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奶头睡觉乳妇胴体湿润-蜜肉吞吐榨精 - 信宜金融网 含着奶头睡觉乳妇胴体湿润-蜜肉吞吐榨精 - 信宜金融网

含着奶头睡觉乳妇胴体湿润-蜜肉吞吐榨精

【摘要】作者有话要说:10号起日更 因为要考试了。 从三十三章开始就是碧海青天没有的新内容了,一直支持我的童鞋谢谢你们哟~我会努力的!  第二十六章“爹爹,您看这样行吗?”“行...

作者有话要说:10号起日更 因为要考试了。 从三十三章开始就是碧海青天没有的新内容了,一直支持我的童鞋谢谢你们哟~我会努力的!  第二十六章“爹爹,您看这样行吗?”“行行行,我家柔儿怎么看都是好看的,快来,和爹爹一起进去。”说完王英将手上的菜递给王柔,催促着王柔进门。屋里正是酣谈的时候,王柔的突然开门让屋里的人都回头看过去,只见一个长相的俊俏的哥儿害羞的对这众人点一下头,乖巧的将菜放在桌上走到王海的身后站定。“王兄,这位小哥是?”季父问道。“这是我的小儿子,王柔。柔儿,还不见过季老爷。”王柔走到桌前给季老爷斟了杯茶“季老爷喝茶,王柔见过季老爷。”“好好,是个知理的哥儿。”季老爷端起茶喝了一口“哎。。。。”正上完茅房的杨合刚打开门就听见季老爷的叹气,顺口接了“季老伯你叹什么气?”季老爷看了看知理俊俏的王柔,又想起家里的王明。这都是兄弟怎么会差这么多呢?“哎。。。。杨小兄弟是不知道,我季家和王兄家虽说是姻亲,可这姻缘。。。。”季老爷说完又些为难,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毕竟王明是王海的儿子,当着人家的面说人家儿子的不是,似乎不太好,可没等季老爷想好王海就开口了。“季老爷是不是王明那个臭小子惹您生气了?我就知道那个东西就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就是因为他我们家都不知道丢了多少脸!要不是他真是我亲生的,我!哎,真是造孽啊!”话匣子一打开,王海和王英就滔滔不绝的讲诉这王明的种种不是,仿佛王家的厄运都是王明带来的,仿佛王明就是个十恶不赦的贱人。季父缺的就是个共鸣者,这下连王明的亲身父亲都这样说,季父更加觉得自己是对的,季均绝对是一时迷了心窍。说着说着王海将话题引到了王柔的身上。“可怜我家柔儿到现在都尚未许配人家。。。。”“王兄这话怎么讲?你家哥儿如此,怎么会没有人上门提亲呢?”“季老爷不知啊,柔儿从小我们就认真教导,总是希望他嫁个好人家的,如今。。。。我家那个不成器的大儿子攀了您家的高枝,是这王家村嫁的最好的,柔儿若是随便嫁人,让外人知道了岂不要笑话这好的哥儿还不如他的丑哥哥,柔儿丢不起那个人啊,可是。。。这大户人家又岂能想遇到就遇到的?”王英说完怜惜地拍拍自己儿子的肩膀。而王柔一副泫泫欲泣的委屈模样,正好被季老爷和杨合看在眼里,季老爷一副沉思的样子,而杨合则是气愤的开口。“真是岂有此理!这王明的脸皮也太厚了,季老伯,您就满意季公子找这么个丑哥儿让人笑话啊?”“小杨兄弟有所不知,老夫怎么能见到自家儿子娶这样的人呢,只是均儿处处宠着顺着他,老夫也是没有办法啊。”“看来季公子倒是个重情义的人,可是这对王柔小哥儿就不公平了,让这么好看的哥儿不开心,啧啧,连我都有些于心不忍了。说完眼珠一转,仿佛想到了什么好主意的样子。“依我看,倒不如叫季少爷把王柔小哥也娶回去得了,反正本来就是兄弟,王明难道还能阻止丈夫娶个妾夫郎?况且这妾夫郎还是自己的亲弟弟,那季老伯和王伯不就是亲上加亲了嘛。”王海感激的看了眼杨合,这个小杨公子真是将话说到了王海一家的心坎里了。随后王海又将注意力投到季老爷身上,这在怎么着也要季老爷点头才行啊。“这。。。。如此。。。。可是委屈了王柔小哥了。”杨合的确说中了季老爷所想,虽然季父一副对季均妥协的样子,但是季老爷从来没断过给季均纳妾夫郎的念头,现在这样好的机会,再加上王柔这孩子季老爷也看着好,只是怎么搞定自己的儿子季老爷还没想好,若是仓促的定的话无疑会对自己和季均的关系雪上加霜,倒不如将王柔先带回府里先和季接触一下,季老爷就不信了,放着这么个美人在身边,季均还能将那个丑哥儿当宝了?“不委屈不委屈”王海连忙摆手“柔儿嫁入季家那是他的福气,哪还能有委屈呢,柔儿你说是不?”王柔听到父亲提到他,又说的是婚事,脸色顿时红了一大片,垂下头去,好不娇羞。“只是这事老夫还得问问我儿的意思,再说了也不能委屈了王兄的宝贝哥儿不是?不如这样做如何,这到年前了,王兄一家就到季府过个年如何?一来是拉进我们两家的姻亲关系,二来让柔儿和我儿接触接触,老夫相信用不了多久王老兄和我季家就会亲上加亲的,哈哈哈。”“好,我们就陪柔儿到季府住两日。”虽然季老爷没有确定的答应,但是王海一家都觉得这是个机会,在他们眼里,自己的儿子缺的就是这样的机会。“好好好,老夫竟不知和王兄谈话这样的愉快,早知如此真是应该早些将和王兄好好的谈一场啊。”“季老爷高看我了,我就是农民,哪懂季老爷说的,只不过是有什么说什么,家长里短的,让季老爷笑话了,不过这小杨公子很有见识呀,真是年少。。。。。年少什么来着?”“年少有为!哈哈,既然王伯这么说,我杨合就当着这四个字了。”“哈哈哈哈。。。。。”这一夜的王家看起来其乐融融。商议好之后,众人都带着满意睡去,窗外下起了雪,洋洋洒洒,轻轻柔柔的往地上铺,温度似乎更低了。第二日王柔起得很早,同样起得早的还有他的爹爹,家里有客人,王英要为客人准备早饭,所以起得早些,而王柔是睡不着了,想着昨夜的种种,王柔有些不相信是真的,自然醒得早些。王柔本想去帮王英做早饭,刚出门就看见杨合在院子里抻懒腰,听到脚步声,杨合回头看了过来。“王柔小哥起得好早啊。”“杨公子才是,起得也早。”“哦,今天一早起来看见这满地的雪,实在是美,这样的美景怎么能辜负,在下当然是来赏雪的。”“杨公子真是有兴致的人,只可惜我只是农家子,不懂这些风雅,不然也能和杨公子说说这雪了。”“哎哎,话不是这么说的,有美人在旁边一起看雪,也是别具一格的。”王柔没有继续接话只是问了另一个问题“杨公子家住哪里?”“我?我算是出来游历,等我把这大好河山看过之后才随便找个地方住下就是了。”“倒像是话本里说的游历四方的郎中。”“哈哈,王柔小哥说的对,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两人聊着聊着,觉得对方也算是合自己的胃口,这一下也算是成为了朋友,当然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杨合喜欢美人,而王柔刚好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