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和健身教练高潮*被黑人夹三明治 - 信宜金融网 少妇和健身教练高潮*被黑人夹三明治 - 信宜金融网

少妇和健身教练高潮*被黑人夹三明治

【摘要】但看着萧雅那红润到仿佛快滴出血的完美面容,还有微微泛红的肌肤,我知道我的机会终于来了。我深吸一口气,腰身慢慢伏低。而萧雅亦随着我的动作,轻轻颤抖了起来。她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我,贝齿紧紧咬...

但看着萧雅那红润到仿佛快滴出血的完美面容,还有微微泛红的肌肤,我知道我的机会终于来了。我深吸一口气,腰身慢慢伏低。而萧雅亦随着我的动作,轻轻颤抖了起来。她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我,贝齿紧紧咬着唇,等着我完成最后一步。就在这时,客厅里突传来一阵轻响。紧跟着,陈文的声音从外面响了起来,“小雅,是你在浴室里面吗?”声音响起的那一刻,我和萧雅两人皆是一颤,仿佛在大冬天被人用一盆冷水从头浇到了尾。那种冰冷彻骨的感觉,让我们全都清醒了过来。萧雅脸上布满了惶恐,不安的看着我。而此时,陈文已经走到了浴室门前。刚才我进来,浴室门是没锁的。危急之时,我目光扫到浴室的洗衣机后面,当初为了安装电源线,所以洗衣机和墙之间是隔了段距离的。我来不及说话,一溜烟的钻进了那个狭小的空间中,缩在了里面。好在我的体形并不高大,洗衣机上刚好有萧雅堆在那里的一些衣服,所以完美的遮挡了我的身形。萧雅还在震惊我的反应,陈文已经推门走了进来。他看到妻子光着的坐在马桶盖上,风景一览无余,本来迷糊的双眼陡然睁得老大。“小雅,你这是干什么?”萧雅眼神有些不自然。但为了不让陈文发现她和我的事情,她深吸一口气,从马桶盖上站了起来,语气冷冷的道:“我在干什么,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这句话一说出口,陈文脸色顿时一黯。他当然清楚,自己的妻子半夜在浴室里,无非是想自我解决,以填补他没能给她的满足。所以平常他也会装作不知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今晚,他是硬生生被萧雅的声音给吵醒的。他本来不想理会,但又怕萧雅叫的那么用力,把我给吵醒了,这才准备过来制止一下。结果他一出来,却看到我房间的门是打开的,他愣了一下,脚不小心踢到了一旁的垃圾桶,这才让我和萧雅惊醒。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刚才陈文肯定能看到我和萧雅在一起的画面。“小雅,我知道是我这么多年来对不起你,你通过这种方法满足自己,我也不会有意见,可你得注意点影响啊!”陈文叹了口气,苦口婆心的劝道。“这里又不是只有我们两人,幸好房东今晚不在家,不然你刚才发出的声音,他绝对可以听到。”一听陈文提到我,萧雅脸蛋又红了几分,目光还偷偷朝我这里瞄了一眼。好在她脸蛋一直很红,所以陈文并没发现这个异常。萧雅哼了一声,从一旁的衣物架上拿下自己的睡衣,套在了自己身上,随后道:“我当然是知道房东不在家,声音才大了一点。”“你放心吧,我以后会注意的。”说完,萧雅就关掉了浴室的灯,然后快步走了出去。得到了妻子的保证,陈文脸色才好看了几分。他跟在萧雅身后,看着妻子妖娆的背影,笑眯眯地凑上去说:“小雅,刚才看到你那副样子,我好像又有点感觉了,要不我们再来一次试试?”萧雅和陈文已经走出了浴室,我并不能看到女人的脸色。但她的声音,却透着几分疲累的说:“算了,明天还要上班呢,今天就这样吧。”她这话刚说出口,陈文就传来了一声重重的叹息。显然,萧雅是觉得他只能坚持两三分钟,最后弄得她不上不下太难受。等两人的房间传来关门声,躲在洗衣机后面的我才重重喘了口气。我钻了出来,看着依旧有反应的身子,无奈一笑。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又看到在衣物架上,放着一件蕾丝小内内。那显然是萧雅安慰自己前脱下来的,只是她回房间的时候竟然没有拿走。这到底是她忘了拿,还是她知道我现在的情况,特意留下来给我的呢?一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幻想着我在萧雅身上起伏的画面。我感觉浑身的血液都燥热起来,要不是陈文在的话,我绝不会放过这个女人!6第6章:萧雅的警告我脑海里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直接解放后,才心满意足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萧雅的那条内裤,也被我洗干净带走了,这是她留给我的纪念物,我可不会落下。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快中午了,我迷迷糊糊的出门,发现家里没人。萧雅和陈文都已经上班去了,而且这个点,差不多都快下班了。昨晚发生的事情还有些梦幻,但我知道,那不是幻觉。就在这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陈文和萧雅从外面走了进来。“房东,你回来了啊?”陈文一看到我,立即笑着打了声招呼。他还以为我昨晚没在家,殊不知昨晚在浴室里,我差点就和他老婆发生了关系。我偷偷看了眼站在陈文身后的萧雅。发现她正低着头,长长的秀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那张漂亮的面容,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表情。“房东,你还没吃饭吧,我们买了些菜,如果不介意就和我们凑合一顿吧?”这时,换好鞋子的陈文提了提手里的菜,对我发出了邀请。他对我这么客气,主要是当初他们租我房间时,我没有收他们押金,也没有让他们缴水电费。当时我是说像教师这样教书育人的高尚职业,这么点蝇头小利,我还不至于斤斤计较。这虽然只是一点小恩小惠,但对当时刚出来工作,手头拮据的陈文和萧雅而言,却是解了燃眉之急。所以陈文一直对我很热情。但他不知道,我当时那么大方,完全是为了博得萧雅的好感。同时担心自己要求太多,万一把这两人给吓跑了,那我不是没机会和萧雅共居一屋檐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