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最爱的人爱爱什么感觉/霸道皇上打宠妃屁屁 - 信宜金融网 和最爱的人爱爱什么感觉/霸道皇上打宠妃屁屁 - 信宜金融网

和最爱的人爱爱什么感觉/霸道皇上打宠妃屁屁

【摘要】前天还因为在学校打架闹事,母亲又被叫来开家长会,成绩一直达不到及格线而被勒令留级的邵明珠,终于转走离开了金锦。邵明珠觉得不管去什么学校,自己都是打架闹事开始。直到新学校的开学典礼开始,邵明珠才知道...

前天还因为在学校打架闹事,母亲又被叫来开家长会,成绩一直达不到及格线而被勒令留级的邵明珠,终于转走离开了金锦。邵明珠觉得不管去什么学校,自己都是打架闹事开始。直到新学校的开学典礼开始,邵明珠才知道,新的生活,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文学坐在礼堂的边缘,明珠懒得引起注意,几个周围的女生看她的神情很是不善,如芒在背。果然,开学典礼结束后,几人就把她拦在墙角。“你就是邵明珠?”女生趾高气扬,对她的底细似乎一清二楚。“看她长得一张小三的脸,不就是小三的女儿咯?”“真让人恶心。”几个同样穿着校服的女生,脸上化着精致妆容,双手抱胸对她评头论足,语气尽是讥讽。邵明珠,原金锦中学的校花,在别人看来,头脑简单,情商低,脾气暴躁,无心读书,拥有极度不良的风评,在大多数女生的眼中,她除了一张漂亮的脸蛋和实力雄厚的家庭背景,一无是处。邵明珠也不说话,一双如月般的眸子就看着几个人,隐隐有着怒气。“我听说她妈也长得不错,以前是当夜总会小姐的呢,怕是有什么床上功夫才挤下原配爬上去的吧……”“贱骨头就是不一样啊,够不要脸——啊!”讽刺的话还没说上几句,一声刺耳的尖叫就划破空气。毫不犹豫扔了书包,邵明珠伸手就给了那个说得最起劲的女生一个结实的大嘴巴,同时一把揪住了对方的头发。“你他妈再敢说我妈一句?”眼里透出的狠意没有半点畏缩。“邵明珠你这个贱人!”被打的女孩愣了两秒,才哇哇大叫起来,旁边被唬住的几个女生见状,也连忙七手八脚拽开明珠。见明珠抵不过她们几个人的力气,被打的黄发女生顿时又气焰高涨了起来:“死丫头力气还挺大的……呵,刚刚不是挺厉害的吗,现在怎么跟条狗似的?”说着,抬脚就冲着明珠的肚子踹去,没有丝毫收力。被踹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明珠咬住下唇,眉头拧起,带着点戾气:“我是邵家的女儿,你敢动我?!”“邵家的女儿?邵家的千金可不是你这个野种,明玉学姐才是真正的千金,你不过是和你妈妈一样的烂货。”“我是不是邵家的人,要你多嘴?让我爸和爷爷知道了今天的事,会让你死的很难看……”“啧啧,真的很难看。”一旁右侧的楼梯传来一阵轻叹,明珠和几人扭头看去,两个男人和一个少女站在走廊道口。少女的嘴角微微挑起,面容姣好,却带着点不屑看向明珠,眼里恶毒藏得极深,身边的男人穿着白色的衬衫,十分俊朗,笔挺的身姿斜挎了一个黑色的PRADA运动型背包,多了丝阳光气息,伸手拿下耳朵上的白色耳机,斜着眼看了一眼面前的几个人。另一个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衬得他身形挺拔,俊美的脸上一双带着轻佻的桃花眼,剑眉上挑,精致的轮廓弧线引人瞩目。他半眯起眼睛,饶有兴致的模样问道:“明玉,明君,这就是你们年前进来的妹妹?”明珠避开他上下打量的眼光,求救得看向两个家人,可他们的话却让她入赘冰窟。“我只有一个哥哥,没有妹妹。”明玉面不改色,仍旧噙着一抹微笑。“我们走吧,小舅舅。”明君眼皮都不曾抬一下,提了提书包转身就走。明珠眸色一暗,转回目光。