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下面把葡萄压成汁:农村老汉和媳妇小说 - 信宜金融网 用下面把葡萄压成汁:农村老汉和媳妇小说 - 信宜金融网

用下面把葡萄压成汁:农村老汉和媳妇小说

【摘要】中午时大家都是都是在学校吃饭,陈念耳机里播放着英语,她给了南絮一只耳机,两个人边排队打饭,边听英语学习,周围的人不想理会陈念,可却因为她与南絮关系越来越亲近而频频引人注目,魏莱也是其中一员。魏莱原...

中午时大家都是都是在学校吃饭,陈念耳机里播放着英语,她给了南絮一只耳机,两个人边排队打饭,边听英语学习,周围的人不想理会陈念,可却因为她与南絮关系越来越亲近而频频引人注目,魏莱也是其中一员。魏莱原本与她身后的人正在说笑,见南絮与陈念待在一起,她的笑容有一瞬间凝固,却又极快的恢复了正常,她带着两个跟班走到南絮两人面前,扯下陈念的耳机说:“你这周排名又上升啦,怎么考得那么好啊,放学后要不要一起做作业?”陈念沉默着摇摇头。“我有好几个英语问题想向你请教呢。”“没时间。”陈念扯了扯嘴角,表情有些勉强。“是真的没时间还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你身上啊?”魏莱的跟班之一罗婷如此说道。魏莱笑着凑近陈念,说“陈念才不是小气的人,她对同学特别好。”南絮见魏莱虽然笑意盈盈但语气中确有些逼迫之意,遂说道:“我有空可以帮你看看呀,虽然我成绩不太好,却也能说得过去,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罗婷不敢再说什么,南絮的成绩何止是好,那简直是不要太好,刚转学到班里的第一次考试就拿下了第一名,她曾听到班主任说南絮是从北京转学来的,她的分数北大清华这些知名学府录取是绝对没问题的。显然魏莱也是想到了这个,她亲热的挽着南絮的胳膊,说:“小絮,那你要多教教我噢,拜托你了。”面子工程谁都会做,南絮笑了笑,“那是自然的,我们是同学嘛。”魏莱听见这话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南絮与陈念是朋友,而与她只是同学罢了。她从南絮转学过来就对这个新同学充满了好奇,漂亮成绩优秀,性格还很好,似乎与她很像很像,当然不是原本的她,而是这个大家看见的她,她不由自主的就想接近对方,可惜南絮与谁的关系都说不上好,她想了无数方法也不能接近对方,没想到应该成为她朋友的南絮与陈念成为了好朋友,她当然不甘心了。魏莱拿出手机想给陈念拍几张照片,南絮敏感的发现陈念很抗拒这件事,于是她挡住镜头让魏莱拍自己。放学的时候南絮依然和陈念一起回家,陈念似乎在担忧什么,她走得很快,到了路口两人应该分开了,陈念向南絮挥了挥手,“小絮,早点回家吧。”南絮抱了抱她,“明天见。”看着南絮走远后,陈念走得更快了,突然有人踹了她后背一脚,猝不及防的她摔倒在地。魏莱、罗婷与徐渺出现在她身后,刚刚那一脚罗婷踢的。魏莱与徐渺假模假样的将陈念扶起来,“不要怕,我们就是想给你颁个奖,你那天给胡小蝶同学盖衣服真是太感动了,但是你去跟警察叔叔聊天,我就一点都不感动了。”魏莱将陈念往后一推,继续说道:“你天天粘着小絮我就更不高兴了,你凭什么和她做朋友,你哪一点好了。”“你们在做什么?”清甜的声音在四人背后响起,她们同时转过身就看见了冷着脸的南絮。谁也没想到南絮会突然出现,因为南絮一般都在这里与陈念分开,而且她们明明看见南絮离开才过来的,其实就连陈念也没想到南絮会出现,她挣扎了几下。魏莱急忙上前,解释道:“小絮你不要误会,我们刚刚看见陈念摔倒了,关系她而已。”“噢!”南絮拖长了语音,她将陈念拽到自己身边,“那真是谢谢你们了。”说完她抬起一脚踹向钳制陈念的罗婷腿上,拉着陈念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她们想知道我和警察说了什么。”被南絮牵着手陈念很安心,刚刚幸好南絮出现了,但她没想到看着柔柔弱弱的小姑娘直接一脚踹向了罗婷。“心虚了?”南絮才知道17、18岁的恶居然是这副模样,她后悔不应该与陈念分开,魏莱她们一定不会就此罢手的。“不知道,谢谢你。”陈念突然止住脚步,对南絮露出了这些天以来最为真诚的微笑。南絮揽过对方的肩膀,“朋友之间不必言谢。”友谊的滋生很奇妙,或许两人在今天彻底的打破了之前的屏障,成为了真正的好友。陈念回到家里,她将这些事放在心里没有告诉妈妈,她们家的生活已经够艰难了,她母亲因为卖三无产品已经导致许多人找上门来要钱了,怎么能因为这些事情再给家里添麻烦。南絮听着音乐,买了一份路边的小吃走在回家的路上,此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她打开手机一看是两条短信,一条是来自父亲的,他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要注意安全,等过几天他与母亲就来看自己。