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忍一下就不疼舒服了:巨龙征服风韵美妇 - 信宜金融网 宝贝忍一下就不疼舒服了:巨龙征服风韵美妇 - 信宜金融网

宝贝忍一下就不疼舒服了:巨龙征服风韵美妇

【摘要】唐诚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好工作,唐诚姑姑的一个同学,是柳河县城关镇的党委书记,姑姑和姑父请了这位城关镇党委书记马玉婷赴宴,和马玉婷说了说唐诚的情况,马玉婷说:“现如今国家行政机关进人,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

唐诚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好工作,唐诚姑姑的一个同学,是柳河县城关镇的党委书记,姑姑和姑父请了这位城关镇党委书记马玉婷赴宴,和马玉婷说了说唐诚的情况,马玉婷说:“现如今国家行政机关进人,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正式公务员手续,我一时办不了。要是过来给镇政府当个临时工,这很容易办到。”姑姑说:“那就让唐诚去镇政府当个临时工吧。”马玉婷说:“你的这个侄子,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有什么特长没有?”姑姑说:“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不过,我听他说,他有驾驶证,会开车,不如,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马玉婷笑了,说:“这个事,还真巧了,我是刚从青林乡上来到城关镇任的职,正想换司机呢,既是如此,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政府报道,我先看一看,让他试一试,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就让他给我开车。”第二天,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停满了轿车。八点多,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有一个值班的老头,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问:“小伙子!你找谁啊?” 文学唐诚说:“我是来这个工作的,我找马姨!”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第一次见到马书记称呼马姨。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来到唐诚的面前,问道:“你找那个马姨啊?”唐诚说:“我找马玉婷书记!”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皱纹层叠,他说:“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马书记还没有来,小伙子你这样,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马书记一来,我们就能看到了。”唐诚说了句谢谢,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镇政府门外,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猛一看,以为是男人呢,仔细一看,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看,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唐诚急忙迎上去,见到了马玉婷,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马姨,我是唐诚,我姑姑让我来找你。”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也很白嫩,眼睛大大的,看了一眼唐诚,问:“你姑姑是谁啊?”