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肉老太婆小说|用乳罩包着自慰 - 信宜金融网 狂肉老太婆小说|用乳罩包着自慰 - 信宜金融网

狂肉老太婆小说|用乳罩包着自慰

【摘要】我的腰好像受伤了。”林香吓了一跳,如果金主被她照顾地伤上加伤,那陈杰回来,别说开工资,之前的钱都拿不到了。于是又坐了回去,却不曾想,这一坐,又惹事了......她身子一缩,反射性闷哼一声。...

我的腰好像受伤了。”林香吓了一跳,如果金主被她照顾地伤上加伤,那陈杰回来,别说开工资,之前的钱都拿不到了。于是又坐了回去,却不曾想,这一坐,又惹事了......她身子一缩,反射性闷哼一声。反应过来以后,林香猛一颤,慌乱地挪开身子:“陈……陈叔,这样不好……”她到底没克服传统思想的禁锢,虽然已经勇敢的迈出第一步。老陈一阵惋惜懊恼,知道刚才是把她吓着了,要是慢慢来就好了。经过一番努力,老陈坐上轮椅,回了自己房间。厨房里,林香感觉到自己还很汹涌,不由得脸红,有些魂不守舍地做了中饭,去叫老陈,老陈却先她一步开口道:“香妹子,来,你过来。”林香犹犹豫豫地上前,坐在房间的沙发上,紧张的把手放在膝上。老陈惋惜的看一眼她下方,从枕头下面掏出一个红包,红包鼓鼓囊囊的,一看就知道里面有不少钱。“来,拿着。”老陈催促,对林香笑道:“我知道你过几天要还房贷了,小杰给你发的工资我估摸着不太够,就给你包了个小红包。”林香一愣,随即感动的一塌糊涂,眼眶都红了:“使不得,陈叔……”“甭推辞了,叔是看你做事勤快……快来,拿着。”老陈朝她招了招手,拉着林香坐在自己旁边,一只手拍了拍林香的大腿,又没忍住。林香一颤,本能地想避开,目光落在那一叠钱上,终于还是忍了下来。老陈见林香没反抗,胆子更大了......林香惊愕地望着老陈,脸颊泛起惊怒的红晕,一把抓住老陈那只手:“陈叔,我……我结婚了,你不能这样……”到手的鸭子,老陈怎么可能放过,呼吸急促,挣开林香的手。5第五章“啊~”林香缩了下,害羞和无助占据在心头,最后,终于是三年的婚姻令林香恢复理智,在老陈就要成功的那一刻,林香使出浑身的劲儿推开老陈,慌乱地从床上爬起来,忍着泪对老陈说:“陈叔,我嫁人了,实在不能这样,我……我明天就找陈总辞职……”很舍不得这么高的工资,可想起老公,林香实在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林香跑了出去,眼角似乎泛着泪光。听着门关上的声音,老陈脸色轻一阵红一阵,十分懊恼,他倒想追出去,可腿不方便,要不然,到嘴的鸭子怎么能让飞了!林香哭着打车回家,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缓了缓神,心里委屈,忍不住给老公张志明打电话,没想到,电话铃声从门口传来。张志明提着行李箱和公文包,摔上门,晦气道:“妈的,单子没谈成,亏了劳资两千多块……咦,老婆,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老公这么说,林香也就开不了口,温柔道:“怎么了?”张志明一脸嫌恶:“单子再跟一天就成了,我能从中间赚三四万,偏偏这个时候老板的爹打电话说护工那边出了点事,他一个人在家动不得,老板生怕他爹出事,合作也不谈了……妈的,为了讨好老板,机票饭钱都是我自掏腰包……”林香刚想说什么,就被张志明往怀里一搂,坏笑道:“不想这些晦气事了,老婆,我在东莞可新学习了不少花样……”说着一把抗起林香进了卧房。“别……”林香脸色腾地一下红了,挣扎了一下,张志明哪肯放过她。“嗯~”林香闷哼一声,身子抖了一下。