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白腿岳摩托车上作爱*在一起一个星期就做了 - 信宜金融网 肥白腿岳摩托车上作爱*在一起一个星期就做了 - 信宜金融网

肥白腿岳摩托车上作爱*在一起一个星期就做了

【摘要】冰冷、刺痛、犹如无数只蚂蚁在啃噬自己的血肉,陈冲的意识在痛苦的海洋中孤独漂流着。一片混沌的意识当中,似乎有隐隐约约的低笑传来:“编号416,我真的很欣赏你。电击,溺水,高温、低温、睡眠剥夺.....

冰冷、刺痛、犹如无数只蚂蚁在啃噬自己的血肉,陈冲的意识在痛苦的海洋中孤独漂流着。一片混沌的意识当中,似乎有隐隐约约的低笑传来:“编号416,我真的很欣赏你。电击,溺水,高温、低温、睡眠剥夺......这一轮轮高强度的实验你居然能全部挺了下来,而这些,就算是我手底下最精锐的士兵也没几个做得到。”“......我记得实验档案最开始的记录,你不过是一个没有受过任何训练,身体素质还略低于普通人平均标准的黄种垃圾而已。就是这样的你能活到现在,实在是令我意外。”“可惜......”声音消失了片刻,短暂的寂静过后,又有其他模糊的声音仿佛隔了很远的距离,飘进了意识之中:“416,你怎么样?”“......他居然又挺过来了,看来那个婊子博士还没有玩腻。” 文学“......实在想不到,这小子会有这种意志。”“只可惜越是这样,那个婊子越觉得有趣。”“也许干脆利落的死掉才是解脱,像这样,哎......”......各种隐约、模糊的声音仿佛在黑暗中的耳语,让陈冲因极度痛苦而散乱的意志泛起波澜。我......还活着。陈冲的精神世界中,仿佛世界上第一道光芒划破了黑暗,一轮乳白色的光团犹如冬日里和煦的暖阳逐渐驱散了黑暗。“呼......呼......”冰冷、刺痛、痒、麻......种种令人发疯的感触从虚无的精神世界传遍了全身,让他发出急促犹如风箱般的呼吸声。眼皮微微抖动,渐渐恢复了对身体微弱的感知,陈冲一点一点睁开了双眼。冰冷的混凝土地面,昏暗的光线。一根根锈迹斑斑的钢铁栏杆将他紧紧包围,形成一间压抑而逼仄的钢铁囚室,透过栏杆间的缝隙,可以看到阴暗的空间被数十间这样的囚笼所占满。牢笼中,关押着一个又一个神情麻木的囚徒。空气中弥漫着破败而难闻的气味,血腥、汗臭、排泄物,种种味道混杂,十足刺激着人的嗅觉。“哈,哈哈......臭婊子,老子赢了!”监牢中,陈冲仰面而躺,像是溺水之人上岸,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此时此刻他的身躯依旧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这是刚才在实验台上,他的身体被接通了高频率的生物电流,肌肉和神经在电流刺激下麻痹甚至萎缩坏死、产生的犹如凌迟酷刑一般的痛楚。这种痛楚,犹如烈焰焚身,犹如千刀万剐,是每一寸皮肤,每一颗毛孔都会战栗的酸、痛、麻、痒,言语根本无法形容万一。麻痹正在消退,陈冲控制着手脚活动了一下,在感觉到自己四肢并没有丧失行动能力后,他的嘴巴咧开,脸上的笑容因为痛楚而稍显扭曲:“这狗日的地狱模式开局啊......”“不知道还有没有比我还倒霉的穿越者?”“为什么我不是XX家族的废柴少爷?为什么我没有一个娇俏的侍女?为什么我不是重生过去,弥补遗憾?”“哪怕是能回到过去让我买点比特币也好。”躺在地上,陈冲的脑子里面转动着稀奇古怪的念头,试图分散注意力减轻身体上的痛苦。这已经不是陈冲第一次感受这种痛不欲生的地狱体验。