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他在她里面h/啊用力啊好深啊H - 信宜金融网 清晨他在她里面h/啊用力啊好深啊H - 信宜金融网

清晨他在她里面h/啊用力啊好深啊H

【摘要】飞往巴黎的班机在做着起飞前最后的准备,豪华商务舱包间里,白夫人江宁在看着秘书发来的未来一周重要社会活动时间表,然后抓紧时间打电话,做最后的确认工作。白锦堂则对着笔记本里的各种图表和数字表格安静地做着公...

飞往巴黎的班机在做着起飞前最后的准备,豪华商务舱包间里,白夫人江宁在看着秘书发来的未来一周重要社会活动时间表,然后抓紧时间打电话,做最后的确认工作。白锦堂则对着笔记本里的各种图表和数字表格安静地做着公司下一个季度的政策企划,两个人各忙各的,连抬头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只有满脸不爽的白玉堂像是多动症儿童,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怎么都不舒服,他一会儿翻翻杂志,一会儿看看报纸,但是眼前晃动的都是展昭去美国前伤心转身的那一幕,白玉堂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妈咪!”白玉堂终于绷不住了,他向窗外看看,能够看见飞机机翼的前灯闪烁着,他立刻叫江宁,“妈,我不想去法国了,我要去美国。”江宁抬头看了他一眼,摇摇头,“那天问你是不是最后决定,你自己说的要去法国读书,我们可没有逼你。”“我知道,我知道。”白玉堂第一次这么快就服软了,他知道他斗不过家里这位太后娘娘,还有另一位都懒得抬头搭理他的大神,他知道这次想去找猫儿没有那么容易了。“既然知道还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江宁把眼镜摘掉,看着可怜兮兮的小儿子,她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能心软,否则不仅害了玉堂,也会耽误了小昭,她宁可自己儿子痛苦一辈子,也不能让他再去打扰展昭的生活。“妈咪,我。。。我错了!我。。。不该。。。猜忌他,让他。。。”白玉堂咬着牙说出这些心里话,到后来实在说不下去了,他用拳头使劲敲了一下窗户,发出“咚”的一声闷响,惹来了飞机乘务员的询问,“请问客人有什么需要吗?”江宁连忙向年轻漂亮的空姐摆摆手,“没有,谢谢你关心。”小女孩甜甜一笑,看了看一脸阴郁却丝毫不妨碍俊颜的白家三少爷,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您有什么要求可以随时叫我。”说完话,她关上门离开了,江宁若有所感地叹口气,对白玉堂说,“儿子,你看,漂亮又懂礼貌,体贴又温柔的女孩子到处都是,男生追女生才是天经地义的。”白玉堂的脸上冷若冰霜,他看着自己的母亲,冷冷地说,“妈咪,我要下飞机。这辈子,除了展昭,我谁也不会要,我要去找他。”江宁撇撇嘴,“你这些话不用跟我说。玉堂,你知道我和你爸爸一向开明,对于你和小昭的事情,我们不赞成,但是如果你们非要在一起,我们也不反对。可是,现在的问题不在于我们,是你自己的问题。你自己想想你干的这些事情,让小昭多伤心,让你杨阿姨和展叔叔怎么想?还不要说你现在去美国再去骚扰小昭,就是我和你爸爸,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凌月和新民两个人。所以,玉堂,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到法国去念书,然后踏踏实实地找个女孩子做太太,想也不要再想去为难展昭了!”“妈咪,我。。。”白玉堂的眼圈都红了,他知道他错了,错的太离谱了!展昭离开的第一天,他可以假装若无其事,第二天,他开始惦记那个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的傻猫,第三天,无论他怎么想着展昭的不对,他还是不能原谅自己轻易提出分手的莽撞,第四天,他觉得世界末日也无非如此了,没有了他的猫儿,他觉得犹如死期临近。