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拍打噗嗤噗嗤*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 信宜金融网 肉体拍打噗嗤噗嗤*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 信宜金融网

肉体拍打噗嗤噗嗤*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摘要】空荡的大街上,徐杰漫无目的的晃荡着,心中纠结万千,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种丢人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是临海大学的一名大四学生,算不上品学兼优高富帅,但也是一表人才,还谈了一个女朋友叫李莉,二人算是...

空荡的大街上,徐杰漫无目的的晃荡着,心中纠结万千,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种丢人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是临海大学的一名大四学生,算不上品学兼优高富帅,但也是一表人才,还谈了一个女朋友叫李莉,二人算是班上的模范情侣,他自己也觉得很幸福。但今天的一个电话,却彻底改变了这一切。“你好,我是贷款公司的,你女朋友在我们这里贷了五万块钱,已经到了还款期限,需要马上还款,若是逾期不还的话,后果自负。” 文学电话挂了,徐杰手机再次响起,打开一看,竟是他女朋友不堪入目的照片。看到那熟悉的身体,徐杰愣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李莉不仅贷款了,而且还是裸贷!愤怒的徐杰立刻给自己女朋友打了电话,可还没开口,李莉便直接提出分手,还说以后自己的事情不用他管,然后就挂掉了电话。等徐杰再打过去时,却发现对方已经拉黑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徐杰懵了,他不知李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是真的裸贷了,真的要和自己分手,也得给自己一个理由吧,可现在什么话都没有。不知不觉,他已经走到了马路中间,突然一道急刹声打断了他的思绪。“砰”得一声,徐杰立刻感觉自己飞了起来。没有疼痛,只有一阵天旋地转,难道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就在他感觉自己快要死的瞬间,一股电流从车上猛的袭过双眼,随后便失去了知觉。临海市人民医院,一间病房中,徐杰缓缓的睁开了眼。“我还没死么?”感觉到头部的疼痛,看到自己摆放的医疗设施,徐杰便知晓自己还活着。经历了死,他才终于明白生的可贵,此时心中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他暗暗发誓,不管未来如何,都要勇敢的去面对,也要更好的去守护李莉。那些钱,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帮李莉凑够,正当他思绪万千时,一道悦耳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绪“先生,你醒了。”一位护士端着装着药瓶的盘子从门口走了进来。徐杰闻声望去,忽然间,傻眼了!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那个女子竟然没有穿任何衣服,一丝不挂的走门口走了进来。光滑如玉的肌肤,一览无余,让人血脉喷张,兽血沸腾。“我靠,这不会是幻觉吧!”徐杰心中大惊,他狠狠的揉了揉眼,想再看清楚一点。不过等他再看时才发现这女子明明就穿了护士服。察觉到徐杰侵犯性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动,那护士脸色立刻变得通红,立刻放下盘子中的药匆匆离去。“看来还真是幻觉。”望着护士离去的背影,徐杰再次揉了揉眼。可当他揉眼再次一看时,那护士的衣服竟又开始变淡,逐渐露出里面的衣服,甚至最后也缓缓消失,直接将她身上的秘密完整的再次呈现在徐杰眼前。