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全部吞进去就不疼了:鲤鱼乡含着过夜 - 信宜金融网 乖全部吞进去就不疼了:鲤鱼乡含着过夜 - 信宜金融网

乖全部吞进去就不疼了:鲤鱼乡含着过夜

【摘要】等带着儿子吃完早饭,三虎便把儿子二毛送到了张海家。今天张海没去上课,正在家里拿着毛笔在一张红纸上写着什么,三虎也不识字,疑惑地问道,“张老师,你这写什么呢?”张海笑着说:“这是感谢信,是写给张...

等带着儿子吃完早饭,三虎便把儿子二毛送到了张海家。今天张海没去上课,正在家里拿着毛笔在一张红纸上写着什么,三虎也不识字,疑惑地问道,“张老师,你这写什么呢?”张海笑着说:“这是感谢信,是写给张寒兄弟的,我得跟村长说下,让他在村广播里把我的感谢信播出来。”说着,张海又道:“我把你也写上去吧?人家张寒兄弟毕竟也救了你家二毛,你说呢?”“好呀!这是应该的,除了请他吃饭喝酒,我都不知道还能怎么感谢张寒兄弟,还是你们有文化的人会想办法!这主意不错,让村里都知道人家张寒兄弟做了好人好事。”三虎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想:老子为了感谢他,可是把自己婆娘都送给他了,你张老师家里守着杏儿这么个大美人,要不也送给张寒睡一睡吧,这样咱俩也算找个平衡。张海哪知道三虎在想什么,笑着说:“就是嘛!像张寒兄弟这种舍己救人的高尚品德,我们应该大力弘扬,不但要在村里的广播里播,我还要建议村长到镇里文化站去宣传,要让人家知道我们灵水村的新风貌。”在张海家聊了几分钟,三虎惦记着媳妇翠儿和张寒还在地窖里,就找了个理由回家了,到了家里,他先将门拴上,生怕有人突然进来,然后打开柴房的门,再反锁上。熟睡中的张寒并不知道,已经被自己征服了身心的翠儿嫂子,竟然趁着自己熟睡,偷偷触碰自己的身下,而且是好半天了。翠儿原本是想趁这个机会把张寒叫醒,好能在出去之前再跟他共赴春宵一次,但没想到张寒这小子睡的死死地,虽然身体反应强烈,但一直没有醒过来。翠儿猜出张寒昨天刚成为真正的男人,身体必然有些操劳过度,因为心疼他的身体,翠儿便也放弃了那个羞羞的念头,钻进他的怀中继续与他相拥而眠,美美的睡了一个回笼觉。等三虎打开地窖入口往里看的时候,只见张寒与翠儿光溜溜地相拥在一起,翠儿那白腿还死死的压着张寒的腰,场面那叫一个暧昧。三虎心里一阵嫉妒,但一想到一切都是因张德旺所赐,他反倒对张寒倒没有任何的恨意。“媳妇,张寒兄弟,你们该起来了。”三虎在上面轻声地喊道。三虎这一喊,不但翠儿清醒过来了,连张寒也醒了,两人相继睁开眼睛,见三虎在上面看着他们俩,两人又一看彼此都一丝不挂的,忙抓起衣服将身体盖住了,翠儿俏脸通红,抱歉地说道,“老公,对不起,我……”“三虎哥,对不起!”张寒也觉得,睡了人家的媳妇,自己应该说句抱歉。“呵呵,没事,你们赶紧起来吧!要不然等下让人发现了就不好了,张寒兄弟,特别是你,杏儿刚才上你家找你去了,说张老师让你中午就在他家吃饭,你等下得编个理由,告诉杏儿昨晚上哪里去了。我先出去,你们赶紧穿衣服起来吧!”说着,三虎转身离开了入口处,到了门口将门关上了,自己到客厅里等着他们俩。翠儿昨晚和张寒缠绵时候那喊的一个酣畅淋漓,可是今早再看张寒,反倒是羞涩了起来,一直低着头默默穿衣、不敢看张寒,也不跟他说话。两人穿好衣服后,翠儿刚要爬上梯子,便被张寒从后面抱住了,张寒鼻子里呼出的气息还很急促而粗重,“嫂子,今晚我还想要,我等下去求三虎哥,就说我还没学会,让你再教我几次!”翠儿一脸为难的说道:“张寒兄弟,嫂子也想继续跟你……但是不知道你三虎哥能不能答应……”张寒立刻说:“我去跟三虎哥说,一定得让他答应,反正他没那个能力,总不能一直不让嫂子你被滋润啊!”翠儿俏脸一红,嘤咛说道:“那……那你跟他好好说说,如果他答应的话,嫂子晚上还给你……”“嗯,我知道了,不过嫂子,我想告诉你,我现在就想要你了,不信你碰一下,感觉一下”,说着,张寒身子前凑,将自己的身子触碰到翠儿的腰部位置。张寒这一触碰,立刻让翠儿想到昨晚欲仙欲死的舒服感,一下子腿都有些发软,嗯啊一声,急忙嗔道:“死张寒……别……现在肯定不行,你放开嫂子,找机会嫂子再给你!”翠儿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忙挣脱掉了张寒的手,向上爬去。张寒也不好再坚持,只能跟在她身子后面爬上了楼梯。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柴房,来到了客厅里。此时,三虎已经坐在客厅里喝着茶水,三双眼睛对视了一下,翠儿和张寒都不好意思与三虎直接对视。三虎倒是看得很开,笑道:“媳妇,看样子你昨晚跟我张寒兄弟在一起还是很开心的,这我就放心了,媳妇,你先去洗漱吧,饭我已经给你们做好了,我跟张寒兄弟说几句话”。