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妇叫床叫的很浪的小说-少妇沉沦和老头 - 信宜金融网 浪妇叫床叫的很浪的小说-少妇沉沦和老头 - 信宜金融网

浪妇叫床叫的很浪的小说-少妇沉沦和老头

【摘要】胖子杨看破不说破,因为他觉得这种回赠练习题的事情,可能是真的发生过的……小柯基还在自顾自地回忆着:“巧克力一般没有特别便宜的,练习题一般也没有。谁要是送我贵一点的巧克力,我就多买几本送给他,要是送...

胖子杨看破不说破,因为他觉得这种回赠练习题的事情,可能是真的发生过的……小柯基还在自顾自地回忆着:“巧克力一般没有特别便宜的,练习题一般也没有。谁要是送我贵一点的巧克力,我就多买几本送给他,要是送我便宜一点的巧克力,我就少买几本……”由此可见,有的时候送礼并不是越重越好。胖子杨嚼着饼干道:“你也吃过我的巧克力,但那可不是我送你的啊,是你自己从我箱子里翻的。”“这有什么区别吗?”邹和不解道。“区别大了去了,”胖子杨又把饼干递过去和邹和分享:“你先别问为什么,就记住巧克力不是我送你的就行了。”“噢。”邹和嚼饼干,应答道。此时话题已经完全跑偏,从原来的流浪动物问题跑到了“任溪是不是喜欢邹和”,又从任溪问题跑到了巧克力与练习题问题……跑了个十万八千里。吃了一通巧克力和饼干的邹和觉得心情变好了一点,他开始继续思考任溪有没有去找他那个同学的问题。任溪去了。而且是和秦崇一起去的,秦崇开车。电话也是秦崇打的,打过去的时候刘冉在说自己刚出门,正准备过去动物收容所,于是就叫他们一起过去商量。任溪跟在秦崇这个人精后面,可以继续他的沉默。刘冉在所在的动物收容所是一个小型私人的收容所,收容的猫狗不多,但是每一只都照顾的不错。他们去的时候刘冉在正在喂猫,一边喂一边嘟嘟囔囔地和猫说话。秦崇笑眯眯和刘冉在打招呼,刘冉在抬头看见是他俩来了,也笑起来:“你们来啦。”“嗯。”任溪应了一声。秦崇用手肘子一捅任溪,意思是劳烦您老人家摆个老脸儿出来,然后寒暄道:“你们收容所的条件不错啊。”“嗯,”刘冉在站起身来,把猫粮放好,从角落里拖了俩木头椅子出来,道:“坐。你们学校新校区是有多少只猫和狗?我看看地方够不。”这个问题秦崇不知道,他只能等着任溪说。任溪道:“二十来只。”“喔,”刘冉在若有所思道:“二十来只,还行,不算很多。绝育,送养,食宿……不知道钱够不够。”“大概需要多少?”秦崇开始掏钱包。刘冉在一瞅秦崇如此积极且大方,惊得赶快将秦崇的钱包按下去:“你先别着急,要看情况,比如有没有生病的,有没有已经绝育过的,狗的体积大小……你们带我过去看看吧。”“现在?”秦崇有点意外。“嗯,现在。”刘冉在道:“天气冷了,越早救助越好。等过会儿看了情况你再掏钱包。我打个电话喊人来看着这里,今天我先去看看情况,带回来一两只,改天再去把别的带回来。”“行吧,”秦崇晃悠着车钥匙:“我送你俩过去。”“对了,”任溪道:“我要收养一只,要不今天先把那只接过来你看看?”像是没想到任溪主动说要收养一只,刘冉在爽快道:“那肯定没问题。”然后刘冉在又去瞅秦崇,活像是街上卖安利的:“你不来一只吗?两只?”秦崇笑道:“我出钱,送你们过去回来当司机,收养就算了,我怕饿死那些个小家伙。”刘冉在安利失败,有点儿挫败的样子:“哎,那算了。”然后道:“花不了多少钱,我认识一个兽医专业的,他都义务给我们做手术,一点儿药钱疫苗钱就够了。嗯,还有食宿。不过我们会尽快给他们找领养的。”“我和一个小朋友也会捐的。”任溪道。刘冉在笑眯眯道:“好,我打个电话咱们就出发。”打完电话招呼他的小伙伴过来看着之后,刘冉在和任溪提着笼子上了秦崇的车,一行人往Q大老校区行去。刘冉在一路上都在给任溪科普各种养猫注意事项,大到生病了怎么办小到吃什么粮,事无巨细。刘冉在一边说,任溪一边默默地记。他记性好,刘冉在说完就记了个七七八八。