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后门20P*电影院被陌生人摸出水 - 信宜金融网 人妻后门20P*电影院被陌生人摸出水 - 信宜金融网

人妻后门20P*电影院被陌生人摸出水

【摘要】回到租的小房间,洗了个澡,就接到了电话。是场务王金的电话。秦情皱了皱眉。王金便是带她跑各种酒局,各种为公子哥导演记者找美女陪酒的“局头”“妹头”他不但可以收美女们的各种美色或是金钱的贿赂,...

回到租的小房间,洗了个澡,就接到了电话。是场务王金的电话。秦情皱了皱眉。王金便是带她跑各种酒局,各种为公子哥导演记者找美女陪酒的“局头”“妹头”他不但可以收美女们的各种美色或是金钱的贿赂,也可以得到富家公子,金主的好处,两头收取利益,互利互惠,各取所需。使秦情饮酒过度送进医院的酒局,也是王金叫她去的。这种陪酒的事情已经算是娱乐圈的一种常态了,更甚者,还有某些资深大佬,组织聚会吸食违禁品,女孩陪吸才给角色,为了角色已经发展到不止是出卖身体那么简单了。秦情没有参加过那种可怕的酒局,但酒会中她也见过不少导演歌手公子哥拿出那些东西,公然吸食,周围的人也是见怪不怪的表情。演艺圈是个极致的大染缸,诱惑时时在身边出现,念头稍微一松就容易堕入无尽的深渊,曾经的秦情深深的惧怕着自己能忍住诱惑拒绝一次,还有没有毅力拒绝第二次,第三次,乃至将来的无数次。现在的秦情自然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她接了电话,王金熟悉又下流的声音向话筒传来:“小秦啊,今晚有没有时间啊,你身体也应该好得差不多了吧,上回张记者可是对你念念不忘啊……”张记者就是上次酒局灌她酒最多的男人,长得油头猥亵,令人作呕。娱乐圈有一种记者,无论是纵情声色的红男绿女,还是正经创作的文化人,都对这种“附骨之蛆”深恶痛觉,你可以去揭露娱乐圈令人不堪的丑恶,甚至曝光道德不允许的出轨偷情,但你若是不给我封口费,我就拼了命的找料黑你,跟踪你恶心你,没有黑料创造黑料,搞事情博关注,谁叫别的明星都给,就你不给,这已经不是叫狗仔,而是叫恐吓敲诈勒索了。张记者就是这样的人,偏偏圈内人都得卖他几分面子。秦情表情很淡,偏偏声音却很虚弱抱歉,并带着深深的惧意,她低低地说:“王哥,真的很抱歉,医生已经警告过我不能再喝了,严重食道炎胃溃疡,他叫我一年之内好好修养,再喝下去会酒精中毒没命的。”其实已经是死过一回了。“怎么可能,小秦,咱们不搞这一套,酒可是药,怎么会喝死人呢,医生骗你的,别信他。”王金在电话那头摆明不信。“我真的不敢再喝了,王哥,我才十八岁啊”说到后面,秦情也不由得眼色变深,一个才十八岁的女孩,就那般在表面五光十色,光鲜亮丽,内里肮脏不堪,沆瀣一气的娱乐圈中迷失了自己,失去了性命,她故然天真愚蠢把持不住自己,可那些拿着名利角□□惑这些小姑娘的人就没有错吗?王金在那头声音低了下来,有些冰冷:“小秦,你别忘了你现在这个角色是怎么得到的,你一没人脉二没背景,那么多女孩想演你这个角色,凭什么你得了?”怎么得到的,自然是陪喝到吐血得到的。不过这个角色也不过是女十八,好吧,再高级一点也是顶多十六吧,怎么在王金口中好似成了点石成金,万人瞩目的黄金制作班底的女主角一样了呢。秦情没说话,只是在电话这头哭得梨花带雨,委屈纠结,好似黄莺啼血般悲泣不止,哭得那头王金也失了耐心,吼道:“给脸不要脸,你他妈要身体别来圈子混啊,以后你可别厚着脸皮来求我。”挂断了电话。秦情看着电话,面无表情,脸上一滴泪也没有。