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晚上进错被窝|性奴女教师的屈辱调教 - 信宜金融网 农村晚上进错被窝|性奴女教师的屈辱调教 - 信宜金融网

农村晚上进错被窝|性奴女教师的屈辱调教

【摘要】咦,你的裤裆怎么变得那么大。”眼前的师母美晴半蹲着身子,正在放着水。那翘翘的臀部,在那刚好到达大腿根部的薄纱睡裙遮掩下,若隐若现,甚至可以看到里面那紧绷着臀部的性感丁字裤。文南的心不断跳动着,少男...

咦,你的裤裆怎么变得那么大。”眼前的师母美晴半蹲着身子,正在放着水。那翘翘的臀部,在那刚好到达大腿根部的薄纱睡裙遮掩下,若隐若现,甚至可以看到里面那紧绷着臀部的性感丁字裤。文南的心不断跳动着,少男对于女性的生理渴望在这时候变得无比迫切。好几次,他甚至冲动的要伸手抓去。美晴今年二十五岁,是一个模特。她不仅长的非常美艳动人,而且身材异常高挑。丰满的胸部高高挺立,和圆润的臀部简直遥相呼应。自从在学校里看到一次美晴,文南就怎么也忘不掉这个成熟美艳的女人了。可是,他不明白美晴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人,为何会嫁给快六十岁,头发花白,满脸皱纹,身材佝偻的马林老师。文南记得很清楚,那一天去马老师家里送东西。他在没有关严的卧室门口,看到了美晴撅着臀部,不断扭动着火辣的身躯,迎合着后面佝偻的老师。对,她当时就穿着这件睡裙,那姿势也和现在如出一辙。文南是头一次亲眼看到男女一起亲热的画面,尤其是美晴这个美艳撩人的女人。少男对于女性的好奇,也在那一刻都迸发出来。他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美晴的身上。看着美晴那双眼迷离,充满红晕的脸颊,文南想要亲上一口。而美晴掠下肩带,不断抚摸着那傲然挺立的雪白,更让文南想要上前抓一下,感受那充满弹性的柔软手感。当然,他更想在后面贴着美晴翘翘臀部的人是他。只是,没多久马老师就跟泄气的气球一样,趴在美晴身上喘气。而后,美晴意犹未尽的推开了他,然后张开了腿,伸出两根手指在大腿尽头把玩着。文南睁大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女人的那里。他的眼里有好奇,惊讶,兴奋。也是那一刻,他忽然感觉身体颤抖了一下,同时忍不住叫了一声。这引起了老师的注意,要不是文南及时反应过来,放下东西赶紧跑走,他不敢想象被老师发现糗态会是什么后果。可是,美晴还是在他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痕,无形中已然成了他的启蒙老师。文南长的有些胖,而且从农村出来的。在学校经常受人歧视,遭受同学得欺负。就说这次,一个女同学非说他摸她大腿了,结果被几个男同学揍得鼻青脸肿。要不是被马老师及时发现,后果不堪设想。老师对文南很好,担心文南再受欺负,叫他搬来他家里住了。此时,满脸青肿,浑身脏兮兮的文南,恍然回过神来,有些不知所措的摇了摇头,忙不迭的说,师母,我,我没事。“噢,我帮你脱衣服吧。”美晴看了他一眼,柔声笑了一下。她是个过来人,自然是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不过却很吃惊,文南小小年纪,居然就有生理反应了。难不成是因为她穿的太暴露了吗?第2章美晴低头往身上看了一眼,心里泛起了嘀咕。她一直都穿着这开胸的薄纱睡裙,而且,里面也时常什么都没穿。还好,今天里面穿了小裤,不过却没戴里衣。倘若仔细看,就可以看到胸口高耸的雪白。甚至,在她的角度,可以看到那雪白的顶端。被一个大学生看到身上,而且还起了生理反应。美晴想到这些,就有些心跳加快,脸红耳根子发热。不,不用了师母,我自己可以的。文南偷偷抬头看着她,有些慌乱不安的说道。真的可以吗?美晴有些不放心,又往前走了一步,轻轻问道。可,可以的。文南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美晴,目光刚好落在了她那高高的圆润之上。透过那半透明的薄纱,他依稀看到了那雪白而丰满的胸脯。而那顶端,更让文南有一种要将脸压上来的冲动。他舔了舔嘴唇,慌乱不安的说,可以得,师母。说着赶紧转身过身去。美晴没再多说什么,随即出去了。不过,她的心情却无比复杂。