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结摩擦三角木马,少妇自述自己高潮的爽 - 信宜金融网 绳结摩擦三角木马,少妇自述自己高潮的爽 - 信宜金融网

绳结摩擦三角木马,少妇自述自己高潮的爽

【摘要】时间过得很快。自从上个不平常的早晨过去以后,再也没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可是,比赛,又到了……而且,龙马,会受伤……如果,她要求把龙马换到第三单打的话,龙崎奶奶应该是会同意的。但,她真...

时间过得很快。自从上个不平常的早晨过去以后,再也没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可是,比赛,又到了……而且,龙马,会受伤……如果,她要求把龙马换到第三单打的话,龙崎奶奶应该是会同意的。但,她真的没有这个勇气去改变剧情。会不会这次改变了,其他的事情,也会改变?有些就这样,一边神游一边收拾好书包。“小轩!龙崎教练找你!”教室门边,桃城那个大嗓门喊着。“知道了。”忆轩努力拉回已经跑了很远的思绪,应答道。“那我先去训练了!”桃城向忆轩挥挥手,跑了出去,忆轩垂着眼帘,以最慢的速度挪向龙崎奶奶的办公室。想必找她去,一定是关于明天比赛的顺序问题吧!那么,她要怎么回答呢?“龙崎奶奶,找我有什么事吗?”很不情愿的推开门,表情却掩饰的恰到好处。冰殿,也在啊。“小轩,你来看看明天比赛的顺序,有什么问题吗?”龙崎奶奶熟络的拉过忆轩,把一张纸递给她。“龙马,怎么是第三单打?”刚说完,忆轩就恨不得咬破自己的嘴唇。果然,龙崎奶奶这就是挖了个陷阱让自己跳嘛!“哦?那小轩觉得……”龙崎奶奶,我看错你了!!!!!!!1忆轩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死死的咬住嘴唇。“在校内排名赛中,龙马,赢了海棠,不是吗?”似乎过了好久好久,忆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愧是小轩,跟我们想的一样!”龙崎奶奶赞许的拍拍忆轩的肩膀。“那个龙崎奶奶、冰殿,等会儿我还有事,可以请个假吗?”忆轩努力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可以,小轩也放松一下吧!”龙崎奶奶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谢谢龙崎奶奶!”像是听见了赦免令一般的,忆轩匆匆的跑出了办公室。忆轩脸色苍白的走在过道上,飞快的向着面前的那团阳光走去。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了!忆轩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要知道,刚刚她都差点呼吸不过来了。龙崎奶奶真是的!明明都已经决定了为什么还要拉她来啊!干干脆脆的决定不就好了!即使早就已经知道龙马的伤势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自己果真还是不想看到受伤的龙马!龙马,对不起……虽然我不想要你受伤,可,我也不想让你失去一次成长的机会。所以,原谅我……不爽不爽不爽不爽不爽不爽!真是不爽毙了!忆轩发泄一般的将地上那个碍眼的石子狠狠踢开。明天就是比赛了,那群热血少年还在拼命练习,她这个正牌经理溜掉、呃,不,是请假,是不是有些,不尽职?算了算了!她现在一点也不想看到那双澄澈的琥珀□□眼啊……“喂?水仙。”忆轩掏出手机,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接通了迹部的电话。“哟!今天怎么有兴致给本大爷打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依旧是迹部优雅无比的声音。“等会儿请我去吃刨冰怎么样?”忆轩不华丽的翻了个白眼,尽量压抑住鄙视的情绪。“刨冰?真是不华丽的东西!”忆轩无语,只是想想都知道刚刚迹部大爷肯定挑了挑眉毛,“明天就是比赛了,难道青学是想派你拖住我们训练的时间?”忆轩顿了顿,然后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顺便花了一秒钟时间关掉了手机。其实,听得出来,水仙只是开个玩笑而已。骄傲如他,怎么会在乎一次短短的社团活动时间?可很不巧的是,正赶上景忆轩大小姐心情不爽的时候。迹部显然没有料到忆轩会挂掉电话,愣了一会儿后,赶忙拨回去,但是,反复几次总是打不通。