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压在沙发上狠狠的要她/握住校花摇晃的娇乳 - 信宜金融网 把她压在沙发上狠狠的要她/握住校花摇晃的娇乳 - 信宜金融网

把她压在沙发上狠狠的要她/握住校花摇晃的娇乳

【摘要】“所以说就是这样,为了增强我们球队的实力,我和监督准备去帝光中邀请他们的ACE——青峰大辉来我们桐皇就读,小白你要不要一起?”“哈?”坐在场边记录着往返跑数据的白石少女在听到身边这个腹黑眼镜队长的...

“所以说就是这样,为了增强我们球队的实力,我和监督准备去帝光中邀请他们的ACE——青峰大辉来我们桐皇就读,小白你要不要一起?”“哈?”坐在场边记录着往返跑数据的白石少女在听到身边这个腹黑眼镜队长的话的时候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表示了极度的不解。“大辉,我是说青峰,不是那么好搞定的,你们不要抱有太大的期待比较好。毕竟一个球队需要的配合和默契什么的估计现在的他不会接受。”马尾辫少女用铅笔尾巴戳了戳下巴:“别给自己和球队找难题啊少年,怎么说也应该找靠谱一点的吧?我推荐SG的绿间真太郎哦,三分远程射手,性格严谨,绝对是个积极向上的好少年。”“……关于SG,我们看中的是XX中的樱井良,他的快速射篮也是很不错的武器。从球队整体来考虑更重要的事,你也知道,是我们在PF上面有不小的漏洞。所以青峰是最好的选择。不过现阶段也只是去邀请罢了,最后来不来还是要他自己决定的。”“好吧,平心而论,你们挑青峰也没什么不好,在体能、球感方面他确实可以算是相当的出类拔萃。”少女难得的正经地看着她的队长:“不过,我拜托前辈您要好好的锻炼他,不要只是为了球队的胜利而使用他,一味地迁就他的任性,好么?”“我会注意。”今吉翔一看着眼前正色恳求的少女,回答道:“不过你会这么拜托我真是意外,很在意他?”“……”白石纯转头看向正对面的那个篮筐,笑了笑:“撒~~只是单纯的前辈对后辈的关爱罢了。”“不过你们实在是很想他来的话,可以在校园宣传册上放上堀北麻衣的图片,相信他会二话不说立马同意的~~”“……”顺利完成全中三连霸后的绿间真太郎表示,他想把黄濑这个多嘴的白痴永远从自己的世界中删除掉,认识他简直就是他绿间真太郎的失策。他也知道“五个一”的计划蠢到爆,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顺着形势就默认了这个做法,现在想起来简直可以称作是他这十几年人生里屈指可数的“黑历史”。但是就连青峰这个脑袋没什么细胞的笨蛋都知道要瞒着阿纯姐,黄濑这个青峰以下的货竟然这么口无遮拦地说了出去。并且轮到最后,为什么惨的还是他……“小真,在复习么?”“啊,没关系,请进。”赶紧整理好内心狂躁不已的不良情绪,绿间开口道。“就快升学考了吧?你选了哪个学校?”将买来的冰镇红豆汤递给少年,白石纯轻车熟路地坐在了地毯上。“秀德高校的监督来找过我,我觉得还不错。”礼貌地接过慰问礼,绿间从桌前起身也坐到了地毯上。“嘛,当然不错了,升学率也很可观啊。不愧是名校~~”翻看着邻家弟弟递过来的学校介绍册,白石少女的手指划过一幢幢非常具有历史感的校舍。这时候,白石纯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非常可爱欢快的铃声,属于那个不管何时都元气满满的可靠后辈。绿间意义不明地推了推眼镜:还好阿纯姐没有将全部的铃声都设置成他被逼录的那个。“莫西莫西,我是白石。”“前辈!!!!!!”少女撕心裂肺地声音连话筒外的绿间都听得异常清晰,可见对方现在的激动程度。“……”揉了揉暂时耳鸣的左耳,白石纯开口道:“小桃,怎么了?”“前辈我和你说,阿大这个白痴竟然对来邀请他的教练们说:‘我比赛会出场,但是不会参加训练。’”学着某个黑皮的说话语气,桃井气急败坏地说:“然后把所有来找他的教练都气走了!他这样下去真是没有救了!前辈,该怎么办啊!!”“……”白石纯下意识地转头看了看绿间,少年不自然地推了推眼镜,显而易见是“知情不报”。不过她好笑地摇了摇头,现在还有什么立场来干涉那个少年呢?那可是把“能赢本大爷的只有本大爷自己”这种中二气息十足的话作为口头禅的人。安慰完炸毛的后辈,白石纯心累地开口:“所以说,你们的中二病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那只是青峰自己的问题。”绿发少年不满地开口:“在全中开始前就已经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训练翘地也越来越频繁,但是赤司和监督都不在乎,当然就更加变本加厉了。”“看来问题还不是一般的严重呢”白石纯支着下巴喃喃:“也不知道我们做的决定是对是错……”“什么意思?”“桐皇学园高校会去邀请青峰大辉。”“什……”下睫毛纤长的少年震惊地睁目结舌。那天东京桐皇学园篮球队直到训练结束,教练和队长都没有出现。白石纯最后检查完仓库将要锁门的时候,青峰大辉踏入了篮球馆的大门。“我就说那个眼镜男给的宣传册上的女生校服这么眼熟,原来这里是你的高中么?”青峰穿着球鞋懒洋洋的走进体育馆。“哈?他真的给你印有小麻衣的宣传册了?”“扯上小麻衣干什么?!!你想说小麻衣来你们学校当形象大使了么?”“……”白石纯看着突然炸毛的少年显出他这个年纪应有的丰富表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笑了。“喂!笑什么笑啊!”看着手握着仓库门把笑得弯下腰的少女,青峰突然觉得那阵手足无措的熟悉感又再一次出现了。“咳咳,哈哈,哈……没什么……噗”白石纯关上门,走向这个逆光中的少年:“只是觉得大辉还是原来的大辉真是太好了。”“哈?什么意思?”“就是还没有中二到无可救药真是太好了。”“喂!”看着来到他面前的少女,青峰上下打量了一下:“话说,纯你是不是变矮了?”眼前目测已经快要突破190的少年和不足170的少女在夕阳下形成了一幅不可思议的和谐画面,当然要忽视少女额头鲜艳的红色十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