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高潮了男友不停继续弄——嬷嬷用木杵给王妃验身 - 信宜金融网 我高潮了男友不停继续弄——嬷嬷用木杵给王妃验身 - 信宜金融网

我高潮了男友不停继续弄——嬷嬷用木杵给王妃验身

【摘要】这是市中心的写字楼,下班时间电梯很挤,我习惯性站在最后,免得被人挤到,而黄婷婷则总是喜欢站在最中间。看着她穿着职业白衬衫和黑短裙被人夹在中间,一会儿挤过来,一会儿挤过去,那胸前的丰满几乎要被几个西...

这是市中心的写字楼,下班时间电梯很挤,我习惯性站在最后,免得被人挤到,而黄婷婷则总是喜欢站在最中间。看着她穿着职业白衬衫和黑短裙被人夹在中间,一会儿挤过来,一会儿挤过去,那胸前的丰满几乎要被几个西装男挤得变形,我还看到有几个人的手一直都借着公文包的阻挡放在她的臀部,时不时捏抚摸一下,黄婷婷面上带着笑,也不拒绝,我莫名就想到了地铁上的事情,没想到电梯上也有……我走着神,有人挤到我面前,不小心蹭到我的胸部,酥麻的感觉像触电一样,我吓了一跳。连忙退后避开他,那人回头看了我一眼,红着脸小声地说对不起,,我随意瞟了他一眼,是个很清秀的男生,看着青涩,想着也不是故意的,便没有计较!黄婷婷与我一起吃了饭后,说她心情不好,看我情绪也不高,便带我去放松放松。外面天色黑沉沉的,我想着一个人回去也是孤枕难眠,还不如陪她玩玩儿。她把我带到了一家叫雅典娜的SPA会所。在包厢里等技师的时候,我问她今天怎么不去约会,有空找我玩儿。黄婷婷红唇一嘟:“约个毛线,昨天刚分手,老娘失恋了!”加上这次,她失恋过十几二十次了!她以前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临到要结婚,结果男朋友出轨她室友,她当即立断分手,从此以后只恋爱不结婚。换男友的频率一个月、三个月一次。我也不劝她,她反正很快就会有新男朋友了。黄婷婷笑了一下突然半眯着眼睛问我车学得怎么样呢?我一下子想到了胥教练,那个流氓,于是摇头:“不怎么样,他……他不是人!”我历数他对我的不轨行为,黄婷婷却笑了:“哦,他呀,他挺不错的!”我一愣,黄婷婷却说她去年学车也是他,两个人上第二次课就在一起了。听着她夸张地描述着与胥教练的那些疯狂,我就像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觉得有一点恶心却又莫名有一丝遗憾,当初如果我没有挣扎,没有被打断,那种感觉……黄婷婷怂恿我:“有空你试试,反正你老公不在家,一去那么久,没那个才怪!”我心底的羞耻心让我打住了念想,让她找关系帮我换一个女教练:“在没有确定我老公出轨前,我不能背叛他!”黄婷婷笑了,包厢里的灯光突然调淡,照着人朦胧迷离,门打开,进来两个高高瘦瘦穿着白衬衫的年轻男子,其中一个长相俊美地熟练地走向黄婷婷,扶着她躺到了按摩床上。黄婷婷朝另一个男人小声道:“这是我姐们,第一次来,好好招呼着,弄不好不给小费啊!”黄婷婷说着闭上了眼睛,我看那男子动作熟稔地在她身上摸来摸去,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以前只试过女技师,可这次黄婷婷却非要怂恿我点男技师,我瞧着面前那人清秀的眉眼,青涩的面孔,觉得很是眼熟,脑中一热,脱口而出:“是你!”第四章 我不按摩面前这个自称八号的人就是之前在电梯里撞我的男人。他毫不介意我认出了他,笑笑伸手过来扶我,我不习惯这样,连忙摇头说只洗脚不按摩!他低着头的眉间闪过一抹失望,我有些于心不忍,决定待会儿还是给他与婷婷一样多的小费。暗淡的光影,舒缓的音乐,好闻的香味,脚上温暖的水温,让我情不自禁放松起来,闭上眼享受着八号长长的手指在我手臂上柔软的抚触,我拦了一下说不按摩。八号低声道:“洗脚也要按头按手脚!”我以前也洗过脚,的确是这样,不好再拒绝,便绷着身子让他按。说不清他的技术好不好,但是我却觉得很舒服。他握住我的手指,轻轻抖了一下,一根一根地绞着我的手指,那触感很软很硬,我心头一阵火热。顿时口干舌燥,恍神间,他已经捏完了手指,坐在我身边替我按起小腿来,一点一点地沿着我的丝袜按上去,直到大腿根,我的心跳渐渐加快,呼吸急促起来。也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手指总会时不时摸到我短裙下面的裤子,我感受到了那里好像有点不一样的感觉。