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乱说伦*办公室和老师.啊,慢点 - 信宜金融网 长篇乱说伦*办公室和老师.啊,慢点 - 信宜金融网

长篇乱说伦*办公室和老师.啊,慢点

【摘要】总之,来吧,我丈夫不在家!手指在“发送”键上方颤抖,心脏感到极度疼痛最终,理智战胜了冲动,微信终于没有发出去。当我到家时,我在沙发上休息,不知不觉地,模模糊糊地睡着了,好像有一个声音,非常...

总之,来吧,我丈夫不在家!手指在“发送”键上方颤抖,心脏感到极度疼痛最终,理智战胜了冲动,微信终于没有发出去。当我到家时,我在沙发上休息,不知不觉地,模模糊糊地睡着了,好像有一个声音,非常熟悉。我睁开眼睛,转头一看,正好徐天推门进来他把手提箱放在一边,微笑着看着我,然后慢慢张开双臂。这对我来说真是个大惊喜。刚才他说他会晚点回来。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我扑进他的怀里,咯咯笑着抱住他的脖子亲吻他。那时,我只注意到还有一个人站在他身后。当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时,我立刻震惊了。是方申!天啊,他怎么来的?我的心脏纠结在一起,我的大脑是白色的空!当时,徐天微笑着向我解释说,他刚从机场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方申。因为两家公司接下来会有一个合作项目,方申有时间,所以他被邀请来家里坐坐,顺便谈谈他的工作。方申的目光一直落在我身上,我感到有点惊慌失措,想提醒他注意。但是我找不到任何机会徐天让我做一些小吃和饮料。他们两个会边喝边聊。我冲进厨房,又关上门,这让我松了一口气。然而,一想到方神发在公交车上令人作呕的微信,我就脸红。盘子准备好了,徐天把我带到桌边坐下。我知道他的意思,我们公司是一家大公司,方申是我的老板,所以徐天要我帮他说几句好话,以便尽快促成这种合作。喝了几杯酒后,方申变得不诚实了。一只放在桌子底部的手突然开始摸我的大腿。i只觉得一股电流涌遍全身,全身不安地摇晃着,而徐天没有注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也下意识地移开了双腿。徐天的酒量很差,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去了洗手间。我正要骂方阿什几句,他突然俯下身来握住我的嘴唇,撬开我的牙齿。他敏捷的舌头在我嘴里剧烈地动着。我的心要跳出喉咙,拼命想推开他。这是我的家。我丈夫就在几步远的地方。他真是太放肆和大胆了!我不敢喊,但拼命挣扎!方申刚刚把握好时机。就在浴室门打开前一秒钟,他放开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我的灵魂几乎被吓走了,但他有一张淡淡的脸,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徐天皱眉“方总,不好意思,我觉得头晕,想在卧室里躺一会儿!方申连忙起身“嗯,小杨,你赶紧抱着徐津休息。时间不早了,我也应该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