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妇的肥田|第一次吃情人的精子 - 信宜金融网 渔妇的肥田|第一次吃情人的精子 - 信宜金融网

渔妇的肥田|第一次吃情人的精子

【摘要】方婷是一个二十八岁的美丽少妇,丈夫突发意外身亡之后就在乡下呆不下去了,只好进城来找自己表姐。可是没想到第一个晚上就碰上这种事,这让有段时间没有得到滋润的她心中五味杂陈,忍不住就开始幻想起现在是自己...

方婷是一个二十八岁的美丽少妇,丈夫突发意外身亡之后就在乡下呆不下去了,只好进城来找自己表姐。可是没想到第一个晚上就碰上这种事,这让有段时间没有得到滋润的她心中五味杂陈,忍不住就开始幻想起现在是自己正在承受着姐夫的撞击了。白天她也见过自己那个姐夫杨武了,不得不说五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跟三十多岁的壮小伙似的,现在看来,恐怕哪方面的能力也是个顶个的强悍。这让方婷不免有些羡慕起表姐来了,不像她,嫁了个短命的老公,而且她那老公这方面的能力还不行,每一次都是在她刚起了兴致的时候就草草结束了。所以说她就跟守活寡似的,从来没有体会过做女人的快感。这一下听到表姐被伺候的这么舒服,更是激起了她心中的兴趣,不自觉的一双手就伸进了自己的睡衣里,上下其手的动作了起来。可就是因为她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所以就算听着表姐和姐夫两个的战斗也让她快乐不起来,反倒是这么热的天,弄出了一身的汗来。不得已,方婷只好去浴室冲个凉。可是,她经过表姐卧室的时候,突然发现表姐卧室的门居然没有关,她下意识的就看了一眼,然后便走不动道了,浑身酥麻麻的提不起劲来……第二章房间里,姐夫赤身压在表姐身上,下身正不停地撞击着。姐夫有着六块腹肌的身材,还有那惊人的尺度,让方婷根本挪不开眼睛,男人竟然能有这么大的尺寸?比她那死鬼老公大的可不止一点半点啊……“老公,用力,啊……你太棒了……我真是爱死你了……”表姐被弄得连声娇喘,看的方婷心里砰砰直跳。老实说,她真的难以想象,办这事的时候能有这么舒服,以前和老公办事的时候她体会到的只有不满足。她脑子里忍不住开始想,要是自己被姐夫这样撞,应该也会很舒服吧……至于姐夫会不会卖力这种事,她还是很自信的,毕竟自己比表姐年轻,身材又比她好,最主要的是,有时候她发现姐夫看自己的眼神特别火热,好像要把她吃掉一样,这让她又羞又臊。这种想法一出现,方婷已经感觉小腹下面像是钻进了一团火,迫切的需要一根东西来填满自己的空虚。房间里,杨武一边卖力的满足着他老婆,一边时不时用眼睛的余光往门口看去。当他如愿以偿的看到方婷在门口偷看之后,嘴角勾起一丝坏笑,自从知道自己这个小姨子要住到自己家之后,他就计划着拿下这个娇俏可人的美少妇。特别是白天见过面之后,他发现这小姨子越发的娇艳了,整个人变得跟结婚前一样,看起来水灵灵的,特别是那双勾魂的大眼睛,让人一看就离不开了。想着想着,就把身下的人当成方婷,更加卖力的驰骋起来,惹得她老婆连连求饶……“啊,老公,你好厉害,我不行了,你饶了我吧!”这会正是卖力的时候,他怎么可能停下,反倒是更加激烈的进攻了起来。“啊……老公,你饶了我吧,你去弄小婷吧,我不行了……”方婷根本不知道杨武是故意让她偷看的,看到房间里的站况越来越激烈,她感觉完全受不了了,腿有些发软,小裤裤早就湿漉漉了……特别是听到表姐意乱情迷的时候竟然让姐夫来弄自己的时候,更是心中慌乱如麻,忍不住幻想起,姐夫要是真的要来弄自己,那她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而杨武对老婆这番话早就见怪不怪了,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激烈的时候她甚至能让自己去弄丈母娘,可惜的是这一切在事后都被她忘得一干二净了。