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肚子里面全是精子*总裁吃肉肉 - 信宜金融网 校花肚子里面全是精子*总裁吃肉肉 - 信宜金融网

校花肚子里面全是精子*总裁吃肉肉

【摘要】桃城、苗纪、龙马与明日香正在前往活动会场的路上。“据明美说,今天的节目很丰富呢!好期待!”明日香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哎,跟他们联谊,一定不会无聊的、不会无聊的。”桃城摸着头发道。“什么意...

桃城、苗纪、龙马与明日香正在前往活动会场的路上。“据明美说,今天的节目很丰富呢!好期待!”明日香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哎,跟他们联谊,一定不会无聊的、不会无聊的。”桃城摸着头发道。“什么意思?”“只要有那种家伙在,办一两个网球节什么的就想嚼口香糖那么简单,更不用说区区两所学校间的交流活动了。”桃城道。龙马很难得地笑笑:“说得好,桃学长。”“你们是指冰帝的迹部君吗?”苗纪问。“除了他没别人了。”由佳与菊丸已先到达了目的地,远远地看到会场门口有几百来个女生,一个个翘首盼望,似乎在等什么人。两人正在疑惑间,一辆长得像列车一样的豪华轿车在门口停下。女生们立刻一拥而上,叫着,笑着,喊着。——“这是怎么回事?”璐美看着窗外一张张因为兴奋而通红的脸自语着,“为什么这么多女生?”她旁边的迹部早已习以为常,在手下打开车门后下了车,一个撩头发的动作竟然引发了阵阵尖叫。随后,他一个响指,立刻鸦雀无声。他脸上带着迷死人的笑道:“久等了。”尖叫。车上的璐美甚至还能听见人群中不时传来几句“景吾大人我爱你”、“最喜欢你”之类的喊声,再看看迹部脸上,是享受般的微笑,并向女生们抛去一个飞吻。又是尖叫。“真是的,每天都这么显摆。”站在不远处看热闹的忍足道。“就是说,也不嫌累。”岳人附和。迹部没有走进会场,而是微微俯身将右手伸向车内,女生们安静下来,好奇地往车里看。只见璐美咬着唇狠狠地推开他的手,兀自下了车,瞪了他一眼后头也不回地跑走了。“这女的是谁?”“就是,她怎么会在景吾大人的车里?”“态度竟然还那么嚣张!”人群议论纷纷。迹部正在尴尬之际,忍足不忘凑上前来奚落:“真是狼狈啊,迹部。”“……忍足,你——”“我要恭喜你,她对你还有点意思嘛。”“怎么讲?” 迹部挑挑眉。“看到你受那么多女生欢迎,不高兴了吧。”有意思,原来是郎有情妾亦有意。连情场高手都这么说,迹部本来犯窘的脸渐渐又回复了魅惑的微笑,对着女生们一个响指。“那么各位,今天就跟本大爷一起好好享受吧!”迹部与手冢作为双方学生会的会长,共同在台上宣布活动开始。此次联谊与学园祭差不多,不过规模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会场一角是一个舞台,冰帝的凤长太郎正忘情地弹奏钢琴,优美的音乐随着他的手指行云流水般倾泻而出。舞台边上已经围上了一群女生,有冰帝的,也有青学的。“长太郎这家伙还挺受欢迎的么。”在台下的宍户亮这么说着,忽听见身后有人道:“那个,请问,你的名字是……”回头一看,是两个穿着青学制服的女生,羞涩地看着他。“真热闹啊。”不二坐在茶座里微笑着感慨。“嗯。”对面的手冢望着四周的景象应道。“感觉像是回到了三年前那次网球节呢。”“嗯。”“不过,三年里很多都变了呢。手冢,最近似乎你也变了些呢。”不二依旧还是让人如沐春风般微笑着,“那样也很好。”他是从菊丸那儿听说的,不知怎地,觉得自己更寂寞了。“不二,你……还是没走出来吗?”