她躺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有些出神。她想着,她将来要做什么。谋生技能她自是比初中文化的秦情多的,可自己这一生,真正想做什么,真正喜欢什么,她没有想清楚,也没有方向。前世今生,她好像唯一的职业就是演戏,戏在她身上好似刻进了骨子里,成了一种本能。想着失了神,头顶天花板老旧的白磁灯闪了闪,房间黑了又亮,复明复暗,好似告诉她它快要报废她得去买个新的了,打断她的思绪,她伸出手,关上灯,算了,不想了,她既然打定主意慢慢享受人生,那就走一步算一步吧。第二天,她靠近池塘时,被身边另一个扮演丫环的女孩推了下去,秋天落水也是很凉的,可她却只被剧务骂得狗血淋头,说她破坏道具服装,也不管她站在那儿瑟瑟发抖。第三天,她凌晨三点被安排起来跟管家对戏,七点下戏,十点又起来做刘静静的背景板。第四天,副导安排她奋身救主,被歹徒一脚踢飞的戏码,吊在空中吊了一天,捆绑护带的地方都磨出了血口,看得一旁的化妆师都撇开了目光。第五天,第六天……各种戏码轮番上演,秦情知道,这一切都是王金搞的鬼,他就是要整到她向他低头,可惜秦情没有如他所愿,她只是咬着牙,忍了下去,既没有求饶也没有把此事大闹出来。直到第十天,剧组里有人看不下去,王金这样搞,不止害得小姑娘难受,对戏演员服装组道具组与威亚组也要增加不少工作量不是,再加上王金平日里作风嚣张,在剧组里也不是没有敌人,于是有人告到导演那儿,导演口头警告了一下王金,这些明里暗里的整治也就消失了。就这样在这个剧组呆了一个半月,因为她算得上有镜头也有几句台词的临时演员,收到两万元薪酬,除去上交给场务的好处费,和最基本的房租日常开销,她还剩下八千元。望着手里薄薄的人民币,秦情苦笑。“OK,卡,这条过了。”听到导演这句话,演员纷纷离开位置,统筹指挥着场务道具组布置新的场景。导演李维看着监视器,深深地抽了口烟,努力想平静下表情,眉头却死死地皱着。李维二十九岁,在国外学过电影导演,家境殷实,于是他拿着家里的钱试水尝试拍一部网剧。李维有没有才气别人不知道,但他好色是肯定的,女一女二是他亲自挑选的,也是“试”过戏的,总之女一到女十八他都是睡过的,剧组有个笑话是这样说的,这部剧的女一女二位置乃至女十八的位置都是导演根据她们的试戏的“功夫”排好名次,然后决定的。女一到女十八他都睡过,但他没睡到女三,那个全剧组里最漂亮的女三,因为实在是够漂亮,没有□□,李维也忍不住给了她一个重要的戏份,想着,把她拉进了组,慢慢地磨,总有一天会是磨到手的。可是……看着监视器里刚刚拍到的画面,李维忍不住的又抽了口烟。女一是他选的,长得着实漂亮,人又听话乖巧,于是他开拍前就定下她是女主角。可是他看着刚刚她演的画面,他感觉他从路边牵条狗过来都比她演得好,尤其是和女三对戏的时候,更是分外明显的对比。人家配角人靓戏好,叫艳压女主,可女三秦情与女一李彤对戏,那已经不能叫“艳压”了,那叫羞辱式的“辗压”,演戏演戏,人家负责戏,李彤负责“演”,还是双引号的演。李维虽是纨绔子弟,好色如命,但至少也是学过专业的,看得出秦情的戏非常之好,也许观众看不懂太内行的东西,但如果一部剧,镜头转到某个角色,显得特别流畅与压得住场,呼吸与面部表情非常自然,能将观众带入情境,就说明这个角色的演技是非常到位的。至少,不会拖戏,拖整个戏的节奏。李维这部戏,可以说除了秦情,那全都是拖戏翘楚,只带了小脑来演戏的主,唯独秦情流畅自然,这下就尤其显得秦情鹤立鸡群了。