翠儿明白三虎想和张寒说些男人之间的话,她一个女人家在场多有不便,其实,她本来就觉得很尴尬,正好想找机会回避三人在一起的场景,就痛快地上厨房洗漱去了。翠儿一走,三虎忙对有些尴尬的张寒说道:“来,张寒兄弟,你坐下,三虎哥想跟你好好聊聊,待会儿你就得上张老师家吃饭去了”张寒不好意思地坐在了三虎的对面:“三虎哥,昨晚……谢谢你!”三虎摆摆手:“哎,张寒兄弟,以后咱们哥俩之间不用这么见外了,只要你知道三虎哥跟你嫂子是真心对你好就行,那个,昨晚你嫂子教会你了吧?”张寒犹豫半晌,不好意思的说:“三虎哥,说实话,昨晚我太紧张,到现在都忘完了……”三虎本来就准备继续给张寒一点甜头,一听他这么说,当即痛快的说道:“一次也是睡,十次八次还是睡,既然你没学会,那就让你嫂子再好好教教你,一直到教会、教好为止!”第6章张寒一听这话,心里激动坏了,连忙说道:“谢谢三虎哥,我一定努力跟嫂子学习……”三虎点点头:“咱哥俩聊聊正事吧!兄弟,这几天你先跟你嫂子好好学习,我去观察观察那驴日的张德旺会不会去镇上,如果他去镇上了,那咱们哥俩就开始合作,你先把马兰那个浪女人给办了,把马兰那个娘们弄舒服了,她以后说不定还死心塌地地让你睡呢!等你多跟她睡几次,我再找机会对张德旺这个驴日的下手。”“三虎哥,为什么还要等多睡几次再下手?”张寒觉得三虎好像又有了什么新想法。三虎笑道:“兄弟,刚才我去张老师家,他正在给你写感谢信,说是到时候让张德旺在广播里播出,完了还会去跟张德旺商量着把你救人的先进事迹报告给镇里,让镇里宣传你,这对你可是有好处的,你的名气越大,以后的路也就越好走,将来我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嫂子和二毛还要靠你照顾呢!”张寒轻叹一声,微微点了点头,三虎整个人活着就是为了报仇,这时候自己已经没办法劝他了,如果他报不了仇,搞不好哪天就想不开、真寻短见去了。三虎交代完自己要交代的事情,便对张寒说:“我去茅房蹲个坑,你赶紧去张老师家吧!”张寒点点头,眼看三虎进了茅房,他便兴高采烈地跑到了厨房里,见翠儿正撅着丰臀在水缸边刷牙!眼看翠儿妙曼的腰肢和丰腴的翘臀,想到昨晚的一夜春宵,张寒顿时性起,一把从背后抱住了她,激动地说道,“嫂子,我三虎哥说了,让我再跟你学习几天!今晚我们还可以在一起睡,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可以天天睡那里!嫂子,今晚再给我好吗?昨晚我没还过瘾!”张寒这家伙还处于要数量不要质量的年纪,血气方刚,恢复也快,若不是怕三虎生气,刚才在储藏室他还可以跟翠儿大战三百回合。翠儿心里欢喜、俏脸绯红,扭过头来,嘴里还全是牙膏泡沫,漱了口水后才娇羞的对张寒说:“张寒兄弟,要是总在我家里,你三虎哥能受得了吗?”“我三虎哥不会在意的,是他主动让我再跟你多学学本领!”张寒边说边用手摸翠儿的大腿并且往上游荡。“死张寒,别弄了,你会要了嫂子的命哦!”翠儿被他这么一弄,心底也荡漾起来了,毕竟是三十岁不到的少妇,昨晚被张寒彻底点燃之后,现在在张寒面前简直一点就着!“不,嫂子,我不要你的命,只要你的人、要你的身子!”张寒一看翠儿胸前的傲人,立马热血沸腾了起来。“别,死张寒,嫂子迟早会死在你手里,嫂子受不了!”翠儿嘴上虽然反抗,但手上却把牙刷扔掉了,没命地搂着张寒的头往自己身前按。张寒的手迅速地往她的腰间探索,想松开她的腰带,就地解决她,这家伙因为有了三虎的旨意,胆子也大了,觉得翠儿就是他的女人,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也不分场合了。两人正要进入实质性的战斗时,就听门外有人喊道,“三虎兄弟,感谢信写好了,你跟我一起去村长家吧?”来人是张海张老师。张寒赶紧松开了翠儿,翠儿羞得抬手打了他一耳光,但没舍得重打,只是轻轻一摸,嗔怪道:“你个死张寒,你真要嫂子的命呀?你明知道嫂子疼你,舍不得拒绝你,可你也要分场合呀?你刚才要是真开始了,让张老师看见还不惹了大祸啊!快躲到门后面去,别让张老师看到你!”张寒虽然被打,但一点也不生气,翠儿刚才这句“明知道嫂子疼你,舍不得拒绝你”,对张寒有着特别的意义,他笑嘻嘻地跑到了厨房门后面,躲了起来。这时就听刚从茅房出来的三虎在院子里回应道:“好嘞张老师,你在门口等我一下,我马上出来!”说完,三虎先到了厨房里,见翠儿在洗脸,便对她说:“我跟张老师去张德旺家,他给张寒兄弟写了封感谢信,要村长在广播里播,然后还要贴出来,还要请张德旺这驴日的送到镇里去宣传。”翠儿说:“你也去张德旺家?要不让张老师自己去吧!”翠儿生怕三虎去了张德旺家里,一时冲动干出点什么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