对于不二心中的伤疤,他是网球部中唯一知情的一个。“已经,没关系了。”不二看着别处微笑,平静地说。“璐美,你干吗冷着脸,我应该没惹你吧?”久美子吃着手中的东西,问道。“没有啦。”“这么难得的日子高兴一点才对嘛。”——此刻在人群中寻找璐美身影的迹部被女生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个水泄不通,一个个双眼呈爱心状,争先恐后地自我介绍。“迹部君,我是青学的绪方真琴……我在青学看到过你……”“我是青学的关口亚纪,迹部君,这次活动你策划得真棒……”完全忘了其中还有自己学校的努力。“还是本人比电视上更高贵迷人……”尽管迹部还在找人,但对于人家的溢美之词礼数还是周全的,他微微一吓,捋捋头发:“过奖了,不过是举手之劳。”当然,又是尖叫遍野。不远处——“喔,那是迹部吧?”久美子笑道,“还是那么吸引女生的眼球啊。”璐美咬着嘴唇,不说话。老听他说自己有多么受欢迎,还以为只是吹牛长自己面子罢了,今天亲眼所见才不得不相信。刚到这里,就遭到几近疯狂的围追堵截,那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简直像是身在演唱会现场。他没走到一处停下来就有一群女生围上去,明星受到的待遇也不过如此了。看他现在那得意样,真是太讨厌了!那些女生也是,铁定是脑筋不清楚了,才会陶醉成这样子,一个个拼命地往他身边贴。还有她们看他的眼神,哼,真不顺眼。“璐美,喂,你要去哪儿?”久美子一转头,只看到璐美的背影。“厕所!”会场的北面是搭造的“迷雾森林”,其中有很多陷阱和关卡,更恐怖的是不少地方光线极度不足,从这些角落不时冒出几个吓人的布偶,是考验智力与胆量的场所。这不,站在入口,海堂的腿肚子又发软了。“海堂,你在冒冷汗呢,没事吧?”大石发现他的不对劲,关心地问。“没,没……”海堂咽了咽口水道。“放心吧海堂,阿桃不在,没有人会逼你的。”河村笑笑,善解人意地说。“没错,你就去别的地方吧,我们先进去,我已经等不及要收集这次的数据了呢。”乾推了推眼镜跃跃欲试。几个人像哄小孩一样把海堂晾在一边,这“特别待遇”倒让他不自在起来。“不,不用了!我也一起去!”否则更加没尊严了。“最好还是不要勉强吧。”青学之母大石劝说道。“这次,这次我,绝对会到达终点的!”大家都把我当胆小鬼了,怎么可以,万一被那家伙知道了又是一顿取笑。豁出去了!结果是可想而知,两眼发直差点休克,把旁边的人吓得够呛。唉,自作孽不可活啊。明美正认真地观赏着艺术展厅内的作品。“真巧呢。”旁边传来上岛的声音。“嗯,上岛君,啊,不,哲,哲也。”“看来你还是不习惯啊。”上岛微叹一口气。“对不起,我又——”明美露出歉意的笑。“没关系,有些事情是不能勉强的。”上岛看着悬挂的字画道,转头看向明美,“明美喜欢的是手冢吧,这我早就知道,即使这样,我也不后悔对你说出我的心情。”“上岛君……”他的不在意是装出来的吗?是为了不让我心怀内疚。“啊,说起来还真有点嫉妒呢。”上岛自嘲地一笑,“但是,他的确很优秀,我输得心服口服。”“上岛君你也是,一定会碰到更好的女孩子的。”明美真诚地祝愿。上岛爽朗地道:“但愿如此吧!”“璐美,你真是的,怎么会让久美子不见了呢?”联络器中传来明日香压低过的声音。“对不起……”实在看不下去那家伙被包围的场面,一火大就把久美子给忘了。“诶?璐美,你在哪里?”“嗯,厕所啊。”“我也是!”怪不得总感觉说话有回音。两人这才发觉通过联络器讲话的对方和自己相隔不过三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