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趴窗台着腿分开挨打-一整夜不拔出来h高辣 - 信宜金融网 跪趴窗台着腿分开挨打-一整夜不拔出来h高辣 - 信宜金融网

跪趴窗台着腿分开挨打-一整夜不拔出来h高辣

【摘要】【1】十年伊始 [续]横屋纪彦转校的第二天——校园操场,几个随意的拍着篮球的少年嬉笑着围在一个篮球架下。“这下菊泽那家伙可能这一周都不能来学校了。”“嘛,谁让他发烧还打了一天电玩。结果...

【1】十年伊始 [续]横屋纪彦转校的第二天——校园操场,几个随意的拍着篮球的少年嬉笑着围在一个篮球架下。“这下菊泽那家伙可能这一周都不能来学校了。”“嘛,谁让他发烧还打了一天电玩。结果更加严重了,晚上送去医院,医生说是肺炎。”“...这家伙是白痴么。”“早啊,大家。”藤泽野大老远就听到球场上的队员们对菊泽的调侃,将包放在篮球架一旁的地上,从旁边的几个篮球中挑出一个,“你们啊,放过菊泽吧。”“什么啊...昨天的练习你和新队员配合得真好啊,菊泽是要被抛弃了吧!”山下笑笑,菊泽一进入校队就一直是小野负责带的。对于菊泽这个后辈平时大家都很关照,却总喜欢笑话每每部活,菊泽都要跟着小野后面咋咋呼呼的。藤泽野被说的也觉得好笑起来,抱着篮球抬头刚想插几句,忽然看到教学楼二层菊泽班上有个身影在窗边。‘横屋纪彦?’藤泽野下意识冲着那扇隐约有些反光的窗户挥了挥手,但不确定横屋有没有看到。原来,除了为准备打比赛而抓紧训练的篮球队,还有人会来这么早啊。坐在位子上的横屋纪彦微微侧目,十四岁年纪男孩子的脸庞带着难以掩去的稚气。‘看着他们这么拼命就想笑,篮球而已...始终想不明白有人会如此痴迷。’横屋愣了下,看着突然明朗的向楼上挥手的人,有些惊讶....那个人是昨天见到的那个自称是‘前辈’的家伙?“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了。”横屋纪彦收回目光,看着一直噤声站在教室的佐佐木一行人,平心静气道,“就按我说的做。明白吗?”“...是、是。”下午,橙红的太阳半隐半现在天边——藤泽野课桌整理整齐,他最近找了一份便利店的工作。年初,父亲藤泽和雄被处分革职,脾气越来越不好,常常晚归。柔弱顺从的母亲,身体也大不如从前。而且...藤泽野想了想,上礼拜哥哥也到了合适的房子,打算搬出去,现在东西也差不多打包好了。因为藤泽和雄对藤泽安的愤怒已经达到了一个以理解的高度,扭曲的将所有过错推到养子的身上,藤泽安不得不这么做。...有时候,藤泽野也想再多努力一些事情。“小野,你去哪里?晚自习你走了,老师又要发飙了。”同座的中岛健人抖了抖,想到数学老师狠狠戳向黑板的粉笔,每每瞟向自己旁边空座位的怨念眼神,整个人都不好了。“哈?好了好了,我会跟班主任请假的。”藤泽野起身将课椅推进去,看着中岛健人...怎么胆子这么小?拜托你根本不明白,数学老师发泄怨念的方式就是,指指黑板上的数学题给大家临时测试啊!测试!写错的都要改正一百遍啊一百遍!你这种随随便便写一写也能得到A的优等生,永远不懂身为学渣的忧伤啊混蛋....中岛健人看着藤泽野走出教室的背影,默默心塞。‘B班的佐佐木、木下,C班的砂尾、D班的石原智久,这四人是连其他学校的不良学生也害怕的恶人。’横屋看着眼前的石原智久,对方那副似乎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的完美笑容让他心烦。“喂!石原,你这是什么意思?”