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粗暴玩弄 手指进入|坐下来g*全都吞进去了 - 信宜金融网 被粗暴玩弄 手指进入|坐下来g*全都吞进去了 - 信宜金融网

被粗暴玩弄 手指进入|坐下来g*全都吞进去了

【摘要】“叶幸,不要乱动,趴平了!”红颜趴在流沙池边缘朝一点都没惊慌失措的叶幸,惊慌失措的喊。信你才叫得永生呢!叶幸瞥了他一眼。“劳烦你能快点去找一下我能拽住的东西么?然后扣在石头上什么的?”...

“叶幸,不要乱动,趴平了!”红颜趴在流沙池边缘朝一点都没惊慌失措的叶幸,惊慌失措的喊。信你才叫得永生呢!叶幸瞥了他一眼。“劳烦你能快点去找一下我能拽住的东西么?然后扣在石头上什么的?”红颜哦了一声,连忙走开了。叶幸叹了口气,一边把自己刚□□的手臂伸开铺平,一边小声嘀咕“再不让你走,我都快被你喊得耳朵聋了,在大太阳底下,自己都透明了也不知道。真是能给我添乱。”微微转了个身,流动的沙水,爬过腰间,黏糊糊,粗糙糙的。叶幸把脸朝向向阳处,极力的把腿往上抬,慢慢的,轻轻地,以图加大受力面积,让自己全身能够浮起来多少,算多少。尽量被最少的沙子压住。然后……划!在沙水里游泳可是个力气活,叶幸划了十几下,也就仅仅往边缘挪近了两厘米。两三米的距离啊~~~~恐怕要等到太阳下山也完成不了了。极力保持平和呼吸,以免吸入太多沙水造成窒息,叶幸在这种高度注意力集中下,划拉了不下百下,必须休息一下时,他抬起沾满沙水而变成灰黄色的脸。咧开嘴吐了口混着沙子的脏水,笑了下。不错,不错。前进了四十厘米。越来越的要领了,推进的速度很喜人嘛。红颜还没回来,看来自己支开他,做得挺对。这里肯定没有绳子,红颜找的话应该也是去有阴凉处的植物那里,寻摸些韧劲好的藤类。那样他可以稍事休息,免得再给自己添乱,自然就可以一心自救。歇了几秒,叶幸正把手臂上半干的泥水甩开,红颜的脸突然凑在了眼前。“干啥你!”叶幸一抖,一坨泥水穿过红颜就飞了出去红颜摸了摸脸,把淡淡的泥水印子抹掉。朝叶幸低下头。“我没找到……”那样子超级的沮丧。叶幸没说话,继续划。红颜看了他一眼。见他并没有怪罪的意思,全身沮丧的气息更浓厚了。“叶幸你别动,我帮你出来。”红颜说完就凝结了一团阴冷的气往叶幸肚子下塞。“我托着你。”叶幸刚咧开嘴要说谢谢,胳膊也预备着使劲。那股托着自己的力前后晃动,压根就没把自己和泥水分割开来。“噗嗤!”叶幸重新变成了垂直竖在泥水中。刚才努力的四十厘米也缩短了将近一半。说什么好呢?“你力气不够,歇着吧。”叶幸默默叹口气,重复着起初的样子,把腿往上拔,胳膊展开。“叶幸!!”叶幸又是一抖,可是这次,他觉得红颜没有喊错。虽然展开身子,却没有预料的微微上浮。大半的脸露在空气中,反而是往下慢慢陷。叶幸不断的暗示自己不要慌,不要慌。平展开的他,想迅速的改变姿势,站起来。泥水在他的搅动下并没有出现叶幸担心的,大幅度的摆动,而后掩住口鼻。他刚松口气,就发觉高兴的早了。还没有完全竖直,叶幸就觉得身子往下陷的速度加快了,而且身边围绕的泥水越来越滞塞,像是即将凝固。“我操!”叶幸暗骂一声。这是要把他困住,慢慢吞掉的节奏啊。“叶幸你别怕!”