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狼似虎的女领导-强制榨精捏调教 - 信宜金融网 如狼似虎的女领导-强制榨精捏调教 - 信宜金融网

如狼似虎的女领导-强制榨精捏调教

【摘要】等到夜织易和我是小透明的热论风波终于被人们所遗忘时,沈尧的cv生涯也重新走回正轨,他也终于不用每天接受林晓晓的夺命连环call,不过,在这件事情后也给沈尧的生活上带来或多或少的改变。就譬如说他拥有...

等到夜织易和我是小透明的热论风波终于被人们所遗忘时,沈尧的cv生涯也重新走回正轨,他也终于不用每天接受林晓晓的夺命连环call,不过,在这件事情后也给沈尧的生活上带来或多或少的改变。就譬如说他拥有了一批数目可观的死忠粉。就譬如说他习惯了每天上微博回复评论。就譬如说他偶尔会点开“夜明”的同人炖□□。额,好像有什么东西乱入进来了¬_¬当然,和沈尧配对可不只有“夜织易”一个,当然还有《迷雾迭起》的另一个主役——笑水凉,什么#兄弟党##成才cp##明亮cp#也是醉了。果然我们家沈尧这么招人喜欢么╮(╯▽╰)╭话说回来,在《迷雾迭起》这部剧以点击率2.3亿的超高人气火热完结后,作为这部剧的主役,沈尧也收获了网配界的多方关注,被冠以“小舟遥”“网配界的后起之秀”诸如此类的各种称号。在收获这种极高人气的同时,我是小透明下一部接的剧会是什么也成为粉丝们心头最大的疑惑。有的人觉得我是小透明的音色辨识力极高,会接富家子弟之类的,有的人觉得他配的攻霸气十足,十有八九会去配霸道总裁爱上我系列,也有的人觉得我是小透明和笑水凉才是真爱,“明亮”组合萌一脸……在这种时候,沈尧会如何选择就更令人期待。不过,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我是小透明选了一部名为《桃花劫》的冷门耽美剧,扮演了一个少言寡语的桃花妖,并在内部传出将与夜织易搭戏的消息!夜明党们激动地眼都放光了了好吗!因为,看过原着的人都知道,桃花妖妥妥的是闷骚受啊!这样一来夜大大岂不就是那个——傻子王爷攻李呈昭。其实李呈昭并不是真傻,他只是迫于当今圣上对他的忌惮,为了夺回本应属于他的王位,他不得不出次下策。在李呈昭的人生里,没有亲情,没有欢乐,有的只是勾心斗角和权利力的争夺,但是就在这样一个冷漠的人生中,只有一个人给他带来了些许温暖——那个人便是由千年桃花树孕育出的花妖。《桃花劫》的作者未鸢这样说道:“透明和夜大神都是不可多得配音界的实力大奖将,如今这本书的配音工程也正在进行中,我相信,他们的配音也会为我们带来许多惊喜。感谢他们的人气为我的作品吸引可了许多的粉丝,也感谢一直以来关注这本书的每个你。”……“你准备好了吗?”林莩带上了耳机,看向坐在他身旁正在调试麦克风的沈尧。他今天是第一次和沈尧进行对戏,在他的软磨硬泡下才好不容易使沈尧答应他让他来沈尧的寝室和他一起配音。而且听到沈尧接了这个剧后,他可是多方辗转才求来了这个角色,只为给夜明党们发福利。他简直要被他自己感动哭了好吗?!“嗯。”那边林莩快被感动哭了,但这边沈尧可就没那么开心,他可还在生着林莩的气。倒不是生因为林莩要来他的寝室这件事,而是为什么林莩会和自己一起配耽!美!剧!他妈的他这不就等于变相承认了自己的性向了吗?!他居然被林莩蒙了这么久!之前他拐弯抹角的问林莩对同志的看法是什么,林莩都只是淡笑不语,总是一脸迷之微笑看着他好吗?!气死他了!凸(艹皿艹)“你还生气着啊?”林莩伏过身去轻轻拉住沈尧的衣角,“别生气了,没给你说实话是我的错,我给你卖萌,汪呜……”“……”沈尧翻个白眼,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鼻子,还好,没有流鼻血。“呵呵~”音响里传来了一个御姐音,沈尧这才反应过来,麻痹刚刚没关麦啊!那这女单的不就什么都听到了吗?!好丢脸……“没想到两位和传言里一样,是一对恋人呢~看这样子,貌似还蛮恩爱的?”“怎么可能?!”这是沈尧的声音。“是的。”这是林莩的声音。“呀呀呀,看来透明对夜大神你的成见还挺大啊?”“只是一点误会而已。”林莩将沈尧揽到自己身旁,轻轻地在他的脸颊上“啾”了一下,成功的看到沈尧满脸通红地将他推开。然后沈尧看到林莩捂住了麦克风,一脸贱兮兮地凑过来,对他说——“看你脸红的都快滴出来血了。”沈尧给林莩的回答时是一记巴掌。