但不得不说,方婷对他的诱惑力还是很大的,所以这一次,他打算当真了!方婷感觉自己再看下去,恐怕会忍不住冲进去让姐夫弄自己了,于是她赶紧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脱下裤子,幻想着姐夫在自己身后撞击着自己,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达到了巅峰……很快,她就沉浸在这种似乎出于本能的动作中,拼命地缓解着那种难受,不一会,一种美妙的感觉,似舒服似难受,让她魂牵梦萦,欲罢不能……隔壁房间,杨武完事后便到了浴室,迫不及待的打开手机按了几下。很快,手机屏幕上出现了让他血脉喷张的画面,只见方婷正张开腿躺在床上,一只手掰着自己的大腿,一只手不停的在腿间忙乎着……之前为了防贼,杨武在每间房都安装了监控,就连厕所也没放过。刚才办事的时候他是故意留了个门的,就是为了刺激方婷,只要她看到了,那绝对会心动,并有所行动的。监控画面里,方婷双颊娇红,呼吸急促,身体还会时不时的拱起来,看的杨武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因为角度问题,杨武根本看不到他想看的地方,想了想之后,杨武走出卫生间,来到方婷房间门口,悄无声息的把门推开了。“嘶!”眼前看到的一幕,让杨武吸了口冷气。方婷的床刚好对着门口,她躺在床上,也是朝着门口的方向张开的腿,腿间的风光让杨武一览无遗……第三章啊!方婷在杨武进来的第一时间就想尖叫了,但更怕表姐闻声进来看见这一幕,所以她强忍了下来。她没想到姐夫会突然闯进来,还被姐夫看到自己做这样的事,方婷尴尬的想要找条地缝钻进去,急忙拉来被子将自己盖严实,然后紧张的看向杨武。“姐夫,你怎么进来了?”方婷红着脸问,声音很小也很慌张,跟蚊子似的。杨武有些遗憾,自己进来的不是时候,要是再忍一会儿多好,在方婷即将巅峰的时候进来,这样他岂不是能看到方婷动情的画面了。“哦,我进来找衣服的。”杨武解释了一句之后,并没有避嫌离开,反而关上门,装作一脸严肃的说道:“小婷,我知道你老公走了有一段时间了,想这种事也很正常,但作为一个过来人我还是要告诫你,这种事做多了不好!”“没,没有,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刚刚突然有些难受,然后就这样了……”方婷怕杨武知道她刚才在门口偷看,于是随便找了个理由就想糊弄过去,低着头小声解释道。随即,她又抬起头,红着眼眶对杨武哀求道:“姐夫,你也知道我的难处的……”表姐是知道她从来没有在他老公那里得到过快乐的,而表姐和姐夫的感情又这么好,自己的事一定跟他说过。所以除了之前偷看表姐和姐夫干那事,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之外,这件事也只是让她羞臊一会就坦然说出口了。“难受?是那个部位吗?那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杨武脸上露出凝重的表情。方婷咬着唇露出为难的样子,她一直在乡下生活,是以不知道姐夫这话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但她听说妇科病还是很可怕的,便开口问道:“真的吗?姐夫?”杨武心里大喜,能接话就好了,于是接着说道:“那当然是真的,这地方生病了可不是开玩笑的,你说说你是不是觉得里面瘙痒难耐,就好像虫子咬似的?”杨武说的都是女人产生反应之后的正常生理反应,但听在方婷的耳中,却处处与她之前的症状对上,一时间让她慌了神了。急忙说道:“那……那可怎么办啊?姐夫,求求你,帮帮我吧!”杨武乐了,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自己一吓唬她就上钩了,于是乘胜追击道:“别急,小婷,你是我小姨子,我当然会帮你的,这样,你先把被子掀开,让我好好检查检查,确定了病情再说!”