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出阳精_听诊器按在乳尖上 - 信宜金融网 哄出阳精_听诊器按在乳尖上 - 信宜金融网

哄出阳精_听诊器按在乳尖上

【摘要】赵小流沉默了会,轻声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苏木还给我说你看起来对这事毫不在意呢。”苏叶子有点诧异,“他真的这样说的啊?”“是嗳。”她笑着轻轻摇头,“哪是不在意,只不过两人貌合神离,因...

赵小流沉默了会,轻声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苏木还给我说你看起来对这事毫不在意呢。”苏叶子有点诧异,“他真的这样说的啊?”“是嗳。”她笑着轻轻摇头,“哪是不在意,只不过两人貌合神离,因为‘责任’‘孩子’把他们强行捆绑到一起,感觉煎熬更多点,倒不如好聚好散。”赵小流听到她这样说,转过身,神色有点奇怪,上下打量她,“你真这样觉得?”“是,有问题?”“没问题。”他往前走了走,抬起头冲她努努下巴,“你妈妈是不是会在商店门口等你?”“嗯。”她点头。“那把围巾给我吧,我就先回家了,剩下的路你走快点。”苏叶子:“??哎……好的。”她把围巾拿下来,递到赵小流手里。他拿围巾,却是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他的手干燥温暖,在她手上摩挲了几下,略夸张的呼道:“啊,你手这么凉,我给你暖暖。”说完便把她的一只手塞进衣服口袋里,抓的紧紧的。她冬天也不喜欢戴手套,手缩在衣袖里,凉也是正常的,她试着把手往出抽了抽,自然无果。围巾被他随意的搁在肩膀上,她的另一只手也被塞进另一个口袋里。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站着,一时无言。苏叶子默默低下头,脑袋向前一小步,脑袋忽然顶上了赵小流的胸口处。她心颤了几颤,准备往后退一步。赵小流忽然出声,“别动,就这样挺好的。”她没动,闭上了眼睛,似有火焰从手心处蔓延,一寸一寸从四周烧灼到心肺处。等睁再次开眼时,后背都沁出了汗,带点凉意。“那个,太晚了,我先回家了。”她推搡了把赵小流。“好的,明天我还来接你。”他忽地松开她的手,往后退了一大步。不放心她,又嘱咐道:“你路上小心,走快点,还有……我们是好朋友。”苏叶子愣了下,没忍住,‘噗嗤’笑出声,点头,“是,你路上也小心,好朋友。”赵小流脚步一顿,没回头往前走了。*赵小流回到家后,心情依旧极度复杂,他还是理解不了苏叶子最后那三个‘好朋友’的意思。他把手放在胸口处,那里似乎还有她头上传来的热度。“都九点多了,还知道回来啊。”赵爸爸从卧室出来,盯着魂不守舍的赵小流。他这个儿子,平日里总是一副懒散的样子,在学校小打小闹不断,赵妈妈又是提倡孩子要自由发展,他说不得孩子几句,就被自家老婆批评上了。且平日里他工作忙,也没时间怎么管教他。可不,他的话音刚落,赵妈妈从厨房探出身子,嗔了他一句,“孩子刚回来你干嘛呢,小流,洗洗手,妈妈煮了点面,你吃点。”赵小流应了声,换上拖鞋,把外套放到床上,出去吃面。晚上赵爸爸应酬回来,赵妈妈心疼他应酬没吃多少东西,就煮了点面条。赵小流戳着面条,看着餐桌互动良好的父母,终是忍不住,“爸,吃完面,我想问你点事。”赵爸爸眉毛一挑,这个儿子向来是有事都藏在心里那种,什么时候主动给他说过这话啊。“没问题,你爸我走南闯北多少年,什么事能难住我?”赵爸爸洋洋自得。赵妈妈笑着瞪了眼他,给两人端出了一碟小菜。吃完东西,赵小流先回到了房间,几分钟后,赵爸爸来了。赵小流拍拍床,示意他坐。“爸,你当初是怎么追到我妈的?”赵小流也不多寒暄,直接开门见山。“你妈追的我。”赵爸爸脸不红心不跳的睁眼说瞎话,“我当年长得帅,学习好,你妈一直给我塞情书,没办法,就这样在一起了,谁知道一在一起就几十年。”