躺在浴盆里,文南看着自己的下面,脑子里却是师母美晴那美艳的脸颊,火辣的身段。少男体内的一种原始冲动,让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抚摸着身下。速度越来越快,文南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快感。迷糊之中,他甚至感觉到美晴那火辣的身子压在身上,尤其是那充满弹性的柔软不断搓揉着他的胸膛。“师母,我想要你……”文南忽然哆嗦了一下身子,接着叫了一声。可是,声音太大了。此时,外面传来了美晴的声音,“文南,你怎么了?”“没,没什么,师母。”文南一阵惊慌失措。“洗好了没有,我给你拿了换洗衣服。”门口,再次传来美晴的声音。文南非常惊慌,慌忙叫道,“啊,师母,不用了。”同时,慌乱的站了起来,有些无措的处理那些秽物。他刚穿好衣服,就见美晴打开了门,已经进来了。“文南,你老师让我给你准备了一件换洗的衣服,你换了吧。”美晴笑吟吟的说着,徐步走了过来。文南的眼睛落在了美晴的身上,那若隐若现的诱人身段,似乎一直撩拨着他的内心。最后目光落在那高高挺起的部位。只看的文南心潮涌动,他不由舔了舔嘴唇。美晴也发现了一些异样,她还是头一次被个少男看的有些不自在。甚至,她感觉出了这少男眼里的渴望。“师母,不,不用了,我先去学校了。”文南恋恋不舍的将目光挪开,说了一句,快步走了。“哎,文南……”美晴叫了一声,可是发现他已经走远了。她嘀咕了一句,正想出去,无意间看到了旁边的纸篓里扔了一大团的卫生纸。看到那上面的东西,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天啊,这孩子难道刚才……”第3章晚上,美晴在卧室里换衣服。她非常爱美,每天都要换几身衣服。此时,脱了衣服的她,站在镜子前,活像一只优雅的白天鹅。迷人姣好的面孔,瀑布般的长发。火辣而充满成熟女人味的高挑身躯,高耸坚挺的雪白,以及修长双腿尽头那让人着迷的区域…美晴对自己的身体一直都很满意,她情不自禁的抚摸着身上。一时间,却忽然感觉身体里燃烧着一团熊熊的火焰。双腿的尽头处,好像一直都很空虚,从没被填满过。想到这里,美晴就有些黯然神伤。也是在这时,她脑子里不知为何,浮现了文南的样子。尤其他那还带着几分稚嫩的目光,灼热的盯着自己身上的情景。美晴想起来,就觉得浑身发热。啪,臀部上响起了清脆的声音。接着,传来了一个略显颤抖的声音,“宝贝,又在自摸呢,是不是想要了呢”美晴不用转头就知道,是老公马林来了。她娇声嗔怪了一声,“哎呀,你好讨厌啊,弄疼人家了。”“亲爱的,你不正想要吗?”马林笑着,同时脱着衣服,然后美晴揽入了怀中,双手在她那光滑细腻的肌肤上游走着。马林从来不相信自己这年迈的老男人,却能拥有美晴这么青春漂亮的妻子。当他满是皱纹的佝偻身子紧紧搂着这高挑性感的身体时,就有一种强烈的霸占欲。只是,每次他都心有余而力不足。美晴已经感受到了老公后面的滚烫,不断在她充满弹性的臀部周围磨蹭。她一边扭捏着,同时伸手帮他进入该去的地方,然后娇声说,“哎呀,你每次都这么猴急。”“这还不是因为你太美了吗?”马林贪婪的看着自己这个性感而诱人的年轻妻子的身体,用那充满皱纹的手,在那坚挺的雪白上轻轻爱抚着。这是马林的心里话,对于日渐衰老的自己,他身为一个男人,总有一种惶恐。害怕自己这苍老的身体,无法满足眼前这年轻性感的美丽妻子。毕竟,美晴长的这么美艳动人,任何男人看着都很心动的。“好了,老马,晚上时间长着呢,我是属于你的。现在,咱们先去吃饭吧。”美晴转过头来,用那妩媚的眼眸注视着面临,同时将那一只雪白纤细的手,轻轻抚着马林充满褶皱的年迈脸颊。马林本来被撩拨的浑身燥热,眼睛里都燃烧着熊熊火焰。但听美晴这么已提醒,忽然想到了什么,拍了一下额头说,“哎呀,你看我这记性,文南还在外面呢。”“什,什么,文南在外面,你把他带来了?”美晴听到这里,吃了一惊。同时,他下意识的往门口看去。门是虚掩着的,她分明看到了一双充满着强烈渴望的稚嫩眼睛,正直勾勾的往她身上注视着……第4章美晴慌了神,惊呼了一声。赶紧推开了马林,迅速抓着一件衣服遮掩着身上暴露出来的部位。马林有些吃惊,诧异的看着她,“美晴,你,你怎么了?”美晴涨红着脸,伸手指着门口,失声叫道,“老马,我看到门口有人偷看,是不是文南啊?”“什么,文南,你开玩笑的吧?”马林愣了一下,转头朝门口看去。当然,门口什么人都没有。