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毛太浓-高潮绝顶抽搐大叫 - 信宜金融网 岳的毛太浓-高潮绝顶抽搐大叫 - 信宜金融网

岳的毛太浓-高潮绝顶抽搐大叫

【摘要】回到客栈的时候,天已经是蒙蒙亮。轻手轻脚找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窗户,打算偷偷跳进去......一双手突然一把抓住我,把我硬拉了进去。我重重的摔在地上,觉得臀部被摔成了四瓣!气得我张口就骂...

回到客栈的时候,天已经是蒙蒙亮。轻手轻脚找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窗户,打算偷偷跳进去......一双手突然一把抓住我,把我硬拉了进去。我重重的摔在地上,觉得臀部被摔成了四瓣!气得我张口就骂“是哪个王八蛋坏我?!”“是我这个王八蛋。”从阴暗处走出两个人:月下同连翩。说话的正是铁血少年样的月下,那小子同我与连翩差不多大,却有我们两个都欠缺的激情同热血。一口白牙正嚣张咧着,露出两颗可爱虎牙。我立马一脸谗媚状,那表情……比宦官还宦官啊!没有办法,我陪养的这两个助手,一个狗血万分一个木头异常,都是与众不同难以应付,却偏偏成了一家子。笑得我这标准杏核眼都眯成了一条缝,“您老们怎么大清早就出现在我房间?这莫非是……甜蜜过头,走错房间了哈?”“城,不,门主……您到底去哪了?属下和月下都已经等了您一晚上了……”连翩美人颦眉的表情真是我见犹怜呀……可惜我一点都没有欣赏的心情……自从上次被花翎大姐弄伤了以后,月下同连翩便再也不准我一人未经他们同意便在外瞎逛,要是被他们抓住……家法处置!!!= =……说不定,这次他们是来诈我的,要真是招供了,说不定真的穿帮了……我于是死鸭子嘴硬“哈哈…哈哈夜不归寝哪是我这等好孩子的作风哈……我一直在自己房间乖乖睡觉……这一晚上都是一夜好眠啊!睡得我真是神清气爽……”月下无语,拍了拍我的肩头。溅起一阵水花……我汗颜,忘了衣服还未干哈……“那个……上茅厕不小心掉下去了哈”寒……谎话越编越假……果然月下给了我一记暴粟,弹得我眼泪汪汪。“小酿……我们已经给了你机会招贡,是你自己不抓住哈!连翩,让她换件干净点的衣服,老规矩,到外面罚跪去!”“不要不要啊!天亮了外面会有好多人啊!呜!我的一世英明啊啊!”我死命抱住连翩大腿。巴望她能帮我说说好话!谁知……连翩哀怨地看了我一眼“门主……属下觉得您的确该罚……属下已经劝告您好多次,叫您不要出去,您怎么不听话呢……您看您这么晚出去,您自身不安全不说,夜里天黑,要是踩到了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呀……何况您又是身份特殊,……再何况……”她竟然滔滔不绝的教诲了我两个时辰……那唠叨功力……堪比唐僧……两个时辰后,满是魔音绕耳,衣服已经干透的我僵硬的被月下从连翩腿上拉下,毫不留情的被扔到院子中央。……我哀怨的跪在院子里,头顶着偌大一只水盆!客栈里面的人来来去去,无数好奇的目光叫我一阵脸红!却是无法扔下那倒霉的水盆跑掉!身后月下正在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命苦啊……觉得我的脖子被这个倒霉的水盆压得至少缩短了五厘米……可恶的店小二,叫你拿水盆,却找这么大一只,简直可以做浴缸了!同时打个哈欠……累且不说……还真是困啊……膝盖由庠到痛到麻,现在已经完完没有感觉了……就快要顶着水盆睡过去的时候,眼前却出现两支穿着白缎锦鞋的脚,恩……还蛮大的……要是按照现在的尺码来算的话,应该至少是四十一号吧……是月下吧……莫非罚跪的时间结束了?我颤颤巍巍拿下水盆,竟是看到李,不,是宁祈……月下那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早知道,我就可以偷懒了嘛……宁祈长长凤眼迷缝着,清明乌黑的瞳子里面有着说不清的情绪……似乎是,很……生气?!