砂尾察觉到横屋的面色渐沉,咬咬牙冲着依旧随意站着的石原大声喊道,“从今天起横屋少爷就是学校的老大了。”“哦,是么。这种事情是谁决定的?”石原智久想听到一件普通的趣事一般随意的开口,然后一双眼睛落到横屋纪彦身上,“你就是那个新来的转校生。还蛮有本事的啊。”砂尾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石原的人已经将横屋、木下和他三个人围了起来。砂尾握握拳,隐隐有些不安,石原这个家伙在学校沉默寡言不怎么喜欢与人接触,而且有传言...石原智久的母亲是某个暴力组织头头的地下情人。“恩?”横屋似乎想起来眼前的人是谁了,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也不会影响计划,“呵,田中家也不平静吧,你就不要插手多余的事了。代我向伊野尾慧问好吧。木下!”“啊、啊?”木下有怔愣的答道,石原、田中、伊野尾慧....?“佐佐木在哪里?”“佐佐木在教育低年级的后辈。”“这么慢吗?”横屋皱皱眉,一眼扫过去,令木下心里一紧。“走吧,我们过去看看。”石原智久敛目隐藏起眼中的郁色,侧身给横屋让开了道。田中家...迟早会落到我的手上,他和他母亲伊野尾慧受过的屈辱,他早晚都会换回去。‘看啊...人和垃圾一样,只会委曲求全。’横屋想到,嘴角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石原的眼神闪了闪,重新勾勒一个完美的笑....恩....横屋吗?校外——“横屋,你怎么不在上课?”藤泽野走出校门竟然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有些惊讶。马上有看到了横屋身边还有两个人。“您好。”藤泽野向昨天就见过的健平太一郎礼貌的笑笑,又转向佐佐木自然的打了招呼,“哟,你也在啊佐佐木。”‘什么叫你也在啊!你这是面对前辈的态度吗?’佐佐木面色不善,他一看到藤泽野这家伙就自然冒火,口气有点冲的开口,“你在这里干什么?”“恩,今天早退。你们呢?”“.....”高中生随随便便就早退这种事,不要给我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好想爆粗口....“呵”横屋轻笑了一下,同时在佐佐木视线转过来的时候,抬眼看过去,后者一颤连忙错开视线。横屋只是觉得佐佐木每次遇到藤泽野说不上两三句话,就一副‘吾命休矣’的样子,一时有些愉悦了他。健平太一郎看了看藤泽野和佐佐木,马上提出请两人陪同少爷在原地稍等,然后匆匆去解决在前面路口遇到麻烦的来接少爷的车子。只是回来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藤泽野清醒过来时正值夜晚,泛白的月光透过玻璃窗轻飘飘的洒了一床,四周萦绕着刺鼻的消毒水气味。藤泽野眨着眼睛使视线更加清晰,最先进入眼帘的是挂在床头的输液瓶。藤泽野试着动了动,勉强坐起身掀开盖在腿上的被子。膝盖遭受了直接暴力,如果只是软组织挫伤或髌骨骨裂问题倒不大,如果是骨折的话,多半是粉碎性骨折,打打石膏的保守治疗是无法治愈的。“藤泽前辈,现在不要乱动比较好。”藤泽野轻轻覆在腿上的双手一顿,借着走廊照进来的灯光向敞开的门口看去。横屋站在那里,他身后的主治医师井上真央和助手看到坐起身的藤泽野,马上走了进来。“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感觉头晕吗?”