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下身被强行灌啤酒|小受第一次的准备 - 信宜金融网 我的下身被强行灌啤酒|小受第一次的准备 - 信宜金融网

我的下身被强行灌啤酒|小受第一次的准备

【摘要】伊藤火急火燎地赶到时,迹部已经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眼睛一直看着窗外,一派闲适。伊藤走到餐桌旁,刚想打声招呼,就听到迹部的话,“亦夕,前面的街心公园你还记得吗?”伊藤顺着他的视线向外望去,有点...

伊藤火急火燎地赶到时,迹部已经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眼睛一直看着窗外,一派闲适。伊藤走到餐桌旁,刚想打声招呼,就听到迹部的话,“亦夕,前面的街心公园你还记得吗?”伊藤顺着他的视线向外望去,有点模模糊糊的印象,她边拉开椅子坐下边回答迹部,“……嗯,好像以前在前边的长椅上坐着休息过一次,之后就没怎么过来了。”她不明白前面的街心公园是有多好,能让迹部一眼不眨地一直盯着看,以至于从她进门到现在,迹部都还没有正眼看过她,果然自己在他眼里没什么可观性,连个普通的公园也比不上,伊藤这样想的同时,难免心里的苦涩又浓重了一些。“你知道吗,五年前,我就是在这里在这个窗口看到你和周助很亲密地在一起……”明明是很平常的话,可迹部说的时候却感觉他的周身都带着忧郁。伊藤见迹部依然还沉浸在回忆中的样子,便大笑着出声打断,很久她都没有这样失态过了,这笑声像是在嘲笑,无论是自己还是自己的感情,“呵呵,迹部,你那个时候应该很生气很气愤吧,一定想着我这个臭女人又向周助博取同情了,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专门为了钱而勾引男人……”“亦夕,别说了,别说了……”明明是当时自己最真实的心情,可是被剖析出来是那样的不堪入耳,当时自己的疯狂举动还历历在目……那个时候就应该已经爱上了吧,不然怎么会失控地捏碎酒杯、超速行驶、跳进游泳池……要怪就怪自己盲目地把心蒙上了仇恨,看不清爱的人是谁。伊藤看着迹部,看到他痛苦的表情,突然就不想再往下说了,她在心里狠狠唾弃了自己一把,到现在还因为他痛苦而心痛的自己,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傻最呆的人了。爱情,说不清道不明,没有谁胜了谁,只有谁更爱谁,没有说断则断,只有剪不断理还乱。伊藤一时半会儿无法理顺自己的心情,便开口岔开了话题,“迹部,我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以后如果我爸爸再打电话给你或者约你出来,你可以全部都拒绝吗?”迹部疑惑地看着伊藤,想在她的脸色看出些端倪,却发现自己的视线一接触她的就再也不想移开了,“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了吗?如果我答应,我会得到什么回报?”本大爷是不是可以奢望一下。哼,还真是商人本色,不做亏本的买卖。伊藤在心里腹诽,表面上却不动声色,“那么迹部总裁,你又想要得到什么回报呢?”迹部的手越过桌面,覆上伊藤的手,伊藤挣扎不过,便由着他去了。“亦夕,可不可以不要和我拉开那么远的距离,本大爷不是什么豺狼虎豹,不会吃了你的,我想靠近你,近一点,再近一点,可是,为什么在我走近一步的时候,你要退后两步,为什么总要让我们隔着一步的距离。”一步之遥,最近亦是最远的距离。“一步太近了,如果可能,我希望和你隔着千山万水……”伊藤见迹部眼里的颓丧一览无遗,忍不住笑出了声,“呵呵,迹部君,你没有华丽依附的时候竟然有那么点可爱。”“喂,本大爷不是小孩子,不要拿哄小木的一套来哄我,我不吃那一套的。”“那你吃哪一套呢,怎么样才能拒接拒见我的父亲,说吧,你是想要伊藤集团的股份还是其他,如果是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的,一定会满足你。”“本大爷想要你……”见伊藤的神色不自然还带着点绝望的气息,迹部便马上改了口,心里心疼个半死,好想把她紧紧拥抱住,不再让她受任何伤害,“我想要你接我的电话,赴我的约会,有空的时候一起吃个饭看个电影……”伊藤敛了敛神色问道,“需要多长时间。”见迹部疑惑地看着自己,补充道,“接你电话,赴你约会,吃饭看电影的时限是多久?”迹部有些好笑地看着伊藤嘟嘴蹙眉的样子,故意拉长音“如果本大爷要……一……辈……子……”伊藤抽出自己的手,神色凛然地看着迹部,“迹部,不要和我开玩笑,你开得起,可是我玩不起。”听了伊藤的话,迹部心里的落寞又几分。他原本以为他能看到脸皱的像包子一样的伊藤,那是她小时候在无奈时经常做的,他原本以为他可以看到她脸上能有一丝动容,他原本以为他会看到她会笑着说这个时限有点长……无论是哪一种,都会让他欣喜万分,却不料竟是那样的令人伤怀。迹部努力扯了扯嘴角,弄出个颇为华丽的笑容,“呵呵,就一个月吧你看怎么样。”见伊藤点头同意迹部叫来侍者,点完了菜,叫了一瓶白兰地,“刚刚玩笑开的大了,我该罚。”说完,他仰头一连喝了三杯,酒入愁肠,越喝越苦,却又因为那个“一月之约”而尝到点甜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