自己和妈妈进门后这一个月的讨好和谦让,在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个笑话。她不再说一句话,任由那几个女孩得意地挥手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不再抬眼看那三个人。脸上被掌掴了好几下,火辣辣的痛感烧起,脑海里回忆起自己没进邵家之前,还蛮横的无法无天,或许现在是遭了报应。在金锦的同学都是普通家庭,过去,即使她惹了事情,父亲也能轻而易举解决,可现在在这里,邵国兵也再护不了自己,要是惹了事情,只怕老头子找麻烦的对象是自己的哥哥和妈妈。她咬着唇一声不吭,甚至连呻吟都没有,只是执着得挺直了脊背,任由那些拳打脚踢一下又一下落在自己的身上。明珠从没和人提起过,自己不同寻常的家世。她是鼎鼎有名的财阀邵家千金,却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熬到如今,母亲王雪小三上位,虽说是给父亲邵国兵生了儿子邵明轩和女儿邵明珠,但是原配还在邵家留下一双儿女,也就是明珠同父异母的哥哥邵明君和姐姐邵明玉。原配封琴家里是比邵家更加业大的家族,年前邵国兵离婚,接了王雪和明珠还有哥哥邵明轩进门,少不得被人说闲话。明珠从小被邵国兵宠着惯着,虽说是私生女,却丝毫没过得多躲躲藏藏,邵国兵对她的宠爱让她养成了娇气蛮横的个性,从不知收敛。但在进了邵家之后,明珠心里不是没有胆怯,她知道自己的小毛病,也怕自己小家子气了被人欺负,但之前养成的骄纵被压制了不少,心里也是不少抱怨,特别是自己的亲爷爷并不待见自己。上流家庭大多是商政联姻,没感情的虽多,撕破脸的却也少,小三上位的更是少见,大多数女人无法容忍小三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更何况是封琴这样身份的女人,明珠和王雪搬进来一年,仍然无法融入他们的世界。今天一大早,邵老爷子就给兴高采烈得化好了妆披上贵妇裘的王雪下了死命令:不许参加入学第一天的家长见面会。王雪性格软弱只敢偷偷抹眼泪,明珠爸爸又是去出差,明轩还在国外留学,明珠只得一个人去参加。而现在的情况不过是由家里的冷暴力变成真实的拳头打在自己身上罢了。“够了吧。”正当她默默承受的时候,一道男声传来制止了她们的动作,似笑非笑的声音又带了点不耐。明珠缓缓抬头,怎么也没想到解救她的会是这个男人,他的身后是明玉忿忿的目光和明君漠不关心的模样。第二章 出言不逊封墨白嘴角噙着邪笑,很有些雅痞的味道,手插在口袋里漫不经心地又走回来,看向那几个女孩的眼里却弥漫着点点威胁逼迫:“邵明珠,她也是邵家的人,说起来,还要叫我一声小舅舅。”几个女孩年级再小也认识这个大魔王,封家的幺子,也就比她们大个六七岁,当年在明德也是校霸级别的人物,近来刚回国的接风party她们几个大多也跟着家人去见过些世面,他现在已经接管了封氏成为封氏的接班人,但他的照片和资料却仍然在校内女生手中流传,可见他的魅力。明珠无比机灵地立刻擦了一下嘴角的血痕,乖巧地叫了声“小舅舅”。眼前的男人虽然明珠也得称呼一声小舅舅,实则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封琴虽已和邵国兵离了婚,但两个孩子还在邵家,封墨白这个舅舅身份也不会变,而明珠既然已经是邵家的女儿,也得管他叫这么一声。封墨白对上明珠的眼里盛满了戏谑的笑意,下一秒斜睨几个女生的眼神就满是阴沉的不悦,吓得那几个人慌张得抓起一旁的包包躲闪着就跑离了。明珠揉了揉肉被踹得青紫的膝盖忍痛站起来,邵明玉蹙了秀气的眉毛,手里还有几本课本,略带着倨傲的神色看了一眼明珠,嫉恨却不动声色:“小舅舅,你为什么帮她?”“她是你妹妹。”封墨白微微勾了勾嘴角,说出的话是最正当的理由却也最是敷衍,转身大步离去。