又丢丑了……我手忙脚乱得想站起来。可是虽说人家体质是快速愈合型的,但是也管不了血液循环不是?于是还未站起,就这样结结实实的跌进他充满淡淡薰香的怀里……“对不起对不起!”我睑红得堪比桃花,争扎着又要站起,而腿还是软的像棉花,又直扑入他怀里!心不争气地咚咚跳着,听到他沉闷的笑声,又感受他宽阔的胸膛的沉稳起伏……平生定一次感受到……无所适从。感觉到我不是一般的窘迫,他止住笑声,就像抱起一个娃娃一样,他抱住我,就在一旁的桃花树下坐下,丝毫不顾忌他那和昨夜虽是不同色泽,不同款式,却仍是由云锦治成的华服。此刻安静下来,方觉双膝就如同万蚁噬心一样难过,我不由紧咬牙根, 努力不呻呤出声。宁祈轻轻按摩我的双膝“你怎么会被罚跪?!”伴随着他的问话,比我要精纯浑厚千倍万倍的真气从膝盖缠缠输入。恩,舒服了好多。“因为……我未经他们同意就跑了出去……”我的老脸又一次泛红。“有何不可?你乃相恩门之主,难道一行一动还要经过属下们允许?”他皱眉,有淡淡寒气从身上散发而出,“这帮奴才,太过恃宠而骄!”他竟然敢骂月下同连翩!一股火气从心中升起,我瞪他“什么奴才!人家是我的朋友好不好!你们这帮古人,天天把奴才主子挂嘴边,累不累烦不烦啊!”宁祈突然停止输送真气,我的膝盖顿时又是痛痒不已,望向我的勾魂凤眼威胁的眯了眯“在下并不知道古人为何意……不过看来在下是多管闲事了……那就请大人继续跪着吧!”说罢他便欲站起身来。我忙拉住他的衣袖,一阵愧疚,明明知道他们这里所有人都是这个样子,我还强求他懂得什么人人平等……未免太过与为难这位估计从小就锦衣玉食处于上位的家伙了。“那个……其实我并不是吧月下同连翩当做一般属下来看待的……”我开始不好意思的向他解释,但是要我道歉,妄想!还好这个家伙还算识趣,只是扬了扬眉,继续听我向下说下去。“我与他们两个几乎一边大,而且又是与他们一同共事了两年……虽然他们是我救回来的,而且武艺同知识都是我教授给他们的,但是我从来没想过高他们一等或者怎样……他们一直把我当做最重要的人来看待,如此惩罚于我也是因为关心我,不想让我再受伤的缘故……这样的惩罚……我甘之如饴……”“你这个人,”宁祈微笑,又开始缓缓输入真气于我“哪怕别人给你一丝的温暖,你都要成百成千倍的还回来……对于你这种人,要打垮你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用爱的名义去伤害你……这样,你就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软弱而可欺。”我无言……这个男人,把我看的如此之透彻……果然不愧为号令江湖豪杰的人上之人。他看我看的如此之清晰明了,然而我却对他简直一无所知……若他是我的敌人……那真的是……非常可怕……“好了,走路应该不成问题。”他放下我,我恍然从沉思中惊醒,一下子从他怀中跳出,果然,两膝间的痛痒全部消失殆尽。“谢谢……”我讷讷到。“不谢。”他狡黠一笑,“没有想到大人还有如此小鸟依人的时候,不过在下还是比较喜欢张牙舞爪的小花猫……可爱……又有挑战性。”“你!”我血压一下子升高了一倍!这个还是如此讨厌的家伙!“散莲!”随手抓住一把桃花花瓣,想也没想就直接将其作为暗器,扔了出去!他只是不以为意,身形一晃,就躲了过去。然而,他身后的花丛,突然传来一声惨叫。“鬼啊!!!”我惊叫着躲到宁祈背后,只见从花丛里面,慢慢的伸出一只血淋淋的双手……接着……一个头型堪比鸡窝,上面满是我射出的樱花花瓣的女人缓缓爬了出来……她额头正中正好插了一片花瓣,血潺潺留下,弄得满脸都是恐怖的猩红……她抬起头……我只能看到她惨白的眼白……额……这个女人怎么看上去这么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