作为运气不那么好的穿越者一员,陈冲只是看了一场流星雨,然后毫无预兆的被一道流光击中,就这么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而就像是冥冥之中的命运直接为他选择了地狱模式一样,睁开双眼的时候陈冲就已经是这个神秘而残酷地下实验基地中的“实验素材”,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从前世一个碌碌无为的小白领,变成一个小白鼠一般的实验素材,穿越而来三个月的时间里,他已经经历过不止一次各种堪比酷刑的潜能开发实验。高温、高压,低温、低压,各种频率的生物电流刺激、连续七天甚至更长时间的睡眠剥夺、长时间处于一丝声音都听不到,绝对黑暗、密封空间的感知剥夺......作为实验室用来研究生命潜能,探索人类觉醒奥秘的素材,实验过程中要经受的痛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包括陈冲在内,这座监牢中所有的囚徒就像是一只只无力反抗的小白鼠,凡是进入实验室的囚徒,大部分不是当场死亡,就是神经坏死或者精神彻底崩溃变成疯子、傻子、痴呆,在失去了研究价值之后直接被摆上解剖台。对于很多人来说,能在实验中彻底死亡反而是一种解脱。超过一半的死亡率下,偏偏陈冲的生命和意志却展现出了奇迹般的顽强坚韧,一次次的在生死之间徘徊挣扎,硬是挺到了现在!如今,陈冲自己也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从他口中的“婊子”手中活了下来。他也早已不是三个月前那个惊慌、软弱、颓废的白领。“......你醒了?”这时候,一声沙哑的询问打破了寂静,似乎察觉到陈冲的意识已经清醒,对面的囚笼中,一个干瘦的囚徒忍不住隔着囚笼向着他低声问道:“416,你怎么样,那个婊子今天选你做的是哪一项实验?”昏暗逼仄的囚室之中,陈冲双手撑地,额头上青筋暴跳,一点一点强撑着身躯坐了起来,“嘿......”他靠坐在囚室角落,缓缓转过头看向对面的囚室,慢慢道:“我叫陈冲,不是什么416!”对上陈冲的眼神,对面的囚徒心中顿时一阵悸动。那是怎样一种眼神?宛如在冰洋寒流中熊熊燃烧的烈焰,又像是绝境之中濒死的野兽,痛苦而冰冷,沉默而凶戾,疯狂而坚韧!这个囚徒被陈冲恶兽般的眼神吓了一跳,没敢再说话,陈冲没有理会对面的囚徒,微微闭上双眼调整着呼吸,就像是一头独自舔舐伤口的独狼。而斜对面囚笼之中一个干瘦的汉子听见了陈冲的话,神情惨淡道:“不只是你,我们也都有名字,但是现在都已经毫无意义。从我们进入到这个地方以后结局就已经注定,早死晚死的区别罢了,名字或者编号,又有什么区别?”陈冲瞥了说话的囚徒一眼,缓缓靠在栏杆上,嘿然笑道:“这个道理都不懂么?记住自己的名字,也能时刻记住自己还算是个人,才有走出去的希望。”“走出去的希望?”另外一处囚笼中,一个蓬头垢面的囚徒似乎被刺激了一下,悲哀的笑起来:“41......陈冲,整个实验基地里有超过三十个全副武装的警卫,狄瑞思那个杂种更是一名强大的觉醒者,一个人空手就能屠杀我们全部,你告诉我希望在哪里?”“的确。”另外一个眼窝深陷的囚徒低沉道:“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侥幸逃出了基地又能怎么样?外面是一无所知的荒野,没有地图和聚集地的位置,没有食物和水,没有充足的武器弹药和代步工具,你能走出多远?荒野中游荡的辐射异种会告诉你什么才叫真正的恐怖。比起被凄惨的吃掉变成荒野中的一堆排泄物,在基地里安静的等死,也许对我们来说才是更好的选择。”他自嘲的笑了笑:“起码这里有食物,有干净的水,还能睡一个安稳点的觉,不用每天争抢一点点可怜的食物,也不用时刻担心辐射怪物的袭击。就算死了也是个饱死鬼,不是么?”监牢中的囚徒们在被抓进来之前大部分都是最底层的拾荒者,像是野狗一样为了一点点的食物和水终日都在杀机四伏的荒野中奔波,与这样的可悲人生相比每天固定发放两次食物的监牢生活似乎并非无法接受。