“哟?老婆……你是不是一直在想我?”张志明不怀好意地笑笑,惹得林香一阵颤栗。听到这话,林香突然想起陈叔来,身体一下子就热了起来……张志明不喜欢花时间做前戏,见林香已经这样了,急急忙忙开始,林香迷迷蒙蒙地看一眼,咬了咬唇,瞬间没什么心情了。张志明没注意到林香的变化,只顾着自己,没多一会儿就完了。“咳……老婆,”张志明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太久没那个了……那个新花样,我们下次,下次。”林香兴致缺缺,却也不忍心打击他,只温柔地笑笑道:“老公,你已经很棒了。”凌晨,林香在黑夜中睁开眼,深吸了一口气,挣开睡熟的张志明的怀抱,背对过去。又过了一会儿,林香忍不住......“嗯~”林香咬着下唇,轻轻发出声音。她的呼吸声越来越重,林香看了眼身旁地张志明,他还没醒。眼底闪着浓烈的冲动,林香失控了,没多一会儿就到了。6第六章折腾到后半夜,林香才沉沉睡去,在梦里,旖旎缠身,让她仍旧情难自禁。然后,梦醒了,林香只觉得一阵空虚。她眼神空洞地看着天花板,没多久张志明就醒了,翻身又要了她一次!张志明说的新花样是换姿势,他到后半程的时候林香才有了些感觉,可感觉才来,张志明突然就没了,弄得她不上不下的,心里不无怨念。九点钟,张志明去上班了,林香才收拾好厨房,呆呆地坐在客厅,回想着昨晚那个梦境,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林香一看,竟然是陈杰。“林护工?是我,是这样的,我爸昨天也和我说了些情况。”陈杰一顿,林香的心也提了起来,小脸通红起来,刚想说话,又听陈杰道:“我爸这人平时脾气挺好的,这段时间可能是因为伤了腿,才会脾气大,他说你啥了,你也别放在心上……”林香一怔,才反应过来陈叔没说实话。“林护工,现在短时间内也找不到合适的护工,你看这样成不,我给你加三千块钱,一个月一万二,你再照顾我爸两个月,等他腿好的差不多了,我就不麻烦你了。”林香还是不说话,其实一万二在护工里算是高的了,而且陈叔除了那方面……其他也不难伺候。重要的是,张志明才亏了几千块钱,眼看房贷又要逾期了……她实在很缺这笔钱。那头等了一会儿,有些不耐烦了,却还是隐忍着道:“林护工,张志明是你老公吧?你可能不知道,我是他老板,他一直想往上,我给压着没批,你要是答应了,他就顺利升职,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能保证了。”林香抿着唇,最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林香还是答应了。赶到陈家别墅的时候,陈杰已经去上班了,老陈正伸着手拿柜子里的药,够不着,往前一倾,左腰磕在柜子边角,疼的他当时就变了脸色,哎哟一声,药也掉了下来。林香急忙奔上去接住那药盒:“陈叔,您没事吧?”老陈直抽冷气,林香吓坏了,伸手去揉:“是这里吗?刚刚磕到这里了吗?”没揉几下,就被老陈捉住了手,粗砺的大手包裹着林香柔嫩的小手,却不敢多放肆,很快放开手道:“没事儿,香妹子,叔没事儿。”说着,眼神又忍不住往林香的领口里瞄了瞄。她今天穿了件衬衫,前面三个扣子都没扣,半遮半掩的,下方还是制服短裙和丝袜,那裙子太短了,一走路,若隐若现的。毫无意外的,老陈又有了反应,他有些懊恼,咳了两声道:“香妹子,昨天你走的早,红包也忘了拿……叔既然说给你,你就拿着,说出来的话泼出来的水。”说着就控制着轮椅进房间拿红包,林香看着老陈的背影,水润的眼眸又带了些感激。说实话,老陈其实长得并不丑,这点从陈杰身上就能看出来了,完全遗传了老陈的双眼皮和挺翘的鼻梁,五官也立体英俊。