我红着脸,耳朵突然一热,却是他低头附在我的耳边温柔地问我:“怎么了?是不是我按的不好?”他的手指停在那里,我莫名地想要继续,连忙哽着嗓子摇头,说不要按腿了。他有些意外,却还是顺从地站到我身后,替我捏肩,他的手指真的很长,放在肩上的时候,时不时地点到我的胸部,我的呼吸急促,微微抬眸看到他唇角的笑意,知道他是故意的,连忙按住他的手:“不用了,不用按了!”他干燥温热的手半伸进我衣服里,指了指离我不远的黄婷婷,不知什么时候起,那女人竟然脱得只剩下了三点式,两人正在互相撩拨,我的脸红到了耳朵根,暗骂黄婷婷,死丫头,竟然带我来牛郎店。我的心跳很快,可我不能沉沦,不能让欲火将我打败。我推开他,自己擦了脚,借口要上洗手间,跑了。只是跑上走廊我才想起,刚刚包厢的门居然是虚掩着的,我的心一凉,想到刚刚那双手在我大腿上的动作,心里一下子凉了……“许雅,好巧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胥教练抱着双肘勾着眼睛邪邪地看着我,手上的手机亮着光。我不想理他掉头就走,他却突然冲过来一把搂住我的腰,将我往洗手间里拖。我用力掰他的手:“你干什么,你放开我!”胥教练把我抱了个满怀挤进格子间,把门堵了,一边拿嘴拱我脖子,一边笑着打开手机给我看。里面的我身着性感V领连衣短裙半瞌着眼睛躺着,八号轻轻抚摸着我的腿,手指灵活勾到我的小裤裤里……我吓了一跳,后背冷汗涔涔:“你……你偷拍我?”“哈哈哈,许雅,都录视频了,你还装,看你整天端着像个贞洁烈妇,转头就跑到牛郎店里来,那么想要找我呀,何必花这冤枉钱?”他边说边用嘴拱我的脸。“唔,不要,我不是来找牛郎的!”我拧着身子躲开他的狼吻。他不高兴威胁:“到这里了还想骗我?信不信我点发送,放到网上去让大家都来看看你这的真面目!”啊……我摊在墙上一动也不敢动!他得意地笑了,伸手穿过我的腰抚摸着我的胸部,还吭哧吭哧地含住我的耳朵。第五章 这里可是公共厕所“啊……”我耳垂上,大腿上,还有胸前受到他强势的攻击,身子也莫名软了。他伸手勾了一把,俊朗的面孔嘿嘿一笑,捏紧我的下巴轻声道:“想要吗,叫声胥哥哥!”那手已经伸进我的短裙里。“啊……”我受到了一阵强烈的刺激,情不自禁地叫出声。“叫得真好听,可惜这里是公共厕所!”他扳过我的脸堵住我的嘴,不让那些让人颤抖的声音露出来。我长吸一口气,用力咬住他的手,哭着求他:“不要,放过我,不要……啊……”我吓得用力夹住双腿,不让他得逞。他坐到马桶上,扛起我的一条腿,让我的隐私完全暴露在了他面前。我大哭……心慌地等待着……突然听到隔间在唤我:“许雅姐,是你吗?我是八号!婷婷姐要走了,让我来叫你!”“我……唔……”我刚喊,就被胥教练捂住了,我哀求地看他,他指了指他凉薄的嘴唇,我闭上眼睛无比羞愤的亲了一口。我推开门差点撞到八号身上。我门关得快,他没看到躲在里面的胥教练,但从我身上的痕迹却看出了什么,他什么都没说将我扶回包厢。黄婷婷与六号不在床上,我正要找他们,却听到卫生间里发出难以描述的声音。我脸臊得通红,满眼不自在地盯着八号。他反锁了门,一步一步走近我,用眼神询问我有没有别的需求。我吓得缩到墙边,连忙给他签了小费单,让他出去!我随即拎了包想回家,一打开门便看到胥教练在走廊尽头抽烟,昏暗的灯下,看到是我,指了指他的裤裆,我吓得立刻关紧门,不敢再动!而此时卫生间里的动静越来越大。“啊……”漫长的喘息像断了气一样久久地萦绕在我的脑子里,激得我的身体软得发虚,记不清楚是怎么回到家的。关了灯,好不容易调整好睡眠,却突然听到微信有消息。点开,是胥教练发来的,我看得心头一颤:“听说你想换教练?”“是,我不想跟着你学,你个禽兽!”我把今天受的委屈全都发泄在这句话里了。“许雅,你摸着你的良心说,你不想要吗,我就不信,你一个人躺在床上不会想那事儿,我这是在帮你,你懂吗!”他说着就把我在牛郎店的视频弹了过来。我再次重温了八号那销魂的按摩手法,光是看,那里便有了感觉!啊……胥教练是个魔鬼,他用视频威胁我不准我换教练,我不敢拒绝,我丢不起这个脸!想想他说的话,偏偏还说对了,我的确想要,疯狂地想要!我毕竟是个正常的女人,有正常的需求,只是我那名义上老公却不能给我,不能满足我……第六章 人的两副面孔我一夜没睡,顶着黑眼圈去上班,在电梯里我又看到了八号,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夹着公文包,跟我一样像个真正的白领,可谁知道披着夜晚的面纱,他在外面兼职做牛郎。