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房娇喘词:直接在这里办了你 - 信宜金融网 行房娇喘词:直接在这里办了你 - 信宜金融网

行房娇喘词:直接在这里办了你

【摘要】“开始吧!”苏婉儿是个外柔内刚的女人,下定决心之后,竟然变得主动起来。但我分明注意到,她的脸已经红如杜鹃泣血,身体更是抖若筛糠。“苏老师,你等我一下,我回家去拿针灸工具。”说完,我火急...

“开始吧!”苏婉儿是个外柔内刚的女人,下定决心之后,竟然变得主动起来。但我分明注意到,她的脸已经红如杜鹃泣血,身体更是抖若筛糠。“苏老师,你等我一下,我回家去拿针灸工具。”说完,我火急火燎地跑回自己家,拿了针箱之后又急急忙忙跑了回来。为她针灸属于临时起意,所以提前没有准备。而且我要是直接带来针箱,那她肯定会发现我早就心怀不轨。此刻,苏婉儿躺着,美眸紧闭,一副予取予求的模样,我看了更是邪火上涌,取出银针,对准她胸口的一处大穴便准备扎下去。因为苏婉儿是躺在床上,所以我是侧坐在床沿边,要扭着身体很不舒服。“苏老师,我能不能到床上去,这个姿势不太方便,如果扎错地方就麻烦了。”“好。”苏婉儿轻轻点了点头,但我发现她的身体却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见她同意,我二话不说,便直接爬上床,准备跨坐在她腿上。“小伟子,你!你想干什么!”苏婉儿突然睁开眼睛,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厉声质问道。不好!她似乎发现了什么端倪。我看了她一眼,急忙解释起来:“这样坐方便我施针,你要不愿意我就下去,不过就怕扎错穴位。”苏婉儿神色有些凝重,盯着我看了半天,见我表情认真,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似乎相信了我的话,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又躺了下去。此时此刻,我的心里跟坐过山车一样刺激。苏婉儿躺下之后,我在她胸口扎了四针。银针落下之后,苏婉儿闷哼一声,脸上出现痛苦之色。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受到了刺激,她涨红了脸。等差不多了,我才对她说道:“苏老师,我马上要扎会阴穴了,你放轻松点。”“嗯……”苏婉儿紧紧咬着嘴唇,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最后用微不可查地声音应了一声。我只是笑了笑,双手却顺着她的小腹,慢慢往下滑。“苏老师,腿放松啊,不然我根本无从下手啊!”女人那儿都很敏感,见我准备下针了,苏婉儿不自觉地将双腿并拢起来。我低着头,一脸为难地说道。听了这话,苏婉儿紧闭的眼皮猛地跳了一下。但她并未开口,却慢慢地将腿……苏婉儿的红唇充满了无限诱惑,我蜻蜓点水般在她的红唇上啄了一下,见她没有抗拒,便狠狠地吻了上去。苏婉儿小心翼翼地看了我一眼,又一脸羞涩地闭上了眼睛,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此时此刻,我全身血脉喷张,心脏剧烈地跳动着。“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就在这最后关头,苏婉儿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递给我一个妩媚的眼神,接着赶紧把我推开,拿起手机接了起来。“老公,我在家……”苏婉儿小心翼翼瞥了我一眼,声音有些发颤。没想到在偷晴的时候,老公打电话过来了,苏婉儿显得十分紧张。与此同时,我看了苏婉儿一眼,没有多想,慢慢地朝她扑了过去。“啊……”苏婉儿惊叫一声,接着说道:“老公,我也做梦都在想你。”苏婉儿的老公就程兵,电话那头的程兵似乎发现苏婉儿很不对劲。“怎么了,老婆?”程兵有些紧张地问道。“没……没什么……有耗子……”苏婉儿白了我一眼,小声解释道。苏婉儿这么一说,程兵倒也没有多疑,夫妻二人继续聊起来。“宝贝儿,想我没有?”程兵坏笑着问道。“讨厌……当然想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苏婉儿跟程兵撒起娇来,声音甜的发腻。“等这段时间把镇上的一些事情忙完就该回去了,老婆你是那里想我了吧?”“哎...你能不能正经点?”苏婉儿宜喜宜嗔的模样让人觉得心痒难耐,尤其是那发嗲的语调,让我全身都变得酥酥麻麻起来。“我现在没时间回来,安慰不了你,要不你先自我安慰,等我回来一定好好补偿你。”“宝贝,在家好好的等我回来,我有点急事要处理。”话音刚落,电话便被挂断了。放下电话之后,苏婉儿变得慌里慌张起来。她爬到床里侧,蜷缩着身体,紧张万分地说道:“小伟子,天色挺晚了,我……我困了……要不你也回家睡觉吧?”苏婉儿的话犹如一瓢凉水兜头浇下,浇熄了我心里刚燃起来的火焰。不过强扭的瓜不甜,我知道即便现在强了,她最多也就半推半就,可以后恐怕就没有任何机会了。为了长远打算,我还是失魂落魄地离开了。整整一个晚上我都辗转反侧,最后自己解决了一下。此后几天,苏婉儿家的大门紧闭,即便我上去敲门也没有反应。就这样饱受折磨地过了几天,这天晚上,苏婉儿突然火烧火燎地在外面拍我的窗户...“小伟子!小伟子!”苏婉儿的声音透着焦急。我开门一看,发现苏婉儿怀里抱着宝宝,显得仓皇失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