他转过头,看着背挺得直直的,孤孤单单地站在人群之外静静喝着水的秦情,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她,才十八岁啊,而且才初中学历,没有学过表演,难道,她是个天才?还是个怪物?正巧秦情美目转动,看了过来,与他目光相撞,她的目光清澈如水,不知怎的,他忍不住避开视线,低下头。秦情看了一眼全身名牌,长得像熊的李维,想起他昨天抚在她手臂上的长满黑毛的手,也挪开了视线。看着一旁一脸敌意地看着她的女演员们,这个戏与其说是什么“顶级IP改编剧”不如应该称做为“导演李维的后宫剧”里面除了她,全都是李维的“女朋友”,不知道为何她们没有为争“大房”“二房”位置大打出手,打得头破血流,而是对着她这个局外人横眉竖眼,常常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瞪着她,排挤她。自然,也是因为李维没少在她面前献殷勤,他在她面前没少暗示过,他下一部戏还没定女主角,他下部戏肯定是大制作,大金源,大腕加持,他家里与娱乐圈关系极深,XX大导,XX大腕铁定帮忙,只差没说要推向戛纳,冲击奥斯卡了。秦情觉得,有没有下一部戏她是不知道,但这部戏是铁定完了,一溜的草包巨胸美人,李维当观众和他一样,眼睛长在下半身,光看全剧明显同一个审美观挑选出来的美人,在荧幕前动动嘴就痴迷沉醉于剧情之中,舍不得换剧的?这部戏,能不能卖出去都是个问题。不过这也不关她的事了,她已经拿了一半片酬定金,至少下半年房租不需要担心了。心情小小的飞扬了一下——结果到了晚上,她的心情却是半点也飞扬不起来了。原来是导演李维给她递来一张房卡,不给她开口拒绝就转身走,这已经不是言语暗示摸腰揩油这么简单的事了,已经可以上升到摊牌挑明阶段了。MD,她胡妍雨什么时候到了要为五万元出卖色相,被人胁迫的地步了,她恨恨地把房卡扔在地上,再用力踩了几脚,转身埋进被子里,睡大觉去了。第二天,全剧组都发现李维导演脸黑得像黑炭一样,全身散发低气压,每个演员都被他骂得狗血淋头,尤其是秦情,女孩低着头任他吼骂,手指都戳到脸上了愣是一句也没说,不光演员连道具服化武指都没逃过。剧组有人说该不会导演大姨妈来了吧。秦情乖乖拍戏,乖乖任李维骂,剧组刁难,反正被骂又不会少一块肉,剧组恶整把戏她前世见得多了,包括上个剧组她也尝过不少,就当为了将来上课了。还有几天秦青就要杀青了,她隐隐心里有些不安,她从李维越来越狠的眼神,嗅到一丝危险,这几日里她提高了一些警惕。这一日,拍至深夜,秦情下了工,左手挂着化妆包,右手拎着手机缓缓走向回家公交车牌方向。“秦情,让我送送你吧。”身后传来车喇叭声。秦情回过身,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面色有些僵硬,车上坐着的是李维,他很早就搞这一段香车接美人的把戏了,只是这次,车上不光是李维一个人。后座还坐着两个平时对李维很是巴结的武替。李维下了车,有些贪婪地看着亭亭玉立站在路灯下的秦情的身影,她穿得很保守,很简单的T恤牛仔裤,昏黄的灯光自她身后透射,勾勒出玲珑的曲线,让他喉咙发干。带着两个武替,缓缓走向秦情,他咧嘴一笑,笑得有些流气:“秦情,混这个圈子,没必要装什么贞洁烈女,何必呢,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做我女朋友,你就不必那么辛苦了。”秦情看着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眼神慢慢冰冷,她说:“剧组有许多你的女朋友,为什么要强迫我做,我不想靠我身体换角色。”