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出来就尿在里面h|小声点外面有人来了 - 信宜金融网 别拿出来就尿在里面h|小声点外面有人来了 - 信宜金融网

别拿出来就尿在里面h|小声点外面有人来了

【摘要】炎炎酷暑,热浪滚滚,头顶的烈日毒辣似火,将大地炙烤得如同一块烧红的铁板,即使是在全国第一大都会上京市的街道上,此时也是一片沉寂,大家都躲进房屋里面吹着空调解暑,没事绝不出门。“死老头,等这次任务完...

炎炎酷暑,热浪滚滚,头顶的烈日毒辣似火,将大地炙烤得如同一块烧红的铁板,即使是在全国第一大都会上京市的街道上,此时也是一片沉寂,大家都躲进房屋里面吹着空调解暑,没事绝不出门。“死老头,等这次任务完成,回去一定好好孝敬你!” 文学毒辣的阳光下,穿着一身T恤短裤的林成垂头丧气地向前挪动着脚步,嘴里低声咕哝着,一脸的不满。他看起来只有二十岁上下,一米八六的高挑身形套着宽大的廉价T恤和阔腿短裤,显得有些弱不禁风,长相也很是斯文俊秀,如果不是手里攥着一个民工常用的破旧提包,也许会被当成是来自某所高校的大学生。林成的年龄虽然不大,俊朗的眉目间却透出一股看透世事的狡黠和世故,足见他并不是埋头象牙塔的书呆子,而是有着一定的社会阅历。这种鬼天气正适合躲在深山老林避暑,林成的那个死老头师傅偏偏把他赶下山,要他去老头的老朋友开的一家医院去当什么首席医师。一向不喜欢暴露在公众视野的林成自然是百般的不愿意,无奈他现在还不是老头的对手,只能乖乖服从。然而,就任首席医师只是林成这次下山的三个任务中的一个,后面还有两个更难完成的任务。一下山就得完成三个任务,这让林成各种不爽,在深山老林里清修的日子虽然寂寞了一些,但也清闲懒散,更何况还有周围村庄的姐姐妹妹婶子阿姨与自己打情骂俏,那日子别提有多滋润了……带着一肚子怨念乍然来到上京这座繁华大都市,林成该如何开启自己的崭新人生呢?按照地图的指示,前面就是他即将赴任的上京市首屈一指的民营医院——民生医院了,林成有意识地加快了脚步。忽然,在路边一家宠物店门口,一大群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人围拢成一圈,七嘴八舌的不知在议论什么,围观群众的中心传出一个女人带着哭腔的声音。“诗诗,你怎么了,可别吓唬妈妈啊……”林成出于好奇,挤进人群一看,发现是一名中年美妇蹲在地上满脸焦急神色,而地上躺着一个妙龄少女,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好像是晕倒了。情况紧急,林成来不及端详两人的姿色,只知道她们长得很像,样貌也都是极美,但他现在的心思只有救死扶伤。“嗯……唇间有暗红色,她是中毒了!”林成立刻蹲了下来,面色凝重地分析出了病因。“什么?中毒了?”美妇人泪眼朦胧,听见有人搭腔,忙不迭的问道。“应该是。”林成把手放在晕倒少女白皙的手腕上,探听着对方的脉象,已然得出结果,但为了不让美妇人感到恐慌,他还是比较保守的,没有说出事情的严重性。只是他的保守被围观的人当成了是不确定,因此而怀疑他的医术。“到底能不能确定啊?不知道就别瞎说啊!”“这人看样子不过二十岁出头,他真的是医生吗?”旁边的围观者七嘴八舌的说道。“这女孩体内的毒素正在扩散,我要用针灸之法帮她暂时压制住毒性。”林成对围观人群的质疑声丝毫不予理会,自言自语地说着。中年美妇却有些犹疑起来,眼前这个清秀俊朗的男生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真的是个医生吗?要知道现在医术不精的假医生可是害死了不少人,她不能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冒一丁点危险!“小伙子,你有行医证书么?”美妇谨慎地问。“呃……”林成愣了一下,他也感觉到了包围着自己的那些质疑的眼光,但还是很淡定地说:“我虽然还没行医证,但是很快就会有的。”林成说的是事实,他刚下山,还没找到民生医院报到,行医资格证当然得等一段时间才能拿到,但现在不是拘泥这些的时候,救人要紧。“什么,没有行医证就敢胡乱救人,出了事情你能负责么?”“对啊!