方婷犹豫了,她不是十七八岁的黄毛丫头了,知道个人隐私的重要性,毕竟杨武虽然是她姐夫,可也是男人呀。“你别害羞,刚才不是都看到了吗?之前的症状可忽视不得啊,搞不好引起那里什么大病的话,到时候别人不一定怎么说你呢!”方婷咬着唇,终究还是说服了自己,觉得反正是掀开被子让他看看,又不做别的什么。看着方婷掀开了被子,那白嫩的大长腿中间的景色清晰的暴露在杨武视线里,让他忍不住就想要趴下去好好品尝一番。杨武走过去,让方婷将腿分开,然后仔细的打量了起来。方婷红着脸,到了这个时候,她也只能按照杨武说的做,感觉羞臊的不行,觉得现在要是有个地洞,她都能立马钻进去。杨武一脸严肃的仔细打量之后,突然伸出了手指缓缓伸了进去……方婷一个哆嗦,下意识的闷哼了一声,想要伸手阻止,却突然感觉到好舒服,这种感觉跟刚才自己弄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她红着脸抬起头看向姐夫,却发现杨武的脸上始终保持着淡定,这也让方婷放心了不少,觉得姐夫就是帮自己看病,没有别的意思。杨武此刻心里也激动的不行,小姨子独有的香味刺激到他,特别是那种手指被包裹的紧致,更是让他心潮澎湃,他已经在心里想着,待会他要进入的话,该用什么姿势才能最舒服呢?感觉到方婷慢慢的放松了下来,杨武又将手指往深处探了一点,突然,他感觉到了一股明显的阻力。不会吧,这种感觉?难道小姨子的第一次还在?知道方婷之前的丈夫短小无力,但没想到连这层膜都弄不破!想到这里,杨武的心里便一阵狂喜。那待会岂不是便宜了自己!第四章激动归激动,可杨武也不敢明着做太出格的事,方婷毕竟是结过婚的人,就算现在病急乱投医,可迟早她会明白一切的,到时候肯定会提防着自己。杨武告诫自己,这种事就得循序渐进,等时机到了,还怕她不从了自己?想到这里,杨武便有些不舍的将手指拿出来。方婷那个地方突然空虚下来,心里一阵失落,可因为难为情,也不敢表现出来。杨武也看出了方婷的反应,心里想着,这货果然需求很大,别急,姐夫下次一定好好的满足你。“没什么大问题,小婷你这是长时间得不到滋润造成的,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再找一个男人,到时候让他帮你疏通疏通,你就不会难受了!”方婷顿时面红的快要滴水,杨武这话说的有点流氓,让她低着头不好意思说话。不知道怎么的,那里被杨武摸了之后,她发现压抑许久的渴望好像野兽出笼一样关不住了,所以在听到姐夫让自己找个男人给自己疏通时,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就是姐夫杨武。姐夫也是男人,而且那里这么大,要是能给自己疏通疏通……“好了,快点睡觉吧,睡一觉就没事了。”杨武用长辈的口吻说了一句,转身离开了方婷房间。房间里,方婷依旧感觉很丢人,脑海中依然回味着之前姐夫的手指在自己身体里搅拌的滋味,最后,终于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去想才睡着。第二天早上。方婷起床走出房间,看到姐夫已经做好了早餐。表姐方瑜也才起床,面色红润,一看就心情不错。方婷突然有些羡慕表姐,姐夫虽然年龄大点,但是有钱,还会做家务,人长得也帅气,最主要的是,那方面的能力还那么厉害……一想到这里,方婷的脸便红了起来,要是姐夫是她的该多好!吃早饭的时候,杨武突然对方瑜说:“刚才老家来电话了,我爸说摔了一跤,我这边走不开,老婆你代替我回去一趟怎么样?”“行,我回去看看,有什么事我再给你打电话!”方瑜听到老人家摔了一跤,也有点担心,一口答应了下来,随后对方婷叮嘱:“小婷,你要是无聊就跟你姐夫去公司看看,或者让他给你安排一个清闲点的事做做。”“嗯。”方婷点了点头,她这次从乡下来到表姐家,就没打算再回乡下,毕竟回去了也是听人背后嚼舌根,还不如在城里找个事做。