嬷嬷用玉棒惩罚王妃/叫得再浪一点 我喜欢听 - 信宜金融网 嬷嬷用玉棒惩罚王妃/叫得再浪一点 我喜欢听 - 信宜金融网

嬷嬷用玉棒惩罚王妃/叫得再浪一点 我喜欢听

【摘要】……完事后,白渊抱着白霄进了浴室,帮他冲洗身体。白霄即使体力再好,也及不上白渊,整整好几个小时,白霄身体酸软,昏昏欲睡,没有了一丝力气。就算是被折腾的这么惨,白霄还不忘抓着白渊,仿佛这样就能把...

……完事后,白渊抱着白霄进了浴室,帮他冲洗身体。白霄即使体力再好,也及不上白渊,整整好几个小时,白霄身体酸软,昏昏欲睡,没有了一丝力气。就算是被折腾的这么惨,白霄还不忘抓着白渊,仿佛这样就能把白渊绑在身边,或者说这样才能让他觉得白渊是属于他的。而白渊,则神情慵懒靥足,一副懒散的模样,对于白霄死抓着他不放的手也没有拍开,而是动作亲昵的揉了揉白霄的脑袋,这算是他养大的人。白霄对白渊的气息牢记于心,被熟悉的气息牢牢包裹着,白霄心满意足,下意识的拿头蹭蹭了白渊的手掌之后,他咕囔着慢慢睡着了。一起洗完的白渊抱起洗的干干净净的白霄,妖力一荡,身上的水珠就已经蒸发。把累的熟睡的白霄轻轻放到床上,为他盖上被子,白渊穿好衣服去了他的书房。书房里,一个西装革履,带着眼镜,精英打扮的英俊男子正抱着一个文件夹,身姿挺拔的静静站着。“先生,下午好。”男人微微弯腰,嘴角微勾,礼仪标准。“周岩,有什么?”白渊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把自己摔在了他的专属大椅上,双手交叉,大长腿随意一搁。说不出的自然洒脱!【周岩,白渊培养的管家,精明能干,极其忠诚,对他的事有所了解,能以一敌三,负责白渊的生活事宜以及协助白家产业发展。】“先生,白家打算扩展产业,往影视传媒等方向发展,公司总部已经装饰完毕,今天是想请您确定公司高层。”周岩打开了文件夹,拿出了公司高层人员待选名单,放到了白渊面前,请他定夺。“你有什么想法吗?”白渊浏览着这些人的信息,随口问道。白家这些年发展迅猛,涉及的产业多不胜数,不过大都是一些重点产业,来稳固白家的地位,像这种产业,他都是放权让白霄折腾的。周岩经验丰富,什么都喜欢了解一点,所以白渊经常会参考他的意见。而且,周岩给出的这些名单上的人,他大都不认识,一点想看下去的欲望都没有,随手翻了两下之后,他就合上不看了。“先生,他们都是我们的势力培养出来的,对您绝对忠诚,能力也是实至名归。我做了一份大概的职位分配表,您看。”周岩又拿出了一张表格,上面有着详细的分配以及意见备注。“就照你说的定吧。”白渊点点头,然后沉吟片刻笑着说道,“加几个外界的人进去,这样才有意思嘛。”“是。”周岩推了推眼镜,完全满足白渊的趣味。“先生,您要看一下公司签的第一批艺人吗?”“不看了。”白渊摆摆手,但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改了口,“等等,拿过来我看看。”周岩递过了十几张附着高清照片的人物详细信息的纸。白渊本来只是突然兴起想随便翻翻看,这上面的人都长相不俗,看起来气质也好,有成为明星的资本。但以白渊的眼光来看,这些人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但翻到某一页的时候,白渊的眼睛亮了亮。那一页是一个长相非常乖巧白净的男人,眼睛黑黑的,非常灵动有神,他有点矜持羞涩的笑着,很招人心疼。虽然看起来年龄有些小,但实际上已经二十三岁了。让白渊瞩目的不是他的长相,而是他的资料。体温偏低,肌肤白净,全身连汗毛都少的可怜,不受动物喜欢……“安宁……”白渊感觉到了有趣的东西,这个安宁应该是一个体质特殊的人。真有意思,白渊想道,这个世界似乎也没那么无聊嘛。“把他带给我。”白渊笑了笑,兴致盎然的对周岩说道。“是。”周岩又推了推眼睛,恭敬的说道。他们所有的产业,所有的人,都是为白渊服务的。因此,白渊想要什么,周岩都不会惊讶,反而会竭尽全力为他达成目的。#安宁是一个胸无大志,甘于平凡的人,他父母早亡,只留给他一笔可以让他普通生活一辈子的遗产。大学毕业之后,安宁打算找一份工作,工资不用太高,可以维持他的日常生活就行。至于未来的家庭,安宁完全没有想过,他不喜欢女生,也不敢向身边的朋友表明他喜欢男人。所以一直以来,安宁都是一个纯纯的处男。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有娱乐公司看上了他,想让他当明星。本来安宁想拒绝的,当明星多麻烦啊,但是对方给的条件太好了,以至于让安宁都有点心动。就那么犹豫了一下,就签下了卖身契……既然都签了,安宁也只能安慰自己,没事,如果不喜欢的话,他可以消极怠工嘛,这样就会被雪藏什么的吧。