听说现在的骗子非常多,这小子该不会是哪个医院的实习医生吧?”围观的人群三三两两,有男有女,都投来质疑的眼光,都认定林成要么是假医生,要么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让一让,这里出了什么事?”这个时候,人群里挤进来了一个穿着大白褂的胖医生,满头都是亮晶晶的油汗。“哎呀!是民生医院的行政主任,白大飞白医师!”有人眼尖,一下子说出了胖医生的身份。“我听说白医师的医术了得,是民生医院的第一把手,这个女孩一定有救了!”人群赞美声不断地响起,大家都用仰慕的目光看着胖医生。中年美妇虽然不知道胖子是不是真的很厉害,但是人言纷飞,她六神无主之下,也将希望放在了这位白医师身上,满怀期望地看着他。至于林成,这时早就被所有人忘到了九霄云外。白大飞听着群众的赞美声得意洋洋,这比他刚才在办公室和小护士调情可爽多了,再定睛一看一大一小两位美女,不禁双目放光。他心怀鬼胎,表面却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看了看晕倒少女的症状,信口说道:“这女孩唇间发紫,可能是中暑了,没有什么大碍的。”白大飞一下子就判断出了病因,美妇人一听没有什么大碍,顿时松了一口气,感激地道:“谢谢你,白医师!”“不用客气,我那边刚好有车,可以送你们去民生医院输点营养液,她的病情会很快好转的。”白大飞一肚子坏水,盘算着如何接近对方。这个时候,沉默了许久的林成却将白胖子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心里暗自不爽。“这女孩的唇色呈现出黑紫色,明显是中毒了,怎么会被你说成是中暑?憋气不懂看病?”林成不屑地说道。“你怎么和白医师说话的?”这个时候,人群中有人义愤填膺地为白胖子打抱不平。“哎,没关系的,年轻人好胜心强,难免会不服气。年轻人,你是哪个医学院的学生吧?如果真想行医的话,可以来我们民生医院,只要你说是我白大飞介绍来的,立刻可以给你一个助理医师的位置。”白大飞肥胖的脸上堆着笑容,一副宰相肚里能撑船、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模样。“白医师真是宅心仁厚、医德高尚啊!你这小子真是走运了!”围观者中开始有人大赞白医师医德仁厚,不吝提携小辈。 林成听得牙根痒痒,真想立刻揍一顿这个装逼的死胖子,但是病人中毒的时间已经很长,不能再拖下去了。他不再理会白大飞和围观人群,蹲下来轻轻托起少女的玉臂和丰臀,将她翻了个身。第2章 敢不敢打个赌“哎,你干什么?”美妇见自己的女儿被眼前这个年轻人翻过身来,顿时大惊失色,还以为他是年轻气盛不服输,要对自己的女儿胡来。“你们看,她这里明显有两个细小的洞口,是被宠物店里的蛇咬到了,她中的是蛇毒!”林成指着少女的俏臀冷静说道,一些男人顿时血脉喷张,哪里去注意什么伤口,完全被那妖娆的曲线给吸引住了,尤其是好色如命的白大飞,更是在猛吞口水。美妇离得比较近,真的发现少女臀上的伤口正在溢血,不免心惊肉跳,带着哭腔说:“刚才诗诗跟我说她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难道真是被蛇咬到的?”她还记得刚才在宠物店,女儿说了这件事后,一出店门就昏倒了。看来这年轻人说的是真的!“年轻人,我能理解你争强好胜的心思,但是这女孩并不是中了蛇毒,只是中暑而已,我白大飞行医数十年还没出现过误诊,我的诊断绝不会有错!”白大飞信誓旦旦,一副死不承认的模样。林成懒得跟这种货色理论下去,这样只会耽误救人,他干脆说道:“既然你说你医术了得,那有没有办法让这个女孩在一分钟内醒过来?”“这……就是神仙也不可能做到啊!”白大飞心虚了,他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让一个昏迷的人一下子就醒过来,而且他身上根本没有带任何医疗工具。“如果我说我可以呢?”林成眼中精光一闪,气定神闲地看着白胖子。白大飞听了他的话吃了一惊,嘴硬道:“小兄弟啊,你可不要信口开河,这救人是要讲究方法的……”“别废话,敢不敢赌一赌?”林成很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白医生,我们相信你,用你高超的医术灭灭这个毛头小子的气焰!”