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突然喷出来_公车爆美妇大屁股 - 信宜金融网 上课突然喷出来_公车爆美妇大屁股 - 信宜金融网

上课突然喷出来_公车爆美妇大屁股

【摘要】坐在后座的一方,自从那个小插曲过后,落在车窗外的视线就没有停止过。新田驱车到了学园都市最繁华的商业区。这条街,也是一方必来之地。新田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带一方逛街买新衣服。以前的一方是孤身一...

坐在后座的一方,自从那个小插曲过后,落在车窗外的视线就没有停止过。新田驱车到了学园都市最繁华的商业区。这条街,也是一方必来之地。新田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带一方逛街买新衣服。以前的一方是孤身一人,现在当了他新田的儿子,以前那些不值钱的衣服万万不能再穿了。区区几件衣服,他还是买的起的。“好了,我们下车吧。”将车停好之后,新田便对着一方说道。一方没有反驳新田,更没有询问新田来此的目的。而是维持着自己之前的冷淡,一言不发的下了车。一方这略显合作的态度和动作,让新田沾沾自喜。这无异于是在告诉他,一方的心里还是有他这个监护人存在的。好不容易从一方这合作的态度上,感受到了有个乖巧懂事的孩子是什么一种体验,新田整个人都飘了起来。“一方,这里。”被喜悦冲昏头脑的新田站在一家卖男装的店面前,对着一方招手。谁知一方双手插兜站在原地,像是没有听到新田喊他一样,将脸撇向了旁边。任凭新田在那大声呼喊,丝毫不肯挪动自己的的贵脚。看看这不肯合作的态度,哪里还有刚刚那个乖巧懂事的样子!新田好不容易的好心情,瞬间被打回了原点。养孩子真难!现在的新田是深有感触。亏他还以为一方接纳了自己这个父亲,现在想想,倒是他自作多情了。挫败般的叹了口气,新田又认命般的往回走去。让一方承认他这个监护人这件事情,哪有那么容易!一方是第一次给别人当儿子,没有任何经验,抱这种态度也是在情理之中。他也是人生头一次当别人的父亲,经验算不上多,对付儿子的经验,更是为零。想到这里,新田又万分的沮丧。你说说他一个黑帮大佬的小弟,连个恋爱都没谈过,怎么就被迫多了个这么大的儿子?“来,乖儿砸,老爹带你去置办新衣服。”新田走到了一方的面前,和一方面对面站立着。他本来是想将自己的手搭在一方的肩膀上,以拉近两人之间的关系,最后在面对着一方的表情时,他打消了这样的想法。一方的不耐烦和不屑,新田全部看在了眼里。即便如此,他还是保持着自己乐呵呵的态度。不管怎么说,自己可是被法律所认可的监护人,就算一方想否认,也否认不了。给他买衣服?一方这才收起了自己刚才的表情,带着疑惑看向了新田。他并没有说要买衣服,新田这自作主张的,还真当他是自己的监护人了?收到了一方疑惑的眼神,新田又再一次感叹了一遍一方良好的合作态度,刚刚的那一幕,只是他的错觉而已。于是,作为一个有问必答的好父亲,新田贴心地为一方解释着他刚才的行为。“你以前那些不值钱的衣服全都不要穿了,这次全部给你换成新的。”新田的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像他这般壕气的父亲,还真是找不出几个来,反正他有的是钱,怎么样无所欲为都可以。一方黑着张脸,新田这话里满满的全部都是歧义。他不明白新田怎么看出来他身上穿的是地摊货,而并非是名牌的?要论起财大气粗来,他自己也差不到哪里去,也不知道新田究竟是怎么得出这样的结论来?在这自说自话的替他做出了决定。“你呀,别总穿这几件衣服。像你这般大的孩子,都是花一般的年纪,应该要打扮的花枝招展一些。”完全沉浸在身为父亲的身份中,新田哪会注意到一方此时的表情。“等我们买完衣服,我们就去吃饭,鱼子拌饭怎么样?”新田再次靠近了一方几步,耐心地询问道。他养孩子的经验真的不多,之所以提鱼子拌饭,是因为雏爱吃。像一方这么大的孩子,他真不知道该哪什么来套近乎,打开一方的心房,让他接纳自己这么半路出家的父亲。这个过程有多么漫长,新田心里早就明白了,但还想尽自己所能的,希望这一天早点来到。可一方哪里体会的到新田内心深处的苦逼,和他想要拉近距离的决心。他从见到新田的第一面起,就保持着一副不肯合作的样子,新田就算是看到了他那不爽的脸色,也会将一方的态度当作是叛逆的中二少年。“呵…呵呵…”压抑不住的笑声从一方的嘴角倾泻而出,他抬起头,恶狠狠地看着新田。“大叔,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可没承认你是我的监护人。”新田自听到一方笑声的时候,整个人都呆愣在了原地,就连带在脸上的微笑,也僵在了脸上。这恶劣的笑声,和崩坏的画风,绝对不是他所认识的一方通行!快点来个人把他正常的儿子还给他啊!他面前这个突然反派角色上身的人,绝壁不是他的儿子!紧接着,新田又你担心了起来,是不是他儿子哪根弦搭错了?才导致了这突变的画风?还有一方嘴里说出来的话,让他控制不住的手痒,想要胖揍一顿一方这个不听话的孩子。