所以他决定和母亲哥哥一起去欧洲,远离这个每分钟每秒钟都让他不能呼吸的地方,但是现在,他知道他又错了。到了法国,没有了能让他回忆起他和展昭在一起生活过的房子,学校,甚至共同的同学,展昭这个人就好像真的没有在他的生命里出现过,他不能忍受!他也不能想像,他的猫儿有一天会和另外一个人相亲相爱,相守到老!绝对不能!他不要孤独终老,他不要失去他的猫儿!“我要去美国!”白玉堂的心都要疼死了,他的猫儿这会儿肯定也正在独自伤心呢。那个不爱表露,只知道自己委屈自己的人,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肯定是脸上带着笑安慰所有人:我没事,我很快就会好的。而私下里,那只傻猫只会把委屈难过憋在心里,没有了自己这个倾听者,猫儿还能向谁倾吐烦恼呢?烦恼?猫儿所有的伤心和难过不都是我带给他的吗?我还有什么资格再说爱他?!我当初信誓旦旦地说,要和他一辈子在一起,而最混账的话也是我说出来的。白玉堂,你可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白玉堂内心的纠结并没有让母亲江宁让步,她很坚定地摇摇头,脸上也没有了耐心的笑容,“白玉堂,我的忍耐是有限的!法国,你想去得去,不想去也得去,这件事由不得你!还有,你给我对展昭从此断了任何念想!你要是敢去美国骚扰小昭,我就打断你的腿!”“玉堂,”半天没出声的白锦堂看到伤心的弟弟和马上要暴怒的母亲,他只好停下手里的事情,看着白玉堂说,“你和小昭分开一段时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大哥!”白玉堂从小就有点怕这个哥哥,现在连白锦堂都开了口,他有些慌了,“让我回去,我去跟杨阿姨说,然后我要去美国找他!”白锦堂头疼地看着弟弟,“玉堂,你先安静一下!你现在这样子,我看你只会把你们的关系弄的更糟。”“现在已经是最糟了。”白玉堂沮丧地说,整个人无力地摊在椅子上,“我都不知道还有什么能比现在这种状况更糟糕了!难道非要我死了,才是一了百了吗?”白锦堂把一支笔掷过来,刚好砸在白玉堂的头上,“没出息的臭小子,多大点儿的事就要死要活的。”他站起来,走到白玉堂身边,然后在他面前坐下,语重心长地说,“玉堂,你听我说。你和小昭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又好,所以,你放心,小昭不会很快就放弃你,去找别人的。我看着他长大,也算了解他的性子,他对你的感情,虽然不如你表现地这么强烈,但是比你沉稳,坚定。玉堂,你看,这件事我是这样看的,”白锦堂的态度让白玉堂终于安静下来,这还是第一次,哥哥像是跟成年人说话一样跟他讲话,他果然认真地听白锦堂继续说,“你和小昭感情很好,本来大家都认为没有什么能够分开你们,但是,实际上,你们因为年龄和社会经历少,还不够成熟。这一点上,说实话,我很佩服杨教授,她看的很到位。你和小昭之间的问题,是因为你们在一起的时间太长,所以,你们。。。主要是你,玉堂,你把小昭看成自己的所有物,别人不可以碰,甚至连看都不能看,这是不行的。小昭他是个人,他有自己的朋友圈子,有自己的想法,玉堂,小昭不是你的玩偶,只能由你摆布,你明白吗?你们彼此都需要空间,玉堂,如果你现在追过去,你只会把小昭逼进死胡同!玉堂,给自己一些时间,学会放开他,你会发现,到时候你们的感情会更好。相信我!中国人的古话说的没错,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白锦堂说完话就回去继续办公了,留下懵懵懂懂的白玉堂独自在那里深思。江宁看看大儿子,又看看小儿子,重新带好眼镜,也开始继续办公。同一时间,美国刚刚吃过晚饭,展昭就把自己关在了宿舍里,整个屋子很安静,因为他现在独自一个人住在这里,而原本要陪他一起来的室友最终选择了放弃在美国读书,那个室友叫白玉堂。想到这个名字,展昭的手都不自觉地攥成了拳,他把脸埋在自己的枕头里,直到快要憋死的时候,才满脸通红的爬起来,冲进了卫生间。流水的声音并没有带走太多的愤懑,反而让他更加地思念起那个人来,但是想想临走前的那次争吵,他又在心里痛骂自己没出息。