井上真央见病人摇摇头,情绪还算稳定,再次开口“腿部的诊断结果是软组织损伤。”“恩。”藤泽野松了口气,这差不多是最好的情况了。“你情况没有伤到骨头就不怕,积极治疗的话2周就可以康复。”“怎么了?”横屋纪彦注意到黑暗里藤泽野皱了下眉,走近了些,站在了井上医生的旁边,“如果前辈有什么不放心的话,可以再做一次检查。”“啊,没必要吧。对了,你的伤怎么样了?还有佐佐木。”“佐佐木已经回去了。”“哦。”房间里的气氛又冷了下来。主治医师和助手已经出去了,屋里剩下横屋、藤泽野和健平太一郎。健平太一郎看少爷没有开口的意思,想了想,给藤泽野倒了杯水。“啊,太好了。谢谢...恩..您..?”“我叫健平太一郎。您叫我太一郎就好。”太一郎见少爷没有不悦,直接站在了藤泽野床边。“我刚刚给您的家里打了电话,不过没有人接。”“是么。”“没关系吗?”太一郎问道。“恩,没事的。”藤泽野想了想,小安因为费用问题在偏远的地方租的那间旧房子,母亲一直说不放心要跟着过去看看,至少要陪小安住一晚才安心,可能今天过去了吧。父亲...这个时间可能都还没回家吧。“这里是有新锐金融集团资助的医院。在康复之前这段时间,请您放心的住在这里吧。这次的事牵扯到您真是抱歉,治疗费用方面请不要担心。另外,在与您的家人商讨后我们会给您相应的补偿。”“...可以让我在这里住院真是帮了大忙了。不过,我想赔偿就不用了。”不管是同校的前后辈关系,决定一定要成为朋友的关系。还是因为三个人是一起被抓,再一起逃出来的,藤泽野都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拿这笔赔偿。更何况,当时看到横屋纪彦后,是自己决定走过去的。大约5小时前——太一郎走了大概有五分钟左右,藤泽野觉得一时间也不会很快回来的样子。“我打工的便利店离这里不远。”藤泽野指指街道的另一头大概近拐角处的位置,距离不是很远,“在靠落地窗边的座位应该可以看到这里,我们进去坐一会儿,前辈可以请我们喝冷饮。”“为什么...?”佐佐木听到后半句话,愣了一下。‘为什么我非得请你们喝冷饮啊!我今天已经被压迫一天了你知道么?没有人问我的意见就擅自决定了吗?还有这种事情不要一副平常的语气说出来!’←佐佐木的内心【全】“佐佐木,请拿出前辈的样子来。”滚粗!!!你刚刚叫我佐佐木了吧?根本没有加上前辈两个字好吗?你真的有把我当成过前、辈、吗!?←by今天也好想爆粗口的佐佐木佐佐木思考到底在藤泽野的哪个位置来上一拳好的时候,他身边的横屋纪彦迈了一步,佐佐木几乎是出于潜意识的马上跟在了后面。...没办法,他现在可是不敢惹这个转校生。佐佐木只好忍气低头,默默的在自己的小本子上给藤泽野这个臭小子记上一笔。藤泽野问过两人想喝的东西后,就站在柜台里面调兑。发现杯子用完了到后面去拿,结果一两分钟的时间就找不到人了。“哎呀,这个我刚刚在算账,也没太注意。”一起打工的坂田抓抓头,有些懊恼的说道。“没事,我再找找好了。”藤泽野顺着落地窗向外看,长长的街道上没有人影,“应该不会走的这么快。”藤泽野想了想,推开便利店的一个小门。门后是一条窄巷子,这条巷子背光,平时有些阴潮,很少有人从这里走,店里来不及处理的垃圾袋会暂时放在门旁。藤泽野走了两步,就看到了横屋纪彦面对着长着青苔的墙壁站着。透过横屋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侧着身的身影,但藤泽野那个身形肯定不是佐佐木。横屋纪彦听到身后似乎有鞋子踩在潮湿地面上的声音,愣了一下。