去姐夫的公司当然最好不过了,只不过,想到昨晚的事,她心里还是有些羞涩,有股异样的期待。吃过饭,方婷便跟着杨武去了公司,公司是做室内设计的,规模不大,但看起来很有活力。因为方婷刚入门,杨武便给她找了个经验丰富的女职员当她的师傅带她。方婷隐瞒了自己是杨武小姨子的身份,免得有人说她搞特殊,在背后嚼舌根。下午快到下班的时候,杨武说自己晚上有应酬,让方婷下班后自己回去。苏婷人生地不熟,只能一个人回到家里,然后也找不到其他的事做,只好看看电视,打发打发时间。等过了夜里十点的时候,方婷才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她走过去通过猫眼一看,发现敲门的是姐夫,所以直接将门打开了,然后一股浓郁的酒精味铺面而来。“姐夫……你怎么喝成这样了?”看到站在门口喝的脸红耳热,站都快站不稳的杨武,方婷赶紧上前把他扶住了。结果杨武整个人都压在了她身上,紧紧的贴着她的身体,把她胸前的两团雪白都压变形了。方婷也没多想,扶着杨武到床上躺下,转身拿了毛巾,帮杨武把外套脱了,擦拭着他身上的臭汗。做完这些,方婷给杨武盖好被子,然后转身准备出去。却没想到原本闭着眼的杨武突然睁开眼,脸上出现一抹狡黠的笑容,一把抓住方婷的手,一边醉醺醺的说道:“老婆,我……要洗澡,咱们一起……”方婷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刚想解释一番,突然羞得满脸火烫,杨武居然已经把自己脱得精光了,特别是下面的凸起,张牙舞爪的好像在跟她炫耀……没等方婷反应过来,杨武便摇摇晃晃的拉着方婷往浴室走。方婷虽然心里着急,但是看到杨武醉得连路走不稳,她担心他会在浴室摔倒,只好扶他到浴缸躺下,再帮他放水。放水的过程中,方婷总是不经意的扫过杨武那里,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她小腹处一股暖流缓缓流淌了出来……身下湿漉漉的,让她感到一阵难受,坐在浴缸边上,一双修长的美腿紧紧的夹着,时不时还厮磨两下……等水放好后,她发现杨武眼睛微眯着,好像已经睡着了。心中一动,又是扫过杨武的宝贝,目光迷离的盯了一会后,好似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方婷用手弄了点沐浴乳,帮杨武仔细的清洗着上半身,顺带感受着姐夫身上的肌肉触感,很快,洗到腰部的时候,她发现杨武那个地方已经昂首挺胸,要是自己在趴下去一点,自己就能真正的碰到那个东西了……第五章方婷面红耳赤,呼吸渐渐急促起来。虽然昨天已经见过这个大家伙了,但这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让她光是看着就产生一种原始的渴望。渴望这东西能进入自己,渴望这大家伙能贯穿自己。方婷抬头看了一眼姐夫,见他还闭着眼睛,便胆子大了起来,一只手伸了过去,轻柔的握住了这宝贝,接着缓缓地上下动作起来。“唔……姐夫……”手上握着的东西让方婷小腹处的小火苗越燃越旺,甚至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满足感。这么大的东西,表姐一定很幸福吧,要是我也能……想着想着,方婷口中香舌便不停的伸出来,湿润着干燥的嘴唇,同时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虽然她告诉自己,她只是在帮姐夫清洗干净这里,可是身体上的反应却越发剧烈。“嗯……哦……老婆,好舒服……再快点……咱们一起……”眯着眼睛的杨武终于爽的忍不住了,一只手揽住她的肩膀就要将她往下带。“啊……姐……姐夫……我不是……”方婷慌乱的喊道,但这娇媚的声音怎么听都像是在勾引他,促使着他动作更加粗暴。