徐杰惊呆了,但再也不认为这会是幻觉,因为若是幻觉的话,不可能出现第二次,除非……他忽然想到了一个词,透视!除非他的眼睛能够透视了。为了确定自己的想法,他连忙看向别的地方,随着他心意一动,果然,眼前的一切都清晰了起来。他清楚的看到了杯子里存在的灰尘,看到柜子的蟑螂,甚至还看到了墙那边在病房躺着的病人。透视!果然是透视!徐杰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立刻激动的就要跳起来。哈哈,这就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若自己真拥有了透视能力的话,别说五万块钱,就是五十万,五百万也能轻易搞定啊。而此时他才发现,自己身上没有一点伤痕。是根本没受伤还是已经愈合了?徐杰有些怀疑,他隐约记得自己倒地时看到了身上流的血,若是没有受伤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有愈合一个可能,但这也未免太不现实了吧?不过转瞬一想,自己都能得到透视能力,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也许就正是透视给自己带来的自动愈合身体的能力呢。就在这时,之前离去的那位护士又带着一位带着眼镜儿的医生走了进来,医生看到徐杰竟然已经坐了起来,便连忙跑过来查看情况。一番查探后,这位医生连连惊叹,直呼不可思议。用他的话说就是徐杰的伤虽然不是很重,但要愈合的话却还需要一段时间休养,但是现在,竟然痊愈了!这简直就是个奇迹,就连那位护士也是在一旁瞪大了眼,不敢相信。因为之前就是她一直照顾的徐杰,包括给他擦洗身上的伤口,徐杰身上什么情况她最清楚。不过当他看到徐杰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动时,立刻又羞红了脸,因为徐杰的目光让她感觉很怪异,仿佛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个透明人一样,甚至还觉得随着他目光移动,能让自己身体生出一股火辣辣的感觉。她娇嗔一声后匆匆离开,但她心里却始终对刚刚徐杰的目光有些念念不忘。而徐杰对于那个羞涩离开的护士也是念念不忘,因为她的身材简直是太火爆了,该大的大,该翘的翘,肌肤嫩滑,而且脸蛋儿也是一流,简直就是个极品。既然已经痊愈,那就没有再呆在医院的必要了,徐杰很快便办完了出院手续!走出医院,他看到的是无数的一丝不挂的美女从自己身边走过,他看到的是大把大把的钞票朝自己飞来,他看到的是自己身体拥有神奇愈合的能力,他忽然感觉整个世界都美好了起来。只是他心里觉得有些可惜,刚刚忘记留那个小护士的微信电话了,就算知道个名字也好啊。徐杰感叹一番,随后又拨通了他好基友的电话,本来他是有打算找他借钱的,毕竟李莉的裸照如果曝光,她一辈子可能就会毁了。本着四年的感情,徐杰还是不忍心的。这件事他一定要查个清楚,而目前最主要的是先搞定这笔钱,如今透视眼在身,他也不用借了。“赵飞,你不是说不夜城那边有很多好玩的吗?走,今天带我玩玩去如何?”第二章 来赌场搞点钱不夜城,临海市最大的夜场,没有之一。这里拥有你所知道的一切娱乐项目。当然,这里也是临海市最鱼龙混杂之地,聚集了无数的三教九流。这个地方,之前的徐杰是绝对不会来的,也不敢来,这里的消费高的可怕,但现在却是不同,因为他有了底气。他来到不夜城时,赵飞还没出现,他只好自己在门口等待,赵飞是他的好基友,也是个放荡不羁的富二代,身边除了钱就是妞,常常来这里潇洒,所以他对这里面的门道很熟。等了不大一会儿,徐杰便看到一辆熟悉的奥迪Q7从远处驶来停在自己身边,然后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人笑着朝他走来。男的自然就是赵风,个子不高,长相也一般,但一身名牌,气度不凡,女的虽不熟,但徐杰也见过几次,知道是赵风在外面谈的小女友,其实对赵峰来说也就是个炮友,黑色皮裤,白色收腰衬衣,但在徐杰的透视下,就变成了丁字,蕾丝加豹纹!身材火爆,是个极品,但就是给人一种不是什么好货的感觉。赵风一点也不在意徐杰的目光,大大咧咧的走上来手搭在他肩上,倒是那女的一脸嘲讽,尤其是看到徐杰这一身淘宝货后,更是露出厌恶的表情,毫不避讳的哼了一声:“土包子!”