“好了,不闹了说正事。”林莩脸上带着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子从地上爬起,对着话筒说道,“大家好,我是夜织易,刚刚的那位是我是小透明。”“大家好,叫我透明就好了。”“我是澜陵,认识我的人都叫我阿澜。”刚刚沈尧听见的御姐音这样说到,“我是你们这次广播剧的策划。”“我是后期鱼塘。”“编剧未鸢。”……“导演夜大大的老婆。”突然间,一个萌萌的萝莉声传来。“噗哈哈哈哈!不好意思让我笑一下!”沈尧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他用手肘捅了捅林莩,“喏,你老婆。”林莩无奈的耸耸肩。“不……不要笑啊!”萝莉变得气急败坏起来,沈尧觉得这个名叫夜大大的老婆的萝莉和自己的师妹林晓晓有些像,“我就不能喜欢夜大神嘛!”“当然可以,不过我喜欢的是男人。”“yoooooo~透明~”沈尧听着那些起哄声突然觉得心好累。“好了,玩笑就到此为止。”澜陵声音里还带着没有散去尽的笑意,“夜大神,透明,剧本你们应该看过了吧?今天主要是试一下戏,你们就先从李呈昭和花妖第一次见面开始吧。”“好。”林莩的声音瞬间染上一丝醉意,仿若一位醉酒之人,这也恰好符合李呈昭“傻子王爷”的设定。沈尧不自觉的绷起了脊背。很强。真的很强。即使还没有进入到剧情里,林莩也没有说出一句台词,但他给他的感觉却能让他这个曾经的大神也为之一振。沈尧看了一眼林莩。林莩正在专注的说出属于自己的台词。沈尧慢慢勾起了嘴角。他变得有些期待了。“哈哈哈哈,本王我很高兴,你……你们不要过来!”从皇宴出来后,李呈昭一把推开上前搀扶他的人宫女,摇摇晃晃地走回自己的王府。李呈昭虽然脚步浮夸,面色通红,但其实现在他比谁都清醒。他明白,为了夺回自己的王位,报仇雪恨,他只能能在皇上面前装疯卖傻,消除皇上对他的戒心。他李氏家族何时受过如此之耻!一路跌跌撞撞走回王府,李呈昭挥手遣退一众宫女,转眼间,他看见了那棵从他有记忆起就陪他一起长大的桃树。三月的桃花开的正好,李呈昭走到桃树下准备像往常一样倚树而眠,却看见了以一位绝美之人坐在树上。那人漆黑的长发垂到脚跟,他琥珀色的眼睛正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美……美人!你叫甚么名字!你从何来?又为何要坐在这树上?”李呈昭知道,这宫中安插着许多皇帝的眼线,他只能继续装傻。可是他却不知,除了他,没有人能看甲见花妖。因为花妖是因他而生。从那天起,李呈昭每天都会到桃花树下子自说自话,而花妖只是静静的听。皇宫里的人都在说昭王爷是真的傻了,他却不曾在意,这也正遂了他的意,不是吗?“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我娶你做娘子,可好?”他这样问花妖,“说起来,我还从未听到你说话呢。”“花妖。”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什……什么?!”李呈昭一个机灵占站了起来,“你说话了!”然后他有又低下头喃喃自语:“你说话了,真好……”“我说,我叫花妖。”花妖从树上缓缓落下,“而且,吾乃男子。”……从花妖向李呈昭坦诚了自己为男儿身后,他已经有2年又8个月没有见到李呈昭了,花妖苦笑了一下——“果然,他接受不了男人吗……”他跳下了树,第一次走出了昭王府,离开了自己的母体桃树。“从此,在不相见。”花妖这样麻痹自己。可是,他还是食言了。当他得知如今朝代已经替更,李呈昭登上皇位,成为一代明君,可一直以来从未步入后宫时,已是三十年后。那时,李呈昭已进入迟暮,而他,也因被除妖师所追杀,妖力尽损。等到他费劲最后一丝妖力回到那棵自己出生的桃树后,却看到满宫皆是白绫,在那熟悉的树下等待他的,确却是一具体温尚冷的尸体。花妖缓缓走到桃树下,抱住李呈昭,身体逐渐变得透明直到支离破碎。就好像他从未来过。……宫里的人们都说,皇帝驾崩后,皇殿的桃树昼夜尽败,说不定,早年李氏还是昭王爷时,他口中的花妖真的存在。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若陷入其中,便万劫不复,此乃桃花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