另一条是堂哥的短信,他质问自己回老家为什么不联系他们家,接着就是来自堂哥家的短信及电话轰炸。南絮无奈的接通电话,嘴里含糊不清的在说着什么。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少年突然停下脚步,他身边的朋友碰了碰他的手肘,问道;“在看什么呢?”少年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他怔了怔似乎不太能够确定,于是急急忙忙跑上前,再也没有见到那个令他惊讶的人影。“究竟是她吗?”少年站在夜幕下,看着竟有些落寞。南絮被无数个电话狂轰滥炸后,终于是答应了自家堂哥的邀请前去叔叔家。“小絮回来了,学校还好吗?”两位头发花白却依旧健朗的老人打开门来。“爷爷奶奶,学校不太好。”南絮将书包放在沙发上,挽着两位老人的胳膊说道,“我在学校认识了一个好朋友,可是却有人欺负她......”颇有些小孩子向大人告状的模样,两位老人原本颇为开心,听到后面脸色却越来越不好。南奶奶率先说道:“我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也没见出现这种事啊!”南爷爷敲了敲拐杖,厉声说道:“好啊,学校可是为我们祖国培育人才的地方,竟然也乌烟瘴气的。”南絮拍了拍南爷爷的后背,急忙说道:“您二位别生气啊,气坏身体怎么办,我们先去吃饭吧。”这一路上南爷爷与南奶奶都在感慨这件事,心里已经默默的达成了共识,一定要找人问问这情况。第二天考试成绩以及排名下来了,大家要按照这个来调换位置。陈念见南絮把桌椅搬到了自己的旁边有些惊讶,不解的问道:“你不应该坐这里啊。”南絮把桌椅摆放整齐,在她旁边坐下后眨了眨眼,“我偷偷和班主任说过,我想和你坐在一起,有利于互相交流学习,他就答应了。”陈念闻言笑了,她将桌上的笔袋往南絮的旁边挪了挪,两个人笔袋挨在了一起。魏莱本在留意南絮的座位在哪里,想着应该和自己挨着的才对,结果却见南絮把座位移到了陈念的旁边,她眼神暗了暗,双眼像淬了毒一样死死的盯着后者,为什么陈念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抢走她看上的朋友。虽然课业繁重,但南絮与陈念却觉得这一天过得很快,或许是成为了彼此的同桌,就连上课也变成了一件有趣的事情。经过昨天那件事情,南絮完全不让陈念一个人回家,她先送陈念回家后再转道回自己家里,陈念虽有些不愿意,却也犟不过她。晚上下课时间不算早,她们走的这条路上人迹罕至,南絮与陈念挽着手下了楼梯,刚走几步就听见前面传来了什么声音,似乎有人在打架。陈念往后缩了缩,正义感十足的她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南絮敏锐的发现有人朝她们走了过来,立马反应过来将陈念推向某条小巷子,“赶紧跑,报警救我们,不然我们两人都要栽在这里。”陈念本来不想离开,却不得不承认南絮说得对,她拼尽全力跑向前面,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她拨通了110的电话,“这里有人被打了,我朋友她可能也会出事情,请你们快点来,这里是......”有三个小混混在打一个年级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少年,昏暗的灯光以及他早已倒在地上,南絮看不清太多东西,这就是她被其中一个小混混拽来时看见的所有了。“小美女,你朋友跑得很快啊。”小混混拽着南絮的衣领笑着说道,他低下头见面前的女孩在喃喃什么,“你在说些什么?”南絮冷着脸一字一句道:“我说,我最讨厌长得丑的人揪我衣领了。”她绊倒小混混,狠狠地踢了对方一脚,其实这一招安全防范知识很管用的,只是不应该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使用。陈北山听这声音有些耳熟,他想抬头看看对方是不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却不能动弹。而南絮则是被另外两人拽住了胳膊,被踢的那个小混混忍着痛一步一步走向南絮,甩手就给了她一巴掌,将她按在地上紧紧地贴着地面,骂道:“TMD,你见他长得好看想帮他是吧,那你就亲他一下,我就放了你们两个,我这还是帮你们了啊。”南絮被拽着头发上前,倒地的少年被小混混抬起了脖颈,她这才看清楚对面的人,只是这少年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模样是真的看不出来了,可见这些人下手有多狠,不过这不是她目前该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