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慢点,好大哦,啊,啊,啊:老师色诱我进她的身体 - 信宜金融网 老师,慢点,好大哦,啊,啊,啊:老师色诱我进她的身体 - 信宜金融网

老师,慢点,好大哦,啊,啊,啊:老师色诱我进她的身体

【摘要】“啊——啊——啊嚏!”我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在寒风萧瑟的树林子里慢慢的走着。都怪小阎王和准判官啦!一道光闪过之后我从半空中直直的掉到了泥滩里!就好象裹了泥衣的待烧叫化鸡...。圈圈他们的叉叉...

“啊——啊——啊嚏!”我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在寒风萧瑟的树林子里慢慢的走着。都怪小阎王和准判官啦!一道光闪过之后我从半空中直直的掉到了泥滩里!就好象裹了泥衣的待烧叫化鸡...。圈圈他们的叉叉!香蕉他们的大西瓜!用不好法术就不要乱用嘛!看看看看,我被摔成什么样了!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虽然在楚漓国境内,但是...,这里究竟是哪啊!难道要身无分文的我饿死在这里直接用魂飞回京城么!啊呜!好想家啊!冷...,冻死了...。难道这里是北方?!我裹紧单薄的衣服,费尽力气折了根够粗的树枝当拐杖,一步一打滑的向林子外面走,哎,这下可摔蒙我了,那可是500米高空啊!要不是我还练过几天功夫,估计刚才那下我就得把小命交代在这!总算见到官道了,可是...,没人经过?!TMD!哪个来救救我!累饿难耐的我倒在了官道上,但意识还是满清醒的。“的的的的的!”...!有马蹄的声音!有人!哈哈...,终于来人了!我费力的支起半边身子,挥着手。“喂!你给我站住!”哭死了!那骑马的家伙目不斜视的奔过去了!根本就没搭理我——缩在地上看起来像是一团破布的人!“不是叫你——站住吗!”我潜力爆发,站起来把手中的拐杖砸了过去!“啊!”恩!BINGO!正中目标的后背!“叫花子!你找死啊!”那个人打马跑了回来,恶狠狠的盯着我。可是,他...他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我努力的看着他,啊!是府里的一个护卫!“你NND!我是夜无痕!你家小侯爷!把眼睛给我擦干净了仔细看看!”我一下子拉住了马缰绳,啊——哈!有救了!“小...真的是小侯爷!”那人仔细看了看我,忙翻身下马,把我扶到马上,“小侯爷,侯爷找你找翻天了!”“先别说这些,带我去个暖和的地方,冷死我了!”我扯下他的披风裹到自己身上,哈哈,好暖和!“你身上有吃的吗?!”“呃,没有干粮。”护卫一窘,脸立刻红了。“恩,前面就是龙阳客栈!”护卫跳上马,转移话题。龙、阳、客、栈?!那不是岳宁远的产业么!该死的!也只好去那了,冻饿而死和见面时会尴尬相比较,还是前者重要的多!什么?!你是说见了他没面子?!记得前生看过本书,书里的主角说了“面子多少钱一斤?!人工种植的还是野生的?!”都快没命了要什么面子啊!况且,岳宁远不一定就会在龙阳客栈啊!马到客栈的时候我只剩半条命了。僵在马背上都快没了知觉,把那护卫吓得眼泪汪汪的,像只小狗...。嘿嘿,倒是挺可爱的!恩,最尴尬的就是护卫抱着我进门的时候正撞在一个人身上,把我直接撞到那人怀里去了,那人当然是出于本能反应接住了我,而...,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模糊的我在清醒的时候清请楚楚的看到那人是我极力躲避的岳宁远...。糗大了,最糟糕的一面被他撞了个正着!“夜——无——痕?!”宁远皱眉,道。我下意识的看看自己身上裹满泥的衣服和满是泥巴的手、炼,还有沾着稻草的头发。...。我算知道什么叫“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感觉了!“岳..公子!小侯爷身体虚弱,还请您高抬贵手...,呃,放他一马。”...,护卫怎么这么说?!难道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么!