他看了一眼美晴,说,“美晴,你是不是看花眼了?”美晴确信无疑,刚才的确是看到文南在门口偷看。他那一双眼睛,她再熟悉不过了。“老马,我不骗你,真的是他。”“好了,美晴,文南才多大年纪,他怎么会做这种变态的事情呢。”马林看着美晴惊慌的脸颊,轻轻安慰着她说道。美晴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今天文南在卫生间里发生的事情。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停住了。她知道,马林未必相信他。想了一下,就问道,“老马,你怎么又将文南带家里来了,晚上他不回去了吗?”马林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意犹未尽的在美晴的身上抚摸着,笑着说,“不回学校了,否则又要被其他的同学欺负。你也看到了文南的状况,这孩子挺可怜的。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就让他住我们家吧。”“什么,住我们家?”美晴听到这里,非常意外。随即,脸上就充满了几分抵触的情绪。“老马,他,他住在这里不合适吧?”“怎么不合适了,美晴,你不会连一个孩子都容不下吧。”马林看了看她,脸色迅速耷拉了下来,明显有些不悦。美晴见状,赶紧说,“老马,我不是容不下他。只是,他一个陌生男人住在咱们家里,这平常总有一些不合适的。”马林听到这里,不由笑了一声,说,“美晴,他可只是一个孩子,难道我还担心你被他给勾引走吗?”“可,可是,老马……”美晴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欲言又止。马林不以为然的说,“好了,美晴,你别多想了。我这么多学生,最喜欢的就是文南,他是个非常听话老实的孩子。明天下午我要去出差,你一个人在家里,文南正好陪着你,我也放心了。”“什么,老马,你让我们俩住在家里……”美晴听到这里,吃惊的叫了一声。“有问题吗,让文南这孩子挡着,也能防止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来骚扰你。”马林笑了一声。美晴闻言,只是轻哼了一声。马林一直对她不放心,总担心会和其他男人勾扯。尽管心里不乐意,可美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两人从卧室里出来,就见文南站在客厅里。他还是有些怯生,像是头一次从乡下过来,有些好奇的看着周围。马林和美晴走了过来,他看了看文南,笑着说,“文南,今晚就住我家里。明天老师不在家,你要帮我照顾好师母。”文南点了点头,转头看向美晴。可是,他的目光落在了美晴那将轻薄的睡衣高撑的胸口上,却怎么也不不愿离开了。而文南那灼热的目光,却让美晴感觉胸口上微微有些燥热……第5章“文南,这几天,我不在家里,你要帮我好好照看师母,别惹她生气啊。”吃饭的时候,马林看了看文南,随口说道。文南此时正盯着美晴的胸口上看呢,自从刚才看到美晴后,他的目光就再也没有从她身上挪开过。少男心里青春的渴望,以及对于异性的好奇,让文南充满了一种强烈的渴望。掩映在轻薄的睡裙里的雪白,对这个青春期的男孩子却充满了一种致命的诱惑。对于马林老师的话,他完全没听进去。美晴早就注意到了文南那异样的眼神,她心里非常不舒服。尽管,被这个少年看着心跳加速,甚至于胸口上还微微灼热。她轻咳了了一声,看了看文南,说,“文南,你看什么呢,你老师跟你说话,没听到吗?”文南恍然醒悟过来,一眼就看到美晴那责问的目光。他吓得脸色苍白,生怕自己的那些小九九被美晴察觉到了。他赶紧转过头,看了看马林,说,“啊,老师,你,你刚才说什么?”马林责怪了一句美晴,“美晴,你怎么说话呢,看把文南给吓得。”说着,又对文南重复了一句刚才的问话。文南看了看马林,说,“好的,老师,你放心吧。”“我不用你照顾,你能照顾好自己就好了。”美晴看了一眼文南,淡淡的说道。她对文南真没什么好感,尤其他那非常放肆而灼热的目光,盯着她,总觉得被一个色情狂窥视着,很不舒服。“好了,赶紧吃饭吧。”马林看了看美晴,给她递了个眼神,笑着说,“美晴,吃了饭,去给文南把西边那个房间整理一下,就让他睡那里吧。”“好,我知道了。”虽然心里不乐意,可美晴还是尽量露出一抹浅笑。毕竟,他也不敢太过违背马林的意思。