最后,刘冉在热情道:“既然你没养过猫,不如我疫苗和驱虫什么的都弄好之后你再来我这儿接猫。这两天回去好好搞搞卫生,特别旮旯拐角,不然猫往进一钻就是一身灰。还有什么食盆垫子猫粮猫砂猫厕所……猫粮我推荐XXX牌的,猫砂那个XXX的不错,你要是不差钱可以买起来。食盆垫子都是无所谓,猫觉得舒服就行。”“谢谢。”任溪道谢道。“不用谢!”刘冉在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驱虫疫苗代养五百块,剩下的感谢您为流浪猫狗献出的一份爱心!”任溪干脆利索,什么也没说,拿起手机就是转账五百块。刘冉在笑得见牙不见眼,暗暗盘算着剩下的钱够他那一大家子猫狗吃几顿。顺便在心里后悔没多敲任溪一点儿。正在他后悔的时候又是一千五转了过来,上面就俩字“捐款”。刘冉在捧着手机尖叫出声:“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好日子啊!我替猫猫狗狗谢谢您!”“不用。”任溪道:“不够的你找秦崇。”秦崇一边开车一边留神着后面的动静,闻言,笑道:“任溪你居然也学会敲诈勒索了?”“什么敲诈勒索,”刘冉在抢白道:“这是为流浪小动物献爱心。你想一想,冬天马上就要到了,Q市位于北方,动不动就下零度,你们那新校区风还呼呼的,小动物们瑟瑟发抖,他们可要怎么过冬哟……”“行了别写即兴小作文了,”秦崇笑道:“剩下的费用我包了,一会儿下车先转你一笔你先用着,不够了再来找我。”“您就是它们的再生父母啊!”刘冉在几近声泪俱下,感激涕零。“骂谁呢,”秦崇笑道:“我才不想做猫狗的父母,要做你自己做去。”刘冉在抹一把脸:“我不会说话您别计较,总而言之,您可真是个大好人!”秦崇笑出声,道:“您可在别给我发好人卡了,我早上才收了一张。好人卡收太多是要折寿的。”想起来高中时候那些个关于秦崇和任溪关系的桃色小道消息,刘冉在十分有眼色地闭了嘴。这都好几年了,秦崇咋地还没追上任溪呢?到底是秦崇手段不行,还是任溪太直?可是秦崇看上去也不像是手段不行的样子,任溪看上去也不像是个钢铁直男啊。要是我的话……刘在冉想,要是我的话,就算为了我那些毛孩子们我也要献身啊!牺牲我一个,吃饱千万家,这种好事儿哪儿找去。正在白日做梦、想入非非想着抱大腿的刘冉在忽然想起了一张有点冷的面孔。想到那个人,刘冉在先是一个哆嗦,然后不由自主地调整了一下坐姿,坐得端端正正,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只在一个瞬间便全部都被扫地出门。秦崇一句话说得车厢又安静下来,因为本来就是刘冉在一个人在喋喋不休地说话,他一停下来,车里面顿时安静地感觉掉根针都能听出来。还好,距离Q大新校区已经不远。Q大新校区,刘冉在扒拉着车窗惊叹道:“我听说了这个校区特别大,但是没想到这么大啊!”没人理他的乡巴佬儿发言,秦崇继续开,因为任溪刚刚和他说了直接开到东区宿舍区,先去接那只大橘。宝贝大橘此时此刻正在懒洋洋地趴在箱子里睡觉,毛绒绒暖呼呼,旁边蹲着带着猫粮来看他的邹和。邹和穿的随便,大T恤牛仔裤帆布鞋,刘海儿随随便便用卡子别在额头上,正在欣赏大橘的肥美之姿。大橘早已经习惯了这个总是带着食物来瞅他、还拄着拐的人类,自顾自睡觉,眼神儿都不稀得给邹和一个。于是小柯基就安安静静半弯着腰着看大橘,直到找猫的一行三人来到了这个拐角——“哎哟这不是小邹和么!”最先出声的是秦崇。听见自己的名字被喊,邹和迷迷糊糊回头,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都发生了点啥。在看清楚秦崇旁边站着的任溪的时候,他顿时吓得手忙脚乱,赶紧用不用拄拐的那只手去取头上别着的卡子。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