唐诚说:“我姑姑是唐彩云。”马玉婷恍然大悟,“哦、哦”了两声,说:“那你跟我上来吧!”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马玉婷面无表情,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对唐诚说:“这是办公的地方,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看出来,马玉婷很会摆架子,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唐诚初出江湖,自然会被马玉婷的气势所震慑,当下唯唯诺诺的说:“是,马书记,我记下了。”马玉婷看唐诚的态度还算不错,就没有再深究。这当儿,唐诚看到马玉婷面前的水杯子是空着的,他急忙去拎起边上的暖瓶,先给马玉婷的水杯子边缘用开水烫了烫,然后问马玉婷说:“马书记,放点茶叶吗?”唐诚的这一下,很让马玉婷满意,她指了指一边的一个茶几,说:“中间那个抽屉里,放点龙井吧!”唐诚就小心翼翼的捏了一点茶叶放到书记的杯子里,然后倒上水,放到了书记的面前。马玉婷的脸上表情明显的缓和了下来,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唐诚。只见唐诚一米八的身材,体型是不胖不瘦,皮肤白净而富有光泽,眼睛明亮,唇角分明,眉毛很像香港天王刘德华。小伙子很精神。马玉婷眼神里有了一丝欣赏,嘴角也有了一丝笑意,她问:“以前开过车吗?”唐诚说:“开过,我姑父是做面粉生意的,我给他开过几次货车,送过多次货。”马玉婷问:“驾驶证拿到手有几年了?”唐诚回答说:“刚上大一的时候,就拿到手了,算到现在,也有四年了。”马玉婷微微点头,说:“这个事情,也是你的缘分,我刚来城关镇工作,就想着换一个司机,不是把原来的那个司机调过来,就是找一个新司机,反正我是不用这儿原来党委书记留下的。你就先试一试吧!如果合格了,我满意了,我们再谈工资和报酬的事情。”马玉婷打了个电话,不大一会,镇党委副书记孔令奇,办公室主任严是才就到了,马玉婷把唐诚引荐给孔和严,转头就忘了唐诚的名字,反过来再问唐诚:“对了,你叫什么啊?”唐诚笑了一下,说:“我叫唐诚。”“对,叫唐诚。”马玉婷对孔令奇安排说:“是大学生,是县里领导人打过招呼的,让我安排一下,会开车,就让他给我开车吧!”其实,唐诚的姑姑什么都不是,平头老百姓一个,但是,马书记既是这样说,自有她的道理,唐诚就呵呵笑着,没有言语。孔令奇是城关镇三把手,他和马玉婷中间还夹着一个苗镇长呢!孔令奇说:“是啊,马书记新来城关镇,就应该有个新气象,换个司机也是应该的。”马玉婷说:“你和严主任去安排一下吧,让小唐顶替那个小吴,给我开车。”孔令奇是老城关镇了,这次苗镇长没有升上去,他这个三把手也就原地踏步走,但是,他毕竟和原来的司机小吴熟悉,有点感情,他问马书记说:“那个小吴怎么安排啊?”马玉婷想了想,反问孔令奇说:“那你的意见呢?”孔令奇说:“我的意见,这个小吴毕竟是侍候了上一届的领导人整整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镇农机站缺个站长,就让他过去当个农机站长吧!”马玉婷答应了,安排严主任说:“你就领着小唐和小吴交接一下车钥匙吧!”唐诚和小吴交接车钥匙的时候,小吴听说马书记给他安排去镇农技站当站长,还算对他不错,他理解一朝天子一朝臣,单位上但凡换了新领导,首先更换的往往就是司机和会计,小吴也四十岁出头了,再给领导开车也没有意思,他倒很配合唐诚,主动给唐诚介绍帕萨特轿车的注意事项,以及每天早晨七点二十,要准时到马书记的家门口,先接送马书记的女儿去实验小学读书,送了女儿,在返回来接送马书记到镇里来,八点钟左右正好赶到镇政府。唐诚客气的递给小吴一袋烟,他们都喊小吴,唐诚以为小吴和自己一样的年轻人呢,想不到已经是四十岁出头了,唐诚说:“吴哥,改天我请你吃饭,请你多多给我帮助,多给我传授一下你的经验。”小吴点头答应了,把车钥匙交给了唐诚,算是完成交接了。唐诚接过车钥匙,心情很激动,平常开的是姑父的破货车,第一次开这么好的车,心情不激动,是不可能的。唐诚先坐到里面熟识了一下车况环境,摸了摸档位,车里面一股法国紫罗兰的香水味,沁人心脾,果然是女领导的专车,感觉就是不一样。唐诚拿出拖布,给车子擦了擦。刚擦完,副书记孔令奇和办公室严是才就下来了,对唐诚说:“走,去县人大,接张主任徐主任过来慰问我镇贫苦群众。”唐诚说:“马书记不去吗?”