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和王妃的第一次/嘤嘤嘤没有拔出来 - 信宜金融网 王爷和王妃的第一次/嘤嘤嘤没有拔出来 - 信宜金融网

王爷和王妃的第一次/嘤嘤嘤没有拔出来

【摘要】站在冰帝金碧辉煌的大门前,轩辕羽衣兴奋的心情里掺杂了几分紧张,不禁有些唾弃自己,这辈子的十五年加上前世的二十多年,即将见到的人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紧张些什么呢?只是,这种像小女生要去见偶像一样...

站在冰帝金碧辉煌的大门前,轩辕羽衣兴奋的心情里掺杂了几分紧张,不禁有些唾弃自己,这辈子的十五年加上前世的二十多年,即将见到的人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紧张些什么呢?只是,这种像小女生要去见偶像一样的心情还是让她站在冰帝的大门外,踯躅不前。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校服,白衬衫,膝上二十公分处的格子裙,很有冰帝庄严华美的风格。只是习惯了中国式校服长裤的,她还是觉得在四月初的天气里穿裙子有些“美丽冻人”。秋冬的时候是一定要向校方申请穿长裤的,现在暂且就这样吧,转学第一天实在不适合“标新立异”,那样不符合她一向低调的做人原则。就当是锻炼自己的意志吧!羽衣这样安慰自己。这时,一辆黑色的房车停在了离她不远的一处,羽衣看去,见车上下来一个穿着冰帝校服的少女。高挑的身材,漆黑的发高高束起,称的脸雪玉一般,眉目如画,只是神情间却带着淡淡的疏离气息。是上次办转学手续时在校长室遇到的少女呢,而且似乎与她一样,也是这个学期到冰帝的转学生。目光交错,羽衣微笑着向她点头致意,少女一怔,神情有些不自然地也朝她轻轻点了一下头。“你好,在校门口碰到,还真是有缘呢!”羽衣向少女走去,“上次匆匆一晤,还没有来的及做自我介绍。我叫轩辕羽衣,不知是否有幸得知小姐的芳名。”带点轻佻的语气,怎么听都有些花花公子搭讪的味道,羽衣反省,难道是自己与忍足呆久了,被他传染了吗?千万不要吓跑美女才好。“凤鸟院岚”,少女顿了一顿才道,声音如珠玉撞击一般明澈悦耳。“岚,山间的雾气,很美丽的名字呢!”羽衣不吝夸奖。凤鸟院岚不语,眉目间疏离的气息却淡去了些许,脸似乎微微一红。害羞了呢!羽衣笑的灿烂。果然这招是对付冰山很管用呢,无论是男冰山还是女冰山。对羽衣来说,主动结识他人并不是她一贯的表现,只是现在确实需要有人同行,以分担一下她的忐忑,同是转学生的凤鸟院岚自然是比较理想的对象。而且,少女冰冷疏离的面容,不惯与人打交道的表现,很轻易的触动她内心深处的一根弦。“岚,一起走吧!”开学日的冰帝,一扫假期时的冷清,整个校园及其忙乱。到处是在做宣传的社团摊位,横幅、标语、鲜花、气球遍布。到处是喧闹的人群,腼腆的新生,引导和维持秩序的高年级,加上远处不时传来的呐喊声,好一幅朝气蓬勃的冰帝校园图。抬头望向天空,朝阳初升,湛蓝的天空飘着几丝白云。受到周围气氛的感染,羽衣的整个心都有些飞扬起来。“青春啊青春~”网王经典台词在羽衣的感叹中重现。身边是依旧沉默的凤鸟院岚。两个面容极为出色的陌生少女,一冰冷一娇柔,穿着冰帝的制服,闲庭信步般的走在冰帝的校园内,于喧嚣的人群中尤为夺目。一路走来,不知引来多少冰帝学生的侧目,惊艳、赞叹、有羡慕、嫉妒的目光交织于两个少女身上。众人纷纷猜测两个少女的身份,一时间,冰帝新来两个比校花还漂亮的美女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校园。此时,冰帝网球部正选休息室。由于上午的新生入学典礼,作为冰帝学生会会长的迹部要上台讲话,于是网球部早上的训练在他的示意下提前结束。众人一边更衣一边随意的聊着,门忽然被推开,看过去,却是之前被人叫走的向日。“侑士,听说冰帝新来了两个超级美女,整个学校都在议论呢。”向日蹦蹦跳跳地进来,忙拉着忍足道,训练结束后,同班的小林把他拉出去传递了这个消息。“新生吗?”忍足挑眉,冰帝一年级新生都是由本校直升上来的,不可能有他不认识的美女。“好像不是新生,小林说她们的校服是二年级的,好奇怪!”向日皱眉思考。原来如此!忍足微笑。却看到迹部一脸了然的神情。“迹部,你知道什么吗?”忍足问道,众人的目光皆看向了迹部。