赵小流翻了个白眼。“别扯了,我都听我妈说过了,明明是你追的她。”“是又怎么样,反正我还不是娶了你妈。”“不怎么样……”赵小流本想来句‘你把那些手段都传给我呗’,然而这话被吞进了肚子,要是他们知道了这事,指不定要刨根问底,最后没准还非要拜访人家。赵父赵母是那个年代少有的自由恋爱——还是早恋,从初中开始的,赵爸爸看到赵妈妈第一眼,就巴巴的去追赵妈妈了。赵小流初中的时候知道这事,极其惊讶,下巴差点没掉下来。他们对赵小流恋爱的态度也很宽松,“早恋没问题,但不要欺负女孩子,要早点明白责任的重要。”然而赵小流一直没有早恋。高二上学期的某天,赵妈妈忽然盯着赵小流叹了口气:“我把你生得挺好看的,可好看有什么用,都没给我带个儿媳妇回来。”赵小流被粥呛地咳嗽不止。“想什么呢?”赵爸爸的大掌忽然拍在了赵小流身上。赵小流抬起头,摇摇头,“没想什么。”“对了,今天有人给我给了两张淮山的门票,淮山的雪景挺好看的,可我和你妈都没时间,你和你朋友去看吧,门票在茶几上放着。”淮山在淮市,从这里到淮市要坐六个小时的大巴。赵小流点头,在心里又叹了口气,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能把她约出来。“哎,你有朋友吗?”赵爸爸冷不防开口。赵小流愣了下,“有啊。”“那就好,我还以为你这臭脾气都没人愿意和你做朋友。”赵小流:“……”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苏叶子刚看到自家商店,苏妈妈就从商店里迎了出来,看她没带口罩,语气放的严厉起来,“一个女孩子怎么总是不戴口罩,脸蛋冻伤怎么办?”她笑了下,“没事,妈,我热得很。”是热的很,从赵小流走的那刻开始,她整个人就像是被包在一块巨大的毛绒绒毯子里,柔软温暖。重生这么久,一种少女的心态忽然出现了。就在那一瞬。她晓得是因为什么,但又害怕,害怕这也不过是一场梦。重生之后的日子很糟心,他算是一个好消息,只不过总觉得这太假。她都不清楚,他看上她哪一点。进到商店里,苏爸爸也在,她匆匆和苏爸爸打了个招呼,便回房间去了。“姐,你今天迟回来了二十几分钟呢。”苏木在她房间翻着一本作文。苏叶子上前在苏木肩上拍了巴,“你还在发烧,怎么就在外面随便跑!”“等你啊,姐,你和小流哥说什么了,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苏木就像个复读机一样,不停地重复这句话,听的苏叶子心又烦了几烦。“没说什么,就一起回来而已,还有,你以后别人人家随便送我了。”她转过身,语带严厉。可苏木并不吃这套,还在磨人,“姐,你是不是喜欢小流哥?你两个真不一般,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小流哥送你回家送了半个学期。”“小流哥真是……我实在想不通他什么审美……姐你说你哪里好看了?”“姐,你和小流哥会不会结婚?”……男生八卦起来,也是了不得。苏叶子最后忍无可忍一把拍在了苏木脑袋上。“这话你别到爸妈身边乱说,不然小心我揍你。”她威胁似地挥动拳头。“当然不会,这是我们三个人的秘密。”苏木眨眨眼。苏叶子:“……”什么叫三个人的秘密?三个人的秘密是什么?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事,他知是怎么回事?“姐,你说我下次见到小流哥,要不要叫他姐夫?”苏叶子一脚就踹上了苏木的屁股。“一个男生,这么八卦,小心将来找不到老婆。”苏木哼唧,揉揉屁股,很委屈地说,“知道了知道了,凶什么嘛!”然后转身回了自己房间。苏叶子耸耸肩,蹦到床上,闭上眼。心思千回百转。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