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总是听见妈妈在叫/在我的课上乖乖塞着 - 信宜金融网 晚上总是听见妈妈在叫/在我的课上乖乖塞着 - 信宜金融网

晚上总是听见妈妈在叫/在我的课上乖乖塞着

【摘要】宋俏俏收拾完自己的小房间,看了眼手机发现已经凌晨两点,她赶紧跑上了床,强迫自己入睡。早上被闹铃叫醒,宋俏俏迷迷糊糊的下床,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了。宋俏俏拿起手机给妈妈打电话:“妈啊,你和我爸上...

宋俏俏收拾完自己的小房间,看了眼手机发现已经凌晨两点,她赶紧跑上了床,强迫自己入睡。早上被闹铃叫醒,宋俏俏迷迷糊糊的下床,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了。宋俏俏拿起手机给妈妈打电话:“妈啊,你和我爸上哪去了呀?”“你姨奶生病了,在咱们这住院,我和你爸来医院照顾一下,一会自己去上学熬。”“啊,姨奶没事吧。”宋俏俏关切的问。“没事,你自己上学一定要注意安全,小心一点,记住没有?”宋妈语气里满满的都是不放心。“知道啦,我都这么大了,你忙吧,拜拜。”“拜拜。”宋俏俏放下电话,看见时间还早,就走进厨房,想提前准备好做蛋糕的工具食材。忙活着忙活着,就忘了时间。直到张嘉昊给宋俏俏打了电话。“你到老师家没有呢?”张嘉昊问。“我还没出门呢。”宋俏俏正在悠闲地从冰箱里往出拿鸡蛋。“八点半上课,这都八点了,你还没出门?”“啊,我不是九点半的课吗?”宋俏俏一下子慌了。“傻子,你八点半的,赶紧收拾收拾出门,我上你家接你吧,给你送去。”张嘉昊催促宋俏俏。“不用,我现在就给孙佳打电话,拜拜。”宋俏俏急着挂断。“等下,做蛋糕都要什么材料,我现在去买。”张嘉昊问。“哎呀,我都准备好了,拜拜。”宋俏俏急忙回答他。“啊……那行,你快去吧。”“拜拜。”“拜拜。”挂断电话,宋俏俏拎起书包就跑出了家门。边跑边给孙佳打电话,可是,对方一直无法接通。还有十五分钟就八点半了,站在十字路口中间的宋俏俏真的迷茫了,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个方向走。她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师傅问:“同学去哪?”宋俏俏急的结结巴巴,只依稀记得孙佳之前提过是什么福家园。“叔,你知道有个什么福家园的小区吗?”司机师傅为难的看着宋俏俏,“咱这好几个小区都叫什么福家园呢,什么幸福家园,世福家园,好多呢。”“啊——,我也不知道哪个,你先随便去一个吧。”宋俏俏无助的想哭,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习惯性的就拨通了张嘉昊电话。“喂,你到了啊。”张嘉昊问宋俏俏。宋俏俏一听见张嘉昊的声音,一下就忍不住的哭了,抽抽涕涕的说,“孙佳,不接电话,我找不到路了。”“你别哭,就站原地别动,我去找你。你现在在哪?”张嘉昊的声音传入宋俏俏的耳朵里,就像是给宋俏俏打了镇定剂,一下就有了安全感。“我上了出租车了。”慌乱的宋俏俏因张嘉昊的这句话而心踏实了起来,不再害怕,不再无助。“那你把手机开免提,给司机师傅听。”宋俏俏听话的按了免提。“师傅,麻烦把这小姑娘送到世福家园五号楼,三单元。我小妹是个路痴,麻烦师傅一定要给她送到单元门口,谢谢您了。”张嘉昊拜托司机师傅。“行,你放心吧。”师傅回答。关了扩音器,“好啦,谢谢你,拜拜。”宋俏俏是真的想和张嘉昊说谢谢。“你和我说什么谢啊,以后有什么事别哭,直接给我打电话,你在哪我都去找你,乖啊。”“好。”宋俏俏自己点了点头。“行,到了给我打电话,不方便就发短信。”张嘉昊告诉宋俏俏,还是不放心她。“嗯嗯。”宋俏俏都快了忘了刚刚那个难过无助的自己,好像要迟到的也不是她,只觉得暖暖的,好开心。“小姑娘,你哥啊,那是,对你真好。”司机师傅笑呵呵的转过头问宋俏俏。“啊……是我哥。”宋俏俏犹豫的点头。“多关心你啊,我给你送到单元门口了,你记得给他报平安。”