“没错,416,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吧......”几个老资历的囚徒都神情麻木,沉默不语,没有表示任何反对,显然心中早已放弃了一切的希望。“你们说的有些道理,但是我和你们不一样。”扫了眼这些行尸走肉,陈冲冷笑一声,闭口不言。这个世界似乎是平行时空中的另一个地球,监牢中的都是黑发黑眼的黄种人,语言并没有给他造成什么阻碍。不过到了如今,哪怕从未接触过外界,陈冲也大致知道这个诡异的平行世界似乎经历过一场前所未有的灾变,外界到处都充斥着难以想象的残酷和危险。这些狱友口中的觉醒者、辐射异种,都是普通人几乎无法抗衡的危险存在。这也意味着陈冲作为一个既没有变异也没有什么神功在身的普通人,想要从基地逃出生天,几率无限接近于零!然而这些囚徒愿意在这里默默等死,陈冲却没有这个打算。“加上这一次,应该差不多了......”对外界的一切不闻不问,陈冲眼神深处仿佛有冰冷的火焰在熊熊燃烧。随着他的低声自语,精神极度沉静,意念猛然间坠入了一片白茫茫的精神世界。虚无精神世界的中心,一颗苍白、死寂的光球,静静的悬浮,一动也不动。“资料库列表!”随着陈冲的意念呼唤,一道不可思议的讯息也突然在他的心头浮现了出来:【具现力单位】:1024资料库列表:【超神水】:等级D。出自《七龙珠》世界,猫仙人所有神物,蕴含强烈剧毒。生物饮用后只要抵抗过剧毒就能够引发自身未发挥出来的潜力,提升使用者战斗力,提升幅度视生物种族而定。(1000/1024)【T病毒改良型】:等级E+。出自《生化危机》世界,效果为重新组合生物遗传因子,逐渐实现可控型的生物进化。普通人使用有30%的几率丧尸化。(800/1024)【易经洗髓丹】:等级D+。出自各大仙侠位面,效果为易筋洗髓,排除身体杂质,改变使用者体质,赋予修道资质,小幅度增加使用者寿命。(1500/1024)【仙豆】:等级D。出自《龙珠》世界,迅速恢复体力和一定程度的伤势,并且保证十天不饿。(信息缺失,无法具现)【黄金圣衣—天马座】:等级A。出自《圣斗士》世界,拥有女神雅典娜的加护的神器,拥有七感小宇宙的强者,才能穿上黄金圣衣并发挥出其真正的力量。(信息缺失,无法具现)【高斯狙击枪】......【EVA初号机】......【凶兵虎魄】......十余道信息从流淌而过,只不过除了前三条以外全都带着信息缺失的字样。如今脑海中浮现的异象,是陈冲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罪魁祸首,还是他在这残酷地下基地中隐忍至今的底牌,也是他在这死亡危局之中,唯一的一线生机!第2章 狱友虽然是地狱难度的开局,但是和众多穿越大军一样,陈冲并非毫无依仗。自穿越身陷绝境之后,他偶然间发现脑海之中多出了一个超出他认知的东西。一个诡异的“光球”,还有里面古里古怪的信息。这个东西似乎就是让他穿越到这个平行时空的罪魁祸首,而根据脑海中的信息陈冲推测,他脑子里的这颗光球似乎拥有着具现幻想道具的能力,像极了某个大名鼎鼎的大光球。陈冲也无法确定他脑海中的这个神秘光球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主神。因为他脑袋中的这颗光球可兑换的内容也太过稀少了一些,任凭他再怎么摸索探查也只有寥寥十余条的道具信息,并且除了【超神水】、【T病毒改良型】、【洗髓丹】以外的道具都奇怪的显示信息有所缺失,无法具现,不知道什么原因。至于主神招牌性的血统体质改造、功法强化灌顶什么的更是毫无踪影。而且这个和主神很像的光球似乎并没有任何意识,既没有发布什么稀奇古怪的任务,也根本没有让陈冲穿梭时空进入什么电影世界的能力,除了寒酸之极的兑换列表以外几乎就是一个死物。完全没有真正主神大光球的无所不能。除此以外,陈冲这个极度残缺版本的主神具现化道具也并不需要什么剧情、生存点,似乎只需要一种特殊的能量单位。