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跑起来一晃一晃的/为什么说女人嘴巴大不好 - 信宜金融网 车子跑起来一晃一晃的/为什么说女人嘴巴大不好 - 信宜金融网

车子跑起来一晃一晃的/为什么说女人嘴巴大不好

【摘要】“这……放了它下次说不定又会咬你……”二狗故意拖长声音,享受着李翠此刻花容失色的样子,“烤了吧,又有毒,吃不了。你说怎么办?”这真是个问题,抓都抓住了,却派不了用场,如果是朵花还能借花献佛送给李翠...

“这……放了它下次说不定又会咬你……”二狗故意拖长声音,享受着李翠此刻花容失色的样子,“烤了吧,又有毒,吃不了。你说怎么办?”这真是个问题,抓都抓住了,却派不了用场,如果是朵花还能借花献佛送给李翠,顺便为偷看她洗澡的事开脱一下,可惜是条蛇,还是条毒蛇。 文学“你……拿它泡酒吧!”李翠故作镇定地放开了嗓子喊道,但声音里的一丝颤抖还是出卖了她。这个可以有。二狗的鬼脑袋一转悠,想到一个好主意。“好!今天这蛇算是我们两一起抓的,等我泡好了酒请你一起来喝!今天你打了我一巴掌,我还救了你一命,正所谓江湖路上,不打不相识,仗义走天涯……不如咱们就做个朋友吧!”二狗没读过书,挖空脑子也就想到了这几个村里放露天电影时充满江湖豪气的词语,眨巴着眼睛望着李翠,又想张嘴吹一声口哨,想想不合适,就咂了一砸闭了嘴。“做什么朋友!”此刻李翠已经回了神过来,往日的冲天小辣椒气势又回来了,“你想偷看老娘洗澡的事就这么完了?门都没有!”看来今天是不能善了了,二狗一阵脑壳疼,这小辣椒可不是盖的,她那半老徐娘风情万种的娘带着她嫁给了村长,村长本来就是村中一霸,外加有个儿子18岁的儿子,也是个小霸王,二狗虽然无牵无挂不怕打架拼命,但为了王鹏一家也……“发什么呆呢!要做就做女朋友!”李翠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把二狗从悲天悯人的忧思中拉了回来。什么?村花要做他女朋友?没听错吧?二狗来不及反应,李翠就划着水大步大步往前趟,只留给二狗一个白璧无瑕的后背,水珠从她高高扎起的发束末端滴下,顺着她光洁的颈项刺溜滑淌下来,如丝般柔顺的后背好想摸一把……二狗差点把手都抬起来了,李翠却突然回过头来,一张英气妩媚的脸似乎带着点害羞,却粗着嗓子故作强势地朝二狗喊:“记住请我喝酒!”这个看似平常的下午让二狗觉得充满了惊喜,他傻笑着拎着一条蛇往家里走,一路上他没有对着女人吹口哨,没有朝狗扔石子,也不拿手上的蛇去吓唬别人,路上遇到他的人都以为二狗傻了!“二狗,你咋啦!”等二狗走到家门口,发现王鹏正草屋旁边等着他。“没事。”二狗回过神来,拎起小蛇在王鹏面前晃了晃,“去弄点酒来。”王鹏渗得往后退了一步,这二狗胆子大,天不怕地不怕,但是这蛇,他王鹏可不敢碰。“得了,这个你自己弄吧。天气要凉了,我妈给你做了床被子。”王鹏说完二狗才注意到他手上拎着一个打满补丁的麻袋,每年入秋,王婶总会让王鹏拿床厚被子来,生怕他一个人在这荒山野岭冻死了。自从奶奶离世后,二狗在这世上就没有一个亲人了,一个人住在这半山腰随时要瘫倒的破草房里,如果没有王鹏一家明里暗里的接济,恐怕早就饿死冻死了。王鹏把被子塞进了二狗的破床里,顺带又把二狗盖得稀薄的旧被子塞进麻袋。