“别动。”旁边的人很用力的攥了一下横屋的手臂。横屋没有再动,心中有些犹豫,不知道来人是谁也不好贸然动作。“喂,回去也不跟前辈打个招呼的吗?”一个熟悉的声音,非常有气势大声喊道,脚步声慢慢靠近。横屋能看见被捂住嘴推到角落的佐佐木有些挣扎着要起身,被挟持在胸口前的刀子死死抵住,放弃了动作。对立的几人都暗暗蓄势待发,以应对可能突变的形势。“哦,你的朋友吗?横屋。”‘这看起来像朋友相见的气氛吗?快点清醒过来啊混蛋!’佐佐木被按着贴在墙上,僵着身子气的胸闷。横屋纪彦觉得有那么一瞬间,他好像理解佐佐木的心情。佐佐木正屏息听着动静,突然肩胛一股好大的力量猛地将他向一旁退去。佐佐木反应了一下,马上站稳身子,带着怒气回身给了刚刚按着自己的人腹部一拳,将人身子打弯了下去,“藤泽野!踹谁啊,你这个笨蛋!”“跑。”藤泽野推了一把横屋,然后回身挡住了另外一个人。藤泽野虽然一般很守规矩,但从小也不是让人省心的孩子。毕竟是男孩子,个子在同龄人中还算高的,180的身高还有渐长的趋势,运动细胞很好,偶尔也因为打打架什么的被藤泽安关在房间里好好检讨。佐佐木更不用说了,他是不良学生的头目,超级不良。这时!一个在旁边暗暗观察的影子,突然窜出来向着横屋纪彦的方向扑去。正躲过与自己纠缠的对手一脚的佐佐木余光一闪。之前这个人没出现,大概就是在一旁藏着以便随时控制局势。佐佐木想上前拦住,也没来得及。藤泽野也是一愣,不过人是从佐佐木那边窜出来的,离藤泽野还有些距离。等人要越过身旁时,藤泽野手一伸堪堪抓住那人的手臂。藤泽野一只手抓着那个人,一边尽量躲着。“啊——啊啊——”横屋纪彦闯到店里的柜台抢过电话通知完健平太一郎,回来就看到藤泽野直接被狠狠撞向地上,还好姿势的原因全身上下的冲击力都放在腿部,而不是以头为支点。随后急急忙忙跟过来的坂田见到几人扭打的这个样子急的叫起来,越急的时候越紧张搞的连想把几人拉开也不知从何下手了。“不是叫你跑了吗?”藤泽野疼的眼前有些发白,好不容易在坂田和横屋纪彦的插手下重新站直了身子。“藤泽野!”现在被两个人堵着佐佐木气愤的喊道,顺着缝隙也看到了手里拿着木棍,一脸严肃、皮肤白皙精致比同龄人要瘦一点的14岁男孩。完全就气笑了,“行了,我的小少爷。暂时还死不了,这里就交给我们,您快回去吧!”不得不提到的是,这件事后佐佐木在不短的时间内消除了对横屋的恐惧。更准确一点说,就是看到‘横屋小少爷’就想笑,还是贱贱的那种。佐佐木笑着被打中了一拳,马上又呲着嘴回了一拳,“藤泽野!”“为什么打人的时候喊的是我的名字?”‘混蛋,当然因为是这样才能发泄我的愤怒啊哼!’←永远不会说出口的,佐佐木の内心粗口藤泽野看了一眼大喊着‘藤泽野’挥拳的佐佐木,同时收回了本来迈向佐佐木方向的脚。在一旁带着坂田和横屋悠闲的围着一只‘小怪’练级。‘所以说快来帮忙啊你们这些冷血的家伙!’佐佐木想着,回过头心下一惊,“喂!”藤泽野看到一把黑色□□正对准横屋,一下子扑过去。‘砰——’枪上装了□□,子弹射在墙上,并没有发出引起多大骚乱的响声。藤泽野双臂抱着横屋,没有支撑点,头侧上部一下子冲撞到地上,带着两个人的重量。地上没有锋利的石子或尖锐的棱角,至少没有划出血,只是一阵一阵的眩晕。‘坂田——’最后视线模糊的时候,藤泽野只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冲过来,坂田手中的□□被硬生生掰开,整个人被按趴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