陈冲将其称之为具现力。而陈冲经过三个月的探索发觉,这种神秘具现力的增长有两个途径:一是他的精神无比集中,进入全心全意的冥想状态时;二则是每当他被绑在实验台上进行电击实验时,强烈的电流每从他的身躯通行一次,都会让主神具现力出现不同程度的增长。这两个发现,也是陈冲在吃尽苦头以后才摸索出来的。只不过这两种方式增长幅度极其的微小,陈冲经历100多个日日夜夜的冥思苦想,再加上一次次差点被烤熟的电击折磨,也才堪堪攒到了1024单位的具现力而已。不过即便如此,它也成为了陈冲在这几乎必死危局之中唯一的依靠!脑海中的这颗光球到底是什么东西,陈冲暂时顾不上寻根问底。连自己的性命都无法保障,去想这些毫无意义。实际上如果不是因为脑海中光球的存在给与了他逃脱出去的希望,陈冲几乎根本不可能支撑到现在。至于如何才能从这龙潭虎穴般的实验基地逃出去,陈冲经过三个月对基地的观察,心中早已已经有了大致的计划。......哒,哒,哒......从陈冲被押回监牢大概数个小时过后,阴暗潮湿的通道中,急促而有力的脚步声传来打破了寂静。脚步声仿佛代表着某种信号一般,牢笼之中大部分囚徒原本僵硬的神情顿时活泛了起来,纷纷转头看向了通道,麻木的眼神也统统变成了......深深的恐惧。“嘿,你们这些可怜虫有福了!”进来的是一整队身形高大的白人警卫,为首的一个络腮胡大汉身形高壮,整个人犹如铁塔一般,充满了一种野兽般的危险气息。他吹了个口哨,戏谑的扫了一眼各个监牢中的囚徒:“美丽的凯瑟琳博士心地仁慈,每周一次的烛光晚餐已经准备好了,现在,你们这些垃圾给我老老实实的排好队,准备去享受你们的烛光晚餐吧!”这个开口说话的强壮白人,就是警卫队的队长,杰森。杰森话音落下,监牢中的囚徒们顿时如释重负出了一口气,原本麻木恐惧的神情不在,反而隐隐透露出一种欣喜和期盼。监牢角落的阴影中,陈冲此刻体力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顿时冷笑了一声。所谓的烛光晚餐,的确是字面上的意思。基地的餐厅是警卫和一众研究人员就餐的地方,大约每过七天,监牢中的所有实验素材们都有一次去餐厅就餐的机会,相当于放风。比起囚徒们日常所吃的腐臭合成流食,有机会品尝到整块的肉类甚至水果的基地餐厅,无疑成为了囚徒们在这暗无天日的监牢中唯一的期盼。陈冲心里清楚,给这些囚徒们提供所谓的烛光晚餐并不是那个婊子博士大发慈悲,而是作为实验素材的囚徒们死亡率一向极高,其中因为长久压抑造成精神崩溃甚至想方设法自杀的就占了不小的部分。而这显然影响到了那个婊子的实验,所以才有了这么七天一次的放风机会。脑海中的念头一闪而过,陈冲面前,生锈的铁栏已经被打开,强森居高临下,神情玩味,哈哈笑道:“命比蟑螂还硬的小子,你很幸运,博士她专门吩咐过,给你特别加餐,出来吧!”陈冲懒得和他废话,直接站起身来走出囚室。其他的囚徒也陆陆续续的从囚室中走了出来,一共二十八个看上去邋遢、孱弱的囚徒排成长龙,强森很满意囚徒们的听话,他以身份卡打开电子门禁,和手下一起押送囚徒们走出了监牢。通过第二道电子门禁,一行人走出昏暗的监牢通道,包括陈冲在内的所有囚徒顿时被明晃晃的灯光刺激,齐齐遮挡了一下。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复杂的钢铁回廊。“又到了老大带着这些猴子们放风的时间了。”“FUCK,实在想不通博士为什么允许这些垃圾在我们的餐厅就餐。他们吃完以后整个餐厅都要用消毒水好好刷一遍。”“嘿,猴子们,想不想吃老子的香蕉?”“哦,卡罗,你真他妈的恶心。”在钢铁回廊之中默默穿行,押送的警卫和路遇的巡逻警卫嬉笑着打着招呼,这些警卫清一色都是白种人,在看到被押送的陈冲一行囚徒要么就是完全的漠视,要么就是毫不掩饰的戏谑和鄙夷。