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交换又粗又大:总裁捂着命根痛的不行 - 信宜金融网 第一次交换又粗又大:总裁捂着命根痛的不行 - 信宜金融网

第一次交换又粗又大:总裁捂着命根痛的不行

【摘要】只剩下一条红色内衣了。黄小玲下意识地喊道,“多大啊!”“黄博士,你说什么?”“不,没关系。别动。我会帮你检查的。”她说着,颤抖着嘴唇,伸手过去,慢慢脱下张伊凯的内裤。内衣滑落时,她...

只剩下一条红色内衣了。黄小玲下意识地喊道,“多大啊!”“黄博士,你说什么?”“不,没关系。别动。我会帮你检查的。”她说着,颤抖着嘴唇,伸手过去,慢慢脱下张伊凯的内裤。内衣滑落时,她的心在喉咙里,试图抑制自己的兴奋。接触的那一刻,张伊凯可以说是很酷,不得不说,黄小玲的手法跟嫂子相比,技巧太多了,每一个动作,都仿佛在挑衅他最原始的神经。“嘶...黄博士,现在看起来没那么难了。”张伊凯忍不住深呼吸,心里似乎也升起一股自豪。这个黄小玲是村子里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之一,再加上她作为医生那股子冷酷的力量,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只能对她有想法,而且不敢越轨。如果这让其他男人知道这样一个冷酷的女人是为了一个傻瓜才这么做的,恐怕我会杀了张伊凯吧?“真的,感觉如何?”黄小玲无法放下它。张伊凯嘿嘿一笑:“舒服,又脆又脆。”“你想更舒服些吗?”黄小玲在她面前松了一口气,她的声音听起来像缇萦的,美其名曰愉快。“想,想。”张伊凯迅速点头。通过昨晚与他嫂子的会面和目前的情况,他已经决定今后他将一直装傻。他太高兴了,不想要它。本以为黄小玲会用嘴来帮自己,但张伊凯想得太多,却看到黄小玲向鲁西抛媚眼。相反,他站起来抓住张伊凯的手。“那你必须先让你嫂子舒服一点。”“啊?”“啊,什么啊,如果你想治好这种病,你必须先让你嫂子舒服一点,否则你就不会得到治疗。”黄小玲有一张骄傲的脸。张伊凯无言以对。女孩也威胁自己,但他愚蠢地点点头。“嗯,我怎么才能让我嫂子舒服呢?”他已经改名为嫂子。毕竟,尽管黄小玲的丈夫比他大十岁,但这两个人是同代人。叫他嫂子是可以理解的。遗憾的是,黄小玲只是向一个比她大很多岁的男人伸出了橄榄枝,结了婚。“看看我嫂子这里有没有两个球,把手伸进去使劲擦。”此时,黄小玲解开礼服里面衬衫的开口,瞬间露出两片雪白和深深的沟壑。我扔下一个乖乖,这妮子还不是婴儿,但她的胸部很柔软,但不小于她已经在哺乳的嫂子,更糟糕的是。“到伊凯来,抓住它。”黄小玲的脸通红,诱人。张伊凯狠狠地抓住了它。这真是足够的问炸弹!“嗯……”黄小玲下意识地大声呻吟。她有多久没有经历过这种感觉了?虽然她的男人在家时会自我安慰,但一年只有几天。自从他出去工作已经有半年多了。这么久以来,她一直在摩擦自己。她怎么能比一个男人强壮的手感觉更好呢?“伊凯,再努力一点。”黄小玲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做这样的事,她喜欢粗暴。她越粗暴,或者对她发誓,她在身体和心理上就会感觉越舒服。它属于微型。“伊凯,骂你嫂子是婊子,快。”张伊凯一听,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