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在双腿间,深深一沉|晨起厨房h - 信宜金融网 抵在双腿间,深深一沉|晨起厨房h - 信宜金融网

抵在双腿间,深深一沉|晨起厨房h

【摘要】让刘军忘乎所以。但只要李倩知道自己那么大反应因为周贵生。想到周贵生的那玩意,李倩干脆幻想身后的人是周贵生……“老婆,我刚才出去接了个大活,两百多平的房子要精装,户主本来想找师父装修,最后被...

让刘军忘乎所以。但只要李倩知道自己那么大反应因为周贵生。想到周贵生的那玩意,李倩干脆幻想身后的人是周贵生……“老婆,我刚才出去接了个大活,两百多平的房子要精装,户主本来想找师父装修,最后被我给抢到手了,我要价低,而且我又是他的徒弟,人家信得过我。这事你可千万别在师父面前说,我还指望他帮我干活呢。我初步算了下,这个活至少能赚七八万,嘿嘿。”刘军凶猛地撞击李倩的屁股,虽然力道不小,但因为他的尺寸太小,所以李倩并没有多少感觉,她只希望刘军快点完事儿,别被周贵生发现。“刘军,师父教你手艺,更没少帮咱家忙,你咋能这样呢?”李倩说。“我跟他学手艺还不是想赚钱?大不了干完活,我给他买几条烟抽就是了。你以为那老东西把所有本事都交给我了吗,他留的有后手,压箱底的手艺根本没交给我。这件事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他怎么会知道?”刘军怎么也没想到,周贵生就在厨房外面。“刘军啊刘军,你还真是个白眼狼,看来我没把所有手艺传给你,是对的。”饶是周贵生脾气不错,也被老东西三个字气到了,其实他早就发现,刘军这个徒弟不可靠,所以他才准备了后手。目光从门缝中看进去,正好看到李倩趴在橱柜上,撅起白嫩的屁股,两腿分开,刘军从后面猛烈的撞击。若有若无的呻吟,听得周贵生口干舌燥,不停地吞口水。周贵生看得双眼发直,真想此刻站在李倩后面的人是自己,欲望上来了,情不自禁地摸向裤裆,那里早已撑起帐篷。“呃!”恰在这时,刘军忽然一声沉吟,接着趴在李倩背上,大口喘着粗气。“这就完事了?!”周贵生又惊又气,没想到刘军的时间这么短,自己还没看够呢!这时,李倩急忙推开刘军,清理残留物,周贵生也只好退回客厅,用茶水湿润干燥的喉咙。吃饭的时候,刘军拿来一瓶白酒,他的酒量并不好,但他逢酒必喝,逢喝必醉。周贵生却恰恰相反,一般不喝,喝就不一般,这么多年,难逢敌手。两人喝了半瓶酒,刘军就不行了,对李倩说:“李倩,我喝多了,你快陪师父喝两杯,我去床上躺下。师父,别看李倩是个女人,但她喝酒比我厉害多了,让她陪你喝,吃好喝好,以后还指望你帮忙呢。”刘军摇摇晃晃走进卧室,时间不久,里面就传来鼾声。周贵生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李倩,心里痒得很,机会来了。第6章八月天气多变,黄昏时天上乌云密布,不久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周贵生寻思是老天爷在帮他,故意下雨,让他找不到理由回家,既然这样,那就继续喝吧,刘军说李倩酒量不错,但周贵生并没见识过。“小李,没想到你能喝酒,外面下着大雨,短时间恐怕回不了了,趁这个机会,师父陪你喝两杯,也让师父见识见识你的酒量,呵呵。”李倩坐在刘军的座位上,心里还想着下午的事情,总觉得有点难为情。“师父,刘军喝多了,别听他瞎说。”李倩偷摸看了眼周贵生,却正好迎上后者的目光,刚一接触,李倩便急忙挪开视线,心里七上八下的,总觉得不踏实。“刘军可不会撒谎,除非你不想跟师父喝。”周贵生说,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师父,我没这个意思……”李倩急忙解释,犹豫了下,只好说:“那我就陪师父喝两杯,但我的酒量真的不好。”其实李倩有点酒量,但她很清楚喝不过周贵生,更清楚周贵生对她的心思,万一被周贵生灌醉,事情就不好收场了。所以李倩才犹豫不决。“酒量不好就少喝点,我当师父的,也不能故意把你灌醉,是不是?要是一杯都不喝,那就是你瞧不起我这个师父,呵呵。”周贵生满脸笑容,只要李倩敢端杯,他就能让她喝醉,等她喝醉了,还不任由自己摆布?几杯酒下肚后,李倩果然有了醉意,俏脸微红,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师父,我差不多了,不能再喝了,您自个儿喝吧。”周贵生笑了笑,一边倒酒一边说:“小李,我听说刘军揽了个大活啊,两百多平的房子,能赚不少钱呢,这件事他怎么没给我提起过?”“师父……”李倩的脑袋晕晕乎乎的,但这件事还记得,刘军还想瞒住周贵生,没想到人家早就知道了,“师父,原来你都知道了?这事儿怪刘军,不该瞒着你,等他酒醒了,我一定让他给你赔不是。”刘军还没完全出师,所以李倩不敢得罪周贵生,而且这件事,确实是刘军做的欠妥。“他心里没我这个师父,道歉也没什么诚意,我看就不必了吧。刘军跟我学了这么久,目前一些简单的活,他自己也能做,翅膀硬了,是时候单飞了。”周贵生说。李倩听到这话,急忙就说:“师父,你可千万别这样说,你一身手艺,刘军就算十年也学不完,这才哪到哪。这事儿是刘军的不对,我替他给你道歉,师父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一般见识。这杯酒我敬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