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强行把老师的处破了_我疯狂的挺进老师的身体 - 信宜金融网 我强行把老师的处破了_我疯狂的挺进老师的身体 - 信宜金融网

我强行把老师的处破了_我疯狂的挺进老师的身体

【摘要】表哥嫂子又长又尖的指甲几乎粘在我脖子上的皮肤上。如果这个白衣女鬼晚一点出现,我肯定会有血溅在当场。我忽略了脖子上锋利的指甲,看着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鬼。说实话,我很久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了。那时,...

表哥嫂子又长又尖的指甲几乎粘在我脖子上的皮肤上。如果这个白衣女鬼晚一点出现,我肯定会有血溅在当场。我忽略了脖子上锋利的指甲,看着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鬼。说实话,我很久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了。那时,我无法回到我的脑海。表姐嫂子愤怒地尖叫起来。白衣女鬼微微皱起眉头,看了我一眼,冷冷地哼了一声,轻轻挥了挥手。刹那间,我感到一股森冷的气息渗入我的脑海。我的身体颤抖,意识模糊,眼睛昏过去。当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三天早上了。活着是最幸运的事情。然而,这时,我不是躺在破茅屋里,而是躺在离破茅屋很远的一块大石头上。我当然不是自己来的,我表哥也没有带我来这里。一定是破旧小屋里的白色女鬼。想起昨晚的情景和白衣女鬼的美丽容颜,我的心里不禁泛起酒窝。那时,我能够思考这些事情,我自己也深信不疑!不过话又说回来,白衣女鬼的样子真的很惊人,正常的男人看到,估计没人能控制住!曾祖母以前说过要把我和鬼婚相提并论。我心里还是很反感和不愿意。我下意识地以为破茅屋里的女鬼长着绿色的脸和尖牙。当我看到那个白衣女鬼的脸时,我很感动。然而,这个想法在我脑海中徘徊,被我提出来了。这对我们来说是不可能的。最重要的是,从她昨晚的表现来看,她似乎对我也不感兴趣。否则,我就不会躺在那间破旧的小屋外面。将近中午,教母带着食物和水来了。听到昨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后,教母脸色阴沉,沉默了很久,没有说话。最后,她说她下山去镇上买些贡品。他说无论如何他今晚会活下来。只要他今晚能活下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曾祖母下山了,但我有些痴迷地看着那间破旧的小屋,脑海里充满了那个白衣女鬼的身影。我不是那种好色之徒,相反,我的决心非常坚定。否则,前几天我有新房的时候,我肯定会和我的表兄弟们一起上上下下。只是我总是对白衣女鬼有一点特别。我有一种感觉...爱情?!这个想法吓了我一跳,把我噎死了。直到太阳下山,我都有点焦虑。如果教母不来,堂弟可能会来。一旦我表哥的妻子来了,如果我进不了那间破旧的小屋,或者被白衣女鬼赶出去,那就是死路一条。正在这时,我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一直提心吊胆。这时,我突然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心里一阵颤抖。回首往事,看到来的人是教母,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上山,我深感欣慰。吓死我了!我以为是...是的...突然,我刚刚放下的心,突然又抬起来,差点跳到我的喉咙里,因为我发现我的教母此时有问题。她的眼睛呆滞,身体僵硬,脚尖,脚后跟不着地。她喜欢跳芭蕾舞。她以这种尴尬的姿势迅速向我走来。速度非常快。虽然我以前不相信鬼神,但我听说过很多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包括一个,那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