第二章 祝寿孔令奇说:“马书记不用去,就我和严主任去就行!”唐诚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先要请示一下马书记,忙说:“那我给马书记打个电话。”打电话请示是应该的,孔副书记也就没有阻止。唐诚请示马玉婷之后,得到同意后,就发动汽车,去县城接县人大的同志们过来。柳河县人大,除去县人大第一副主任有专车以外,别的副主任都没有专车,县人大去那个单位搞调研活动,都是由那个单位的派车去接的。像这种工作,根本不用马书记的专车去接的,顶多让苗镇长的专车去接。但是,马玉婷指名让唐诚拉着孔令奇和严主任去接,很明显,是在考察唐诚,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司机,马玉婷大小是个镇党委书记,她的命很金贵,第一次坐唐诚开的车,她有点不放心,她让孔令奇先尝试一下,回头和她说,这个唐诚开车还可以,她才敢坐唐诚开的车。唐诚开车的技术很过硬,得到了坐车人的赞赏。唐诚的考察期顺利的过去之后,半年之后,唐诚已经获得了马玉婷的信任,是马玉婷的专职小车司机了。一天,马玉婷把唐诚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对唐诚说:“你去会计那儿拿五万块钱,我们去趟秦北市。”唐诚就到了镇会计黄仁那里支了五万块钱,打了一个欠条,黄会计就坐上唐诚的车,去银行,黄仁向唐诚的卡里转过去了五万。黄会计嘱咐说:“想着,回头把五万元的消费单据给我。”唐诚就答应了。唐诚回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唐诚汇报说:“钱已经拿到了。我们什么时候去秦北市啊!”马玉婷说:“马上就走。”唐诚就接过马玉婷手里的水杯子和文件包,两个人直奔秦北市。路上,马玉婷不说去干什么,唐诚也不敢问,只管开车。唐诚车子到了秦北市,秦北市下辖三区八县,唐诚所在的柳河县是八县之一,私下里,也有人叫秦北市为三八市,碰巧的是,秦北市的市委书记也是一个女同志,叫柳雪梅。这是一种巧合。到了市区,唐诚请示马玉婷说:“马书记,我们去哪啊?”马玉婷说:“先去振兴东路,那儿有个凤祥金银店,我们先去那里买点东西。”车子到了凤祥金银店,唐诚和马玉婷一块下车进了金银店,马玉婷在店里逛了一圈,看上了一对银手镯,标价是两万八,马玉婷说:“就要这一对银手镯吧!”然后,马玉婷看着让工作人员把银手镯包好,对唐诚说:“你去把钱交一下吧!”唐诚这才明白,马玉婷要让自己到会计那里拿这五万元的用途。既然是书记交代了,也不是花唐诚的钱,唐诚就掏出银行卡去付账,这会儿,马玉婷突然又喊住了他,马玉婷看到旁边有一个名牌手表专柜,脑子又是一动,对唐诚说:“先不要开账,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手表啊!”马玉婷让服务员介绍了一下手表款式,马玉婷就看上一款男士手表。唐诚就在边上想,这手表首先不是买给马玉婷自己的,因为马玉婷是女士,其次,一定不是买给唐诚的,因为唐诚还不够格,那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是买给自己老公的,第二就是买来送给上级男领导的。马玉婷相中了一款日式手表,标价是八千,马玉婷说:“就要这款吧!”也就让服务员包了,这才让唐诚过去付账。只这个金银店,唐诚带来的那五万,就花掉了三万六。唐诚此时才明白,这个马玉婷一定是来秦北市送礼的。上头如果没有关系的话,马玉婷也不会从偏远的一个小乡镇,一下子就调到城关镇来任书记,调到城关镇任书记的人,就像学生考上重点高中一样,一只脚已经注定要迈进副县级的行列的。唐诚付账的时候,收款台的服务员问唐诚说:“这单据怎么开?”唐诚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票,有心想过去问一下马玉婷,但是,又觉得,如果这样事事都问马书记的话,一定会给马书记造成一个不好的印象,自己是个大傻瓜,什么都不懂,领导要这么榆木头疙瘩的司机,干什么啊,会把唐诚辞掉的。唐诚就问收银员说:“都是有几种开法啊?”收银员笑着说:“就两种,一种是据实开,一种是开成办公用品。”唐诚说:“那就开成办公用品吧。”至于这种单据能不能回去在黄会计那里入账,那就是会计的事情了。唐诚办完这些,就拉着马玉婷,车子奔向秦北市名流花园。车上,马玉婷给一个男人打了电话说:“何部长,我是小马啊。柳河县的小马,阿姨过寿,我也到了,还是在名流花园那儿吗?”