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被黑人教练三明治|下面含着精子去上课 - 信宜金融网 女友被黑人教练三明治|下面含着精子去上课 - 信宜金融网

女友被黑人教练三明治|下面含着精子去上课

【摘要】宋豆宛来到学生会办公室,推门就看见蒋沐霖、花鸣与罗江都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如会谈的三方元首,神色都很沉静。不像是打过架的样子。花鸣坐在居中,看出她的疑惑,下巴微扬,淡笑:“你来晚一步,看不到这两...

宋豆宛来到学生会办公室,推门就看见蒋沐霖、花鸣与罗江都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如会谈的三方元首,神色都很沉静。不像是打过架的样子。花鸣坐在居中,看出她的疑惑,下巴微扬,淡笑:“你来晚一步,看不到这两个人的精彩画面。”“怎么了?”宋豆宛站着发问。“没什么,”罗江先开口,无奈看了对面的蒋沐霖一眼,摇摇头,“我就是看不顺眼这家伙。”花鸣先前在电话里提及过两人是因为她而打架,宋豆宛猜测可能是因为论坛帖子的事,试探问道:“是……因为什么呢?”“校内论坛的帖子,我们也看到了。”蒋沐霖也开了口,他瞟了罗江一眼,“他为你打抱不平,找我发泄了一下。”宋豆宛错愕:罗江什么时候和她关系好到可以为她打蒋沐霖了?但她转念一想,罗江也是出于好意,于是先向他表示谢意:“谢谢罗江师兄的关心……”说完,她话锋一转,“你们没有真的打架吧?”“我们找你来,其实是想和你聊聊这件事的。”花鸣岔开了原来的话题,直奔主题。“你坐吧。”罗江拉开身边的一张椅子。宋豆宛顺从地坐下,对面就是蒋沐霖。她看了蒋沐霖一眼,蓦然觉得他好像恢复初见时的“煞气”,他的目光碰见她,就一下变得凌厉起来。宋豆宛躲了躲他的视线,看向花鸣。花鸣问道:“小豆子,你想要怎么澄清?”澄清吗?宋豆宛摇头:“就让帖子沉下去吧。”“为什么?”花鸣与罗江异口同声,蒋沐霖没有说话,也带着疑问的神色看她。宋豆宛勉强笑道:“我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误会了,以前也试过澄清,但发现他们只会相信自己心里的剧本,说得越多反而会越描越黑。”三人神色皆是一愣。半晌后花鸣目光放柔,“人红是非多。我想小豆子以前应该也是一个优秀的人,才有资格被人议论。”宋豆宛听出花鸣这是在安慰她,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脸上的笑容也放松了一些。“但是,”花鸣神色突然一凝,“这帖子的内容涉及到校风,也涉及到我和沐霖,所以还是得澄清的。”说完,她将面前的电脑往宋豆宛的方向一转,“你看看这样的声明,有没有需要修改的措辞。”宋豆宛接过电脑,屏幕里是一篇word文档,文档内容是一份以学生会口吻写的声明。“此帖子没有一处内容为真,又同时以‘大一’、‘师妹’‘学院大神’等具备特征的信息引导大家对号入座,从而造成不必要的‘中伤’与‘误伤’。此帖造谣情节恶劣,给南大校风建设带来消极的影响……”声明中的内容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及当事人,却字字句句切中要害,澄清了事情的真假。“小豆子,在校内论坛发帖是要登陆学号的,所以我们也查出了背后发帖的人是谁,你想怎么做?我可以替你出气。”罗江在她身旁说道。宋豆宛将电脑推向花鸣,认真应道:“我觉得这份声明就写得很好了。谢谢你们。”花鸣收起电脑,“解决完帖子的事,轮到你们仨的事。”花鸣说完,罗江脸一红,扭头看向天花板。就连蒋沐霖也垂下了眼,没有看宋豆宛。宋豆宛狐疑:“我们三个?”蒋沐霖倒也算了,她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与罗江扯上关系了。还没等她消化完这个信息,花鸣又扔出一个□□:“小豆子,罗江和蒋沐霖给你选,你选哪个?”“什么意思?”宋豆宛表示不明白。花鸣轻咳一声:“就是他们两个追你的话,你会接受哪个?”宋豆宛花了两秒的时间去消化这个问题,连忙摇头:“没有的事。”一句话将两人否决。罗江身子颓了下来,蒋沐霖一动不动。花鸣摇了摇头:“谈感情伤身,和我一样奉行单身不是很好么。”说完,她对宋豆宛笑了笑,“目前来看,困扰你们三个的问题都解决了。散会。”