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把奶抬起来我要吃|吸着奶做着爱的小说 - 信宜金融网 宝贝把奶抬起来我要吃|吸着奶做着爱的小说 - 信宜金融网

宝贝把奶抬起来我要吃|吸着奶做着爱的小说

【摘要】林乐池盯着尚星看,她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意思,明明知道她认识盛其琛了,还说这些没用的干嘛!“你们到底要干嘛?那我做盛其琛的把柄吗?呵,你们觉得一个女人能左右的了盛其琛什么?”林乐池冷笑,她看着眼前这群...

林乐池盯着尚星看,她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意思,明明知道她认识盛其琛了,还说这些没用的干嘛!“你们到底要干嘛?那我做盛其琛的把柄吗?呵,你们觉得一个女人能左右的了盛其琛什么?”林乐池冷笑,她看着眼前这群人,心里却害怕的要命。其他人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抓了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回来真的可以?“小妮子还挺会讲的啊!”老大扑哧一声笑出了声,他有些欣赏的看着林乐池,这时候也发现了抓来的这小妮子长得还不错,白白嫩嫩的!他又说道:“哎小六,你看,这小妮子长得还不错哦。”就站在他旁边那个男人接话了,“是啊老大,白白嫩嫩的!”林乐池听出了声音,就是这个男人说的第一句话!说她跑了的那个人!“小妮子啊,要怪啊就怪你命不好!跟盛家那小姐有接触!我们今天本来要抓的也只有那个盛家小姐的,不巧啊那个盛家小姐直接走了,这不,就只有你了啊!”老大还好心的解释了一番。林乐池心里那叫一个气啊,敢情她当了盛柔姿的替罪羊了是吧!“你们抓我来做什么?我就跟那个盛柔姿去逛个街!干嘛抓我啊!还有那个什么盛其琛的,你们觉得他会管我的死活吗!我又跟他不熟!”小六看着林乐池,又对老大说:“老大,还真别说,她还真说对了!她就一个女人,那个盛其琛会顾她的死活吗!”老大也沉思了起来,他看向尚星。尚星笑而不语,他拉过旁边的一张椅子坐下。就这么与林乐池对视着,这面前的女人还真是有趣呢。“盛太太,别来无恙啊。”尚星张口一句话就把众人给吓到了!盛太太?众人的视线全部看向林乐池。林乐池也是一惊,这尚星知道她嫁给了盛其琛?不可能啊,这件事知道的人太少了!她压抑住心中的惊讶,扯出一个微笑来,道:“什么盛太太?你搞错了吧?我家里又没钱长得又不好看门不当户不对,怎么可能是盛太太。”“是啊,我也很疑惑,门不当户不对你怎么可能会嫁给盛其琛呢?”尚星笑问,可是瞬间就收回了笑容,变成了从地狱来的恶魔,“那只有一个可能啊,盛其琛强行娶你,那真的是太重要了才娶的吧!嗯?”老大反应过来,敢情这次抓的比盛柔姿还要厉害啊!“哈哈!老天爷都在帮我们啊!居然抓到了盛其琛那王八蛋的老婆!”众人也都哈哈大笑起来,真的是老天爷都在帮大家啊!“你胡说什么啊!嫁给盛其琛?我也想啊,谁不想啊,盛世集团这么有钱,那我嫁给他就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他要是能看上我多好啊!”林乐池还是不承认。老大也疑惑了,他问:“尚星,你怎么就确定这小妮子是盛其琛的女人啊?”尚星的视线还在林乐池的身上,他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了,刚刚她做得滴水不漏,表情也很合理,都没有露馅,要不是他知道的话肯定就被这个女人给骗了!“盛太太,你在那家店买衣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尚星一句话就让林乐池绝望了,这真的没有能力去争辩了。“你放心好了,我们要的只是盛其琛的命,女人我们不会动手的。你只要乖乖等着盛其琛来救你就可以了。懂了吗?”尚星说完便起身林乐池后面走去,一会便听到了开门声,关门声。众人对视一眼,也都跟了出去了。……林乐池被绑着的地方连窗户都没有,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绑走多久了。“喂!你们到底要绑走多久啊!”林乐池挣扎着,试图将绑着的绳子挣脱掉。“我肚子饿了!你们这么虐待人的吗!都不给饭吃!”“哎!有没有人呐!”“我口渴啦!”“我要上厕所!”门使劲被踹开,林乐池吓得尖叫!“啊!”“我……”感受到了一个很凶狠的眼神看向她。她浑身抖了抖,紧张的看着尚星,将口中的饭咽下去,说道:“我只是想喝水。”尚星把手里的餐盒放在地上,扭开了矿泉水的瓶盖,微微倒了一点点,林乐池正好就能喝到,因为喝的太急,水直接往她嘴角流下来了滴在衣服上,还顺着脖子往下进去了……尚星一怔,连忙把水拿开,从自己口袋拿出一张纸巾就给她擦了起来。林乐池也是一愣,这尚星明显是条件反射的东西,他应该不会对一个人质这样子的吧?不过……身上随时带着纸的男孩子,应该是很温柔的那种啊!尚星看着她下巴那还在滴水,有些犹豫要不要去擦,这时他都没注意自己的耳朵什么时候开始红了起来。林乐池忍着笑意,很无辜的说道:“你再不给我擦等下又湿了。”“闭嘴!”尚星也看出林乐池在憋着笑,取笑他了,他心里有些烦躁,直接抬手随便给他擦了几下嘴角跟下巴,手触及到她白皙的皮肤,他都觉得碰到的地方开始发烫了,那种软软的感觉,很舒服。林乐池便不在说话,尚星也慢慢平静下来,耳朵渐渐恢复到了原来的肤色。吃过饭尚星就开始整理餐盒和垃圾。“你们为什么要杀盛其琛?”林乐池想问这个已经很久了,可是她又不敢,至少那个什么老大小六还有其他人在的时候,她是不敢的。对于尚星,她摸不透,但是又感觉他不像坏人。尚星停顿了一下,半晌又接着收拾东西,他冰冷的声音传来:“没有为什么,就是想要他的命。”“没有为什么?没有为什么你们还抓我去威胁盛其琛?”林乐池显然不相信。尚星一个眼神扫过来,看得林乐池心一慌。她连忙把嘴巴闭的紧紧的。尚星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出去了。…介于今天林乐池去逛街了,盛其琛推测她今天心情应该会好很多,就决定准时下班了,回到家趁着林乐池心情好,或许两个人的关系可以缓和一下呢。回到公寓灯还没开,她应该还没有回来。“叩叩叩——”听到敲门声,盛其琛拉开门,就笑着问道:“今天玩的这么久开不开心啊?”门一开,却愣住了,眼前的人不是林乐池,但是有些眼熟,也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