司机师傅把车停下,指了指旁边的离车最近的单元门说,“就是这个了。”“谢谢,叔。”宋俏俏冲下出租车,拎着书包就接着往楼上跑,争分夺秒的希望自己能够少迟到几分钟。气喘吁吁的爬到七楼,敲门。“谁呀?”听到化学老师在屋里问。宋俏俏急忙回答,“老师,老师。是我,宋俏俏。”化学老师打开门看见还没喘平稳气的宋俏俏,皱了皱眉头,“哎呀,这是,着什么急啊,慢慢走。”宋俏俏换鞋跟着老师进屋解释着,“这不是要迟到了,就赶紧往上跑。”到了里屋,宋俏俏看见了孙佳正在低头在那作化学题。宋俏俏坐到孙佳的旁边,一边从书包里往出着化学卷子一边问孙佳,“你怎么不接电话呢。”孙佳刚注意到宋俏俏坐了下来,“啊,我手机落家了。”宋俏俏叹了口气,“哎,说好的一起走。带我来上课呢。”孙佳一拍大腿,“我把这事给忘了。”孙佳看着宋俏俏充满歉意的笑了,“那你怎么来的呀。”“我给张嘉昊打电话了,他告诉我的。”宋俏俏回答。“啊,没事,你到了就行。”孙佳说完继续低头写化学题了。宋俏俏拿起笔,一只手拄着脑袋,另一只手不自觉的转笔,思考着,一会和张嘉昊做个什么样子的蛋糕呢。化学老师从宋俏俏身后探出头,在宋俏俏耳边悄声问,“你想什么呢啊。”“啊——老师你吓死我了。”宋俏俏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小,被化学老师吓的直接站了起来,撞上了化学老师的下巴。“我就吓了你一下,你也不至于谋杀亲师吧。”化学老师揉着下巴,假意生气的恐吓宋俏俏。“老……老师……,我错了,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说着宋俏俏也伸手去够化学老师下巴。还没碰上,化学老师把自己捂下巴的手拿了下来,看着宋俏俏笑,“老师,逗你的,没事。”“吓死我了。”宋俏俏万幸的把手改为拍自己的小心脏,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你刚刚想什么呢呀。”化学老师竟然还没放弃追问这件事。“老师我忘了,被你吓忘了。”宋俏俏看着化学老师神秘的一笑。化学老师拿手指戳了戳宋俏俏的脸,“是不是张嘉昊。”宋俏俏慌张的摇手晃脑袋,“不是不是他。”化学老师看着宋俏俏笑,一副我懂你的样子。宋俏俏慌乱的赶紧结束了和化学老师的对视,低头拿起笔往草纸上写着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化学公式。到了下课时间,可化学老师还没下课。宋俏俏看见自己手机屏亮了,她猜,一定是张嘉昊给自己发的消息,可抬头看了眼化学老师,丝毫没有下课的意思。她偷偷的在桌子底下拿出手机,她看见张嘉昊给自己发的短信:我在楼下等你。宋俏俏看着短信,没藏住嘴角的笑。“好啦,大家下课吧,别耽误了宋俏俏约会。”化学老师看着宋俏俏笑着开玩笑着说。屋里的同学都笑成一团,一边收拾书包,一边笑着回应,“好好好。”宋俏俏一脸懵的摆手,“什么啊,什么约会,我没有啊。”孙佳站起来,拍了拍宋俏俏肩膀,“别藏着掖着了,我们又不是看不出来。”宋俏俏依旧很蒙,着急的解释,“看出来什么呀,我俩,什么关系都没有,真的。”大家一副我们懂的样子,和宋俏俏摆手。宋俏俏知道解释不清了,就也不说了,赶紧收拾书包,她可没忘,张嘉昊还在楼下等她。她第一个冲出了化学老师家门,往楼下跑,推开防盗门,她就看见了,等在楼下的张嘉昊。一身运动服,高高的,站在花园边沿上,就静静地看向这面。他看到宋俏俏跑出防盗门,一下就笑了,向宋俏俏走过去。宋俏俏看见张嘉昊,愣了一秒,心想:怎么可以这么帅。然后,就仰着小脑袋和张嘉昊说:“我们快点先走,被他们看见,更解释不清了。”张嘉昊伸手就把宋俏俏背着的书包接了过去,自己拎着。自然的宋俏俏都没注意到这一系列动作,又或许是因为过于习惯,过于信任吧。“走吧呐,小傻子。”张嘉昊伸手,揉了揉宋俏俏的脑袋。“嗯嗯。”宋俏俏就跟着张嘉昊,一起回家。“俏俏,我想走艺术生了。”张嘉昊和宋俏俏说。“什么?”宋俏俏回头,震惊的看着张嘉昊。“我真的不适合学习,我和我妈昨天又吵架了。我想学播音主持。”张嘉昊平静的看着宋俏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