在她落入杨武的怀抱之后,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羞涩,让方婷有一瞬间的大脑空白,只觉得有双唇压了上来,让她只好被动的接受。“唔,姐夫……”一个吻几乎让方婷窒息,等姐夫放开她的时候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本来以为能有一点喘息时间,却没想到立马被杨武按住了肩膀,然后只感觉身前一热,前面的两团雪白就被姐夫攻占了。“啊……姐夫……不要……停……下……啊……”杨武的嘴好像有魔力一样,含住哪边,哪边就会产生一种强烈的快感。“想要吗……老婆?”杨武趴在她耳边说着,抓着方婷的手放在了他那里。在温热的水里,方婷能明显的感受到手中宝贝的变化,还有那滚烫的温度,让她的小脸陡然变得绯红。“不行……”方婷的手从他下方快速抽离出来,却被杨武攥得紧紧的。“老婆,你真的不想吗……可是我想了……”杨武脑袋趴在方婷耳边,喷薄出来的气息,让方婷的耳朵痒痒的,难受的很。方婷脑子里又回想起了昨天晚上表姐一脸享受的模样,让渴望本就强烈的她,更加渴望,内心不可避免的有了一丝动摇。杨武今天势在必得,就算方婷事后要怪他,他也可以用喝醉了,发生的一切他都不知道,最后再求着她原谅,相信得到甜头的方婷肯定不会再计较,甚至有可能彻底从了自己。所以他急不可耐的伸手褪去了她的裤子,然后上下抚摸起来。“嗯……”这揉捏,比之前她自己来的要刺激千百倍,身体也愈发的空虚起来,想要更多更多,一时间便迷失了自己,身体也慢慢忘情的在杨武怀里扭动起来……就算……就算自己和姐夫真的发生关系,表姐也不会知道的吧。而且就算知道了,她也不会怪自己吧,毕竟我的情况她也清楚,而且就这一次,就这一次让她体会一下,做女人真正的快感!想着这些,方婷没有那么坚持,渐渐在杨武的进攻下沉沦了。而且,逐渐开始化被动为主动,一双手已经环绕在了杨武的脖子,尽情的享受起姐夫带给她的快乐。方婷快要溺毙在他的怀里了,身子软了下去,身体各处传来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在渴望着,让她的心荡漾着,大脑一片空白……杨武眼底闪过一丝阴谋得逞的亢奋,坐正后让方婷跨坐在自己怀里,接着一双手扶着方婷的细腰,对准位置之后缓缓向下压去。同时,身子向上一挺,直奔方婷那里而去……“啊,好疼!”长时间没有得到扩充,再加上那层膜的作用,剧烈的疼痛让方婷从那种迷乱的状态中清醒过来,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一把推开了杨武。羞死人了,我都做了什么事情呀,怎么能跟姐夫做这种事情!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方婷便急忙从浴缸里钻了出来,也不顾自己身上湿漉漉的样子有多狼狈,急忙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好半天,方婷都不能平静,一直在反思自己真的这么想男人吗?她这心里像是揣着一只小鹿,砰砰砰得跳个不停,让她好半天都不能安静下来,脑海中总是出现姐夫那个即将进入自己的画面,那种突然出现的酥麻感,让她心痒难耐。“不行,不能再想了,方婷,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呢,那是你姐夫,你这么做是不对的。”方婷喃喃自语,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因为害羞而红的通透的脸颊,用手捂着自己发烫的脸,自言自语的批评着自己。也不知道姐夫现在怎么样了?方婷想到她离开时还推了杨武一下,杨武似乎也没有什么反应,毕竟他喝了酒,不知道会不会出事?而且外面现在一点声音都没有。方婷变得紧张起来,她有些担心姐夫,毕竟他喝醉了,要是出点事的话回来怎么跟表姐交代?压下心底的紧张,方婷小心翼翼的走到浴室门口,推开门后却发现浴缸里没有了人,顿时就更加紧张了。