围观者见状都来了兴致,热血沸腾地在旁边起哄,民生医院的第一把手在大庭广众下展示高超医术,那可不是随便就能见到的。白大飞见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自己不应战也不行了,他可不相信这小子这能在一分钟内让女孩醒过来,除非他真的是神仙!“好吧,我答应你!赌什么?”白大飞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林成眼神一寒,不慌不忙地说出赌约:“如果你不能在一分钟内让这个女孩苏醒过来,就立刻裸奔两条街,还要一边裸奔一边大喊自己是禽兽!”白大飞一听赌约的内容,顿时黑了脸,心里暗自思忖:万一这趟要是阴沟里翻船,他这个多年伪装出来的医师高手可就颜面扫地了……白大飞正想着怎么周旋的时候,旁边围观的群众却大声叫好起来:“好,好,白医师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出一个茶叶蛋的钱赌这小子铁定会输!”众人一起哄,白大飞更加推脱不了,只得答应了下来。他装模作样地蹲了下来,按照中暑的症状对女孩进行急救,很快一分钟的时间就过去了,女孩依旧沉沉睡着,根本没有苏醒的迹象。“这个……虽然我没办法让病患立即苏醒,但是只要到医院输一瓶营养液,她立马就能恢复。”白大飞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还在硬撑,信誓旦旦地保证着。毕竟白医师这民生医院第一把手的名号摆在那里,群众都表示深信不疑,继而向林成投去挑衅的目光:“小子,轮到你了!”这些围观者个个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全然忘记了病人情况紧急,需要救治,林成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很不是滋味。想不到民生医院号称第一把手的白大飞竟然是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庸医,足见民生医院也不是什么救死扶伤、医德高尚的好地方,老头子师傅让自己到这种地方来就职,肯定是另有用意的。不管里面有什么门门道道,林成已经决定在见到院长以后,一定要建议他好好整顿一下医院的人事编制,像白大飞这种沽名钓誉、欺骗民众的庸医早就该滚出医院了!他心里虽然是这么想,表面却不动声色,取出针灸包在伤口周围的坹位果断下针,将毒素封住,防止窜流到身体的其他部位。同时,林成又在女孩头部下了几针,帮助她恢复神智,尽快苏醒。“唔……”忽听一声嘤咛,昏迷不醒的女孩竟睁开眼睛,醒了过来。这下子围观的众人都看懵了,没想到民生医院第一把手的白大飞都治不好的怪病,竟然真让这个毛头小子在一分钟内治好了,大家都纷纷议论起来。“啊,真的醒了!神了,真是神了!”“想不到这小子还真有两手……”“神医啊神医!刚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了……”已经有人开始见风转舵,赞美起林成的高超医术来。林成只是冷哼了一声,好整以暇的看着面色铁青的白大飞,露出鄙夷神色。“诗诗,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中年美妇见女儿醒来又惊又喜,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将女儿抱在怀里。“妈……我刚才怎么了?”女孩脸上一片茫然,她的身体还很虚弱,说话也没有力气。“你刚才在宠物店被蛇咬了,是这位医生救了你!”美妇感激地看着林成,脸上写满了歉意,又说,“谢谢你,医生,刚才是我冒犯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的医术的!”林成淡然一笑,示意对方不必多礼,却面色不善地看着白胖子说:“白大医师,现在该是你履行赌约的时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