那天发生的事,其实是个很容易解释的误会,而之所以导致了分手的结果,是因为。。。不信任。那是他们在一起最如胶似膝的日子,交托出了身心,两个人心里的甜蜜无以复加,恨不得一举手一投足都有那个人相伴。展昭的个性有些沉闷,而白玉堂则张扬不羁,展昭会以别人为先,而白玉堂永远以展昭为先,展昭脸皮薄,轻易不拒绝别人,也很少发脾气,而白玉堂则是不管不顾,不顺心的时候,除了展昭,谁的面子他都不给。所以,同学们有事,第一个想找的人,是展昭,最不想找的人,是白玉堂。而展昭的同班同学钱岩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钱岩是展昭的同学,在班里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眼看毕业在即,他终于鼓起勇气去找展昭—表白。因为他喜欢的对象是展昭的亲妹妹-展明。一开始,这个有些不太开朗的男生不知道怎么开口,所以借着这样那样的借口约了展昭几次,不是打听美国大学如何申请,就是问志愿者活动如何报名,已经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展昭除了和白玉堂一起打打球,出去玩一玩,倒也没有什么更忙的事情,于是痛快地答应了他的两次邀约,可是到了说好的咖啡厅,钱岩就开始各种绕圈子,问东问西,问着问着展昭就觉得不对了,这个人明显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钱岩,你到底找我什么事情?”展昭疑惑地问。“没有,没有,班长,我找你能有什么事情,就是了解了解情况。”钱岩立刻急的满头大汗。“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准备回去了。你要是再有不明白的,可以打电话给我。”展昭看他说不出个所以然,也不打算刨根问底,他只想赶快离开,因为晚上还约好了和白玉堂一起去看电影。正说着,白玉堂的短信就发了过来,“臭猫,还不回来!电影还看不看了?”“马上回!”展昭回复地既简洁又快,因为他知道无论他怎么解释,这只老鼠都不会听的,因为他现在就是两个字,不爽!“班长,你等一下,我真的还有事,真的有事。”钱岩说地很急切,展昭到有些不忍心。“你慢慢说,别着急啊,我先不走呢。”“嗯嗯,”钱岩赶紧点点头,“班长,其实我这几次找你,是因为。。。因为。。。我喜欢。。。一个人。”展昭看他说话磕磕巴巴的,都替他着急,不得不半站起来身来问,“你喜欢谁?再说,跟我有什么关系?”钱岩抓住了展昭的胳膊,好像要给自己添加勇气一样,“我。。。我喜欢。。。喜欢。。。喜欢。。。你。。。。”“你们两干吗呢?”白玉堂的声音骤然在耳边冷冰冰地响起,不仅吓了正聚精会神想听清楚话的展昭一跳,更将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话的钱岩吓坏了。“玉。。。白玉堂?你怎么在这儿?”展昭一点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妥,所以他也不明白为什么白玉堂的脸色这么差。“我不在这,怎么能看见这么精彩的告白演出?!”白玉堂话里的讽刺让展昭极为不舒服,就连钱岩都觉得很尴尬,急忙解释,“白玉堂,你。。。你不要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误会?有什么可误会的?你想太多了!”白玉堂甩了甩手里的车钥匙,轻笑了一下,“我偶尔路过,你们可以继续。”“白玉堂,你什么意思?”钱岩只是觉得被误会了,但展昭可不这么认为。他知道白玉堂不会误会他和别人怎么样,但他现在的态度到底是在搞什么?!“展同学,我没什么别的意思,你可以继续在这里做男神,我先走了。”白玉堂恶劣地笑着,看着眼前的展昭神色越来越不好。“你。。。!”展昭站起来,气地手都颤抖,“混蛋!”白玉堂冷哼一下,“好,那我这个混蛋就不在这里碍你的眼了!”不等展昭再说什么,他转身就走,钱岩看着气地不轻的展昭,有些不好意思,“班长,对不起啊,害你被那个混蛋误会!”