红颜在边缘无头苍蝇的转了一圈,朝他就扑了过来。叶幸一拳把他打了回去。打出的拳头,一半已然没进了红颜的胸口。叶幸对着倒飞跌倒地上,又猛地爬起的红颜笑笑。不挣扎了。“叶幸,你还笑得出来,虽然我该赞扬你此时的乐观,但是还是觉得,真傻。”红颜站在边缘,朝叶幸瞥了一眼,说,然后作势继续扑。“行了,红颜,你说再多的话也转移不了我的注意力的。不要过来了,你的力气不够。天也要晚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叫人吧。”叶幸朝他摆摆手,示意他赶快走。红颜摇摇头。“我不走。”“你想我死啊!你不走。有病没病!”叶幸朝他瞪眼,红颜就是不走,还不怕死的看着他,眼里有倔强流露。“我就不走!”红颜大吼一声。叶幸烦躁的挠挠头。“让你叫人,你磨蹭什么!”“明明是你在磨蹭,不要说话了,我抓紧时间想办法。”“红颜……”红颜撸起袖子,朝他看一眼,那眼神很平静,也很坚定。“叶幸,我知道,就算我回去叫人,再过来,你早已经没了,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看着你没了,你说过,你不让我走的,所以,我知道,你只是在口是心非。”“呵,成语都会用了!”叶幸苦笑一下,低声说。红颜没说话,朝叶幸扑过来。叶幸还是一拳把他打了回去。“让你回去,就回去。废什么话!我不稀罕你在这要死要活的。”红颜毫无表情的脸笼着一层青白色,什么话也没说,爬起来,继续扑。泥水已经到了叶幸的肋下,他挥拳有些别扭,这次,他没打着。红颜扑过来后,就把叶幸抱住了,而后撑开气息,将把叶幸裹住的半硬的泥水慢慢的撑破。叶幸瞪着他,却也不敢说话。红颜的双目赤红,头发慢慢暴涨,脸也渐渐转为了难看的青色,嘴边的獠牙渐渐地拱了出来。叶幸感觉自己正被慢慢往外拔。看见自己的胯已经露了出来,叶幸朝红颜轻轻的说“把我扔出去就行了。”用力掐住他腰的红颜充耳不闻,专心致志的继续手里的动作。叶幸的嘴边沁出了丝丝鲜血,他硬是噎住,不让强烈的想喷的念头得逞。“红颜,松开他。”被掐的死死的叶幸艰难的转过头去。荒尘站在边缘,正什么情绪都没有的看着红颜。“我要救他!”红颜机械的声音变成了粗哑,就像恶魔的声音。不过那股子电子音般的死板犹在。“松开他。”荒尘还是那般说。“我要救他!”红颜猛地回头,朝荒尘一吼,眼里的赤红闪过青芒。叶幸朝荒尘笑笑。示意自己没事。荒尘根本都不看他。但他知道,叶幸的意思——不必伤了红颜。荒尘看着红颜,对叶幸说“闭眼!”叶幸闭上,他的胸口已经因为窒息,自动的剧烈起伏。“红颜,我先带走了。”荒尘的声音落下,叶幸便睁开了眼,自己躺在地上,刚才吞噬自己的流沙池此时已经看不出了。自然真是鬼斧神工,同时也残酷无情。叶幸坐起来,扭头,呕出憋了许久的一口血,摸摸脖子间勒痛的地方,腰也很疼。掀起衣服,叶幸看到了腰间盘着一条蛇形的血瘀。“我嚓,天都快黑了。”叶幸站起来,拍拍有些昏沉的脑袋。必须要在天黑前走出去。盛会的项目虽然□□是让你自己去搞定,但是并不是一点照顾没有。“啊~~~”叶幸望着远处的那点萤火,吁了口气。那是方向指引灯,总之可以省去一头乱闯了。瞧,事情也没有那么糟,不是么。叶幸拽拽衣服,把自己裹紧,迈开腿,上路。