吃了饭收拾完碗筷后,文南就跟着美晴去了那个房间里。文南就站在床边,看着美晴给他铺床。美晴一会儿趴在床上,一会儿就半蹲在床边,不断变换着姿势。但不管如何变,那姿势永远都是那么热辣而诱人。尤其是刚才,文南看到美晴蹲在床上整理床单,高高翘起的后面正好面对自己。你轻薄的睡裙此时被崩的紧紧的,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里面雪白的臀部。甚至,文南都看到了里面那红色的丁字裤……“文南,来帮我拉一下被角。”这时,美晴转过头来,看了一下文南叫道。文南慌乱的应了一声,赶紧走到了美晴的对面。“文南,你上床来,抓着这个被角。”美晴看了他一眼,轻轻说道。“噢,好,好的。”文南迟疑了一下,这才上了床,然后按照美晴的指示去被角。文南距离美晴非常的近,他闻到美晴身上淡淡的女人体香,心里一下就翻滚起来。而这时,美晴向下弯了弯腰,睡裙的领口敞开一片,里面的雪白瞬间展露而出。文南这时一低头,正好将那片雪白尽收眼底。天啊,师母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第6章他心跳的非常厉害,都不敢相信自己能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这种美丽而动人的画面,少年心里青春的悸动,对成熟女人身体的好奇和向往,此时让文南睁大了眼睛,可是,文南心里却又有一个声音在叫着,“不行,不能这么偷看。这是师母,是老师的妻子,更是我的长辈,我不能这么做。”虽然心里一直提醒自己,可是,眼睛却怎么都离不开。“好了,文南,床铺好了。”美晴这时从床上下来,看了看文南。这时,她才注意到这个胖胖的男生,脸颊居然泛着红晕。“文南,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美晴有些担心,迅速走了过来,探手摸了摸文南的额头。她可不想马林还没走呢,这孩子就生病了。到时候,难免被马林埋怨。“没,没什么,师母,我很好。”文南看着站在面前的美晴,那傲然坚挺的胸部几乎贴在自己的脸上,他一阵惊慌,赶紧闪躲开了。“没事吗,那好吧,时候不早了,赶紧休息吧。”美晴困惑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出去了。同时,小声嘀咕了一句,“这孩子怎么怪怪的,不会被同学打坏脑子了吧。”深夜,躺在床上的文南迷迷糊糊,隐约的感觉到师母美晴穿着一件半透明的黑纱睡裙徐徐朝自己走来。里面那雪白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尤其那将睡裙高高撑起的坚挺,看的文南浑身燥热。而美晴走到他身边时,却用那勾人的眼眸看着他,盯着他说,“文南,你想看师母的身体吗?”文南张口结舌,一句话都答不上来。而这时,却见美晴轻轻的,一点点的将自己的睡裙给拉了上去。那双雪白的修长美腿,随即一点点露了出来。随着裙子逐渐拉扯到上面,文南的目光也直勾勾的顺着那双美腿,从脚下逐渐往上看去。当他看到大腿尽头的时候,整个人忽然颤抖了一下……文南迅速坐了起来,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又做梦了。文南陷入自责。他狠狠掐了一下自己,“文南,你不能这么胡思乱想,那可是你的师母。”这时他感觉有些尿急,随即起身上厕所了。他途径老师的卧室门口,忽然听到了里面传出异样的声音。有男人的低沉的声音,还有女人娇柔的喘息。文南虽然未经人事,可是也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他的心头像是被撩拨起了什么,忍不住贴到的门上,仔细听了起来。而事实上,此时美晴正和马林温柔的缠绵一起。毕竟,明天要离开了,马林今晚是要不遗余力的将自己的精力都挥洒出来。可是,他那满是褶皱的年迈身躯,在美晴这成熟而美艳的身体上没折腾多久,就彻底的筋疲力尽了。马林喘着粗气,从美晴的身上翻下来,看了看她说,“美晴,对不起,今天我又不行了。”美晴微红着脸,妩媚的看着他说,“老马,你今天已经非常厉害了,你刚才感觉就像一头雄牛。”“真的吗?”马林闻言,大受鼓舞,一手抚着她那圆润而翘翘的臀部,说,“我要离开很多天呢,要是不尽力把你喂饱,就怕你被别的男人勾走啊。”“去你的吧,我既然嫁给你了,那我整个人都属于你一个人了,怎么还会想着别人。”