二狗知道到明年这又是一床温暖松软的新被。“走了。”王鹏的背影让二狗有点多愁善感,不过在王鹏的身影下山慢慢淡出二狗视线的时候,二狗立马又恢复了。酒,是个问题。山下有唯一一家打酒的小店,平常爱喝几口的人都会饭前去打点酒,可问题是二狗没有钱。村里王老头倒是每天雷打不动二两烧酒,整天喝得迷迷糊糊的,真是浪费了酒,还不如给他。二狗脑袋里闪过一道精光。这个主意不错。第三章 狗咬二狗正好天色半暗,二狗大摇大摆地下了山,平常这个时候二狗都躲在草屋子里的破床上睡觉,天色暗了才出去。没想到旁晚时分村子里这么热闹,一路上遇到好些人,打猎户油条、村会计屁蹲,还有教书的许先生。油条拍着二狗的肩膀说,好小子,身板不错,跟我打猎去吧!打猎不行,打人还可以。屁蹲推一推厚眼镜片,呦,二狗下山,不是好兆头。二狗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又趁他不备朝他屁股狠狠踹了一脚,屁蹲往前一扑摔了个狗吃屎,骂骂咧咧地一溜烟跑了。许先生则什么话都没说,看着二狗叹了口气,摇摇头走了。二狗到了山下打酒店铺旁,哼着小调踱步走了好多圈,又捡了十块石头把店里朝他狂叫的恶狗打得屁滚尿流之后,王老头终于趔趔趄趄地出现了,看样子中午喝的酒还没醒。等王老头打上了酒,二狗一个飞毛腿往前一挡,一把夺过王老头手里的酒壶,“拿来吧你!”“你个臭小子!"王老头没想到半路能杀出个二狗来,被吓得不轻,也被气得不轻,老脸就着酒劲更加通红,骂声从二狗身后滚滚而来:“你这狗XX……祸害精……有人生没人教……”二狗拔腿跑得飞快,心里只有得逞的快意,酒有了,哈!把竹叶青塞进王老头的酒壶里,蛇酒就算完成了,二狗心满意足地躺在自己那张摇摇欲坠的破床上哼着小曲,脑海里又回想起白天偷看李翠洗澡那一幕,不得不说,李翠生得真是漂亮,不止脸蛋,连身材也是这样凹凸有致,皮肤细腻红润有光泽……二狗翻了个身,床发出吱呀一声响,要是能抱着李翠躺在这床上……二狗越想越兴奋,睡不住了,不行,忽然想起自己光想着李翠,忘了吃晚饭了,肚子现在开始抗议咕咕直叫了。天已经暗了,去河里摸鱼吃是行不通了,村里人家养的鸡鸭这个点也都上了岁,偷不到了。怎么办?没办法只能往山上去了!山上养殖户老钱养了半山的鸭子,只能偷一个来应应急了!说干就干,二狗咕隆一下起了床,趁着天黑往山上养殖场摸了去。要不是平常来来去去摸得熟了,这鸭棚还真不好找。老钱包了半片山,几千只鸭靠人力看不过来,就在养殖场周边拉一些电线作了一道电墙,那可是会出人命的玩意。就这样他还嫌不够,又养了好几头恶犬看家护院。不过这对二狗来说不成问题,因为他早就把这路线摸得滚瓜烂熟,还在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留了个口子,闭着眼睛也能摸进去。毕竟,没有饭吃的时候还是要经常上来顺上一两只的。二狗跟往常一样在鸭圈里摸了一只大肥鸭,三两下就用绳子绑了,又想到答应李翠的请她喝酒,没个下酒菜太寒碜了,在新女朋友面前忒没面,于是又随手抓了一只肥鸭。由于是临时起意,二狗没带够绳子,只能一只手抓了鸭子两个翅膀,可惜他小瞧了那只鸭子。那鸭子力气出奇地大,大概是在山里跑惯了,身强体壮,扑腾几下就从二狗的手里飞了出去。这一飞,就惊动了整个鸭群。一阵狂吠之后,一条恶犬夹杂着风声对着二狗就是直冲过来!