我的身体状况不容我多想什么,看着宁远漆黑的眼眸,我...再次晕了。醒来的时候,我只觉得喉咙干涩,眼睛很酸,全身上下没有不疼的地方,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破布娃娃一样。可恶的小阎王准判官!等我死掉后一定要把“阎王殿美丽穿越公司”给搞垮!我要报复!“醒了?”恩?谁在说话?!我艰难的转过头,赫然发现床头坐着一脸关心之色的华月,床尾则有黑着两个眼圈的星落在补眠。...,好,好感动啊!“我想喝水...。”吓!着还是我的声音么!如此的粗嘎如此的干涩!月拿起一杯水,很温柔很温柔喂我喝了,然后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已经,去过了么。”难道...难道!难道他在被小阎王附身的时候是清醒的么!天...啊!这怎么可能!“你...。”“13年前,我遇到了17岁的你,不是么。”华月微笑,手掌抚上我的脸。“那个,你不是被小阎王附身了...吗?”我问。他的眼神很温柔,“原来他是小阎王啊。”然后月笑了笑,“他只是暂时支配我的身体,我一直都是清醒的。”...这么说,这么说他从头到尾都知道!“所以你才会在我八岁的时候去我家,收我为徒?!”感情他老人家早有预谋啊!“恩,若13年前没有发生那件事,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认识一个叫夜无痕的小家伙。”月低下头,吻了上来。...,我是小攻哎!他是小受!小受!怎么变成他主动了!难道要由“强攻弱受”演变成“弱攻强受”?!我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阿澈:儿子你错了,我一开始就定的是“强攻强受主角既攻又受”!夜:怒!PAI飞!于是澈夜再度化成流星,这次被PAI到了火星...。)“温饱思□□。”一个酸酸的声音传来,我和月立刻分开。...是星落。“小星星,我想死你了!”伸出手把他抓了过来,我对准他的嘴就啃了下去,这次我一定要主动!否则由攻转成受可就麻烦了!受一次,次次受!而且,反攻是个神话!偶绝对不要当受!“唔——”星落呆了一阵,然后一把推开我,“你刚喝过药!嘴里还有苦味呢!”...我圈圈他的叉叉香蕉他的大西瓜!这家伙怎么这么不解风情!“抱歉,打扰了。”呃,门什么时候开的?!宁远什么时候站在门外的?!他手里拿的是什么!...啊!既然小阎王附到月身上,月是清醒的,那准判官附到宁远身上,宁远是不是...,也是清醒的呢!麻烦了麻烦了!我可没忘了这家伙的恶劣脾气!要是他把我骂他那段话记了13年可怎么办啊!该死的!能消除他的记忆就好了!“呃,那个,月,哈,小星星,你们先出去吧。”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早也是一刀晚也是一刀,还不如早砍早完事!有句诗说得好啊:砍头不要紧,只要一缩脖,躲过这一刀,没准还能活!他又不会真的杀了我,顶多就是我“继续”13年前的“工作”,继续给他当小厮呗!哎,一个小侯爷给他当小厮,他也真够大牌的了!“伤,好些了吧。”呜。房门关上了,月和星星走远了,我真地是“孤家寡人”了!万一他干了什么坏事在杀我灭口该怎么办!“你在想些什么!”宁远额头上暴起一个大大的青筋。“恩?”他他他怎么知道我在腹诽他!难道会读心术?!“无痕,你心里想些什么都写在脸上,从来如此。”他笑了!天!他笑了耶!可是。呃,我真的那么嫩,什么心事都写在脸上么!(阿澈:你以为你有多成熟!夜:剧务,把他给我拖下去!又抢戏!)“那个,你,你有什么事么。”我决定避重就轻,挑无关紧要的问。“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他挑眉,显然是在跟我“玩太极”。“啊哈,当然能当然能!欢迎光临啊!玉面修罗王大人能光临寒舍,鄙人深感荣幸,真是棚壁生辉啊。”不就是拽文嘛!我会!“这里是我的龙阳客栈。不是你的‘寒舍’。”宁远悠闲的边给自己倒茶边拆穿我。.....,这个家伙!“无痕,你知道我来的目的。”不拽文了又玩起哑谜来了?!“什么?”装傻是第一保命招数!比“走为上策”更加的有效!