美晴捏着粉拳,狠狠捶打了一下他的胸膛。马林笑了一声,转头看着美晴那雪白婀娜的身体,不免舔了舔嘴唇。“美晴,你真是太美了。”说着,一只手又不老实的往她那身上抚摸起来。“哎呀,老马,你不会又想要了,你再休息一下,身体吃不消的。”美晴有些担忧的说道。“没事,美晴,谁让你长这么美,真是太让男人销魂了。”马林说着,随即又翻身趴到了这个充满弹性的白嫩身体上了……而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个响声,美晴警惕的坐了起来,惊呼道,“谁在外面……”第7章马林从她身后抱着她,一边亲吻着她的雪白话你的脸蛋,一边迫不及待的说,“宝贝儿,我看你是不是疑神疑鬼呢,哪里有什么人呢。”“可,可是,老马,我真的听到有什么声音了。”美晴皱着眉头,神色却依然紧张不已。马林朝门口张望了一眼,说,“喏,你听听,哪里有什么声音呢。”美晴这次也没再听到什么声音了,可是,心里却始终无法释然。因为,在她的心里,马上就将这个事情和文南联系到了一起。只有这个孩子才能干出这个事情来,对,肯定跑不了他的。马林这时一只手顺势从美晴傲然的胸部上顺势滑了下来,直接绕进了她的双腿之间。他贪婪的亲吻着美晴那白嫩的肌肤,有些迫不及待的说,“好了,宝贝儿,别疑神疑鬼了,快点吧。”“哎呀,老马,你好坏啊。”美晴娇柔的扭捏着那曼妙的身子,可是,她的身体却已经出卖了她。毕竟,美晴一直都处于一种空虚而渴望的状态。马林见状,更是难以忍耐,迫不及待就压到了她的身上来了……此时,在外面的文南,听的是一清二楚。刚才的声音,的确是他发出来的。他被美晴那勾人的声音,撩动的心潮澎湃。情不自禁的,用那撑起的裤裆在门上撞了几下。听到里面美晴的声音,文南吓得魂儿都掉了半截。他本来都打算要跑走了,可是没走两步,又听到里面传出销魂的声音,脚底下就如同被胶水粘住了一样,怎么也拔不开了文南这正值青春的少年,对异性是非常好奇而渴望的。师母美晴那充满诱惑的声音,勾引着文南一步步走到了门口。他想着美晴那诱人的身影,那雪白的高挺,以及修长的美腿尽头……一时间没忍住,文南居然打了一个冷战。他从那短暂的舒爽之中回过神来,看到门上一摊湿漉漉的水印,脊背上冒出了一股冷汗来,赶紧转身跑走了。这一晚,文南没睡,一直处在担惊受怕之中。他一边责骂自己,怎么可以干出那种荒唐的事情。同时,又担心自己弄到老师卧室门上的那些液体,被他和师母发现会如何看待他呢,会不会认为自己是个无可救药的孩子呢。第二天一早,文南起来的时候,显得格外小心翼翼。从卧室里出来,就见美晴正在吃饭。看到他出来,就说,“文南,你快点来吃饭吧。”文南注意着师母的表情,她好像没生气。难道,没发现门上的痕迹吗。“好的,师母。咦,老师呢?”“哦,你老师已经走了。你赶紧洗漱一下,快来吃饭吧。”美晴冲他笑了一声,随口说道。文南应了一声,这就往卫生间走去。途径老师的房间,他特意朝门口张望了一眼。呀,门上干干净净,分明又被擦过的痕迹。文南心里一惊,难道,师母发现了吗。他偷偷转头,却见师母正用复杂而怪异的目光看着他……第8章文南惊出了一身冷汗来,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赶紧跑去卫生间了美晴看到他的背景,微微摇了摇头。事实上,她一早起来的时候,看到门上的痕迹,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她当时还是非常生气的,本来想立刻给马林说。可是,转念一想,马林势必又不相信她的话,反而还因为她没事找事,想办法赶走文南。想到此,美晴只好不露声色的清理了那门上的痕迹。文南洗漱后,悄悄坐在了餐桌上。他低着头吃饭,一直不敢去看美晴的脸。不过,那眼睛却总是有些不受控制,一直往美晴的胸口上看着。今天,美晴穿着一件粉色的低胸收腰短裙。胸口撑着那丝质的柔软裙子。坐在文南的位置,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领口里时不时露出的饱满。美晴注意到了文南那不老实的眼神,她下意识的去这样了一下领口。可是,却发现没用,唉,谁让自己有这么傲人的资本呢,连个大学生都能被自己迷的神魂颠倒。“咳咳,文南,你昨晚睡的还好吗?”美晴抬头看了看他,试图通过谈话转移他的视线。文南回过神来,抬眼看了一眼美晴那美艳的脸颊,额了一声,忙说,“还好,师母。”