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扎乳尖调教|玩下岗女工周玉凤第三章 - 信宜金融网 针扎乳尖调教|玩下岗女工周玉凤第三章 - 信宜金融网

针扎乳尖调教|玩下岗女工周玉凤第三章

【摘要】“可能……是晟珉哥。”赫在说,那晚喝得太醉,第二天都不知道手机换了,还是晟敏想找个号码时发现的。“不一定的,对不对?俊秀,你别意气用事……”我不管,今天再晚也要把他揪出来问清楚!凌晨十...

“可能……是晟珉哥。”赫在说,那晚喝得太醉,第二天都不知道手机换了,还是晟敏想找个号码时发现的。“不一定的,对不对?俊秀,你别意气用事……”我不管,今天再晚也要把他揪出来问清楚!凌晨十二点半,抵达李晟敏家。他表情平静,完全没有被人拉出被窝的愤慨,反而请我们进屋,热牛奶喝。赫在低着头不吭声,我说明来意。牛奶溢到桌上,他没有理会,直直看向我,“是我做的。”“你承认了?”赫在夺过他手里的马克杯,脸上焦急尽显,“晟珉哥,真是你?”“嗯。”他把热好的牛奶递给我,“对不起,俊秀。”怎能这么镇定?!他该死的,做缺德事被发现了就这样平心静气地道歉?我不接受!像很多电影情节,头脑发胀的我,一挥手,整杯牛奶一滴不剩泼到他身上。“啊!”他猝不及防,热烫的液汁洒上胸口,迅速钻入深棕色的毛衣里。一股复仇的快感直冲脑门,我笑对他的惊愕,真痛快。天知道我早就想教训他,打从发现他跟朴正洙一伙儿的时候。不,更早,打从他背着我跟赫在向上面撒娇,还打小报告的时候。但是,赫在比我善良。他冲过去,帮李晟敏脱下烫手的衣服。浸湿的内衣下,一片嫩红。“呀,烫得好严重,你家有药吗?我帮你!”赫在上楼找药去了。他接凉水冲着胸口,也不看我,以依然平缓的口吻说,“俊秀你,消气了么?”哼哼,还敢问!“怎么,很理直气壮嘛。你觉得有理?我不该泼你吗?”“没有,不是的。”他回过头,不知是否水凉的缘故,冻得通红的手指打着颤,轻轻摆了摆,然后按住胸前,“我,很后悔。”“后悔?”我冷哼,“好笑,后悔你为什么要做?出卖有天有什么好处!”“我说后悔,是因为良心不安,可我很痛快!”他重重喘着气,眼神变得凌厉,似乎,我讽刺的话语起了作用。“你知道看着高高在上的你们有一丝丝痛苦时,那种得意的滋味吗?哈哈,是,我是什么好处都得不到,可你怎么会明白呢?我们这些被留下的有多难过!你们,你们踩着多少人出了道?我被留下来,暗无天日又提心吊胆,出道的日子一推再推,新人一波一波来,换人的事情天天上演,今天是你下,明天他被踢……”他皱了皱眉,胸口的疼痛让他住了口,我发现那里已经起了皮。他走回水管前,边冲边继续,“我整整大你一岁啊俊秀,你知道么。我已经,没有力气了……”我,不了解,一直都不知道。每次忙里偷闲给赫在打电话,问他怎样的时候,他总是开心地回,今天学了什么舞,又有什么尝试性的录音。然后他会兴奋地说,“我在电视上看到你喽!”话题自然转到我这边。是不是太粗心了?从没想过,赫在他可能害怕,也可能丧失信心。他只是站在远处笑看着我,不添加任何负担。静默片刻,赫在抱怨着奔下楼,“哥你家的药箱好难找喔,幸好叔叔阿姨没被我吵醒啦。”突然感到陌生。他笑起来还是丑丑地露一口白牙,眼角纹路有增无减,可为什么,那么远了?竟让我看不清。“赫在……”“你别说了,”他挥手,“先给晟珉哥上药。”“……嗯。”“谢谢你,赫在。”上完药,晟敏小声地道了谢,之后才转向我,“对不起,我除了道歉什么也弥补不了,你,俊秀你还是打我吧。”