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震 尖叫|玉蛤轻开乱花丛中 - 信宜金融网 床震 尖叫|玉蛤轻开乱花丛中 - 信宜金融网

床震 尖叫|玉蛤轻开乱花丛中

【摘要】黄启鹏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隔着大老远我就闻到他一身的酒气,他的两只三角眼在我身上扫过,微醺的眸子里,竟带着几分精光。被黄启鹏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心里忽然一揪,这家伙不会在事成之后来个杀人灭口吧?...

黄启鹏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隔着大老远我就闻到他一身的酒气,他的两只三角眼在我身上扫过,微醺的眸子里,竟带着几分精光。被黄启鹏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心里忽然一揪,这家伙不会在事成之后来个杀人灭口吧?想到这里,我不由有些害怕起来,今天白天的好心情也顿时被他这一眼一扫而空。“黄先生晚上好!”心里不舒服归不舒服,我还是起身跟他打了个招呼,谁叫他是我的雇主呢。“嗯!”黄启鹏有些不耐烦的点了点头,然后话也没说,晃晃悠悠的就上楼了。“这个就是别墅的男主人吗?”霍小燕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小声的问我道。“嗯!”我有些心烦意乱的点了点头,心想着事成之后黄胖子真要对我不利怎么办。说起来,在这件事情上我和黄胖子之间的矛盾是最大的,事成之后我不但给黄胖子戴了绿,而且还是之后孩子的亲身父亲,这些理由足够黄胖子对我下手。虽然不知道黄胖子的身份,不过看条件,也知道黄胖子在滨海绝不是一般人,说捏死我,像捏死一只小蚂蚁一般,还真不是那么夸张。想来想去,社会地位的巨大差距,让我真的无计可施,只能盼着黄胖子会顾及到法律的严肃性了。黄启鹏上楼之后,霍小燕闲着无聊,想拉着我跟她聊会天,不过我现在脑子里乱的很,哪有心情跟她胡扯,就说今天玩的累了,也就跑回房间了。过了一个多小时,客厅里传来高跟鞋踩地的声音,是吴敏回来了。吴敏回来之后,二楼就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没多久那种声音也随之传来。吴敏的声音我已经很熟悉了,不过今天好像有点与众不同,怎么说呢,就像欢愉中带着那么点痛苦的样子。本来就有些心烦的我就睡不着,听到这种声音之后,我更加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是那天看到的画面。同时我心里也很好奇,不是说黄胖子不行吗?怎么会跟吴敏做那件事情。心里挣扎了一会,我觉得上去看看。反正已经看过一回,也不差这一次了。开门出了房间,我先看了看霍小燕的住的房间,发现房门紧闭,知道她是睡着了,然后轻车熟路的来到二楼。这次比上次更简单,吴敏的房门竟然没关,只是半掩而已,人家是敞亮人,做这种事竟然不关房门,我也不用客气了,直接顺着门缝看了进去。房间里灯光很暗,只开了床头上的一个台灯,暖粉色的柔和光线,就凭这点黄胖子就比柳青瑶这个小初妹懂情调多了。此时,黄胖子站在床沿的位置,身上只剩下一条裤.衩,看到那裤.衩,我差点噗嗤一声笑出来。竟然是大红色的,不知道这丫今年是本命年,还是穿个红色裤头子挡灾。黄胖子一身肥肉,肚子更不用说,八九个月的孕妇也比不了,红色裤头子就像膏药旗一般贴在他大腿和肚子中间。我可不是来看黄胖子的,这丫穿着衣服还好,这会看了太恶心,让人只想吐,想到这里连忙搜索起吴敏来。妈蛋,可黄胖子吨位太大,竟然将我的视线给全挡住了,我恨不得冲上去将这个碍眼的死胖子踹一边去,太煞风景了!看不到吴敏,我只好等待着机会,我就不信黄胖子能在床沿边站一晚上。这死胖子不知道弯着腰鼓捣什么,好一会儿后我突然听到了一阵嗡嗡的震动声。我仔细一看,好嘛,居然是振.动棒。“宝贝,喜欢吗?”黄胖子一边举着那玩意,一边发出淫.邪的坏笑道。“老公,你好坏……”吴敏声音又甜又嗲,不知道黄胖子听了啥感觉,反正我听了都感觉骨头有点酥,要是吴敏这么对我,我觉得少活十年都愿意。“嘿嘿……今天老公就用它好好的满足你!”黄胖子爬上了床,我这才看清楚吴敏的样子。今晚上吴敏穿了一件红色的肚兜,就像那种古装片里的肚兜一样,高高.