最后,却发现姐夫居然自己爬到床上睡着了,衣服也没有穿,被子也没有盖,尤其那里,还一直顶着。她想要挪开目光,但那个地方好像有魔力一样,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刚刚在浴室里发生的事……想着想着,原本已经不怎么难受的方婷又开始难受了,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姐夫,姐夫……”方婷跟做贼一样小声喊了几句,姐夫一点反应都没有。她不放心,又抓着他的胳膊连续推了两下,还是没发现。确定姐夫没有知觉之后,方婷心跳急剧加速,然后处于本能反应一样,张开嘴巴,低下头尝了尝……也许是刚洗过澡,并没有腥臊,反而还有种让她迷醉的男人气息,让她亲不自禁的伸出了舌头去缠绕它。杨武其实并没有睡着,刚才方婷逃走,他有点懊悔,也没有别的办法,为了不让方婷怀疑,只能继续装作喝醉酒睡在床上,把假戏做实在。要不然,方婷要是知道他是装的,以后俩人就没办法相处了。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方婷离开之后居然又回来了,居然还用嘴帮他,而且看样子技术还不错,这种爽感简直让他想要呐喊出来。就在杨武想继续之前浴室里的一幕,让方婷好好尝尝自己的厉害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他的美梦,而正在卖力劳作的方婷也吓了一大跳,惊慌失措的抬起了头,连现场都来不及收拾就逃离了出去。杨武只好无奈的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小兄弟长叹一声,可惜了,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打电话来,坏了自己好事!在床头摸索着,很快拿到手机,一看,显示的竟然是推销的,这可让他气不打一处来,这都这么晚了,竟然还有推销的,他也是服了。事到如今,他也不可能接起电话来,不然装醉的事可瞒不住,只好装作没看到,埋头睡了过去。第二天公司放假,方婷也不需要去公司,可是让她继续睡,又睡不着,于是便早起做了个早饭,本来还想叫姐夫一起来吃点,却发现怎么叫也叫不应。进门一看,才发现姐夫正躺在床上,捂着头喊头痛呢。方婷想可能是宿醉带来的麻烦,也没有多想,急忙进去想找点药给他吃。“不用找了,我刚吃过药,你帮我按一按吧!”方婷也没有多想,就走过去想帮杨武按摩,因为刚起床,方婷只穿着一件睡衣,睡衣的领口有点大,弯腰的时候,那个地方就露出来了,杨武看的心痒难耐,更是大呼过瘾。“小婷,我有点热,你帮我把被子掀开吧!”因为杨武被子盖得比较浅,方婷掀被子的时候几乎大半个身体都压在了杨武的身上,他便趁机将嘴巴放在了方婷最凸出的地方,虽然只是一下,但也让方婷一阵颤栗,俏脸瞬间变得羞红。“怎么了?”那麻痒的感觉,让方婷心里难受的很,身体下意识的扭了一下,更是压在了杨武的脸上。这一幕让杨武大呼过瘾,深吸一口气,感觉这颗心都醉了。“姐夫,你……”掀开被子,方婷这个时候已经被眼前看到的给惊呆了,下意识的就忽略了杨武刚才做的事情。她在吃惊地同时也有些生气,心里猜测,莫非姐夫是故意的,明明知道自己什么都没穿,还让自己给他掀被子?经过一晚上的思考,方婷对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感到很愧疚,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表姐,于是决定要和杨武保持距离,可杨武却三番五次的挑逗她。“对不起啊,小婷,我也不知道会是这样,男人每天早上都会有一段时间这样的,我以为今天早上我不舒服不会了呢,哎,这人呀,一上了年纪反应就迟钝了,让你笑话了,我这就盖上……”说完,就要给自己盖被子,可能是因为身体真的有些不舒服,坐起来的时候又是一阵眩晕,差点从床上跌下来。