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毛笔缓缓推入|同桌上课脱我的小内内的视频 - 信宜金融网 将毛笔缓缓推入|同桌上课脱我的小内内的视频 - 信宜金融网

将毛笔缓缓推入|同桌上课脱我的小内内的视频

【摘要】三个人都穿着短袖短裤,商场里有暖气,气温不算太低,在这个寒冬腊月里,篮球场是一片温暖之地。我一看到篮球,心里就痒痒的,正好中午吃得不多,可以打打球,消磨一下饭后时光,顺便向女神展示一下我精益求精的篮球...

三个人都穿着短袖短裤,商场里有暖气,气温不算太低,在这个寒冬腊月里,篮球场是一片温暖之地。我一看到篮球,心里就痒痒的,正好中午吃得不多,可以打打球,消磨一下饭后时光,顺便向女神展示一下我精益求精的篮球王属性。我正要与赵梦琪说,她突然一把拉住我的胳膊说:“我们走吧!”我表示很惊讶:“这么快就走了?”“对啊,走吧走吧!”赵梦琪似乎有些着急,急促的拉着我的胳膊往外拖。就在此时,篮球场内的卷毛小哥转过头看着我俩,瞪大了眼睛,手中的篮球保持投篮姿势,一直没投出去。他定睛一看,喊了一声:“赵梦琪?是赵梦琪吗?”卷毛小哥把球甩给旁边的眼镜男,径直的走到场边来,从场边铁栏门中走出来,看见我和赵梦琪拉在一起,准确的说是我双手垂直,赵梦琪拉着我的胳膊。这一幕让人不得不以为我俩是小情侣男女朋友关系,但我觉得这样的误会也没什么问题,至少是我俩未来可能的方向吧,哈哈哈卷毛男走近我,明显带着敌意的看了我一眼,转过头对赵梦琪说:“好久不见,你现在还在江洲上学吗?”赵梦琪愣了一下,面无表情的说:“哦,在江洲大学。”“江大啊,我联系你,一直联系不上,以为你去别的城市上学了。”卷毛男说。赵梦琪没有回答他,抬头看看我,又看看卷毛男:“天宇,这是汪精,是我高中同学;这是李天宇,是我大学同学。我们正好在这边吃饭。”“只是同学吗?我看你俩好像挺亲密的。”汪精带着冷冷的笑,用手指着赵梦琪拉着我的胳膊。赵梦琪听他这么一说,尴尬的把手从我胳膊上拿开,低下头没有说话。“必须的!我俩现在是小情侣男女朋友关系,汪兄难道没看出来吗?”我大大咧咧,胡言乱语的说。赵梦琪惊讶的抬头看着我,没有说话,似乎发现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秘密一样。汪精没说什么,只是又冷笑了两声,然后说:“这位仁兄这么高大,一定会打篮球吧,我今天正好有两个朋友,没事打打球。这里又暖和,一起来玩玩吧。”汪精主动邀请我打球。我正好手痒,急不可耐的想去热热身。但今天我的装束确实有些问题:阿迪达斯运动款棉袄里面穿着一件浅蓝色的休闲衬衫,穿衬衫打球很不舒服,衬衫会完全绑在身上,一用劲容易撑破!还好最里面穿了一件背心;裤子穿着长运动裤,鞋倒是一双篮球鞋没问题,只是没有短袖短裤,不知道等下打热了,会不会汗流浃背。我推脱道:“今天没穿短袖短裤,打起来不方便吧。”“没事儿没事儿,随便玩玩而已!”汪精极其热情的邀请我,明显感觉到他想吊打我的节奏。但难道他没看出来2米01的身高,加上我臂展和体型完全是无敌的吗?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双目不识黄山!我问赵梦琪:“可以去打一会儿吗?”赵梦琪看看我,似乎还没从刚才我说是男女朋友的吃惊中缓过神来,痴痴的说:“可以啊,你去吧,我在旁边坐着等你,正好下午也没什么事。”女神还是体贴温柔的,看出来我想打球,主动给我提供机会,真是一个体贴入微,精致美丽的赵梦琪。我脱下棉袄外套,穿着长运动裤和篮球鞋,外加休闲衬衫走进球场。把衬衫袖子摞得高高的,也假装算个小短袖。我和汪精进去先投了一会儿篮,篮球用的是那种花式篮球,感觉比平时的篮球小一号。但询问了汪精说是正常篮球大小,对于这种花式篮球,我特别有感觉,觉得非常有街头风尚,与单调的黄色皮质篮球相比,更有奔放自由、不拘一格,藐视所有的花里胡哨霸气和个性。这就像台球中斯诺克与花式九球一样,前者标准而单调,后者街头而奔放。我投投篮感觉很爽,这个球稍微有点偏硬,我觉得这就是街球的风格:“硬碰硬才是硬道理!”在45度角、罚球线、零度角等位置,我连续投了几球,开始手感一般,后来越投越准,几乎达到每球必中的命中率。汪精和眼镜男在一旁一刻不停观察我的动作。在我的影响下,他们俩也越来越认真,包括黄毛小后卫在内,都开始展现自己进攻能力强的本领。汪精开始认真投篮,总体上还是挺准的,基本能达到60%到70%的命中率。2米左右的眼镜男,目测似乎比我略高几公分,开始在我面前秀弹跳力和篮下单手扣篮,或者接黄毛后卫的高抛球,空中双手虐筐,非常漂亮!我一直没有跳,因为怕吓着他们,如果我原地飞行起跳,头肯定超过了篮筐,而双臂摸高超过篮板上沿。这样的弹跳会伤害眼镜男的积极性,使得他觉得自己力弹跳无地自容,然后很快会收拾衣服、离开场地,被我气走。那就只能变成三个人打球,没办法玩2打2的游戏了,我不能伤害这样一个弹跳力垃圾,却自认为弹跳力很好的人。我是一厚道的人。黄毛小后卫也展现出他惊人的传球能力,不断秀传球,不看人传球、击地传球,空中与眼镜男连线等等,非常犀利。“你也是江洲大学的吗?”汪精问我,似乎他不相信我能考上大学。“必须的!我是江洲大学经济学专业的啊!”“像你这种长得奇形怪状,长胳膊长腿的,还能上经济学?!我以为你是学动物学或者兽医学的,自学自用嘛,哈哈哈。”汪精话里有刺。“没有,我真是学经济学的,你在哪儿上学?”“我在江洲体育学院,也是大一新生,专业就不说了,反正说了你也听不懂。”“啊?!你在江洲体育学院啊,那认不认识一个叫小黑的?小黑不认识吗?就是一开始你们学院打篮球的,后来跟我打完篮球以后,就想跳楼;后来没跳楼成功,就去学游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