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肉欲爽到不行的人妻:bl双性软糯 - 信宜金融网 被肉欲爽到不行的人妻:bl双性软糯 - 信宜金融网

被肉欲爽到不行的人妻:bl双性软糯

【摘要】做在副驾驶位上,看着另一边傅砚有些自责的侧脸,秦觅的心,忽的软了一块,还带着一点心动。紧接着,就是想要上前安慰。但是很快,意识到自己心动了的秦觅顿了顿,然后突然有些厌弃这样摇摆不定的自己。...

做在副驾驶位上,看着另一边傅砚有些自责的侧脸,秦觅的心,忽的软了一块,还带着一点心动。紧接着,就是想要上前安慰。但是很快,意识到自己心动了的秦觅顿了顿,然后突然有些厌弃这样摇摆不定的自己。她还有攸姝,她不能这样做。深吸了一口气,秦觅强迫自己硬下心肠,不去看傅砚。侧过身,看着窗外的风景,她道:“傅砚,你不要喜欢我,你是创维通信的总裁,喜欢你的人里,比我这样一个离婚还带着一个孩子的女人优秀的女孩子,绝对可以多到你选不过来。”从秦觅口中听到这句绝情的话,原本做好自己可能会被拒绝准备的傅砚,心疼的像是被刀割了一样。既难过于秦觅拒绝了自己,又难过秦觅想要把自己推给别人,当然,做让他难过的还是,秦觅拒绝他的话里,对自己的自卑。他坐在秦觅旁边,强硬的让秦觅看着自己的眼睛,“我不在乎那些有的没的,也不在乎到底有没有别的女人喜欢我,我只是喜欢你,喜欢你这个人,仅此而已。”秦觅看着傅砚眼中的万番深情和柔情缱绻,只感觉自己的灵魂都不属于自己,想要挣脱身体,义无反顾的在傅砚的眼睛里陷进去。但是她又很快反应过来,不挣扎,只是淡淡的从傅砚的掌控之中脱离,眉眼清冷的看着前方,“现在已经七点一十了,再不快点过去的话,就要赶不上飞机了。”看着秦觅冷酷无情的样子,傅砚咬牙,恨恨的锤了一下方向盘,然后开车去机场。一路上秦觅和傅砚都没有再说话。秦觅是为了防止自己再对傅砚产生多余的不必要的感情,而傅砚,则是单纯的为秦觅对自己爱搭不理的态度感到赌气。过了不多时,傅砚和秦觅到了机场。而这个时候,沈清晏早就已经到了机场,并且等了一会儿。他几乎是在秦觅从车上下来的一瞬间就迎了上去,“秦觅,你总算过来了,我们走吧。”他伸手,就想要去接秦觅手里的行李,但是还没有碰到秦觅的手,就被傅砚冷冰冰的打开。“不用你费心,我也可以帮忙搬过去。”这话里,针对的意味很浓,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味。沈清晏笑了笑,自然的把手收了回去,但是并没有打算收手的意思。他道:“傅总您这是做什么?您身为公司总裁,每天要忙的事情那么多,这点小忙还是不麻烦您,让我代劳吧。”傅砚抬眼看了一眼沈清晏,并没有打算松手的意思,“没关系,就算是公司总裁,偶尔也是要去体恤下属的。”两个男人就站在机场中央对视,彼此眼睛里都火花四溢。因为这两个人的外貌都太过出众的原因,还有不少人停下来,顿足看。一旁的秦觅原本就心烦意乱,不是很想管多余的事情。但是她眼尖的看到,行人里已经有人把手机拿了出来,看样子是打算偷偷拍照……“啧。”为了防止第二天有什么对傅砚有影响的新闻出现,秦觅从傅砚手中接过行李,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行李我自己拿着就好,现在已经快要到登机的时间了,还是不要再继续聊下去了。”沈清晏也察觉秦觅的脾气变化,当即不在和傅砚纠缠,和傅砚挥了挥手之后,跟了上去。一时之间,就只剩下傅砚一个人,站在那里接受着来来往往行人注视的目光。抿了抿唇,傅砚松开紧握的手,看了一眼秦觅大步离开的背影,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秦觅回头。傅砚紧握着的手终于放开,然后开车回了别墅,而不是公司。傅因宸今天也刚巧在家,看到傅砚一脸丧气的回来,他疑惑的道:“老弟你怎么了?怎么一脸丢了媳妇的样子?”傅因宸一开口,成功转移了傅砚大半的怒气值。他可是记得就是傅因宸给他出的馊主意。傅因宸被傅砚那种空洞幽寂宛如在看死人一般的大魔头表情给吓了一跳,后怕的往后退了退,“老弟啊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做错什么事了吗?”傅因宸原本就是随口一说,压根没觉得自己有干错什么事。但是傅砚却在他开口之后,冷笑了一声,“哼,你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啊。”他这话一出来,傅因宸反而是满头雾水起来。“不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这几天我一直老实本分,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干啊?”他这么一为自己辩解,傅砚眼睛里想要灭世一般的恐怖黑色更加明显了。“昨天晚上,就在这里,你跟我说了什么你忘了吗?”傅砚指了指他们两个昨天晚上聊天时候的沙发,危险的挑了挑眉。这下子傅因宸想起来了,就在昨天晚上的时候,他好像教他这个情商地下弟弟怎么泡妹子来着……泡妹子的方法是什么来着?对了,是强吻,被揍了说明没结果,没有就说明有戏。吞了吞口水,傅因宸都眼神诡异的在傅砚的那张俊脸上来回游移的还几遍,最后小心翼翼的开口道:“那你这是……被打了?”他怎么就没看到红印子呢?傅砚顿了顿,道:“没,没有,我没被打。”紧接着,他又有点委屈的道:“但是她把我推开了,很用力。”推开?而不是打?傅因宸琢磨了一会儿,试探性的问道:“老弟啊,我这个当哥哥的就问一下,你是怎么亲人家妹子的?”按理来说,第一次亲吻的时候,试探性的浅啄一下,传达到这种对对方有意思的感觉即可。但是他觉得按照自家弟弟总是格外清新脱俗不做作的脑回路,应该会出意外。果不其然,傅因宸看着傅砚顿了顿,浅酌了一会儿,最后抬起头道:“我没忍住,亲过去之后,好像做了一点不礼貌的事情……”不礼貌?有多不礼貌?傅因宸起了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