而陈冲位于队伍的末尾,默数着一路上所遭遇的警卫数量,对这些充满恶意的讥笑充耳不闻:“监牢在基地的最深处,只有一个出口,而且必须要穿过这片回廊。”“实验区、餐厅、研究人员和警卫的休息区、仓储区,还有不知道什么用途的房间,......每个通道都有摄像头,每条通道都有警卫巡逻......”“他们的装备,手枪,电击棍......”“目前没有发现超出前世地球的科技存在,看这个基地粗糙的模样,甚至还有所不如。”一个个的念头从陈冲的脑海中闪过。整个地下实验基地有半个足球场大小,充斥着一种粗糙的工业风格,与其说是基地,倒更像是一个大型监狱。一众囚徒们在其中七拐八拐,一路通行过一个个电子门禁,最终来到一处装饰还算讲究的空旷大厅。大厅上层的阁楼有窗帘遮挡看不清内部,底层大厅有一排排桌椅板凳整齐排列,最里侧的橱窗中几个厨师打扮的人正在忙碌着什么。刚一进入餐厅,所有囚徒的目光顿时被橱窗所吸引,贪婪的嗅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食物香气来。“好了,可怜虫们!”警卫队长强森拍了拍手,大喊道:“现在,你们这些垃圾给我去老老实实的排队!谁要是敢给老子惹麻烦,老子手中的警棍会立刻塞进他的**里!你们只有三十分钟!”二十多个囚徒对视了一眼,随后十分有默契的保持着长队走向橱窗,开始领取自己难得的丰盛晚餐。绝大部分囚徒都不是第一次来基地餐厅,清楚的知道这些白皮警卫是何其的凶狠,曾经就有一个囚徒想抢夺其他人的食物打算带回监牢继续享用,结果引起了强森的注意,当场被警棍打断了肋骨,随后没两天就死在了实验台上。队伍长龙迅速缩短着,大部分囚徒都翘首以盼,而陈冲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边,反而时不时的观察着餐厅的二层楼。二层楼是基地所有研究员就餐的地方,包括陈冲口中的“婊子”,也就是整个人体潜能开发实验的负责人,博士凯瑟琳也会来这里就餐。不过陈冲观察了一阵,并没有发现凯瑟琳的身影。“416?”几分钟的时间过后,陈冲已经站在了橱窗之前,分配食物的人员眯起眼睛辨认了一下陈冲胸前的编号,像是看待什么稀罕的物种一样,怪异笑道:“可怜而幸运的小子,凯瑟琳博士专门吩咐过给你加个餐。”随后一份热气腾腾的餐盘推到了陈冲的面前:两个烤土豆,两块面包,一大块冒油的肉排,一大碗骨头汤,还有两个拳头大小的不知名果实,似乎是某种水果。这一份双倍大餐让陈冲身后的囚徒们顿时露出了无比艳羡的目光。陈冲当然不会和补充体力和营养的食物过不去,当即端起餐盘找了一处相对清静的地方默默吃了起来。餐厅里都是狼吞虎咽的吞咽、咀嚼声,警卫们散布大厅四周,像是看猴子一般监视着。陈冲不紧不慢的解决着面前的食物,一边悄悄继续观察着头上的阁楼。啪嗒。这个时候,一份餐盘突然摆在了他的对面,随即一个眼角带刀疤的汉子坐在了他的对面,胸前写着498的字样。嗯?陈冲眼皮抬起,面无表情。因为命够硬的缘故,实际上陈冲在监牢囚徒心目中的地位很高,但是因为对大部分囚徒混吃等死的态度十分失望,陈冲对狱友们一向懒得搭理,所以一般情况下也没有人会主动来打扰他。不过此刻坐在对面的囚徒他倒有些印象,对方编号498,也算是监牢中的老资历,经历过各种的折磨不比陈冲少到哪去,意志和生命力同样够硬。编号498一向沉默寡言,双方交流的很少,不过陈冲知道对方能从一次次的严酷实验中活到现在,显然不是什么简单角色。“我叫林坤,陈冲,我们是一类人。”刀疤脸的编号498也不看陈冲,一边翻动食物,一边用只有两人间能听到的低沉声音直奔主题道:“你应该知道,这么大的一个地下实验所,肯定需要大型通风系统换气,尤其是......餐厅厨房。”陈冲瞬间明白了对方所指,眼神如刀般锐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