冷静下来!新田在心里不停地给自己做着工作。对方只是个长期营养不良,瘦弱又拥有着超能力的中二少年,不能揍的!如果他真的动手揍了,那之前所做的一切不都成了无用功了吗?新田顾不上脑门上流下来的冷汗,他伸出自己的右手想要碰触到一方的肩膀。结果手伸出去一半,停滞在了半空之中,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一方的超能力应该是矢量操作。“我没有搞错,不管你承不承认,我现在已经成为了你的监护人,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我啊,是第一次当别人的父亲,肯定会有很多做的不管好的地方。为了你,我会努力当好一个父亲的。”新田在脑海里搜索着词语,尽可能的让自己的描述看起来真诚一些。事实上,他本来就抱着这样的想法。他都说道这个份上了,如果一方真的不接受他的话,他就…好像他还真拿一方没有办法。新田在心里为自己出师未捷身先死默哀着,当时他干嘛非得要揽这瓷器活啊。都是亚雷斯塔的错!不经过他的同意就随随便便给他塞了个这么难养的儿子。回头他一定要去找亚雷斯塔理论一番。新田诚恳的话,堵得一方说不出话来。他本来就对新田这种普通人没有太大的恶意。谁让他自作主张的替他做好了各种决定。一方也没有在纠结,而是对着新田切了一声,然后双手插兜大踏步向自己以前常去的一家店走去。一方走了几步,发现新田还没有跟上来,便回过了头,此时的新田还站在原地。便皱着眉对着新田说道:“不是说买衣服吗?”新田这才意识到一方是在跟自己说话,他急忙向前小跑了几步,追上了一方。这期间,他并没有说话。一方看起来太不好惹了,他还是尽量少说话为好,刚刚那个小插曲不提也罢。所以在看到一方拿的都是一些中性风服饰之后,新田一直在努力忍耐着,不该说的一句都没有说,很自觉地跟在一方后面结款付账,完全一个宠溺孩子的好父亲。本来新田是想带一方在外面解决掉晚餐,但想到一方一直以来都吃的是没营养的外卖和垃圾食品。他便打消了这样的想法,去超市里买了最新鲜的菜,打算给一方好好做一顿饭。新田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谁能想象的到昔日的黑帮大佬会是一个家庭煮夫。一方尝了一口,发现这饭菜还算不错的,原来这就是家的味道。习惯了方便速食的东西,和餐厅里的食物,一方第一次觉得有家的感觉真好。“怎么样?我的厨艺还不错吧?”“一般般吧。”一方说着违心的话,但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每样菜都尝了一遍。明明是简单的食材,却被新田处理得恰到好处。这里的每一道菜,都比外面的强上千百倍。对他的味蕾来说,变成了一种享受。新田又被一方口中的评价打击到了。他自认为他的厨艺还是挺不错的,至少尝过他厨艺的人,都被他的厨艺所折服,饭量倍增。可到了一方这里,就只得出一个一般般的评价来。新田老父亲又苦逼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感叹着自己时运不济。一方这孩子看起来不大,味蕾还真挑剔。这也难怪会长得这么弱不禁风。这要是哪天出门的风大上一点,一方估计都能直接上天了。一方哪里知道自己这违心的一句评价,让新田走上了专业煮夫的道路。为了能得到一方的一句好的评价,也为了满足一方的味蕾,新田最近只要一有空闲时间,就在研究着怎么做饭。怎么样搭配的更加健康,好让一方能够多吃一点。就一方的食量,都没有女孩子吃的多,这样下去,身体可会吃不消的。新田口中的女孩子,自然指的是雏,他忘记了雏和普通的女孩子不一样,一方也和普通人不一样,将他们两个来进行对比,多少会有些不太合适。一方回到这个属于他和新田两个人的家的时候,还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在这之前,他一直都是孤身一人的生活着。这突然多出来了一个监护人,还真是让人觉得不习惯。一方放轻了自己脚步,靠近了厨房。厨房的门并没有关闭,他靠在门框处,新田的一举一动他全部都尽收眼底。他看着新田围着围裙,在有条不紊的做着晚餐,还时不时的哼着不知名的歌曲,也同样被新田的快乐所感染。当个普通人,其实也挺好的。可在学园都市,和在外面的世界是完全一样的,弱肉强食,欺软怕硬的现象也一直存在着。同样,也有很多的无能力者,低能力者在嫉妒着他们这些超能力者。他也经历过很多起这样的事件。那些人总是自不量力的冲上来,想要给他的颜色瞧瞧。可结果呢,最后还不是认清了彼此之间的差距。普通人和能力者之间的差距太明显了,低能力者和超能力者之间也是一样的。可总有人认不清这样的事实,想要踩在他的头上,妄想取代他第一的位置。“哟,你都回来了?”转身取东西的新田看着一方道,看了眼自己差不多已经完成的晚餐,新田又再次嘱咐道:“你先去洗手,我们马上就开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