明玉知道这个舅舅做事向来无法无天,虽然喜欢和自己母亲对着干,但是手腕也是铁血的很,这次刚从国外回来进入封氏就已经收购了三家集团归并为旗下。兴许他只是一时高兴吧。斜看了一眼邵明珠,明玉的眼里带着阴沉的鄙夷。随后她不再理会后面的明珠,紧跟上前面两人的脚步。明珠冷静得挺直了身子,看着三个人离开的背影,眸色深深,随即背道而驰。即使今天有封墨白解围,这仇她也会记下。她不服,也不会就这样算了,她会让这些人尝到苦头。下午她没去上课,回了金锦,找了从前那些经常厮混的不良少女,领头的叫做黄灵,用有些巡视的神色打量她的价值,她们对她已经不太亲热,明珠没怎么在意,掏出一沓子的钱在手上摇了摇。以前和她们混在一起也就是图个一时热闹,而她们也就是图她的钱,这些她都是拎得清的。几个女孩当天下午就围堵了今天欺负明珠的那几个,明珠隐在墙角落没有出面,痛快的看着那几个鄙夷她的人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黄灵点钱的时候回头对她说了一句:“对了,刚才其中一个说,今天的事情都是邵明玉让她们做的。”明珠一怔,随即了然,心中的闷火撞击着似乎要冲出来,黄灵甩了甩头问:“怎么样,要不要找到那个丫头一起教训了。”“不用了。”明珠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继续说。黄灵耸了耸肩,吹着口哨语气戏弄地喊了声“包子”,笑闹着带着几个女孩离开。晚上回家的时候晚了点,邵家已经开始吃晚饭。老爷子抬眸看了明珠一眼,不许她落座,明珠捏了拳,没反抗,甩了书包就回到楼上房间。等到晚了些的时候,王雪才过来敲门拉着她要给她弄小灶,以前和明珠住外边的别墅的时候,家里煮饭做菜全部也有阿姨负责,王雪是基本十指不沾阳春水,不小心就烫伤了手。明珠给她呼着气,心疼着嘴上又不饶人:“你看你,都让你别这么多事了。”“你去给你爷爷送一份吧。”王雪还想着让明珠讨老爷子的欢心,转念一想又改了口,“算了,你爷爷大概已经睡了,还是给明珠和明玉送去吧。”王雪急着讨好两位原配的儿女,希望在这个家立足。明珠看着母亲红肿了大半的手,心里不是滋味,难怪她要煮这么多的燕窝莲子羹。她没说今天的事,只是照做,就是为了让母亲宽点心。去敲邵明君的门的时候,房门打开,邵明君穿着蓝色的丝绸睡衣,抿着唇蹙眉看她:“我不要。”“煮了很久。”明珠木然地又开口,低着头不看他,心里却有点忐忑。也不知道过了几分钟,明珠的手都有些酸了,终于托盘上一轻,邵明君拿走了其中一碗,门也随之被关上。一瞬间,明珠忍不住嘴角有点上扬。或许如果真诚些,要走入他们心里似乎也不是很难吧……其实明珠的心里和母亲王雪一样,始终是存着几分愧疚的,只是,年纪还小,又骄纵惯了,在这个家,需要一层虚假的外衣把自己裹起来罢了。邵明君从门上的猫眼看到外面的丫头笑的灿烂,眼睛和星星一样闪亮地蹦去了明玉的房门口,心里又升起一丝烦躁。转到邵明玉的房间,明珠敲了门半晌,始终是没人应声,刚刚转变的心情顿时又失落下去,脑海里回想起黄灵的话,心里撑着一口今天的怒气:“邵明玉,不喝拉倒,我不说你做的那些事,你以为就没有人会知道吗,你不过就是一个戴着假面的女人。”明珠年纪小,娇生惯养没人约束惯了,心里的气早就想发,在门口嚷了半天。房间里邵明玉也听得火气,猛然拉开了门,一把推翻了明珠手里捧的汤盅,滚烫的汤汁瞬间泼在了明珠的手上。“你给我闭嘴!”“啊!好烫啊!”明珠惨叫一声捂着手弹起来,邵明玉脸上不见一丝慌乱,清醒又冷漠得看着她在一边就差在地上打滚的闹。王雪闻声赶来,明珠手上已经血红一片,哭声又惊醒了不少人,一时间有点混乱。邵老爷子不紧不慢来了,没问事情经过,只是冷冷斜了一眼明珠:“这点小伤闹什么,明玉小时候被人绑架都没流过一滴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