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cm勃起自拍照-嫁给军人每晚合不拢腿 - 信宜金融网 18cm勃起自拍照-嫁给军人每晚合不拢腿 - 信宜金融网

18cm勃起自拍照-嫁给军人每晚合不拢腿

【摘要】第一百零五章遇捂着嘴里汩汩流出来的血,舒清忍着剧痛,微低头往手里一吐,当即一个血肉模糊的肉块从她的嘴里掉了出来,颤颤巍巍的把双手伸到眼前,舒清神色满面惊惧的想要尖叫,双腿再也忍不住的打起颤来,扭脸...

第一百零五章遇捂着嘴里汩汩流出来的血,舒清忍着剧痛,微低头往手里一吐,当即一个血肉模糊的肉块从她的嘴里掉了出来,颤颤巍巍的把双手伸到眼前,舒清神色满面惊惧的想要尖叫,双腿再也忍不住的打起颤来,扭脸看了一眼同样凄惨的舒海,如果不是两人靠在一起,只怕他们早已跌坐不起。“舒清道友,你们一定要挺住,不妨想想看,以一根舌头换一条小命,还是很划算的。”恐惧又难以置信的睁大双眼仇视的瞪着天淼,舒海眼里满含着压抑不住的深深的愤怒、仇恨及痛苦与不甘等情绪,仿佛恨不得马上就把天淼撕成碎片。无视了舒海恨不得将她除之而后快的眼神,天淼叹息着开口:“想想你们曾对我做过的事情,我已经很仁慈了,你们也不用否认,更没有必要觉得冤,要不是我福大命大,就上次在王家分家时你们的那几张雷符,恐怕就早已要了我的小命,今日这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听过一句话吗,多行不义必自毙,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次刻骨铭心的教训希望你们永远铭记于心。”闻言舒清和舒海的脸色顿时煞白一片。“日前与各大门派和家族汇合时,就有人曾劝我说,各门派和家族的天之骄子们,往往都自视甚高,目中无人,无法无天,我算是见识到也深有体会了,今日之事我只想告诉你们,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天淼脸上的笑容一冷,“从今往后,你们给我记好了,如果你们以后安分守己不来招惹我便罢了,只要你们还含有歹毒的害人之心,我便见你们一次收拾你们一次,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几斤几两肉够我削的。放心,我不会让你们那么轻易的死去,那也太便宜你们了。”阴冷无情的声音听得舒清与舒海两人浑身颤抖不已。邪魅一笑,说完想说的话以后,天淼突然在两人面无消失了身影。天淼又一次的消失不见,舒海不由得紧张起来,紧接着天淼再次出现在她们面前,近在咫尺,不等她张口惊叫出声,就被天淼一掌劈在颈部晕了过去。“完事了,出来吧。”天淼拍了拍手招呼着。只见掌声一落,两道白影呼啸着向她奔来,一个自然是翼豹,另一个是白板。行动前,为了谨慎起见,怕白板因为感受到她的安危受到威胁,而擅自跑出来而坏她的事,所以她提前就把小鼓交给了翼豹保管,并要求它看管好万一跑出来的白板。“您这灵宠果然是在您遭遇危险的时候会从法宝里出来。”翼豹一掌把白板拍了个跟头。天淼无所谓的挑了挑眉,接过翼豹递过来的小鼓拿在手里把玩。围着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两人转了一圈,翼豹啧啧称奇道:“您这是一怒之下割了她们的舌头,就不怕她们的家族长老知道后会找您麻烦?相信她们是不会轻易放过您的,还是说您并不准备回去那支队伍了?”“你猜对了,我现在要去东南边那里。况且,我既然敢做,就不会怕他们王家来找。而且我现在想到一个可以洗脱嫌疑的好办法哦,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届时还需要你的鼎力相助呢。”天淼看着翼豹,若有所思地说:“等你把我护送到与云君衍汇合后,你的使命就圆满完成了,你就可以回去找你的主人了,当然,如果你的主人还有什么事情要来找我,我随时奉陪。”这话显然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她可真心不愿意那个莫名其妙又喜怒无常的缘殿殿主又跑来找她。谁知道他会不会是来找她麻烦的。这种难搞的人物,还是免了吧。无奈的摇了摇头,翼豹可不相信天淼此时的话,它野兽的第六感告诉它,麻烦才刚刚开始而已。“白板,你回法宝里面去吧。”天淼和颜悦色的对白板吩咐,接着又对一边摇头晃脑的翼豹说:“别磨叽了,你速度点变小,现在还是我带你比较快。”翼豹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既然瞧不上它的速度,又用不着它驮,还要它跟着干什么,还护送,您这么凶残,用得着它出手嘛,完全可以靠自己搞定啊,简直就是多此一举的浪费感情。