大概是我去逛了牛郎店的原因,他并不介意我知道他的身份,还对我点头微笑。从他身上还有黄婷婷身上,我知道了一个人原来是可以有两副面孔,并且他们还可以十分自如的切换——表面端庄严肃,背地放荡不羁。感受到这些后,我心里对快要被征服的自己说看开一点,其实他们也活得很好,反而是我这种将自己死死压抑住的人才过得不好!又到周末练车的时间,经历过两次被教练欺负的事情,我哪敢去,只能缩在家里刷剧看小说打发时间。可到了下午,我收到胥教练发来的消息:“今天阳光灿烂,最适合练车还有做点别的事!”“我不想去!”我回他。“我在楼下,限你在十分钟之内下来,穿那天那件短裙,否则……”他附送了一个阴险的表情。想到那天他拍的视频,我头都要炸了,生怕他真的上传到网上去,我的工作,我的生活,我的一切就全毁了!我忍着屈辱换上衣服出现在那辆白色的捷达车前,胥教练得意地伸手摸了一个我,朝我吹了个口哨。到训练场的时候,已经到了他下班时间,他关了录音设备,色眯眯地看着我。我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小声求他,能不能让我回去了!“回去干嘛!”他像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伸手将我拉到他怀里,狼爪就在我的大腿上摸来摸去,像弹琴一样,他用嘴含住我的耳朵,声音道:“许雅,我知道你老公不在家,很想要是不是?”我的耳朵热乎乎的,身体也顿时像着了火一样,火烧火辣的,我低着头,小声的哀求:“,不想,不要,不要这样,我老公会生气的……”他的手在我胸前的轻轻抚摸着,另一只手钩住我的小裤裤,他低低的笑声传出来:“口是心非的女人,还要嘴硬!”他极有技巧地含住我的耳垂,用舌头轻轻舔着,我不停的颤抖,那里就是我最敏感的地方,我浑身变得又热又湿,软成了一滩泥,轻抬的手臂毫无威力地阻拦他大手在我身体里的冲撞。他瞬间变得兴奋了起来。他轻声诱哄着:“你真棒许雅宝贝,我没有看错你,你相信我。”他用一条腿挤进我紧紧夹住的双腿,埋头隔着薄薄的衣衫对准我的胸部。“唔……啊,不要,胥教练,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我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地剧烈地抖动他想要的双眼显出兴奋来,将我扑倒在座椅上,一只手将我双手攥住按在头顶,另一只手脱下我的小裤裤,那上面沾着湿乎乎的东西,他拿着闻了一下,表情沉迷:“真香!”我吓得紧紧闭上眼咬住唇,不敢细看。胥教练得意地分出我的手,我觉得手心一热,吓得睁开眼,他竟然拉着我的手握住了他那里,我吓坏了,连忙丢开。他狞笑着俯身,掀开我的裙子,在我平坦的小腹上画着圈圈。我用力挣扎,努力控制住被诱惑得想要沉沦的身体。“不要这样,求你了,我不想背叛我老公!”我流着眼泪,用手紧紧捂住湿透的小洞,那水经过我的手指缝流到他那丑陋的东西上。他笑得眼睛都眯住了,仿佛在看笑话,看着意乱情•迷的我到底能忍到什么时候。我咬牙忍着,这样不配合的动作让欲•望暴涨的他耐心磨没了,他咬住我的耳垂轻轻舔•舐:“你让我尝尝你的味道,就一次,尝过以后我就放过你,把视频删了,怎么样?”我的心动了动,我之所以被他弄成这样,不就是害怕视频的事曝光吗,如果能删掉视频……“啊……”我一愣,他趁势用那棍子捅我,我下意识夹住腿,把它挤了出来。他大怒,想要暴力硬上,可前面的公路上却突然来了好些车辆,他们停在不远处拿出帐篷来,竟是想要在这里搭帐篷野营!我心头一喜张嘴就要喊,胥教练先我一步含住我的唇,伸出舌•头在我嘴里用力吸•吮翻搅,弄得我气喘吁吁,连话都说不出来。“扫兴,老子就不信干不成你!”碍于有人在这里,他整理好衣物,把我的小内捞过来穿上,我呜呜咽咽地哭出声来。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可好像又带着一种淡淡的遗憾!自此以后我脑子里时不时地想到他那根硕大的东西在我双腿间用力乱戳的情形,想着不由得又湿了身。我一边骂着自己,一边却又控制不住地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