还怎么下手?在得知他们的不安和痛苦之后。等待几秒,我不吭声,他便笑了,唇角多了苦涩,“你俩啊,总这么心软。唉,为什么我们没有一个组合呢?”哎?“真是,怎么也讨厌不起来,再怎么嫉妒,也还是……” 他走过来拍拍我的肩,“我跟你过去,给有天道歉,不管怎样,我……”我推开他,“不用了。他会原谅你的,我说就好。”他欣喜,“是么?谢谢你,太好了,我,我可以好好睡觉了!谢谢。”他停顿,转头拉过赫在,轻叹着,“好可惜,如果我们三个还在一起……该多好。”心情一下子灰暗起来,是我,抛下了他们。过去那些一起练习的日子,也许并不都那么美好,可经历了这一年,残留在脑中的,只有镶着金边的快乐片段,璀璨耀眼。回宿舍的路上,赫在一脸的不可置信,“你说真的?不告诉他们吗?”“嗯。”我点头。他在昏暗的夜色下微笑。如果知道真相,有天不会放过晟敏哥的。那么依赖着嘉熙姐的他,怎么也要给背后阴人的坏蛋一个教训吧。而今又是练习生们争抢出道的重要关头……真是烦人。离别的时候,赫在贴近我耳边,“俊秀你变了。”我心惊,正要反驳不会变,对他的情谊一直都没变,他哈哈笑出声,勾住我的脖子,“变得更可爱啦。俊秀,很高兴,我们是朋友。”一向跟我损来损去的赫在,表情正经。“那,你怪我吗?抛下你先出道。”他惊讶,瞪大眼睛,“怎么会?高兴还来不及!虽然我是很想跟你和晟珉哥一起啦,但是俊秀你不同,你……那么苦。哎,不说了,总之,你能出道我就开心。”“嗯,谢谢你。”我站在分手的路口处,看赫在三蹦两跳的背影。我是变了,他也变了。越来越远,却莫可奈何。我的周围多了队友,仍天真地以为,他身边的位置会为我保留。这又怎么公平呢?何必自寻烦恼,既然抓不住那隐没的身影,就,回去吧。心里很没底,背黑锅的后果会怎样,从乌黑的楼梯间摸上去,我一味估量着。反正已经承认了,索性什么也不说,让有天闹几天好了。进屋时已过两点,客厅亮着灯。“你回来了。”有天从沙发上站起,揉着眼。“嗯。”想把他拖回房间去睡,却被拉扯到沙发上。“干嘛去了?”他急急地问。我定定神,“吃饭去了。”“到这会儿?”“嗯,还……去江边逛了逛。”“跟谁?”“我自己。”他盯着我的眼,很久,然后松开勾握的手。“你欠我一个解释。”就知道不会轻易放过,我驾轻就熟地冲他乐,“不是道过歉了?好有天别跟我计较啦,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他的眼睛闪了闪,掠过一抹失望。“你真承认了?说实话吧,不是你对不对?”我震惊,虽然不想表露出来,面部肌肉却不听使唤,“你,你为什么这么想?我真是不小心,嗯,传,传错了。”我连忙举起右手,“我道歉!郑重道歉!有天,请你原谅我,好吗?”他又看了我半天,突然咯咯笑起来,笑着笑着,眼里又升腾起水雾。“我一直自责,上次没有信你,让你那么难过……”意识到他的想法,我抢白,“别说了,有天,我都忘了。现在这样很好的,我不难过了……”“可是我难过!”他打断我,靠上我肩,一遍一遍呢喃,“我难过,很难过啊。俊秀我难过……”“别难过了,嘉熙姐一定不想你这样……”“呵呵,”他又哭又笑,最后化成一声长叹,“唉,为什么不懂我的心呢?”我继续装傻。“我难过,纵使有嘉熙姐的原因,也因为你不肯对我讲真话啊。”“我……”“别辩解了。我猜得到,你在帮他。”“那个……”“我们是好朋友么?”“咦?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