赵风和徐杰的关系很铁,为人也仗义,听到徐杰被骂土包子,顿时脸色一沉,回头瞪了那女的一眼:“你说什么呢?你知不知道这是我兄弟,一点规矩都不懂,你嘴要是再这么欠,就给我滚回去。”被赵风一顿骂,那女的脸色瞬间就难看了下来,可虽说她愤怒,但却无可奈何,谁让赵风是她的金主呢,看到赵风冰冷的神色,她立刻低下头站到一旁。倒是徐杰毫不在意,因为跟这种女的没什么可计较的,有钱你就是爷,没钱……哼哼,都懂得。再说按着自己的打扮来看,也确实像个土包子。不夜城一楼是酒吧,一踏入便立刻被喧嚣的音乐淹没,可以看到无数的男女在酒精与灯光的作用下,疯狂的扭动着身躯,忘我的陶醉,最后在男欢女爱中沉沦。二楼是KTV,三楼是棋牌室,棋牌室不过是雅称,实际就是个赌场。徐杰直接让赵风带他来到了三楼的赌场,他要想在很短的时间内弄到钱,赌无疑是最快的方法,再加上他的透视能力更能让他在赌桌上无往而不利,他来这里,根本就是来取钱!赌场面积很大,装饰的也很豪华,虽不如澳城的赌场,但对于临海来说,绝对是一流,里面的玩法也是应有尽有。“兄弟,你今天怎么开窍了,想来这里玩了?”赌场门口,赵风问道。“嘿嘿,最近缺点钱花,所以想来这里……”徐杰对他笑了笑,一副你懂得的样子。“来这里搞点钱?嘿,你小子心还挺大啊,不过我跟你说,这里搞钱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要是你运气差,连命都可能输掉。”赵风劝道。“没事,就小玩玩。”徐杰故作无谓的挥挥手。“那行吧,那我们现在去换筹码,你准备换多少?”见徐杰坚持,赵风便也不再劝阻,准备去换筹码。“换一千吧。”徐杰从身上掏了一千块出来,这是他所有的家当了,但他看到赵风诧异的眼神,立刻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又从身上摸出了两百的零钱,道:“这里还有两百,换一千二。”看到徐杰连五毛的零钱都摸出来了,赵风立刻无语:“咳咳!行了,我去换个一万的,一人五千,算我的,没了咱就撤。”“行,那等我赢了就给你!”徐杰有些尴尬的一笑,立刻答应道,他的这番举动又引得那女子一阵鄙视,虽说碍于赵风她嘴上没说什么,但也与徐杰隔了些距离。拿到赵风给的五千筹码,徐杰便立刻朝着赌桌上走去,先是四处逛了逛,然后才在一个赌骰子的桌上停了下来,至于赵风,早已经和那女的在另外一个桌上赌起来了。看到桌上成山的筹码,徐杰越发激动,自己是的要发了,他之所以选择这里,就是因为这里的规则简单,开盘时间短,倍数高,来钱最快。压大小,翻两倍,单压点数,就是八倍,压对子,就是十六倍,若是豹子的话,则是恐怖的三十二倍。荷官摇完骰子,便立刻喊道买定离手,众人纷纷下注,桌上的筹码很快便堆成了山,但大多数都是压的大小,虽倍数低,但几率高。徐杰往骰盅看去,透视下里面的三颗骰子便立刻显露,二三六,十一点大。单压点数翻八倍,自己的五千就变成四万,哈哈,真是爽呆了!徐杰暗爽,然后立刻将自己手中仅有的五千筹码全部推到了十一点上,看到有人直接单压点数,众人立刻投来惊讶的目光,看到是个愣头小子后便觉得这家伙是个脑残,完全是来送钱的,便不再理会。很快筛盅打开,知晓了结果,众赌场悲喜交加,甚至都忘了刚刚单压点数的那个脑残,直到他们看到徐杰面前堆了一大堆筹码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十一点,真的是十一点,这家伙还真是走了狗屎运,竟然压对了,众人立刻一阵惊呼,但都将徐杰赢归结于运气,依旧并没有多在意。很快,又开了第二把,而徐杰又一次将自己所有的四万筹码,压在了点数上。众人惊讶的表情再次投来,更加觉得这就是个脑残。赢了钱不知道收敛,还以为自己能一直走狗屎运吗?看你怎么全部输光的。听到旁边人的嘀咕,徐杰顿时笑了笑,并没有在意,自己是不是走狗屎运很快你们就可以看到的。骰盅打开,众人欣喜和懊悔之声立刻传开,而当所有人注意到徐杰所有的点数时,纷纷骂了起来。“T妈的,这小子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又让他压中了。”“这小子不会是出老千吧,怎么可能每次都能压中点数。”一阵闲言碎语之声立刻传开,引起了四周人的注意,甚至就连那位荷官也都对徐杰警惕起来。他自己摇的骰子自己知道,怎么可能每次都能被人压中点数!不过就算众人怀疑徐杰,但却没有直接证据,只得再次将他赢钱归结于走了狗屎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