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辱调教 囚禁 凌虐_把她的腿摆成m 手指伸进去 - 信宜金融网 屈辱调教 囚禁 凌虐_把她的腿摆成m 手指伸进去 - 信宜金融网

屈辱调教 囚禁 凌虐_把她的腿摆成m 手指伸进去

【摘要】——————————【泥豪我是永远都有可能出现的多方面视角!】——————————这是出海前的一天。太阳依旧温暖的洒在金色的沙滩上,海浪一遍又一遍的拍打着海岸,不厌其烦。蔚蓝色的天空中飘浮着几...

——————————【泥豪我是永远都有可能出现的多方面视角!】——————————这是出海前的一天。太阳依旧温暖的洒在金色的沙滩上,海浪一遍又一遍的拍打着海岸,不厌其烦。蔚蓝色的天空中飘浮着几片稀疏的白云,海鸥惬意地飞过,海面反射着耀眼的阳光。中午的大海,依旧是那么宁静。她坐在海边,遥望着那远不可及的海平线,任由海风拂过发际,调皮的发丝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双手托着腮,被阳光照射着,被海风拂过,一切都是那么轻松,眼皮,越来越沉重了呢……那么以后的生活该怎样过?能够活得下去吗?……谁知道呢,走一步算一步吧。希望结局不要让我太失望啊,我可是报了很大的期待呢,她想。因为要在最后救出他,她知道那时想让他放弃那个念头,是永远不可能的,所以她选择了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回他的生命。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在现实世界不忍看到那样的结局吗?“后妈,你别提前预告啊,我不想知道那是什么结局……”艾琳的声音渐渐变得慵懒起来,似自言自语又似在对谁讲着话。眼中的世界越来越模糊,最后只剩下了金色与蓝色,耳朵动了动,打了一个呵欠,便进入了小憩。有一个黑影罩住了她,却浑然不知。白色,似乎永远都是那种颜色,头发是白的,衣服也是白的,她似乎很喜欢白色,当他问他为什么这么喜欢白色的时候,他眼神定在了某处,沉默许久,像是在回忆着什么,许久之后,她才说,那是为了让她记住是谁在她面前为她流过血,又是谁让她流了血。她说她是个很记仇的人,虽然目前没有什么人让她值得去记仇,不过,她说,以后会有的。她似乎是为自己预言,又像是知道自己的未来,虽然不太明白。我却认为,她只是一个单纯的人,像春天飞舞的柳絮,轻飘飘的,白白的,让人很喜欢,那种所谓的记仇,我想那只是她为了什么而应加上的沉重负担吧。我不想她变成这样的人,当她说那句“以后会有的”的时候,我有些害怕,怕她知道未来却不告诉我,怕她为了去改变未来而做傻事,怕她……怕的,实在太多,多到我都数不清楚。但我只希望,在以后,能够保护她,一直保护她,虽然我不了解她到底有多强,每次训练时总感觉她都手下留情,却硬装出一副尽了全力的样子,那种表情,我不想再看见。因而我要保护她,一直到永远。就算她比我还要强大。在海风中飘舞的发丝,反射着阳光,浑身都是白色的人儿平稳地呼吸着,在她背后站着的人,无奈的轻笑一声,“果然只有宁静才能让你安睡么……”因为每晚你都会因为一点小动静而惊醒。拿起了一件衣服为她披上,他可不会蠢到抱着她回到酒吧让她睡在那里,否则醒来后遭殃的始终会是他。他向她承诺了在她明白自己的感情的时候之前,绝对不会做什么的,就算是小事。她说她对这些很敏感,就算她记忆力差,也不会忘记这等事。呵呵,这样的她,样子真的很可爱。在她旁边坐下,一只手托着腮,另一只手搭在腿上,看着旁边的人儿熟睡的样子,他笑了,如果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多好,不过就这样,足够了,就算她以后喜欢的不会是他。至少他能有幸成为第一个看到她安详的睡颜的人,这已经足够了。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太阳从一边悄悄地滑到了另一边,天空开始变得有些发红。耳边有什么声响,接着睁眼一看,原来都已经是傍晚了,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再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眼前的世界才明亮起来。“哟,醒了?”往一旁看去,是坐在她旁边的人,依旧是那样的笑,黑色有些卷的短发,挡住了一部分脸,却挡不住那如阳光一般的灿烂。“啊,”她答道,说了句自己也不知道的意思的话,“谢谢你。”为什么要感谢?因为遵守了诺言?因为陪了她这么久?是感谢还是道歉呢?她不知道,也不想去探究,既然身体都这样说了,她也就顺其自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