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和2个乘务员销魂一夜*我和学长在图书馆坐h - 信宜金融网 火车上和2个乘务员销魂一夜*我和学长在图书馆坐h - 信宜金融网

火车上和2个乘务员销魂一夜*我和学长在图书馆坐h

【摘要】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老李都快睡着的时候,房门才被打了开来。“我听你们林老师说你有早恋倾向,你玩到这么晚是不是跟男朋友在外面鬼混?”老李本想好好跟女儿说,但看到女儿这么晚回来,还是忍不住出口教训。...

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老李都快睡着的时候,房门才被打了开来。“我听你们林老师说你有早恋倾向,你玩到这么晚是不是跟男朋友在外面鬼混?”老李本想好好跟女儿说,但看到女儿这么晚回来,还是忍不住出口教训。“我有没有男朋友好像也不关你的事吧,有点困先去睡了。”李芸芸一脸的不耐烦。“站住,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可是你爸!”老李看女儿对自己就像一个陌生人,不由有些生气,声音都提高了几分。“你见过有哪个父亲对自己儿女漠不关心的吗?你根本配不上父亲这个称谓!”李芸芸的情绪也变得有些激动。“嘭!”李芸芸说完径直走入卧室,重重的关上房门。客厅中,徒留老李一人呆坐在沙发,老李也没想到女儿心里对自己的意见这么大,但这也更让老李意识到要多关心女儿,首先就是先弄清女儿到底有没有早恋,所以便决定等明天女儿放学后,偷偷跟踪女儿观察一下。第二天下午,老李早早把中医理疗馆关门,随后便来到东海中学,在学校附近找了个隐蔽的位置蹲守,紧紧盯着校门口进出的学生。好不容易等到女儿从学校走出来,随后却看到一个打扮得像是花花公子的男生牵着女儿的手从学校里走出来,老李的脸色立马就变得阴沉下来。“这小子是不是你男朋友,你为什么要瞒着我”老李一眼便看出那花花公子不是什么好鸟,所以看到女儿跟他在一起不由有些恼怒。“芸芸,这位是?”花花公子向李芸芸问道。“我根本不认识他,别理这种神经病了,刘伟我还是下次陪你出去玩,今天心情有点差。”李芸芸说完便大步离去。老李见女儿如此嫌弃自己,心里满是苦涩的回到了家。老李在家苦苦等待着女儿回来,等到十点多还不见女儿回家,猜到女儿应该是在好友宁小秋家,便打电话给宁小秋询问。“小秋,芸芸放学到现在还没回来,是在你家吗?”老李询问道。“李叔叔,芸芸在我家呢,她心情好像不太好的样子,你过来劝劝她吧。”宁小秋回道。“好,我马上过去。”老李急忙开着桑塔纳赶往宁小秋家。“芸芸,都怪爸以前做得不好,爸以后会多多关心你,但也会给你一定的空间,爸也不是反对你恋爱,主要是怕你被骗。爸以后肯定会知错就改,你就跟爸回家吧。”老李态度真诚的看着女儿说道。最后老李把女儿劝回了家,老李心里还是不放心女儿和那个刘伟在一起,毕竟老李阅人无数,很轻松就看出那李明品行不怎么样,所以决定再跟踪观察观察。果然在几天的晚上,老李跟踪女儿到了公园,而李明早早就等在那里。“这小子大晚上还约我女儿出来,肯定没安好心。”老李心里不由暗想。“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芸芸你听我解释,你上次看到跟我抱在一起的是我妹妹。”刘伟拉着李芸芸的手说道。“呵呵,那你还和你妹去宾馆开房吗?”李芸芸拿出手机,里面有一张刘伟和一女孩相拥走入宾馆的照片。“我之前听朋友说你是花花公子的时候,仍然选择相信你,但你却让我这么失望,我们还是和平分手吧。”李芸芸想要撒手离开。“本来打算留着你慢慢玩,但没想到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来硬的了。”刘伟眼看四周没人,便把李芸芸扑倒在草地在,准备强上。躲在灌木丛中的老李看到眼前这情形,抓起手边的板砖,怒气冲冲的朝着刘伟走去。老李直接一板砖朝着刘伟脑门拍上去,刘伟的脑袋立马血流不止,双手抱着脑袋哀嚎起来。“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摊上大事了,你有本事就给老子等着。”刘伟捂着脑袋狼狈离去。“芸芸你没事吧,别怕,爸爸在呢。”老李把女儿从地上扶起来,轻声安慰道。“爸!”李芸芸扑到父亲怀中,趴在父亲肩膀上低声啜泣起来。老李听到女儿亲口叫“爸”,心里有种难言的激动,因为这是妻子死后第一次这样叫自己。“芸芸,让爸爸再像小时候那样背你回家好不好。”老李在女儿身前蹲下。“好。”李芸芸趴在父亲厚重的背上,第一次感受到满满的安全感和父爱的温暖。老李因为和女儿之间的关系变得融洽而感到开心,根本没有把刘伟的威胁放在心上。第二天老李便去菜市场买了一大堆的菜,准备做一大桌好菜庆祝与女儿重归于好的亲情。就在老李做了满满一大桌菜准备等女儿回来时,却接到宁小秋打来的电话。“李叔,大事不好了!刚刚我跟芸芸一起走在路上,突然冲出来一群混混,把芸芸她劫走了,我看他们走的方向应该是城南的废弃仓库,要不要打电话报警?”宁小秋在电话那头焦急的说道。“小秋,真是谢谢你给叔叔通风报信,报警就不用了,叔叔自有办法。”老李担心报警劫匪会鱼死网破,随后便给柳娜打了个电话。“娜总,我有点小事情想请你帮个忙,我女儿放学路上被人劫持到城南仓库,我想你的酒吧也在城南那边,而且你人脉资源应该丰富,所以想让你帮帮我。”老李说道。“老李你不用这么客气,就是一点小事,我已经帮你喊人过去了,你可以先过去稳住劫匪。”电话那边的柳娜云淡风轻的说道,让老李都感觉没有那么紧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