“真是不华丽!”迹部喃喃自语的说,但眉宇间有着一丝潜藏的焦急。这丫头心情不好,应该不会怎么样吧?是不是,青学的那帮人惹的?“迹部,出什么事了?”忍足看迹部已经过了几分钟还没回来继续训练,脸色又那么凝重,忍不住上前询问。“小轩,挂了我电话。”迹部皱皱眉。“小轩?应该没这么严重吧!”提到小轩,忍足的表情瞬间含入一种名为“温柔”的调料。“还关机。”迹部的眉锁的更紧了。“迹部啊,你究竟说了什么让小轩那么生气?”忍足惊讶的扶了扶眼镜。迹部没有理会忍足的问题,只是又打了个电话让人查出来小轩所处的位置。是一家,刨冰店。“走!”迹部转过身,向着正在训练中的正选们酷酷的喊道。“哎?”众人诧异的愣了一下,但还是乖乖的跟上了。迹部瞥了一眼呼呼大睡的慈郎,然后桦地很贤惠的扛上了慈郎。因为,反正把他叫醒了他还是会睡着,那还不如就让他睡呢!“迹部,我们……”岳人迷惑的眨眨眼睛,煞是可爱。“明天比赛,今天就放松一下,不练习了。”迹部带头坐上了那辆加长的林肯车。“真的真的?太好了!那我们是去吃东西吗?”听到这儿,岳人的眼睛里马上冒出亮亮的小星星。“吃刨冰。”迹部无奈的抚上泪痣。“耶!”岳人一个激动跳了起来,完全忘记了,这是在车里……“啊啊啊啊!”果不其然,岳人恐怖的叫声响彻云霄……“欢迎光临!”来到那家忆轩在的刨冰店,迹部迫不及待的走了进去。然后看到的就是忆轩正泄愤似的一大口一大口吃着冰凉的刨冰,旁边已经堆了2、3个空的杯子。而且小轩的脸色,还透着些许的苍白。忆轩并没有去有着斋藤哥哥和铃木姐姐的那个熟悉的刨冰店,而正是因为太熟悉,所以,不想让他们担心啊!这里的刨冰挺凉的,嘴唇和舌头已经麻木了,心,也冰冷得可怕!迹部只感觉到心中狠狠一抽,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忆轩说过她有心脏病,即使不要紧,也不能一次性吃这么多冷的东西吧!“小轩……这么能吃啊……”岳人张大嘴巴,吃惊的指着没有察觉到他们存在的小轩。忍足的神色微凛,正想走过去,却被先了一步。“刚刚的事,是我做的不对。”迹部站在忆轩的面前,眼睛不自然的乱瞟着。众人的下巴已经快要掉到地上了!开玩笑!想他冰之帝王的称号就可以知道迹部从没有向别人道过歉。现在虽然没有明说“我错了”,但是好歹也说了“做得不对”,这可真是属于小轩的殊荣啊!“你帮我买单我就原谅你。”忆轩木木的仰起头,然后露出一抹近乎于稚气的笑容,“大家都来了啊!这里的刨冰味道还不错,大家不用客气啦!反正是老哥请客!”迹部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笑而不语。“好呀好呀!嗯,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岳人急忙开始点“餐”。“岳人,不要吃那么多,省的明天拉肚子不能参赛。”“知道啦!知道啦!对啊小轩,青学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讲来听听。”岳人端着一盘蛋糕和一盘刨冰毫不客气的占据的忆轩旁边的座位。“有很多哦!”忆轩装出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成功的吊起岳人这只单细胞生物的兴趣。“什么什么?”“不·告·诉·你!”忆轩的脸上挂着阴谋得逞的笑容,“这也算是我们学校的机密哦!”“哎?太狡猾了啦!不行不行,小轩你一定要说!”“不·要!”忆轩则是耍赖一般的撇过头。“唔?是蛋糕的味道,好香啊!”一边,在众人N条黑线中,慈郎不负众望的从座位上爬起来,若无其事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兴高采烈的跑到柜台要了最喜欢的蛋糕。这孩子,危险意识太单薄了吧!都不用问问这里是哪儿、怎么自己会在这里之类的问题吗?“啊,小轩也在啊!”慈郎眼睛一亮,屁颠屁颠的凑了过来。“去去去,慈郎你离远一点!小轩的衣服都要被奶油弄脏了!”岳人嫌弃的推了推慈郎。慈郎则像是没听见一样。“慈郎!离远点!看看你,都把我的衣服上弄的都是奶油了!哎哎哎!那是我的蛋糕!不准你吃!!!”店里,屡次传出岳人的嚎叫声。唉,可怜的岳人,我为你哀悼。忆轩失笑的扯扯嘴角。心情,好了一些了。迹部一边喝着红茶一边看着忆轩唇边调皮的笑容,果然,还是这样的小轩比较好接受一点。没有问忆轩心情差的原因。因为,相信你一定会好好处理的。只要你自己开心就好。原来有个妹妹去宠也是很好的感觉呢!而和迹部一样,忍足的眼神,自始至终,全部凝结在一个人的身上,眸子里翻腾着的,是难得一见的可以融化一切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