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露营被欲仙欲死,讲讲你和男朋友的第一次感受 - 信宜金融网 大学生露营被欲仙欲死,讲讲你和男朋友的第一次感受 - 信宜金融网

大学生露营被欲仙欲死,讲讲你和男朋友的第一次感受

【摘要】透骨的冰冷蔓延到我的身体,让我颤抖。与此同时,我的头也醒了,我的心差点跳出喉咙,转身直接跑回发霉的木床,也不点香,闭着眼睛颤抖着蜷缩在床上。房间外面传来她表兄刺耳的尖叫,但她似乎不敢从破屋门进...

透骨的冰冷蔓延到我的身体,让我颤抖。与此同时,我的头也醒了,我的心差点跳出喉咙,转身直接跑回发霉的木床,也不点香,闭着眼睛颤抖着蜷缩在床上。房间外面传来她表兄刺耳的尖叫,但她似乎不敢从破屋门进来。“砰!”一个清晰清脆的声音传来,破木屋的窗户被打破了,碎玻璃溅了我一身。本能的反应,我转过身,惊恐地看着窗户的方向。表姐嫂子的头从窗口伸出来,铁青狰狞,没有先前的娇艳。她的眼睛充满了绿光,痛苦地看着我。我旁边的公鸡尖叫了一声,拍动翅膀逃跑了,但被她的堂妹直接抓住了。突然一滴眼泪,大公鸡的脖子被活人扯掉了,鸡血溅得到处都是。她的指甲变得又长又尖,躺在窗户上,杀死公鸡后,那些血淋淋的尖爪直接抓着我。因为这张发霉的木床离窗户很近,距离很近,我吓坏了,一时回不了神来,看着她锋利的指甲会刺穿我的脖子,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苗条的身材,白色薄纱,身材很好,甚至比我表哥的身体还要好。是女鬼。当我看到她的脸时,所有人都呆在一起。明亮的眼睛和洁白的牙齿,洁白细腻的肤色和弯曲的眉毛的红色莲花,是优秀的美女。高耸的双峰,纤细的白色双腿,沙质的腰英英一握,隐晦的身体,优美的姿势。她没穿鞋。桑迪·雨祖很小,有一种想拿在手里取乐的冲动。这个微妙而浪漫的场景比裸体的场景更有吸引力。表哥嫂子已经很漂亮了,但是和这个白衣女鬼相比,简直不是一个档次!她伸出白色的手掌,直接抓住表哥的手腕。表哥又长又尖的指甲几乎粘在我脖子上的皮肤上。如果这个白色的女鬼晚一点出现,我肯定会有血溅在当场。我忽略了脖子上锋利的指甲,看着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鬼。说实话,我很久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了。那时,我无法回到我的脑海。表姐嫂子愤怒地尖叫起来。白衣女鬼微微皱起眉头,看了我一眼,冷冷地哼了一声,轻轻挥了挥手。刹那间,我感到一股森冷的气息渗入我的脑海。我的身体颤抖,意识模糊,眼睛昏过去。当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三天早上了。活着是最幸运的事情。然而,这时,我不是躺在破茅屋里,而是躺在离破茅屋很远的一块大石头上。我当然不是自己来的,我表哥也没有带我来这里。一定是破旧小屋里的白色女鬼。想起昨晚的情景和白衣女鬼的美丽容颜,我的心里不禁泛起酒窝。那时,我能够思考这些事情,我自己也深信不疑!不过话又说回来,白衣女鬼的样子真的很惊人,正常的男人看到,估计没人能控制住!曾祖母以前说过要把我和鬼婚相提并论。我心里还是很反感和不愿意。我下意识地以为破茅屋里的女鬼长着绿色的脸和尖牙。当我看到那个白衣女鬼的脸时,我很感动。然而,这个想法在我脑海中徘徊,被我提出来了。这对我们来说是不可能的。最重要的是,从她昨晚的表现来看,她似乎对我也不感兴趣。否则,我就不会躺在那间破旧的小屋外面。将近中午,教母带着食物和水来了。听到昨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后,教母脸色阴沉,沉默了很久,没有说话。最后,她说她下山去镇上买些贡品。他说无论如何他今晚会活下来。只要他今晚能活下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