美晴应了一声,性感的红唇勾起了一抹媚人的微笑,“文南,你今年多大了呢?”“十九岁了。”文南看了看美晴,有些疑惑,师母干嘛问这个。“哦,是吗,也不小了。”美晴笑了笑,试探的问道,“文南,听说你们学校里很多这么大的学生都谈女朋友了,你怎么没有谈呢?”美晴的话,深深戳中了文南的痛处。他就因为上农村出来的,一个人无依无靠来城里上学。又因为长的低矮而肥胖,一直都被同学们视为败类,总是被人欺负。文南一直偷偷喜欢班里的班花郭玲玲,可郭玲玲对他没什么好印象。上次还因为文南不小心摸了她臀部,就联合几个男生来打他。文南现在一面压制着内心对这种美丽女生的渴望,一面又是极度自卑。“文南,你怎么了,怎么哭了?”美晴有些意外,没想到文南居然偷偷抹起眼泪来了。“没什么,师母。”文南擦了一下眼泪,他不想告诉师母自己的那些自卑和心事。美晴见状,寻思着是不是刚才的话问的有些唐突了。“文南,对不起,是不是师母刚才的话问的有些问题啊。”“不是的,师母,和你没关系。是我自己,我只是一个乡下来的孩子,长的又丑,哪里有什么女朋友呢。”文南看了看美晴,连忙说道。听文南这么一说,美晴心里忽然油然而生一种怜悯之情。仔细想想,这孩子倒也真是不容易啊。是不是自己对他有些成见太深了。再说了,像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对成熟女人的身体充满好奇,不也是正常的事情吗?尤其是,每次被文南看着,她居然还有一些莫名的脸红和心跳加速。哎呀,这都乱想什么,那可是学生啊。美晴惊呼一声,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结果,不小心将筷子打落地上。她正要去捡,文南慌忙说,“师母,你别动,我来捡。”说着,就钻进了桌子下面。文南很快捡到了筷子,刚要起身,无意间却看到了眼前师母那短裙包裹的雪白美腿。那双腿太诱人了,文南眼巴巴的瞅着,颤抖着手,蠢蠢欲动的想要去摸。而这时,美晴的双腿轻轻分开了一些,那里一览无遗。文南这时睁大了眼睛,差点没叫出来。天啊,师母居然里面穿着半透明的底裤……尽管光线非常的昏暗,可是,文南还是看的非常清楚.他都不敢相信,师母居然穿着中大胆前卫的底裤.文南依稀记得,这种底裤,他在那种小电影里倒是看到过.可是,绝对没想到有一天,他能亲眼看到有人穿这种底裤.而且,他如此近还能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这一副美景. 不过,虽然看的很清晰那底裤,但文南并不能完全看清楚底裤后面的风景.因为,这时美晴那两条雪白的美腿又忽然并拢了一起.虽然并拢的并不很严实,可是,却像是故意给人留了几分悬念一样,给人以无尽的想象. 而越是这样,文南那好奇的心思就更被勾扯的痒痒难耐.他情不自禁的探头过来,一点点,此时已经逼近到了美晴的双腿前了.只要再差一点,他的脸就会完全碰到美晴那腿上. 这时候,文南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的非常厉害,而心里涌起的那一点惶恐,也很快就被强烈的好奇给迅速淹没了. 因为,这一刻,美晴又将双腿分开了.而这一次,她分的似乎越来越大了.原本裙口里昏暗的一片,此时随着双腿的张开,变得越来越明亮.终于,他再度看到了那个底裤.这一次,他看的更加清晰.哇,还是带蕾丝的,而且是那种半镂空的.这可是要比在小电影上看到的那些性感女演员穿的更勾人. 美晴像是完全不知道,她依然继续分开自己的腿,却根本没想到下面正发生了一件令她始料不及的事情. 文南睁大了眼睛,甚至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因为,马上他就可以完全看清楚那底裤后面的诱人风景了. 可就在这时,美晴忽然并拢了上腿,然后叫道,“文南,你干什么呢,还没找到筷子吗?” 文南吃了一惊,连忙应了一声,“啊,师母,我找到了.” 他赶紧从桌子下面爬了出来,然后将筷子擦了一下,递给了美晴. 美晴看他脸色有些苍白,神色更充满了慌乱.有些疑惑,忍不住问道,“文南,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没有啊,师母.”文南有些紧张,一只手下意识的抚着自己的裤裆.因为他裤裆里肿胀的太难受了,甚至有些疼痛.可是,这些小秘密,又怎么能告诉师母呢. “是吗,没事就好.”