办公室里,顾南生怔怔的看着那个消失的背影,攥紧了拳头。他们竟然有孩子了!他们竟然有孩子了!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震惊。她的甜言蜜语犹在耳边,她含着眼泪一遍遍说着真爱的面孔犹在眼前……午夜梦回的时候,他也曾问过自己,这么对她是不是太残忍?可转眼,她已经有了孩子,跟另一个男人的孩子!难道,他们早就勾搭在一起了?周、余两家是世交,他们自幼一起长大,就算后来分开,也算得上青梅竹马。她前脚进了监狱,后脚周延宗就将她接了出来。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连孩子都有了!他竟然还以为她不谙世事,不懂算计……越想越生气,熊熊的怒火仿佛要将整个办公室化为灰烬,顾南生脸上的表情却阴沉得像要滴水成冰。*寂静的荒山之上,沈伊雪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揪着余红豆的头发,将她从车里拖下来,“贱人,你不是要追吗?”“我让你追,让你追!”她谩骂着,狠狠一脚踢在余红豆的小腹上,“刚离开顾南生就勾搭上周延宗,真不愧是风华的第一交际花啊!”“你说你的命怎么就那么硬,怎么就没死在牢里?出来就祸害人,你留着这个小野种,是还想赖上南生哥吗?”厚重的粉底也盖不住脸上的狰狞,沈伊雪极用力的紧夹着襁褓,勒得孩子嚎啕大哭。听着孩子上气不接下气的哭声,红豆的心碎了一地,“我没有。伊雪,我真的没有。”她试图站起来,可她实在是太虚弱,连爬两步都费劲,“有什么事你冲我来,先放开孩子,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