还鼎力相助,它可以说不吗?它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把小鼓收进了储物戒指,抱起已变成小奶猫大小的翼豹,天淼身影一闪,即刻从原地消失了身影,一瞬间就再次出现在几百里以外的地方了。许久后,当阳光再次普照大地,王家的人集合所有人员,才终于发现有两名弟子失踪了。然后发动所有弟子于休息地附近向远处扩散的寻找她们,当他们于几里外的树林里找到两人时,两人凄凉的躺倒在地昏迷不醒,嘴边还淌着几道已经干涸的血痕,手边掉落着疑似她们舌头的肉块。深夜的妖兽森林里,大部分的妖兽都已经回归巢穴休息,所以和白天比起来要安静不少,只是偶尔能听到一些野性妖兽的鸣叫声。妖兽森林东南边的树林里,却有一处空地上此时正灯火通明,一队队的修士们,以门派或家族为单位聚在一起,围着火堆打坐调息,只有极少数的修士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在不妨碍大家的情况下,低声的讨论着什么,整体的分为还是很宁静的,看不出任何的紧张气氛。突然间,一派宁静的夜晚被打破了,树林里冒出了数声妖兽愤怒的吼声,惊起了原本蛰伏在附近的妖兽们,更是惊醒了火堆边的修士们。“发生了何事?有妖兽来袭?”“情况不明,大家都警醒些。”“听这动静,这吼声可不像是一般妖兽,像是高级妖兽。”各门派和家族动作迅速的整合队伍,修士们纷纷取出自己的法器,戒备地打探着四周的情况。原本稳坐于修士中的灵尘殿殿主,听到动静后也马上变了脸色,倏地起身向传来吼声处望了过去,紧接着他身边的十几名其他各门派和家族的渡劫期境界修士,也接二连三的跟着站起了身。“情况不妙,这妖兽恐怕不止九级。”灵尘殿的殿主程御表情严肃的说:“老夫听那妖兽的咆哮之声都不由得汗毛直竖,怕是十级甚至是……通知各门派及家族,随时做好撤离准备。”闻言,在场众人正要回各自的门派和家族通知所有弟子,忽然一名灵尘殿的弟子惊慌失措的朝程御跑了过来,“殿主,据弟子们观察,刚才的动静是因一名修士正在被一只身带双翼的豹形妖兽追逐引起,他们正在向我们这里跑来。”“身带双翼的豹形妖兽?”程御不明所以的望着来人。“千真万确,弟子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妖兽,也瞧不出它究竟是几级妖兽,不过从外观上看,它就像是一只长着双翅膀的豹子。”弟子诚惶诚恐的答道。“我刚才用神识查探了一下,确实是不曾见过的高级妖兽。”一名蓝衣修士确定道。“万不能让那修士把妖兽引到我们这里。”程御猜想着兴许刚才那吓人的咆哮声就是这只妖兽,立即对门下弟子嘱咐道。“程殿主且慢。”不等那弟子领命吩咐下去,有一人立即出声阻止。众人向说话之人看了过去,就见云家的长老云慕昊走了出来,“程殿主,我以神识查探后发现,那名修士正是与我儿君衍的道侣,文天淼,还请诸位通融一下,让她进来吧。”“文天淼?是文家心澜长老的那个宝贝徒弟?”“没错,正是她。”“你确定?”“确定。”“可是,老夫担心那追逐她的妖兽,恐怕就是刚才发出骇人的咆哮声的高级妖兽,别说是放她进来,如果就这么任由她将这妖兽引了过来怕是这里的更多修士都不是其对手,到时只能连累更多无辜的修士遭殃啊。”程御犹豫不决的分析。“既然程殿主如此不放心,我可以带人去把它引开,你看如何?”就在程御万分为难之际,一名云家弟子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昊长老,君衍少爷突然带着人冲出营地了。”云慕昊脸色微微一变,身形一晃,飞身追了出去。“你们随老夫去看看罢。”程御无奈的与身边的几位渡劫修士摇头叹息的也追了过去,果然是关心则乱啊。其余留守的几名渡劫期修士,不由得面面相觑,希望大家能平安归来,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云慕昊第一时间赶上了驾驭着飞行法器的云君衍,“君衍,你太冲动了,追在天淼身后的妖兽可不是一般的高级妖兽,很有可能是十级甚至是更高级的妖兽,为父正在和程御殿主商量带人前去引开它,以方便营救天淼。你万不可如此鲁莽的闯过去,不然不仅不能救出天淼,你自己也会有危险的。”可是,云慕昊的苦苦相劝不仅没有使云君衍停下飞行的速度,相反还使得他更加急切的加快了速度,朝着他感受到的天淼的所在地急速飞去。了解云君衍执着的性子,也理解他对天淼的担心之情,天淼是他决定要守护一辈子的人,而他认定的人或下了决定的事,任何人都不可能让他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