“好了,“展昭打断了钱岩的话,他深吸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钱岩,无论你喜欢谁,都跟我没有关系,我希望我们今天这样的谈话,是最后一次。”“班长,你别生气,我知道白玉堂跟你。。。”他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了,展昭的眼睛盯着他看,但是心却提到了嗓子眼,脑子里就一个想法,难道我和玉堂的事情别人都已经知道了?“我知道白玉堂总是找你的麻烦,跟你不合,现在他又误会了,一会儿指不定添油加醋地要怎么告诉别人呢!”钱岩有些愤愤地说,“但是,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歪!让谁看,谁都绝对不会相信白玉堂的胡说八道,我和你。。。怎么可能是那种恶心的变态同性恋!尤其是你,那么多女生喜欢你,你怎么可能喜欢男人。”展昭完全愣住了!他从明白自己喜欢白玉堂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如何让自己的父母了解他和白玉堂之间真挚的感情,如何能接受他们的爱情,他想着自己的兄妹如何看待自己不一样的感情归宿,但是来自外界的舆论压力,无论是学校的,还是社会的,这些他还没来得及考虑和担心。钱岩的话,终于让他知道,自己和白玉堂的爱情是多么的特殊,多么的另类。特殊另类到可能不会有人听他们的解释,就将他们归在了变态和神经病的范围里。展昭有些彷徨了。。。“班长?班长。。。”钱岩看见展昭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发愣,以为刚才的情况吓坏了他,立刻有了无边的勇气,他拽了拽展昭的胳膊,大声说,“班长,其实,我想跟你说的是,我一直很喜欢展明,但却没有勇气向她表白。现在毕业了,我怕再不让她知道,我以后会后悔,也怕错过了一个这么好的女孩子。”展昭终于明白了钱岩的意思,于是对他说,“明明是个性格倔强独立的女孩子,她应该不会愿意这种事情是由我来转达的,你最好直接去找她说清楚。”钱岩点点头,“我知道,班长,我觉得这几次很不好意思,麻烦你了。”钱岩说着,站了起来,伸出了手,“班长,以后大家就要各奔前程了,希望还能和你保持联系。”展昭也礼貌性地伸出了手,“好的,祝你一切顺利。”两个人先后离开了咖啡厅,展昭站在大街上,忽然有些茫然失措的感觉。他不知道这个时候是该回家,还是该去跟白玉堂约好的电影院,因为他不知道白玉堂现在在哪里。他也觉得很沮丧,现在的举棋不定,犹豫不决,就好像现在他和白玉堂的感情,不知道该往哪条路上走。父母那关现在看来算是通过了,虽然自己的父母并没有表现地全然支持,但是最起码没有恶言相向,没有让他和白玉堂为难,展昭在感到庆幸的同时,更加感激父母的理解和宽容,但是这种非常的感情,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以包容的态度看待呢?展昭站在人流不息地大街上,茫然地想着。。。“人家都走了半天了,你还舍不得走?”是去而又返的白玉堂,一脸的嘲讽,展昭连一眼都没看他,转身就走,被鄙视了的白玉堂立刻拽住了展昭的胳膊,“怎么了,连解释一下都没有?”展昭停下脚步,转头看着白玉堂,“你真需要我解释?”白玉堂愣了一下,明白了展昭的意思,忽然泄了气,摇摇头,“不需要。”“玉堂,我们别去看电影了,找个地方坐坐吧。”展昭一下子对所有事情失去了兴致,他只想和白玉堂说说他的恐慌和忧虑,现在只有这个人才是他可以倾诉的对象。因为,从白玉堂生日那天开始,他们就是一体的了,一种离不开,躲不掉的契合相依。白玉堂立刻感知到了展昭这种不正常的消极情绪,让他有些紧张。展昭和钱岩的见面,白玉堂是知道的,只不过见的多了,他有些心里别扭。嘴上说的难听,但他从未怀疑过展昭什么,因为他太了解展昭的为人,但他就是很气很不爽!他气的是展昭和所有他们相熟的人见面,他白玉堂都不能陪随时陪着,更不能露面,这些都让白玉堂憋闷坏了。展昭是他白玉堂的,为什么不能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样的情形要持续多久,是就现在,还是未来一辈子,他们都要在别人面前躲躲藏藏的?!“好。”