7第七章想来老陈在年轻时也是俊朗过人,只不过现在年纪稍大了,岁月在眼角留下痕迹,但能力……跟年轻人比却是大了不少。房间里又传来老陈的一声轻轻的哎哟,林香听出来不是故意的,于是赶紧走进去看。估计是刚才磕的狠了,老陈一手捂着腰,一手抓着床沿。林香赶紧将老陈扶到床上,让他躺着休息。老陈把红包递给林香:“拿着,拿着。”林香接过来,眼眶都有些发红了,收好红包,林香主动说:“陈叔,我给您按按吧。以前我学过按摩和推油,估计按一下您会好受些。”老陈应了,看着林香脱鞋爬上床,爬的时候没注意,又被老陈看到了,那些带子根本遮不住什么。老陈的反应更强烈了,林香眼角瞟到了,小脸又红了红,却没多说什么,眼里竟带着一丝期待。“陈叔,那……那我帮您把衣服脱了。”林香穿着裙子,蹲在旁边不好按,想来想去,只好跨坐在老陈腰上,小手从上面开始解开老陈衬衫的扣子。老陈火烧火燎的,十分难耐,束缚得很难受。眼前,林香眼神专注,已经解开了四颗扣子,突然微微讶异道:“陈叔,您还有腹肌呐。”她老公只有啤酒肚,虽然穿着衬衫不明显,可一脱衣服,什么都遮不住。老陈不好意思地笑笑:“在乡下没事做,又不缺钱,儿子给买了跑步机和杠铃啥的,没事就玩玩。”一边说话,眼神一刻不停地盯着林香看。“真好看。”林香恋恋不舍地望着,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手感也好。”被她这么一摸,老陈差点没当场扒了她,只是忍受的更辛苦了,却不敢再像昨天一样,怕把林香给吓跑。第五颗纽扣在肚脐上,林香往后面挪了挪,没注意又惹了火。林香感觉到了,她红着脸,头垂地更低了,却没有移开。老陈的感觉很强烈。林香今天反常的主动让老陈熄灭的火腾地燃了起来,他伸手,轻轻握住林香的脚踝,慢慢顺着向上,而林香,也没有反抗……老陈有些兴奋,试探了下林香。林香嗔怪:“陈叔,别乱动,等下该疼了。”面上没有表现出来,林香心里却是愉悦又渴望,恨不能要的更多。“陈叔,我现在要开始按摩了哦,您忍着点疼。”林香说着,开始按摩起来。老陈闷哼一声,终于忍不住了,摸清楚林香按摩的规律,配合起来。林香的目光渐渐开始迷离,努力的压制着声音,按摩的手也停了下来,却还含含糊糊道:“陈叔……不可以……”老陈碰了她的手一下,呼吸急促说:“别怕,香妹子,你别怕……你想要啥,叔都给你……”手越接近,老陈的手越慢,渐渐地,老陈满足地喟叹一口气。老陈只是轻尝,林香就有些颤栗,一点也看不出来,老陈这大叔模样,经验竟然如此丰富。她被他把控着,揉出了一片鸡皮疙瘩,越是这样,心里就越是空虚。她感觉自己快要失控了,突然脑海中浮起她老公的影子,顿时出了身冷汗,抓着老陈的手说:“叔,不行的,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公。”“可是咱们都这样了,那也没多少区别了呀?”老陈这次不想错过,见林香犹豫,就恳求她说:“香妹子,要不这样,既然你不想对不起你老公,那咱们就不弄,你还像上次一样帮我好不好?我可以给你钱,就当是交易。”“不不......陈叔,你给我的钱已经够多了。”林香非常纠结,看着老陈恳切的眼神,终究还是不忍拒绝,于是说:“那好吧,我帮你。”说着她红了脸。老陈感受着她的服务,简直太兴奋了。林香这样自己也很害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可能是她也想了吧。可惜老陈居然什么都不做,这让她挺遗憾的。这一次老陈特别厉害,她很累了老陈还是一点要完的迹象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