美晴狐疑的看了看他,没再多问.不过,她多长了个心眼,分明看到文南一只手在裤裆上乱摸着什么.奇怪,这孩子到底怎么了. “啊,师母,我吃好了,先去上学了.”文南实在有些坐不住了,那裤裆里被撑的感觉要爆炸一样.而且,他担心再这么坐着,一定会被美晴发现的. “好,你路上注意安全.”美晴叮嘱了一句. 文南应了一声,仓皇起身,一只手遮遮掩掩着身下,极力躲避着美晴的母港,迅速走开了. 不过,美晴还是发现了什么.她有些吃惊,分明看到了文南的裤裆肿胀着一片. 从家里出来,文南不断的自责,“死文南,你真是该死啊.那可是你师母,你刚才竟然偷看她.”话是这么说,可是,他脑子里却依然是师母美晴那挥之不去美艳身影.尤其是刚才看到的那震撼无比的画面. 整个中午的上课,文南脑海里都是师母那裙口里的动人风光.而且,他的裤裆一直都肿胀着,始终没有消退的迹象. 这让文南苦恼不已,一个中午,都躲躲藏藏,生怕别人发现了什么. 中午,课间休息的时候,班花刘玲玲走了过来.她凑到文南身边,微微弓着身子,有些好奇的看了看他说,“文南,你身上藏了什么啊,躲躲藏藏的,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文南有些意外,这可是上学到现在,刘玲玲头一次和他主动说话. 刘玲玲之所以成为校花,不仅以为她长了一张非常迷人清纯的脸颊,还在于她拥有一个和她这个花季少女年龄完全不相称的身体.当别的女孩子这个年纪都还刚开始发育,刘玲玲却像是成熟了果实.她有一个至少一米七的高挑身材,胸前顶着两个跟菠萝一样大的山峰,那瓶更是翘翘无比,搭配她那一双修长的美腿,走在哪里,都让一群男生为之着迷. 文南一直都觉得,刘玲玲这个女人不该当学生,应该当小姐的.因为这个女人不仅长了超越岁数的成熟身体,而且每天的穿着打扮也和这个年纪完全不符. 她是班里唯一烫头发,擦口红的女生.而且,最喜欢穿的衣服,不是低胸的紧身短裙,就是那种牛仔热裤搭配吊带衫,恨不得将身上最性感隐私勾人的地方都暴露出来,让人看个够. 这不,现在刘玲就穿了一件低胸的黑色短裙.别的不说,光是看着那将短裙撑的圆滚滚的屁股,就足以让人热血沸腾了. 当然,文南尽管心里也有那种非分之想,可是,他经过上次的事情好,就尽力的压制自己的那种欲望.可是,现在刘玲玲突然探身过来,扑面而来的少女身上的幽香,让文南的心思忽然又活跃了起来.尽管他努力不让眼珠子乱看.可是,还是看到了刘玲玲敞开的领口里袒露出了一片美妙的风景.这女人也真够大胆啊,里面穿着一件非常勾人的黑色内衣.那两个无比硕大的山峰,好像随时要挣脱出来.随着她轻轻抖动着身子,一直跟那里颤抖. 文南咽了一口唾沫,尽力将目光转移开.他不敢去看刘玲玲的眼神,小声说,“我,我没藏什么东西啊.” “没藏东西,你骗谁呢.”刘玲玲好奇的朝文南的身下瞄着.毕竟,这个家伙可是一直都遮掩着那里,肯定藏了什么宝贝了.“赶紧拿出来,我可都看到了,一中午,你都躲躲藏藏的.” “玲玲,我,我真的是什么都没藏.”文南面露难色,看了看她,不自然的说道.这时候,刘玲玲更是将身子往前探了探,那敞开的领口处直接面对着文南.甚至,文南都可以闻得到里面散发而出的幽香来. “少废话,赶紧拿出来.”刘玲玲见文南依然躲躲藏藏,就更加好奇了.她其实就是这么霸道的女生,班里其他人只要有什么好东西,她只要喜欢,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找到,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她现在谈了一个男朋友,是学校的校霸,叫林大虎.仗着他的门市,还真没人敢招惹她. 上次文南不小心摸了她的大腿,就是她找林大虎来教训文南的.所以,这一次文南格外的当心,可别再给她机会让林大虎来打他. “玲玲,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你,你赶紧走吧,我要写字了.”文南看了她一眼,说道.当他想要将目光挪开,却又不自然的落在了她那敞开的领口里面了. 而这一幕,恰好被刘玲玲给看到了.她微微凑近了一些文南,然后伸手将领口故意拉扯的更低了一些.这样,自己胸口的春光就完全暴露在文南的面前.尽管那两个雪白的汹涌还被黑色的内衣包裹着,可文南却看的热血沸腾.差一点,他几乎要流鼻血了. “文南,我知道你想看很久了.”