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被狼H_本王硬的难受想要你 - 信宜金融网 竟然被狼H_本王硬的难受想要你 - 信宜金融网

竟然被狼H_本王硬的难受想要你

【摘要】不过我们得抓紧时间,我老婆闺蜜要来了,到时候可就没那么方便了!”“好!”我长叹一口气,躺在床上,脑子里一直在回忆着刚才,回忆着老板娘那完美的身材、心底兴奋又遗憾。这一晚,我几乎没怎么睡,满...

不过我们得抓紧时间,我老婆闺蜜要来了,到时候可就没那么方便了!”“好!”我长叹一口气,躺在床上,脑子里一直在回忆着刚才,回忆着老板娘那完美的身材、心底兴奋又遗憾。这一晚,我几乎没怎么睡,满脑子都是老板娘的影子在盘旋。……因为以前当过几年兵,所以我一直有早起的习惯,而且每天早晨都会跑步。等我跑步回来的时候,陈总和老板娘都还没有起床。我洗了个澡,换了干净衣裳,便听见有人敲我的房门。我急忙起床把门打开,陈总闪身进来,对我说:“王浩,你嫂子的排卵期还在,今晚你一定要争取成功!”我连连点头,说道:“好的陈总,我一定努力。”陈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事成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走,先去吃早饭。”我跟着陈总一起出了房间,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老板娘,心里激动难耐。紧张的来到餐厅,一眼便看见老板娘穿着丝绸的居家服,正坐在餐桌前小口的喝着牛奶。她穿着一件紫色的睡袍,睡袍光滑闪烁,柔软贴身,使她的身体凹凸毕现,曲线无比优美。我发现老板娘并没有化妆,纯粹的素颜也美的不可方物,一头乌黑的长发略有些凌乱,但看起来却给人一种慵懒的美感。她那如黛的柳眉,长而卷翘的乌黑睫毛,使她那梦幻般耀眼动人的大眼睛又平增了几分妩媚。她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得体优雅,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雍容华贵的气息。我的眼睛一看到她,就不禁想起昨晚的事。一想到这里,我的便开始有了反应,于是我只能赶紧找了个空餐椅坐了下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变化。老板娘抬起头看了看我,笑着说:“王浩,明天中午得辛苦你回来一趟,陪我去机场接一个朋友。”我急忙答应下来,想到昨晚在视频里听到的对话,老板娘的一个闺蜜似乎是要来找她玩,不知道她那个闺蜜来了住哪,要是住在家里可能就有些麻烦了,我跟陈总的计划搞不好还得要受影响。陈总跟我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拿起手机敲打了一阵。很快,我的手机嗡嗡的震了两下,我打开一看,是老板发过来的:“王浩,今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心底在兴奋之余,也感受到莫大的压力,回复他道:“好的,陈总。”6、吃过早饭,我载着陈总来到公司,自己就去了休息室里玩手机。我在公司没有工位,陈总只要不离开公司,我就在休息室待命。刚用手机玩了两把吃鸡,手机便接到陈总打来的电话,他开口便道:“王浩,我有一个U盘在昨天穿的裤子口袋里,你回家帮我取一趟,我下午要用。”我急忙说道:“那我现在就去。”退了游戏,我急忙出发往回赶。驱车赶到家之后,我把车停在院子里,直接上了二楼。敲响陈总和老板娘的卧室房门,我开口道:“嫂子,你在家吗?”“啊?王浩?”里面传来老板娘惊讶的声音,好像还有一丝慌乱的意味。我忙道:“是我,嫂子,陈总让我来拿他的U盘,说是忘在昨天穿的裤子口袋里了。”“呃……”老板娘的声音一下子迟疑起来,问我:“王浩,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嫂子,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老板娘等了半天,才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在卫生间摔倒了,起不来了,麻烦你进来扶我一把,门没锁。”我一听这话,心里一急,赶紧推门进了房间,一进房间,我便推开左侧的一扇内门,这里是陈总卧室的卫生间。这个卫生间的面积很大,几乎等于正常的卧室大小,内部的装修极其豪华。而且卫生间是整面的落地窗,靠着窗户摆着一个硕大而又奢华的浴缸,窗外便是别墅院子的景色,不过遗憾的是,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形。我刚推开卫生间的门,便见嫂子正不着片褛的坐在地上,并紧双腿、双手捂住自己胸前,一脸羞臊的看着我。我看得目瞪口呆,立刻想起昨天的事情,心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不过,我还是很快回过神来,急忙上前问道:“嫂子,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老板娘红着脸说:“我想洗澡,结果地上太滑摔倒了,好像尾椎骨受伤了,一直起不来,麻烦你扶我去床上躺着吧……”我急忙从盥洗台边上的柜子里取出一条干净的浴巾,走到老板娘面前,搭在了她的身上,然后伸出手去,架起她如藕般白嫩的手臂,小心的将她搀扶了起来。扶起老板娘后,昨天的那些情景再次在我脑海中浮现,我感觉浑身像是过电一样。紧接着,我就立刻起了反应。老板娘不经意往我那瞥了一眼,眼神先是错愕了一下,随后立刻把脸扭到了一边,羞臊的不再看我。我察觉到异常,低头一看,当即脸上也有些挂不住,急忙扶着老板娘说:“嫂子,你慢点,小心地滑。”老板娘点点头,嗯咛一声没有说话,而我这时眼睛也不知道该往哪看,低头时忽然发现盥洗台下面露出一个颜色很怪的东西,旁边还躺着一瓶透明色的膏状体。我猜想,这应该是老板娘摔倒时从手里丢出来的,脑子里也没多想,一手扶着老板娘,弯腰用另一只手将这两个东西捡起来。老板娘看出我要捡那两件东西,吓的脸色苍白,脱口说:“王浩,别捡……”她说晚了,她别捡还没说的时候,我已经把它从盥洗台的底部抽了出来。这一抽出来可把我吓了一跳,这竟然是一个……弯腰的那一刻,我也看清了另外一瓶透明膏状物,不用想也知道,这两样东西是配套用的。我推断,老板娘应该是洗澡的时候从浴缸出来,去取这两件东西,结果回来的时候滑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