电话里那个人客套了几句,说:“那你就过来吧!”唐诚听后心里哑然失笑,这个姓氏面前,冠以小字开头的,一般都是下级的称谓。马玉婷在市里面,都喊她小马,而这个小马,到了柳河县城关镇,她又会喊她白发苍苍的下级,小张小刘什么的。那个四十多岁的司机,马玉婷就称呼他为小吴。唐诚也明白,自己在其他人的口里,也是小唐的称谓。唐诚瞧出来了,马玉婷是买礼物给一个老太太来过寿的。老太太的儿子是秦北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何年丰。母以子贵,活动搞的想必很隆重。等到了此次的目的地,马玉婷把那个银手镯搁到了自己的包里,就下车了,唐诚提醒马玉婷说:“马书记,那个手表没有带?”马玉婷说:“那个先不带了。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有事我会叫你。”马玉婷袅袅婷婷的身姿,就进了名流花园的一楼。唐诚把车子开了很多个来回,才找到了一个泊车位。唐诚停稳车子,这才注意了一下周边环境,停满了大小黑色轿车,八个县的车牌号都有,堂堂一个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的母亲过寿,来的人一定少不了,而且还都是下面县市里,有点实权的人物,像城关镇的孔令奇严是才等人,来这儿拜寿的资格都没有,他们送礼都送不上门来。唐诚心里就对自己的领导,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同志,能和组织部长说上话,这一点就让杨宾很钦佩。唐诚是没有资格去楼里面给老寿星拜寿的,把车擦干净后,就在车里睡着了。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何年丰把所有给他母亲拜寿的同僚,统一安排到市委二招,也叫红旗宾馆,原来叫市委二招,后来,市委书记柳雪梅到任以后,改名为红旗宾馆,除去招待市委公务活动以外,也招待来秦客商。唐诚和八县区的司机一组,司机被另外安排到一桌。唐诚吃完饭,早早的就等到轿车旁,准备拉马玉婷书记回去,可是,马玉婷书记上车以后,唐诚立马闻到来自马玉婷身上的一股酒气。漂亮女人一般不喝酒,一旦喝酒的,就是非常能喝的。唐诚看马玉婷这个表情,面色白里透红,精神焕发,胸前两只傲乳,本来就大,喝酒以后,再有意突出自己的优点,就像怀里抱着两只洋白菜,就更大了。唐诚问:“马书记,回城关镇吗?”马玉婷说:“不回去,陪我一起逛逛商场吧!”唐诚知道马玉婷是党委书记不假,但是也是一个女性,女人天性里,还是有逛街的喜好的,唐诚二话不说,直接把马玉婷拉到了秦北市最大的商场,银河大市场。商场里,马玉婷什么都没有要,却给唐诚要了一件价值一千八的西装一套,唐诚说:“我一个小司机,不配穿这么贵的衣服。”她说:“你是我马玉婷的司机,你的脸面,就是我马玉婷的脸面,让你穿,你就穿吧!”唐诚就买了这套价值一千八的西装,马玉婷淡淡的说:“你开个单据,我签个字,让会计报销了。”既然是公家拿钱,不穿白不穿,唐诚就心安理得的把西装买了。穿上名牌西装的唐诚就更帅气了,让马玉婷书记,眼里更加多了几分欣赏。其实,也不光是脸面,司机是能够掌握领导的秘密的,领导也会适时适度的拉拢腐蚀自己的司机,使之和自己变成一条心。两个人一块逛了商场,到了下午四点钟的时候,马玉婷接到了一个电话,就和唐诚赶到了秦北市东北角的红颜宾馆。马玉婷让唐诚去宾馆开了房,一共开了两个包房,马玉婷一间,唐诚一间,两间是相邻的。唐诚知道马玉婷并不急着回去,一定是等人的,自己侍候的是一个女领导,并且在官场上混的风生云起,一定有自己独特的道行,唐诚心里想,马玉婷一定和上司领导幽会,那个男士手表,就是买给自己的上级的。唐诚做为领导的司机,本不该关心领导的私事,但是,唐诚也有点窥私心,马玉婷别看是三十七八岁的年纪,但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官场中人,吃喝是避免不了的,营养跟得上,身材也就丰韵,马玉婷的两只屁股蛋子浑圆,大腿特别粗,唐诚甚至有点幻想,要是有朝一日,能够在马玉婷的身上,折腾一回,一定就像躺在黄河河床上一样,既宽阔,又踏实,她又是一个城关镇的党委书记,身上有那种官人独特的高傲气质,举手投足,有一种霸气,唐诚很想征服她身上的这种霸气。但是,唐诚只是偶尔想想,他知道,身份的悬殊,这几乎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