耸耸的胸脯将肚兜上面完全撑了起来,粉颈修长,娇媚的俏脸上泛着春.色办的红润,一双杏目宛如粼粼的秋波,被她看上一眼,估计都能激起男人心底的深层欲.望。这死胖子太有艳福了,竟然娶了这么一个绝色的尤.物,我感到自己呼吸逐渐的粗重起来,裤子下面都有些紧了,不用说,我是被吴敏这骚模样勾的心头火起了!“老公,人家都等不及了……”我这边正浴火中烧呢,吴敏那边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我浑身一个激灵,不由瞪大眼睛往里面看去,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好好好!老公这就来!”黄胖子猥琐的笑声回荡在房间内,连我这个在门外偷看的都觉得瘆得慌。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下面黄胖子应该不会这么简单的就用那玩意了事。“啪!”只见黄胖子抬起手,一巴掌就拍在了吴敏大腿上,这一巴掌拍的那个狠啊,连我这个偷看的人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啊……”吴敏随之发出一道销.魂的声音。“小贱.人,先转过去!”黄胖子好像不为所动的样子,直接吩咐道。别看吴敏在我面前又冷又傲,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在这个死胖子面前可倒是真听话,果然一翻身,就爬在了床上。吴敏这个姿势之后,我才看清原来这娘们不但穿了红色肚兜,甚至连红色的丁字裤都穿上了。只见一条很细的红色丝带,就这么横揽在吴敏腰部以下,灿烂夺目。除了丁字裤的情趣,然后不得不说吴敏的身材实在太好了,甚至可以说完美。已经褪去了少女的青涩,完全的瓜熟蒂落之后,她身上没一个部位都散发着迷人的气息,尤其是她现在这个姿势,(*****省略100字自行脑补),让人看了之后,不光是要流口水了,啃上一口的冲动都嫌不够!“啪啪啪!”那死胖子简直不是人,竟然用那双咸猪手,一巴掌接一巴掌的拍在吴敏那挺翘的地方,发出清脆悦耳声音,可吴敏不但不恼,而且还配合着发出一声声的叫声。“贱人过瘾吗?哈哈……老公这就开始!”说着,黄胖子狞笑着一把扯断那条红绳,手中那振动的玩意也伸向了吴敏两腿中间……一对贱.人啊!我感觉嗓子眼都要喷出火来了,鼻子里喷出来的都是热气,太他玛刺激了!这种真人版的虐待,比岛国的爱情动作片刺激太多了!我实在是不敢再继续看下去了,再看下去我怕非出丑不可。原来传闻竟然是真的,黄胖子是真的不行,不但要借助工具,还特别变.态的虐待吴敏。我慢慢的退回了房间。这下我脑子更乱了,本来黄胖子的眼神就挺给我添堵,在看了这件事后,心里又开始同情吴敏,又多了一种想要解救吴敏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想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直到第二天早上霍小燕过来敲我房门,我才起来。来到客厅之后,我发现吴敏今天没出去,身着一身丝质睡袍正慵懒的靠在沙发上,见我出来,柳眉皱了皱,“你是怎么安排作息时间的,怎么才起来?”我听到吴敏冷淡的声音,昨晚上对她的同情心也随之一扫而空,心里莫名一火。嘴里也呛道,“我又睡了一个回笼觉!”“哼!脾气还挺大!”吴敏哼了哼,“这几天是我重要的日子,你别出去了。”我眉毛一挑,心思一下活络了起来。虽说我是个大男人,不过上了这么多年学,吴敏所说的重要日子,我还是懂得的,不就是排那个的日子吗?我抬眼看向吴敏,发现那件银白色的丝质睡袍下面两.团硕大若隐若现,而且想到那天看到的画面,丝质的睡袍几乎已经没有了任何防御功能。“收起你那种恶心的眼神,不然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吴敏冰冷的说道。我将头扭到一边,不过心里有些不以为然,又不是没看过……反正最近几天是你的重要日子,我还怕没有机会吗?想到这里,我便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见我乖乖服软,吴敏嘴角挑起一个弧度,同时拿起摆在桌子上的手机打了起来,“青瑶,这几天是我重要的日子,你赶紧过来准备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