刘玲玲注视着他,小声说,“怎么样,你是不是想摸一下呢?” “我,我……”文南支吾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事实上,他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可是,他不敢说出来.对刘玲玲这个女人,他是心存恐惧的. 当然,文南也不止一次见过,刘玲玲为了从别的男学生手里得到好处,也的确让别人去看她的胸,甚至去摸她身上别的地方.要不然,怎么说她就是个当小姐的料. “只要你把你的藏的东西给我,我不仅给你看,还让你摸.我知道你一直想偷看我的胸,对不对.”刘玲玲自信满满,看着文南那肥胖丑陋的脸颊上流露出的贪婪着迷的表情,她就非常的得意.因为,她用这一招对付别的男学生,也从未失手过. “可是,玲玲,我,我真的是什么都没有.”文南几乎都被打动了.看着眼前领口里暴露出的那两个汹涌的山峰,他真的 有些把持不住,想要探手去摸.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碰过异性的这个地方.那种强烈的渴望,让他备受煎熬. “还说没有,我都看到了.”刘玲玲这时冷不丁的朝他的怀里抓了过去. 文南大惊失色,赶紧遮掩.,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刘玲玲的手已经抓到了他裤裆上了. 她像是没发现什么,还非常好奇的问道,“咦,这是什么东西.文南,你是不是藏了什么好吃的在里面.” “不,不是的……”文南脸颊涨红着,他本来已经被憋的难受了.这时候,被刘玲玲抓着那个地方,顿时有些情不自禁,本能的扭动了一下身子. 刘玲玲像是还没发现什么,依然抓着哪里,不断的抓扯着,还盯着文南叫道,“死小子,有好东西不拿出来,我看你还想挨揍吧.” 刘玲玲你手抚弄着他那里,让文南终于把持不住了. 忽然,他的身体忽然颤抖了一下,一股从无比舒爽的感觉,直接涌遍了全身……而这时,刘玲玲已经感觉出了什么.她惊呼了一声,迅速将手抽了出来.赫然,就看到了那手上还有些湿漉漉的痕迹. 瞬间,她气不打一处来,狠狠朝文南的脸上打了一个耳光,气呼呼的叫骂道,“文南,你这个下贱胚子,你刚才对我的手做了什么?你这个小流氓,我看你想死的吧.” 文南此时从那畅快淋漓的舒爽之中回过神来了,他捂着脸,看着眼前恼羞成怒的刘玲玲,顿时就慌了神.他慌忙摇着头,忙不迭的叫道,“玲玲,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啊.” “听你妈的头,你这个肥猪一样的恶心男人,你竟然敢对我做出这种恶心的事情.你给我等着,我让我男朋友来收拾你.”刘玲玲说着,皱着眉头,甩着那只手,快步的走了. 此时,大家都将注意力放在了文南的身上,纷纷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就如同看着一个外星来的怪胎一样. 其实,每个人都知道,文南这次又是在劫难逃了.所以,大家也都远远的看着他,没人敢上前去和他说话,都怕受到牵连.当然,也没人会去和他说话的. 刘玲玲简直气死了,断然没想到,自己堂堂一个班花,居然会被那个又肥又丑的恶心男生给占了那么大的便宜.想起刚才的一幕,她恨不得直接将那个手给切下来. 咣当一声,教室门被踹开了,就见一个长的很壮实的男生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刘玲玲. 刘玲玲看到文南,就呜呜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拉着那男生说,“大虎,就是他,他刚才企图对我动手.要不是我及时闪开,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文南看着那个男生,顿时傻眼了.眼前这个男生不是别人,正是林大虎,刘玲玲的男朋友. 林大虎几步走到了文南跟前,一把揪住了他的头发,恶骂了一句,“你个小兔崽子,真是不知死活啊.上次被我揍的还不够惨吗,今天居然还敢对我女朋友干出这种恶心的事情.” 文南被他抓扯着头发,尽管无比的剧痛.可是,他不敢声张,因为那会招致林大虎更狠的拳打脚踢.他慌忙摇着头,赶紧为自己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