“本大爷是无所不知的,”迹部扬头,“她们是这个学期二年级的转学生,其中一个是——凤鸟院岚。”“凤鸟院岚,凤鸟院财团总裁的孙女。”天台上,一个少女对另一个扶栏观望的少女道。“哦,冰帝最不缺的就是千金小姐,长的倒是不错。另一个呢?”少女指向下面。“另一个也是转学生,身份不明,没有在上流社会出现过。她不是问题,凤鸟院岚才是应该注意的人。”“嗯!?”“迹部的青梅竹马,而且两家有意联姻,凤鸟院岚的转学应该是双方家长的意思,为了联络感情。”少女叹道。“迹部不是那种任家族摆布的人。”“问题就在这,上一次迹部家的宴会,凤鸟院岚出席,旁人问及他们的事情时,迹部没有否认她未婚妻的身份。虽然也没有明确承认她,但这种态度对迹部来说是第一次。”“是吗……”少女略带失落的语音在风中飘散……拉着凤鸟院岚逃也似的匆匆走开,轩辕羽衣倍感失策。因为在冰帝不想太引人注意,所以早先就与忍足约好在学校就当做彼此不认识。忍足在几日的相处间也渐渐明白她的性格,再来他们的关系确实有些纠结,于是很爽快的答应。本以为她可以好好的享受她的日本中学校园生活,就因为一时兴起主动结识了一个美女,结果平白成为了众人目光的焦点。看来美女的杀伤力很是巨大呀!此时的她完全忽视了自己的作用。习惯了隐藏,习惯了做旁观者,不希望被瞩目。她只想静默的呆在一旁,看着前世喜欢的王子们,看着他们燃烧的青春。停下脚步,轻轻叹了口气,才发现自己拉着凤鸟院岚已经在校园里走了很久。喧嚣已经远去,触目所及是一处僻静的树林。绿树间,几株八重樱开的正好,纷纷扬扬的花瓣在风中飘落,粉色落英在地上积了薄薄的一层。看向来路,却是一条曲折的小径,蜿蜒的直通向这片树林深处。四月的树木,枝叶已有繁盛之态,繁花绿荫中一角小楼若隐若现,很容易让人产生一探究竟的欲望。既然走出人群,羽衣索性决定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见身边的少女脸上并没有反对之色,而且任自己拉着这么久,便冲她嫣然一笑,继续拉起她沿着林中小路向前方的小楼走去。并不是羽衣想象中的中国古典式或和式房屋,白色的小楼是纯粹的洛可可式,大理石柱子花纹华丽繁复,小楼前面有一个小巧的喷泉,花丛中居然摆放着一架黑色的钢琴。看起来很像私邸,只是不知是冰帝的哪位,在校园中占据一角,又是如此手笔,应该在学校很有势力吧。与凤鸟院岚坐到钢琴边的座位上休息,羽衣伸手轻敲琴键,华丽低沉的音色传出。“是门德尔松钢琴,这样的世上只有三架。”一直沉默的凤鸟院岚次时出声。“是吗?这么名贵的钢琴,居然随便放在这里,我倒是很好奇这里主人的身份。”“这架钢琴,应该是冰帝的神老师的。”凤鸟院岚道。神老师,神太郎吗?那个冰帝网球部的监督?羽衣的印象中,那位神监督每次出场总是西装革履,穿的一丝不苟,而且看起来很严肃的样子。忽然想起,那位神监督好像是冰帝的音乐老师。这是神监督的地盘呀!羽衣顿时来了兴致,之前的不快一扫而光。双手放于黑白琴键,微微一顿,优美的旋律便从手下传出。不是任何一首名曲,琴音略带古意,像是少女幽幽的情思,婉转轻诉,却又像是原野上的风,低沉寂寞,洒脱不羁。“没有听过的曲子,很优美,带着东方古典的韵味,”凤鸟院岚皱眉,“只是感觉有些奇怪。”“觉得奇怪就对了,”羽衣笑道,“这本来就不是钢琴曲,看来岚钢琴的造诣很深嘛!我其实不擅长钢琴的,今天倒是班门弄斧了。”家里放着的钢琴是忍足的,她很少弹钢琴。“是什么曲子?名字呢?”凤鸟院岚还是不太适应羽衣时不时的称赞。“叫《乱红》,主旋律是箫,或者笛子也可以,钢琴只是伴奏。”“乱红?”凤鸟院岚不解。“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羽衣不知怎么翻译,于是用中文说出,随即又用日语解释道:“乱红就是飞花,在风中飞舞的花瓣。刚才在林中看到樱花飞舞,就随手弹了这首曲子,其实不怎么应景呢!”“改天你用箫吹来听好吗?”凤鸟院岚出乎意料的请求,似乎笃定羽衣会吹奏。“哎?”少女的话让羽衣一呆,看着凤鸟院岚冰雪初融的面孔上隐约的期盼之色,便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这样的人,自己永远没有办法拒绝呢!凤鸟院岚面上露出一丝笑容,霎时如百花齐放,美不胜收,看着羽衣有些呆怔的模样,笑容便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