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被调教为储精容器,两片肥厚乌黑的肉唇 - 信宜金融网 女友被调教为储精容器,两片肥厚乌黑的肉唇 - 信宜金融网

女友被调教为储精容器,两片肥厚乌黑的肉唇

【摘要】然后撅起红润的樱桃小嘴,竟然主动索起吻来。老苏哪能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欲火高涨之下,想也没想,张开大嘴直接印了下去,两人立马激吻在一起。同时老苏的两只手也没闲着,在王秋兰鼓囊囊的胸脯上一阵乱抓,...

然后撅起红润的樱桃小嘴,竟然主动索起吻来。老苏哪能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欲火高涨之下,想也没想,张开大嘴直接印了下去,两人立马激吻在一起。同时老苏的两只手也没闲着,在王秋兰鼓囊囊的胸脯上一阵乱抓,使得两片雪白硕大的饱满柔软,不断变换出各种形状。保持这种姿势冲刺了有两三分钟,老苏恋恋不舍的松开嘴巴,气喘吁吁的看着俏脸绯红,眼神迷离的王秋兰,“妹子,哥厉害不?”“厉,厉害,我都快被……快被你弄死了,用力,再快一点,啊……”压抑许久的欲望得到了释放,王秋兰此刻只想忘情的享受这难得的快感。老苏的强壮粗大,让她整个人就跟躺在云里一样,神魂颠倒,飘飘欲仙。那一波接着一波,强烈无比的快感,不断冲刷着她的身子,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变得越来越敏感,只想立马达到那不知多久都没有达到的顶峰。而老苏和她的情况也差不多,他们两个人都是压抑了很多年没有得到过释放。现在交缠在一起,可谓是干柴遇烈火。“啪啪啪……”斑驳破败的小屋里,年近五十多岁的老苏,压在号称村里第一俏寡妇王秋兰的身上,卖力的耕耘着。而平日里看起来很正经的王秋兰,此刻完全变成了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每当老苏大力的挺入,她总会抬起肥臀,卖力的迎合。甚至有时候老苏想要喘口气歇一下,稍稍放缓挺动的速度,她则搂住老苏的脖子,主动怼撞起来。真是一个骚寡妇,看来平日里那模样都是假正经,其实早就想要得不行!看着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王秋兰,老苏一鼓作气,立马将王秋兰送到了顶峰。只见王秋兰突然用力的搂住老苏的脖子,使劲往自己胸上摁,同时娇躯一僵,两条美腿死死地夹住老苏的粗腰,一动也不动。下一秒,老苏只觉那处一阵剧烈的收缩,夹得自己酥麻难忍,就好像无数只蚂蚁在上面爬一样。“你个骚娘们,老子今天搞死你!”用力的在两片雪白柔软上抓了一把,老苏整个人跟打桩机似的,掐住王秋兰的水蛇腰,低吼一声,“妹子,老哥来了!”“给我,全部……啊……喷给我……”王秋兰眯着眼睛,满脸骚媚。“好烫,烫死人家了。”完事之后,两个人气喘如牛的躺在床上。老苏压在王秋兰身上,一动也不动,而王秋兰红唇微张,双眼微眯,一脸满足。“妹子,看来你平常都是假正经啊。”歇得差不多了,老苏翻起身,在王秋兰柔软上抓了一把,嘿笑着看着她。听到这话,王秋兰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死样儿,还不是被你弄成那样。”说着,她目光有意无意的从老苏裤裆扫过,芳心不由一颤。这么大的部位,难怪会把自己弄成这样!“舒服了吧妹子?以后这方面有需要,尽管来找哥。”迎上老苏灼热的目光,王秋兰柔媚一笑,“苏大哥,你今天跑到我家,就不怕被村里人看到说闲话?”这话一出,倒是把老苏提醒了,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时候应该不早了,连忙翻身坐起。“妹子,今天就先到这里,日后有需要直接来找哥,哥包你满意。”说完,匆匆清理了一下,穿好裤子就准备离开,但却被王秋兰一把拽住。“苏大哥,那我以后……以什么名义找你呢?”听到这话,老苏先是一愣,随后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简单,以后来找哥就说是有个头疼脑热,想找哥瞧病。”王秋兰撇了撇嘴,没说什么,不过看向老苏的眼神却有些幽怨。好一个怨妇,看来今后是闲不了了!“妹子,那哥就先走了啊。”老苏嘿嘿一笑,临走前不忘在王秋兰胸前抓了一把。那软绵绵的触感,让他心里不免再次有些火热。可一想到女儿还在家里等着他,并且时候也不早了,只能恋恋不舍的离开。回到家里,已经晚上的六七点钟了。在地里忙碌了一天的村民也陆续回家,整个村子不时升起袅袅青烟。随着时间流逝,夜幕逐渐笼罩大地,整个村子一片祥和,不时响起几声狗吠。老苏敲了敲烟锅子,从藤椅上翻身坐起,扭头看了一眼正坐在门槛上择菜的苏小纯,“小纯啊,时候不早了,该做晚饭了。”“爹爹,晚上想吃啥?”看着神态有些疲倦的老苏,苏小纯有些心疼。雅婷嫂嫂也真是的,涨奶了就去卫生所看,干嘛非要让爹爹去给推拿疏通,看把爹爹累的,回来就躺在椅子上,一动也动,真是的。“今晚吃点好的吧,爹去杀只鸡,咱们蒸米饭吃。”说着,老苏从椅子上站起来,向鸡笼走去。今天在王秋兰身上耕耘了一番,当时还没觉得啥,回来这一躺一歇,只觉得浑身都不得劲儿,提不起半点精神。唉,到底是老了,经不起折腾了。在心中一叹,老苏逮了一只鸡,提着向后院走去。但在经过苏小纯身边时,她也刚好起身,两人顿时撞了个满怀。“哎哟。”苏小纯顿时娇呼一声,脚下一个趔趄,直挺挺的就向后倒去。老苏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抱住,“你这丫头,都多大了,怎么还这么毛手毛脚的,没事吧?”“小纯没事,就是这里被爹爹撞得有些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