仅仅是半小时之后,叶幸就浑身哆嗦的都快迈不开腿了。天完全黑了下来。傍晚和天黑之间的过度时间段非常短,也许只是十几分钟。一旦天黑,温度立刻就直线下降。叶幸还是有些庆幸的。至少,他还走了半个多小时,比他做的最坏的打算——几分钟就天黑,无法再走,理想的多了。瞧,没那么糟,不是么?拽拽衣服把自己裹紧,叶幸抬脚,上路。沙漠里的白天黑夜相隔也许仅仅几分钟。半个小时后,叶幸抬头望望突然就黑下来的纯暗蓝色天幕,咧开嘴,笑笑。到底还走了半个小时天才黑,很给面子了。“啊~~~”叶幸揉揉酸胀的腿,把没有完全干的衣服裹得更紧了些,靠着一块沙垛坐下。撸起裤腿,拍拍肿的溜光水滑小冬瓜似得腿肚子,叶幸倒吸了好几口凉气。要是有团火就好了~~~~吸吸鼻子,叶幸蜷缩起来。“坐下来,只会越坐越起不来。”叶幸从地上呼的弹起来,扭头警戒的看向声音透来的背后。随着沙子被踩住发出的吱嘎声,一个人慢慢清晰的鼓了出来。“方越?”方越利索的取下背上的背包,蹲下,拉开,埋头进去。“换衣服。”叶幸看一眼一身黑的方越,再看一眼他递过来的手里躺着的亮黄色冲锋衣,默默接过。不避嫌的一把扯开外套,方越抬起头扭向他。“脱一只袖子,穿一个袖子,依次照样,确保衣服换下时,新的衣服已经穿好。”“好咧。”方越的口气很随意,无形间却是满满的不容置疑,叶幸乐的乖乖照办。“哇,真暖和。”方越再度扭过脸,看了眼正对冲锋衣东摸西摸的叶幸。“恒温的,所以很暖和,常旗想办法弄来的。”说完,扭过脸,继续递东西给叶幸。叶幸望着他,半晌后,笑了笑,接着换。换好了专业登山鞋,在原地迈了两步,叶幸不由得乐开了花。专业装备就是好,感觉走起路来都省力了。“你怎么会来这里?”方越拉好背包往起站的时候,叶幸随口问起。“找常旗,你迟了,你的朋友们要采取地毯式搜索找你,常旗想调动关系找架直升机,不过这些都太浪费时间,所以我来了,放心,我会带你出去的。”叶幸朝一本正经的方越呵呵呵笑,猛点头。“必须相信你啊!”方越点点头。“走吧。”说完冲着叶幸就来,叶幸往后退,还没退出一步,就被方越一把抄起,扛在了肩上。“方哥,不劳您大驾了,我能走。”叶幸想扑腾,但不好意思。“你自己感觉不到,其实你的体力已经透支,要是再走上几公里,你的腿保准废。”“那个,我,我一百三四十斤呢。”方越静默了,叶幸感觉他开始迈步了,走的倒是挺稳的。“我曾负重一百公斤,爬了一座山。要是想给我减少负担,不要动就行。”叶幸心里对方越是由衷的佩服,方越说的,绝对可信,就像现在,方越扛着他走的不慢,说起话来,却没有丝毫喘息的迹象。“哥,你是健身达人?”方越没有答话,叶幸碰了钉子,不敢说话了。“我曾是军人。”说完这句话,方越再度沉默,叶幸却笑起来。他知道,方越愿意说出隐私,对他,是信任的。被人信任,是一件容易飙高内啡肽的事。“方越,你,喜欢常旗吧?”叶幸斗胆一问。这次方越没有沉默太久。“嗯,喜欢。”“打算追他?”“先喜欢着。”“哥,你真有意思。”叶幸拍了拍肚子底下方越的肩膀。“你是第一个说我有意思的,谢谢。”“太客气了。我是真心话。”“我知道。”方越回答的特别认真,搞得叶幸想逗他的念头瞬间夭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