白玉堂虽然心里不高兴,但他真的看不得展昭这种闷闷不乐的神情,就点点头,问他,“想去哪儿?”几分钟后,两个人又回到了刚才的咖啡厅,一个怅然若失,一个愤愤不平。“猫儿,谈什么?”白玉堂今天格外沉不住气,他觉得展昭自从见了那个钱岩就不对劲,当然,他自己也不太对劲。“咱们俩。。。”展昭喝了一口面前的柠檬水,不知道怎么很好地跟白玉堂表达自己的忧虑,“是变态吗?”白玉堂的眉毛立刻竖了起来,“你觉得呢?”展昭摇头,“不是。”“那为什么这么问?”白玉堂觉得问题比自己想象的严重,“那混蛋说什么了?”展昭还是摇头,“不是钱岩的事,是我在想。。。”“你瞎想什么?!”白玉堂不能允许任何人怀疑诋毁他和展昭之间的感情,就是展昭也不行。“你别发脾气,听我把话说完。”展昭看到白玉堂一脸的气急败坏,他原本的担忧就变成了更加的惴惴不安,他不知道白玉堂是不是也跟他一样,对于他们的前路完全没有把握,“你这样,我们怎么谈?”白玉堂的眉毛拧地更紧,因为展昭的态度让他真的心慌了,他耐着性子,没什么好气地说,“我听着呢,你说吧。”展昭想跟他聊聊的兴致也不高了,但是又觉得他们这样下去未来只会举步维艰,只好硬着头皮说,“我们。。。在一起的事情,你爸妈很支持,白大哥也很理解我们。。。是个很好的开始。”白玉堂的嘴角得意地上扬,“那是啊,我爹地妈咪他们很开明而且很体贴,我大哥也不是迂腐的人。”展昭点点头,“我知道,江阿姨他们真的很理解我们,但是我爸妈的考虑也是对的,我们需要更加理智来考虑这件事。虽然他们没有那么热情地支持,但是,我妈也说了给我们时间仔细考虑。”白玉堂对于杨教授的这个处理意见可不是那么高兴,他冷哼了一下,“你想怎么考虑?理智来考虑这件事?就因为咱们都是男的,就是不理智的了?钱岩这么说的,还是你根本就有这种想法?”“白玉堂,你今天怎么回事?你是特意来找我茬儿的吗?你知不知道,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们俩不是生活在真空里,你懂吗?”展昭彻底被白玉堂的态度激怒了,他不喜欢白玉堂这种敌对和不管不顾的态度,他受不了他喜欢的人只有热情,不动脑子。“臭猫,你吼什么?”白玉堂被展昭激动的情绪吓到了,他的猫儿向来都是温文尔雅的,“我不是找茬儿,我是在就事论事。我们俩在一起,跟其他人有什么关系?我干嘛要看别人的脸色活着!你也是,你很在意吗?还是你到今天才想到咱俩在一起,和其他人不一样?你害怕了?”原来白玉堂真的是没脑子!展昭气结,脸上通红一片,拿起水来想喝一口,却手抖的连杯子都拿不住,他拼命让自己平静,他告诉自己吵架并不能改变什么,只能让他们的情况越来越糟糕,“玉堂,我不想跟你吵架,我们现在也不是争吵的时候。你听着,我是觉得我们在一起没问题,也不应该成为问题,但是我们还有家人,朋友,他们能接受或者不能接受或许不会影响我们,但是我不想因为我的私人问题,影响家人和他们的生活。”“你觉得我们的家人会因为我们的关系而感到尴尬或者羞耻,是吗?”白玉堂一巴掌啪在桌子上,他们的大动静终于惊动了咖啡厅里的其他人,大家纷纷向他们这边侧目。“看什么看!”白玉堂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在暴走的边缘了,“有什么可看的?没见过。。。”“玉堂,”展昭赶忙站起来,拉住了已经准备冲过去教训人的白玉堂,“你干嘛?”“他们有什么好看的?咱俩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啊,有什么不一样?”白玉堂的眼睛里充满了红血丝,看着有些吓人,“为什么他们一对一对在一起就可以?我们怎么了,很丢人吗,是吗,猫儿,是吗?”“玉堂,”展昭知道白玉堂这是急了,他想安抚那个人,但是周围人的窃窃私语和像看怪物一样的眼神让他犹豫了。“呃,这两个孩子在吵架吗?哎呦,挺好看的男生啊。”“嗯,他们说在一起吗?是同。。。性恋吗?哦,真的有同性恋啊。”“呃,现在的孩子怎么回事?搞同性恋还敢这么公开,也不知道家里管不管,真是有伤风化。”“对啊,世风日下啊,我儿子要是敢这么乱搞,看我不打断他的腿,真是变态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