这样一想,安宁就安了心。没想到,还没当明星呢,上司就打电话叫他去见大老板,言语里想要他的意思毫不掩饰。天啦,潜规则这么明目张胆的嘛,他连大老板的面都没见过啊!“周……周先生,我能不能不去?”安宁可怜兮兮的看着周岩。“不可以。”周岩极其冷酷的拒绝了安宁,“你没有选择,安宁。”“我不干了行不行!”安宁愤怒道,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安先生,您要看清现实。”周岩说道,语气严肃的一点都不像是来替白渊拉皮.条来的,“您跟了我们先生,财、权、名声都会应有尽有,但是如果您拒绝……”周岩神后的黑衣保镖向前一步。周岩的题外之话安宁听明白了,他吞了吞口水,哭丧着脸。他就算是喜欢男人,也不想随随便便就被潜.规则了啊!而且,这副他不从就绑走他的架势好恐怖!安宁很没骨气的从了……“我……我答应就是了。”“请,安先生。”周岩伸手,安宁像枝焉了的小花一样跟了上去。“先生,人带来了。”周岩敲了三下白渊房间的门。这是白渊另一处居所,他让周岩把安宁带到这栋别墅来,短时间内,他不想安宁碰到白霄,白霄这朵凶残的食人花很容易就会把安宁撕碎。“进来。”低沉磁性的声音让忐忑不安的安宁微微松了口气,至少不是大腹便便的中年老男人。“安先生,请您进去。”周岩为安宁打开了门。安宁咽了咽口气,鼓起勇气英勇的走了进去。“睁开眼。”白渊挑眉,好笑的看着明明怂的不行,却还努力装作什么都不害怕的安宁。如他所料,安宁还真是一个有特殊体质的人类。纯阴体啊,难怪皮肤那么白皙嫩滑……可以作为他孩子的母体了。“我……我……”安宁浑身一抖,猛地瞪大了眼睛看着白渊,结巴了半天。白渊的完美无人比拟,他是那种雄性气息能爆表的人,分分钟能让人腿软!安宁此时就有那种感觉,看到白渊第一眼,他就有些腿软,既是害怕白渊强盛的气势,又因为白渊对他兴致勃勃的态度。“安宁是吧。”白渊走到了安宁身边,手搭在了他的肩上说道,啧,耳朵都红了。“是……”安宁觉得脸有点热,他从来没有和男人靠的这么近!“你知道你的身体状况吗?”白渊突然揽住了安宁的腰,然后满意的看着安宁突然僵住的身体。像是在逗宠物一样呢~“阴气过盛,活不到三十岁。”白渊假假的叹了口气说道。“啊!你怎么知道?”安宁大惊,难以置信的看着白渊。白渊微笑不语,静静的看着安宁思考。安宁震惊不已,他父母小时候带他算过命,算命的大师好像是这样说过,但都被他父母骂回去了。过了这么久,他以为他早忘了,但被人这么一说,他才觉得既诡异又害怕。死亡始终是让人惧怕的。“你是纯阴体,身体内阴阳失衡,如果放任不管,你身体当中的日渐积累的阴气会让你的身体不堪重负。”白渊收回了手,又坐回了属于他的座椅。他笑盈盈的看着脸色千变万化的安宁,心情愉快极了,说起来在他的世界,纯阴体在人类也很受欢迎呢。只不过纯阴体大都是女性……“有……有什么办法吗?”安宁泪眼汪汪的看着白渊,虽然胸无大志,但他也不想死啊。这个大老板,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不就是身体嘛,这么高大俊美又有钱的男人,他不亏!“过来……”白渊勾起了嘴角,眼神幽深。安宁乖乖走过去,白渊低头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可以吗?”安宁纠结,总觉得不可能,因为白渊让他孕育他的子嗣,男人怎么可能办到啊?不会是要他……“可以啊。”白渊就是烦人类这点,超出认知的东西,怎么都难以接受,他不耐烦的说道,“你什么都不用管,只要乖乖听话就行。我不仅能解决你的身体问题,还能让你拥有你难以想象的力量。”白渊低沉的声音如同魔音般引诱着安宁,仿佛要把他拉入深渊。“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满足我。”白渊直接一把把安宁拉到了tui上,根本不容安宁拒绝。安宁目瞪口呆,只能被动的接受,迷迷糊糊间,安宁摸到了白渊的腹部……哦,竟然有八块腹肌呢!卧槽!安宁震惊,他什么时候这么没节操了!一顿大餐啊,白渊满意的摸着小情人的肌肤,强硬的攻城略地。从安宁生涩的反应就能看出来,他是初次。白渊满意了,他不喜欢属于他的东西,有着其他人的气息……白渊心底撇了撇嘴,欲望一旦开了头,就控制不住。以他的身体素质,只有白霄和安宁根本不行,他们撑不住。看来还是要多找几个……一把抱起已经被亲的气喘吁吁的安宁,白渊的目光转到了卧室的大床上。此时安宁的双眸满含春-水,lian 颊通红,双手紧紧抓着白渊的衣服,唯恐掉下去。真可爱,白渊想道,看着看着就想让人蹂-躏摧-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