“哈哈哈哈……”李维笑得很大声,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秦情:“你在说童话故事吗?不靠身体,不靠人捧,你一个没钱没人脉的外围女凭什么要角色,你以为你长得漂亮有演技就是女主角?长得漂亮的多了,有演技的多了,谁红了那不是长相说了算,演技说了算,是资源说了算,你懂不,乖乖陪我我就好好捧你,不听话,小心我找人封杀你,你他妈的连倒夜壶的角色都得不到。”李维说得脸孔狰狞,□□的目光在秦情身上扫来扫去。“李维,我不喜欢你,也不会陪你,你带这两个人来干什么,是要强迫我吗?”秦情冷冷的目光扫过李维身后两个健壮的男人。“强迫,对,我就强迫,怎么的了,老子就不信了,来混娱乐圈还想当白莲花,要红就得睡,睡了不得罪,这个圈子是你不跟也得跟,跟谁不是跟,所有从底层爬上来女明星都得□□,凭什么就你例外,老田老李,给我抓他过来。”李维见身后两人有点犹豫,没有马上冲上去抓住她,大吼一声:“快点,是不是想打半年白工,一分钱都不得了,把她抓到我车上,我他妈的要在车上办了她,要她装圣女。”见两人冲上去,秦情拼命的挣扎,用力拍开他们的手,见两人想抓秦情拼命挥舞的手,李维忍不住大骂:“干什么吃的,还是学武术的,给我抓她脖子,抓脚,扯她上车。”两人没有听他这样做,但手下也是用了力,秦情也渐渐失了力气,被两人扯住抓向车。秦情在要被推进车子里的那一刻,手用力顶住车门,用力大喊:“李维,你不怕我报警告你吗?”“报警?”李维嗤笑,眼睛流露不屑:“那你一辈子就毁了,别说混演艺圈,你做女人都做不下去,全天下的都知道你是个被□□的女人,带着有色眼光看你,你敢吗?”秦情的声音淡淡地飘来,好似刚才挣扎嘶吼的是另一个人,她的声音很轻,却是清淅地传进他的耳朵,事后回忆起来,他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地狱来的声音。“那么,刚才的话我要是公布到网上,你李公子还能不能在娱乐圈混?还能不能在华人圈混?”李维狠狠地看向秦情手里的手机,没等他命令两人抢手机,秦情笑笑,说:“不用抢,抢也没用,我用了云储存同步,刚刚已经上传完毕,退出系统了,这段录音只有我有帐号和密码,除非你杀了我,不然我一定会公开录音,到时候,就是你李维颜面尽毁,如过街老鼠了。”李维说的是娱乐圈潜规则,甚至是约定俗成的利益交换方式之一了,但这并不是普罗大众能接受的价值观,只要秦情的录音一放到网上公布出来,娱乐圈不管有没有玩过潜规则,是不是潜规则的受益者,都会站在李维的对立面,将李维打成娱乐圈毒瘤,非典型性案例。人人唾骂,介时,他李维真不用在娱乐圈混了,华人保守,恐怕在华国他也是只过街老鼠了。他吞了吞口水,慢慢地一字一句说:“你,你不会的,那样的话,你也不用混娱乐圈了……”“对,所以,不到万不得己我不会公布,但是你若要逼我,我难保会鱼死网破,你可以试试……”秦情的眼睛晶莹闪着灿烂的亮光,如夜空下划过天际的星光,锐利而刺目,击得李维心魂如被利箭击碎,神思溃乱,他低下头,近乎哀求地说:“秦小姐,我知道错了,求你不要公布录音……我以后绝对不会再骚扰你了……”秦情笑笑,那一刻,笑得如秋月旖旎绽华,艳绝夺目,她红唇勾笑,如一副至美的夜中美人图,夺去了三个男人的全部灵魂,留下一句“那就要看李公子的表现了……”淡淡话语,声音清冷。慢慢地飘散在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