“我已经,记起13年前都发生了什么。”他道。“你没——诚意!既然你在13年前被准判官附身的时候有意识很清醒,那为什么还设计了一个连环套来哄骗我钻进去!把我卖掉后看我乐呵呵的帮你数钱很高兴是吧!是不是看到我你就想整我啊!整我也罢了!可是你为什么利用我去救你的爱人!在你心里我是什么?可以无限利用的工具还是无聊时的玩具!”TMD!别跟我提13年前!提这个我上火!我还没有健忘到可以遗忘不久前在天绝峰发生的一切!“你冷静点!”宁远按住我的肩头,“你回来以后我那段时间的记忆就被那2个鬼给封印住了!直到前几天你的护卫抱着你撞到我怀里我才把一切都想起来!”...呃?!有这事!“...真的?”我不太敢相信他了,毕竟刚刚从那个连环套里走出来,再钻进另一个套子的话,我就是那个若是自称天下第二傻就没人敢称天下第一傻的大傻一个!“我说的都是真的。”...谁能来告诉我究竟该不该相信他![他说的是真的。]...!吓!什么时候黑无常飘到我旁边来了!不过,既然小黑都这么说了,恩,那就表明宁远没有骗我咯!“宁远!”我猛的扑到他怀里,好幸福哎![你有什么事么。]我在心里问小黑。[也没什么,奉命来看看你有没有摔成脑震荡,不过看你红光满面的样子也不像是摔傻了,我回去复命了。]说罢那厮躲了!我K!我只是想问他小阎王和准判官的阴谋是什么罢了!至于这么躲我嘛!“无痕,你放松点,放松点。”宁远道。呃,....,不知不觉手上力气用大了,宁远...,呼吸开始不顺畅,抱歉啦!“那我在天绝峰救出来的人是谁啊!”我还是不信宁远救的那个人跟他没什么瓜葛。“那个,”宁远有点不敢看我,“我13年前以为为我解毒的那个人是他。”这是什么烂借口!“你!你不是给过我一掌吗!当时你拍我的时候明明有睁眼睛的!”我可是记忆犹新啊!我到现在还一看到柴火就背痛!“当然我刚刚恢复意识,没看清嘛,况且我发力拍飞你之后就又昏过去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他在我旁边了,自然会认为他救了我。”宁远把我抱了过来,用手轻抚着我的背上受过伤的地方。“他没否认不是他救的你么?!”那人脸也太大了吧!“他否认了,而且否认的很干脆,可是,”宁远偷眼看看我的脸色,“你也知道我以前的脾气,我还以为他是因为救了玉面修罗王而怕惹麻烦逃避我呢,所以我就粘着他...。”倒!我是彻底服了!“那,我昏迷之前有听到我的护卫求你放我一马,这又是怎么回事!”脑子一冷静我想起了这茬。“我撒下人马找你,是因为,你在我的地盘失踪了,就这么简单,大概他们以为是你惹到我了吧,毕竟我的绰号是‘玉面修罗王’。”恩,“玉面修罗王”的下句就是“杀人不眨眼”,然后接“手起刀下头落地”,这我10岁那年就背得滚瓜烂熟。算啦,原谅他了!有这么有名气的人给我当保镖和妻子,哼哼,我还是很知足地!“当当当!”有人敲门,我努力挣脱宁远的怀抱,没用。“无痕,准备回家了,你的侄子出生了!”月推门进来,手里拿了张榜文,后面跟着星落。侄...子?!难道是我大哥的...儿子?!我抓过月递过来的榜文,哇哈哈!真的是大哥的儿子!老夜家后继有人了!“那我们立刻就动身好了!月!星星!宁远!我们一起回家吧!”嘿嘿,回家我就着手准备婚礼!我也要结婚!我也要儿子!“还是等两天吧,你的身体可禁不住折腾。”星落道。..........。我现在是归心似箭啊!“啊,对了!”我突然间想起一件很不合常理的事。“那个北武堂为什么把我劫走啊!刚开始我以为跟国宝被盗有关,可是国宝明明是宁远派人盗的。”我道。然后我看到他们三个人目瞪口呆。“我们把这件事给忘了!”...,忘了,竟然给忘了!“那现在着手查吧,这可是个隐患啊!”我可不想在自己大婚的时候又被人劫走!(阿澈:大婚?儿子,这个时代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有问过我的意见么!夜:我老爹是安国侯夜风!阿澈:....,K!那我就是你爷爷!)于是这件事就让宁远他们查了,可查来查去却毫无结果。阴谋!这一定是个隐藏至深的阴谋!而且这个阴谋还是针对我的!我...我还真出名啊!过了几日,带着心中隐隐的不安,我们踏上了回家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