“姐夫小心!”方婷此刻已经顾不得生气了,急忙上前将杨武扶住,杨武趁机又将手放在了小丽的前面。“哎呀,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刚才没有看到。”杨武打定主意要循序渐近了,于是尝了一点甜头就赶紧收手,还假装惊慌的说。方婷已经被他弄得没有脾气了,再加上刚才看到了姐夫的那里,让她现在也难受的不行,也就没有心思怪罪他了,小心的扶着姐夫躺在床上,开始按摩起来……本就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方婷又被这么三番两次的刺激,还不能当着姐夫表现出来,只好帮着杨武按了两下就借故还有别的事情就先出去了。回到房间里,方婷迫不及待的将裙子掀开,那个地方早就湿漉漉的成了汪洋了。而杨武则打开监控,看着方婷将手伸进了裙子,一副难受又享受的样子,看得他恨不得立马冲进去帮方婷解决。最后杨武终究还是没有冲进去,他已经明显感觉到了方婷对他有所提防,这时候再冒然上去恐怕得不到好处,还有可能彻底将她推远。两个人就这样在家里安安静静的呆了一天。第二天,又到了上班的时候,为了避嫌,两个人都是各自出门出发去公司的,结果方婷路上却因为公交车故障耽搁了时间,等到公司时都已经过了上班时间了。“方婷,你怎么才来啊,李总都来视察过两次了,发现你没来,让你来了之后去办公室找他!”她才进公司,同事何思思就对她说道。方婷说了声谢谢,急忙去了李总的办公室。“方婷,你还有没有规矩,你以为公司是你家吗?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你把公司的规章制度当成什么了?”一进门,李总就冲着方婷破口大骂。方婷委屈极了,可自己迟到是事实,根本就不敢说什么。等到李总发泄完了之后,方婷才小声的问道:“李总您找我有事?”那个肥胖的男人冷哼一声接着问:“没事就不能找你吗?这就是你工作的态度,你还是个新人就敢迟到,那这以后还得了?”方婷有些心虚,昨天和姐夫在家里接触的太多,又被他三番五次的挑逗,害的她晚上根本就睡不着。“说话啊,哑巴了?上司跟你说话你就这个态度,你还想不想干了?”方婷想要解释,却每次想要解释的时候,都被那个男人给阻止了,听着上司恶毒的语言,方婷委屈的眼泪都落了下来……“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杨武就那么走了进来。“姐……杨总……”方婷看到他进来一阵委屈,下意识的就想哭诉,但很快反应过来还有外人,于是改口了。杨武挥挥手让方婷先不要说话,将目光看向了李楠。李楠急忙站起来解释:“杨总,您怎么来了,这不,我正在批评方婷呢,方婷今天上班迟到,而且对待上司的批评也不放在心上,对于这种歪风邪气可不能助长下去呀!”杨武平时在公司挺严格的,李楠觉得,他只要这样一说,杨武不仅不会批评他,还会表扬他一番,说不定还可以升值加薪……“是这样吗?”杨武没有理会李楠的解释,将目光看向了方婷。方婷低着头流泪的样子,咬着唇不愿意解释,让他有一种将其搂进怀里好好安慰一番的冲动。她虽然是老板的小姨子,但这件事又没人知道,都当她只是一个普通业务员,今天明显是撞到枪口上了,要被李楠杀鸡儆猴了,要是杨武没来的话,还不一定被李楠怎么针对。看到方婷没有解释,李楠就更加得意了,继续诋毁着方婷,他早就看不惯方婷了,仗着自己长得漂亮,他约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闭嘴!”杨武突然开口,李楠瞬间闭嘴,不解的看向了他。“第一,方婷今天迟到了,自有公司的规章制度来管理,你身为管理层要做的不是辱骂她,而是督促她。”说话间,杨武直接将公司有关规定扔在了李楠面前,让他好好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