宋豆宛:“……”就这样莫名参加了一次“会议”,宋豆宛不敢回味这次会面中的内容,只想着回家。蒋沐霖凭借大长腿的优势,先她一步堵在前面。“蒋……师兄?”宋豆宛抬头望他。“抱歉。”蒋沐霖的声音一如既往从头顶传来,却少了往日的笃定,“把你扯到这样的事情当中。”宋豆宛想了想,笑道:“也没什么,可能换成其他男生和我走在一起,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本意是想接受蒋沐霖的歉意,同时安慰他不必过于自责。没想到蒋沐霖眉毛皱了起来:“其他男生?”宋豆宛吓得身子往后倾,又听蒋沐霖继续说道:“你还是和其他男生保持距离吧。”宋豆宛听着他这句话,像是把自己排除在外似的,干脆顺着他的话,往后退了一步,抿唇:“嗯,我会和男生保持距离的。”蒋沐霖:“……”宋豆宛走下楼梯,背影看上去轻松不少。蒋沐霖立在楼梯转角处没有下楼,等着罗江走过来。罗江一个拳头朝他挥过去,力度很小,被蒋沐霖轻松接住。“对不住了兄弟,刚刚冲动了。”罗江靠在楼梯栏杆上。“没事,”蒋沐霖目光看着宋豆宛离开的方向,“我看到这样的帖子也很生气。”罗江看向他,神情专注:“狗霖,你真的喜欢上小豆子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她,”蒋沐霖收回视线,望向罗江,“单纯不想让她受到伤害。”“我也是。”罗江点头,“只可惜,她一次性把我俩给拒绝了。”蒋沐霖没有说话。罗江抬头看他,“你也别难过,要不今晚咱们一起喝酒消愁?”“不要。”蒋沐霖拍拍罗江的肩膀,“走吧,上课。”他的语气里没有一点波澜起伏。宋豆宛没有再关注帖子的事情,将全副身心放在了学习上。身边男生的亲切问候变多了些,她谨慎保持距离,每天就跟池双双黏在一起。“小豆子,你一会儿是要回家吗?”池双双问道。夕阳临近西下,校道上绿树成荫。宋豆宛与池双双并排走着,刚从饭堂里出来。“嗯。”宋豆宛应了一声,“我接了一个家教,就在小区里。”池双双犹疑了片刻,才问道:“你……家里的情况还好吧?”宋豆宛笑了笑:“自从和你天天吃饭堂后,还真省下了不少钱。”她没有直接回答池双双的问题。池双双会意,知道她这是不想回答,也不再多问,笑道:“是呗,那你还不得好好感谢我?”“是是是,我可谢谢你了。”宋豆宛与池双双打趣着,余光看到一个人朝她迎面走来。“豆宛。”那人向她打了个招呼。“陈星?”宋豆宛眼角弯弯,“很久没见了。”陈星扶了扶眼镜,“你回怡城吗?”宋豆宛以为他只是客套寒暄,应道:“嗯,回家。”“那……要不一起走吧?”陈星耳朵发红,“我也正好去找姑妈。”宋豆宛想起陈星的姑妈,那位坐在汽车里脸色不太好的女人,对他同情了一些,刚想说“好”,扭头看见池双双打量着陈星,她突然意识到这样或许不太好。“我还要和朋友一起去南门买些东西呢,你先回去吧?”她拉过池双双。宋豆宛不想再和男生扯上不清不楚的关系。如果与陈星一起回家,被好事者看到,不知道是不是又会乱传她什么。池双双往前走了一点,稍稍将她护在了后面。“好、好吧。”陈星没有坚持,“那我就先过去了。”“再见。”陈星离开后,池双双问道:“这是谁呀?你高中同学?”宋豆宛摇头:“暑期兼职时认识的,读……”她卡了半天,最后放弃道,“我也忘记他读的是什么专业了。”池双双笑了:“看他长得挺朴素的,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你干嘛躲着他?”“没有躲,”宋豆宛解释道,“就我们两个一起走,感觉有点奇怪。”“哎呀,”池双双捏捏宋豆宛的手,“你什么时候变得跟咱们学院那黄光林一样了?”开学后,黄光林作为他们学院的辅导员,开设了一堂“大学生心理课”,每节课上不忘强调“男女有别”,“不要作出影响校风的事情”。宋豆宛想到黄光林就脑壳疼,她摆摆手,“我先送你回宿舍,我再回家吧。”她以为这样就能错开与陈星去怡城的时间。没想到当她走到怡城小区门口时,还是看到了陈星。陈星一见到她就迎了上来,脸上是羞赧的笑容:“你买完东西了?”宋豆宛见到他,先是一愣,问道:“你不是去你姑妈家吗?”陈星这副样子更像是专程在等她。“你现在有空吗?我有件事想跟你说。”陈星扶了一把鼻梁上的眼镜框,看起来有些紧张。“嗯,你说吧。”陈星环顾四周,“我们要不坐在那边的亭子里说?”宋豆宛知道陈星说的是哪个亭子,怡城很大,亭子距离她家有些远,她不想过去,应道:“就在这说吧。”她也想不出自己会与陈星有很长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